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激戰魔狼
?    “哇,這不是皇級煉金大師哈德斯嗎?失敬失敬!”一個魔將離座而起,大驚小怪的叫道:“哎呀呀,曾經號稱打造全金屬結構的不死大軍,攻陷神族天堂大門的哈德斯大師,怎么變成這幅落魄的模樣了?嘖嘖嘖,真是埋沒人才呀!”

    老巫妖的臉面頓現尷尬之色,一身不吭,扭身便走,仿佛讓人揭到平生最大的短處。

    “且慢!”另一個魔將大喝道,拍案而起,追了上去,象提一只小雞般一把抓起老巫妖,桀桀怪笑道:“魔界中最有天分的煉金大師,據說是因為偷窺蓋斯魔皇最寵愛的皇后梅斯洗澡,被下令封印了一身的魔力,淪為一級煉金術士,流浪在深淵世界,連杯麥酒都得欺哄小孩子才能得到呀。”

    “哈哈哈……”

    酒館內一片哄笑之聲。

    老巫妖的面色,羞愧之下,從慘白轉變為微紅。

    “老先生,這杯麥酒的味道不適合我,請你喝下吧!”一個清冷的聲音,在哄笑聲中,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眾人愕然回顧,只見趙虎啃著烤豬腿,端著那杯麥酒,示意老色狼接過去。

    “啪嗒!”

    魔將想不到有人為老巫妖出頭,一愣神,五指一松,哈德斯登時摔在地下,跌了個四腳朝天,狼狽不堪,惹得哄笑聲更厲害。

    哈德斯不管不顧的爬到趙虎的身邊,一把奪過那杯麥酒,揚著脖子,咕嘟嘟一口氣喝了個干凈,似乎只有濃烈的酒氣,才能掩飾一代煉金大師沒落的尷尬和無奈!

    黯淡的陽光,透過厚厚的黑霧,射在深淵世界的大地上,標志著新的一天到來了。趙虎孤身行走在黑色的荒涼土地上,煙霧繚繞處,盡是無邊無際的黑暗森林,和高聳入云的巨大山脈。

    密林中人影一閃,哈德斯一臉諂笑的跑了過來,張開嘴巴,感激的道:“多謝先生賞我這把老骨頭麥酒喝,請問貴姓大名?”

    趙虎淡淡道:“在下趙虎!”

    哈德斯涎著臉道:“趙兄弟,如不嫌棄,我是否能和你搭個伴行走深淵世界呢?”

    趙虎冷冷的盯了他一眼,毫不理睬,大踏步繼續行走。

    哈德斯忙加快腳步,尾隨著他,試探著問道:“如我沒看錯的話,你絕對是從惡魔海中飛出的變種怪胎,嘖嘖嘖,墮落天使在惡魔海孵化誕生,真是生命進化史上的一大奇跡。還好,你遇上了老頭子我,否則走不出三百米,就會碰上深淵魔狼,小命兒可就玩完嘍!”

    話音剛落,嗷嗚一聲狼嚎,叢林中,竄出一頭二級的深淵魔狼,全身鋼針般的黑毛,兇光四射的眸子,燃燒著兩團黑色的烈焰,四支狼爪上,是數寸長的銳利爪甲,它惡狠狠的瞪視著一老一少兩個人,擋在了路中。

    趙虎冰冷的目光,看向了一臉苦相的老巫妖。

    哈德斯尷尬的道:“我就那么隨口一說,想不到它真的來了……”

    深淵魔狼狂嚎一聲,一躍而起,凌空撲向趙虎,猙獰的張嘴倏地張開,噴出一團海碗大的火球,居高臨下,擊向他的胸腹。

    趙虎哪懼殺戮,從出生的第一刻起,每天都在你死我活的戰斗中渡過,雙腳靈活的閃向一側,躲過火球和魔狼的撲擊。

    魔狼前爪剛著地,狼腰猛擺,鐵鞭般的狼尾刷的卷出,掃向他的雙腿。

    啪的一聲,惡魔之翼急彈而出,趙虎振翅疾飛,騰空而起。狼尾從他的腳下急掃而過,蓬的擊在大地上,鞭出一道深達一米的土坑,聲勢猛惡無比!

    二級深淵魔狼的戰斗力,遠比一級惡魔戰士還要強悍,見他飛了起來,狼尾倏然從地下土中拔出,筆直的對準趙虎的身形,嗖嗖嗖,令人心悸的厲響聲驟然傳出,一根根粗*硬的狼毫,象暴雨梨花針般,沖著高空射了出去。

    趙虎沒想到還有這一手,驚叫一聲,雙翅一扇,斜刺里飛了過去,直覺右翅突然一疼,四五根鋼針般的狼毫透翅飛過,濺起數點鮮血。

    哈德斯啊的驚叫一聲,心里七上八下,甚為趙虎擔心,他根本不為自己考慮,并不是老家伙想學雷鋒,而是一副老骨頭架子,可憐的連點魔力都沒有,別說魔狼了,連頭魔鼠都不會對他感興趣的。

    飛出惡魔海,第一場戰斗便吃了大虧,激發趙虎潛伏的惡魔兇性,雙目暴凸,肌肉塊塊壘起,呼的一聲,皮膚的毛孔中,閃過一片火焰,竄生出數寸高的冥焰,他大吼一聲,張開雙翅,沖著那頭魔狼一頭扎了下去。

