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攻占明月城 10
?    南宮兵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覺得好像真的是趙虎比較有獲勝的機會,一想到這,他立刻興奮起來:“三叔,如果主公他成為這片土地的主人的話,我們南宮家豈不是立刻能夠崛起?”

    南宮敦嘆口氣:“如果我們什么都不做的話,恐怕到時候整個家族會徹底毀滅。別忘了當初主公派我回來是干什么的,我不但沒有任何行動,反而準備怎么投靠明月城呢。”

    南宮兵立刻慌張起來,他剛才只顧著高興三叔是趙虎的首批家臣,卻沒想到三叔根本沒有立下任何功勞,甚至還一度背叛了趙虎。他忙道:“那我們該怎么辦?立刻把密衛交給主公?還是把明月城主的腦袋割下來獻給主公?”

    “密衛要所有長老和家主一同署名才能動用,那幫老頑固沒有看到確實的證據,不會同意改變效忠目標,他們現在滿腦子的是怎么獲得那一千石的獎賞。

    “至于刺殺明月城主?一個城主是這么好刺殺的嗎?除非出動十個密衛并花費大量時間潛伏才有機會,像我們這樣的人去刺殺,恐怕還沒靠近就被射成刺猬了。”南宮敦搖搖頭道。

    “那該怎么辦?”南宮兵緊張的問。

    “我們現在只能一邊聯絡主公,一邊召集家族內所有愿意服從我們命令的武士,配合騎兵截殺那些明月城的私兵,其他大功勞只能在攻城的時候賺取了。”南宮敦道。

    “三叔這個辦法好,我們還可以出血本,把那些存活下來的密衛候補帶出來,讓他們潛入城門附近等待時機,等主公攻城的時候,趁機開門同時抓住或殺死明月城主,這樣兩樣最大的功勞,就是我們家族的了!”南宮兵興奮的。

    “嗯,看來你開始學會怎么為家族效力了。聯絡主公的任務就交給你,帶隊入城潛伏的事就我來吧。記住,以南宮家少主的身分拜見,要表現得中規中矩,恭謹一,因為就算你成為南宮家主,他也是隨時可以毀滅我們家族的主公。

    “不過派人開城的事暫時不要和主公,畢竟我們無法保證一定成功,早就不好了。你可以在城破的時候出來,我會給你信號的。”南宮敦一臉嚴肅的道。

    南宮兵當然知道這事情的重要,狠狠地頭。

    望著南宮兵帶著幾名護衛離去,南宮敦把目光轉向那座高聳的明月城,微微咬了下牙,帶著剩下的護衛轉身走了。

    天色已晚,城內燃了,城內的警衛也開始森嚴的工作。不過主要精力都放在嚴防奸細這方面,并沒有特別關注城防。

    也不怪他們如此大意,要知道在這年頭沒有哪個笨蛋會走夜路的,因為這時代的道路設施,保證你晚上出門沒多久就會摔個半死。

    夜襲?再厲害的將領都不會發出這個命令,因為部隊摸黑趕路,起碼會因視線模糊的緣故打散編制,同時還會有一部分人趁機當逃兵。

    更慘的是絕對會有一部分人不是走路摔傷摔死,就是被自己人踩死,這幾種情況一下來,還沒靠近敵人兵力就去了七八成。

    至于打上火把?那就不是夜襲,而是明火執仗的送死了,藏在黑暗中的敵人可以射靶子一樣,輕松射掉舉火把的人。

    所以在這年代,雙方作戰根本不會有夜襲行動出現,在野外挑燈夜戰也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敵我雙方同處一城內,才有可能出現夜戰。

    當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明月城樓上靠著圍墻偷懶打瞌睡的一個哨兵,察覺到光亮,伸懶腰打個呵欠揉揉眼,并活動一下手腳。

    這個明顯是老油條的哨兵四處張望了一下,靠近另外一個哨兵低聲道:“知道嗎?居然有大半的土豪和家臣沒有按時趕到,嘿嘿,如果沒有合理的解釋,他們的領地就要被沒收了!啊,真的期盼那些家伙成為賤民呢。”

    另一哨兵顯然是個新丁,他有緊張的問道:“大哥,是不是有大戰?不然主公不會發布召集令的。”

    老油條哨兵不屑的:“哪有什么大戰,就是平民碼頭那里的賤民鬧事,主公都派出七千人去消滅他們了,后來又加派了全部騎兵,七千精兵、六百名重騎兵對上那幫賤民,就算他們有幾萬人,又能怎樣?”