    “哪是……黑暗神焰?……”

    哈德斯驚訝的合不攏嘴,一級的墮落戰士,怎么會擁有黑暗神焰呢?那是極個別受過黑暗神祗祝福的墮落天使才有的呀,老巫妖魔力被封印,見識卻廣泛無比,對惡魔世界了如指掌。

    老巫妖的目中,射出猶如發現金山的驚喜之色,心中立刻在盤算著一件蓄謀已久的事情。

    深淵魔狼咆哮一聲,人立而起,匕首般的狼爪,攫向趙虎的肚腹。

    可是,趙虎的速度太快,不等狼爪揚起,他一把抱住魔狼的脖頸,挾著沉重的飛落之勢,像一塊巨石般,把魔狼仆倒在地,雙臂一勒,想把魔狼死死的勒死。

    魔狼沉悶的吼著,四爪刨得塵土飛揚,竭力掙扎著。

    突然,魔狼哀嚎一聲,狼身之上,竟被黑暗神焰點燃,熾烈的火焰,象點燃一個油桶般,迅速在狼體蔓延著,燃燒著,一股焦灼的味道彌漫空氣之中。而趙虎那套剛剛得到的戰袍,也被冥焰燒為灰燼。

    趙虎身在烈火中,夷然無事,他狠狠的勒著狼頸,竭力不讓那四只鋒利的狼爪獲得攫向身軀的機會。

    深淵魔狼悶吼著,掙扎著,拼命想要擺脫出來,遍體燃起熊熊的黑色冥火,疼得它瘋狂的以四支利爪刨著地面,挖出四個狼藉的土坑,不一會兒,便被燒成一具骨頭架子,散落在塵土之中。

    趙虎心念一動,圣火煉血心法立即把竄出的冥焰斂回丹田。這還是第一次在人前使用天衍訣。

    右翅傳來的劇疼讓他微微皺眉,低頭查看,只見狼毫穿透處,黑腫一片,淌出的血珠,都是黑色的,心中一震,知道魔狼的狼毫均有毒性,不知怎么才能解去毒性。

    哈德斯咧著嘴,湊了過來,從破舊的袍服中取出一枚骨針,手法熟練的在破損處接連挑破,流淌出更多的黑色血液,又掏出一個小藥瓶,從中傾倒出一些藥散,細心的替趙虎敷在傷口處,一股清涼的感覺從傷處傳上心田,趙虎知道那是活血消毒的草藥,一聲不吭,任由他擺布。

    哈德斯撕下一條爛布條,為他包扎好,自我推銷道:“我哈德斯見多識廣,除了煉金術,還懂得草藥學,治療術,了解惡魔世界的一切信息,有我在你的身邊,包你走遍天下,你只需要每天給我提供兩三杯麥酒、一根烤豬腿便可,這可是最低的雇傭價哦。”

    趙虎盯著他的皺紋密布的老臉,半晌不說話。

    哈德斯心虛的說道:“要不,每天一杯麥酒,烤豬腿我自己想辦法吧。這是最低的價格了,要是還不行,唉,我這個老家伙只能再去乞討小精靈的酒肉了。”

    趙虎開口了,卻不是答應是否讓哈德斯跟著他,而是:“堂堂的皇級煉金大師,為何染上的變態毛病,淪落至斯,難道不思振作,就這樣混吃混喝的等死嗎?”他的聲音很平靜,卻流露著一股極為珍惜其才的語氣。

    “我……”

    哈德斯想不到等了半天,等出這么一句話來,老臉一片羞紅,低吼道:“小墮落天使,你出生才幾天,也想羞辱本大師嗎?”

    趙虎搖頭道:“我跟你素不相識,用不著羞辱你,只是替你惋惜而已,如果你仍然是皇級大師的身份,不知會有多少神器問世呢!魔界少了你,恐怕是最大的損失呢!”

    哈德斯怔怔的盯著他,干澀的眼窩中,竟流出一滴淚水來,趙虎的話,不急不躁,短短一句話,讓他大起知己之感。多少年來,認識他的人,除了惡意的侮辱和打擊之外,再無人跟他說過如此褒獎的話語了。

    哈德斯喃喃道:“美女只是我的業余愛好而已,我真正的愛好,是煉金,鍛造世界上最偉大的兵刃!”他仰天長嘆,孤寂的話語中,流露出一絲往日的雄風。

    趙虎眼睛一亮,低頭看看的肌膚,輕型戰袍早已被冥焰燒為灰燼了,問道:“那么,你能替我打造一套不懼水浸火燒的盔甲嗎?”

    哈德斯聞聽之下,精神一振,“區區一套盔甲,對我這位煉金大師來說,絕對是小菜一碟。不過,你也看到了,我窮困潦倒,吃飯都成問題,你必須給我提供點材料,例如上等的精鋼,煉金爐,鍛造錘,水火兩系的高級魔晶等……”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时时彩趋势分析软件 十一选五任八必中组合 体彩电子投注单的兑奖 体彩大乐透胆拖计算器 新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炸金花手机版赢现金 爱学赢网站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彩票中奖秘籍100%中 百人牛牛押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