    新丁哨兵想了一下后道:“呃,那會不會那些賤民,聯絡了其他地方的賤民共同鬧事?不然主公不會發布召集令,那些土豪們也不會至今沒有趕來會合的。”

    老油條哨兵摸摸下巴:“嗯,有可能,不然那些土豪哪里敢違背主公的命令啊,不過怎么沒個傳信的人來呢?還有我們昨天派出這么多傳令兵也沒個回來?他們不可能留下來接受招待的,這事透著險啊。”

    也難怪這些兵們胡亂猜測,明月城主以為的逆子叛亂的事只在上層中流通,畢竟這么丟臉的事,沒鬧大之前,高官們不希望下面的人清楚。

    老油條哨兵到這,看到新丁一臉緊張的樣子,不由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安啦,我們明月城穩固如山,我們待在城內什么危險都遇不到,你就給我專心當哨兵吧。”著著,老油條突然臉色一變,手搭涼棚的眺望。

    而新丁看到這樣子也學著眺望,一看到遠處地平線上出現模模糊糊的影子,新丁立刻慌張的問道:“是敵人嗎?”

    老油條在看到遠處隊伍飄揚的旗幟后,拍了新丁的腦袋一下笑道:“什么敵人,沒看到旗幟嗎?是昨天派出去的兄弟。不過他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勤快了?天沒亮就上路?”一邊著一邊向上報告了。

    他一個哨兵還沒有權力下令開城門呢。

    被老油條提前叫醒的城門官雖然很不樂意,但還是罵罵咧咧的出現在城樓處,定睛一看,確實是友軍。

    張開嘴想什么的時候,突然想起主公特別交代他,沒有許可不得擅自開門的命令,撓撓頭,望向高聳的主樓,再看看微亮的天色,嘆口氣對老油條哨兵道:“等他們來了,告訴他們需要稟報主公才能開門,讓他們在城外等待。”著一溜煙的跑了。

    老油條哨兵立刻傻了眼:“不是吧?讓自己這個兵把這幾千人晾在下面?媽的!就知道你不敢為這事打擾主公睡眠!可剛才那話應該你這個城門官來的啊,怎么讓我這兵來?我就不怕被他們破口大罵加詛咒嗎?真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老油條嘀咕到這,突然雙眼發亮的盯著新丁,把新丁看得渾身不自在后,才滿臉的笑容的一拍新丁的肩膀道:“弟,剛才城門官的話聽到了吧?現在老哥我眼困,要補一下覺,那些兄弟叫門就交給你應付了。”

    著立刻捂著耳朵躲到了一邊。

    新丁哨兵也傻了眼,他可憐巴巴的望著那個已經打起了呼嚕的老油條,再看到四周的哨兵全都變成了瞌睡蟲,只好無奈的認了。

    看來不但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就是兵老一也能壓死新兵啊。

    無奈的新丁哨兵,只好無聊地看著遠處那票部隊越來越近,忽然發現那隊友軍在快要靠近城池的時候,停頓了一下,接著幾個人前后跑動,隊伍跟著晃動了一下,然后擺出一個整齊的陣型開始靠近。

    聽到那刷刷的腳步聲,新丁搞不明白,這些兄弟回城怎么要搞出個整齊隊列來。

    而這時老油條突然醒來靠在邊上,邊打量邊笑道:“那幫傻蛋以為主公會看到他們呢,也不想想現在是什么時候,誰會大清早的看他們擺姿勢啊。喲呵,看來收獲不嘛,裝了數十輛大板車呢。

    “嗯,騎兵呢?難道還在睡覺?應該有可能,那些騎兵可是很驕傲的,根本不屑搭理我們這些步兵。”

    新丁聞言仔細一看,果然,隊伍后方拉著數十輛壘得蠻高,用帆布遮擋用繩子捆得緊緊的板車,看那樣子收獲很大呢,新丁忍不住流露出羨慕的神色。

    看到隊伍越來越近,老油條一邊:“記住哦,交給你來應付了。”

    一邊把身子縮了回去。

    第一次在這么多人面前喊話的新丁,緊張的整理一下衣服,這動作讓在附近偷看他的哨兵們忍不住嗤嗤偷笑。

    新丁現在注意力都集中在隊伍上面,根本沒有在意被人嘲笑。看著城外的隊伍,新丁發現原本在最后面的板車開始超過隊伍,慢慢擠到了前頭,看到這,新丁認為這些家伙是準備把繳獲擺在前頭,以便進城時炫耀呢。

    不過隨著隊伍前進,新丁感覺自己越來越緊張,同時也感覺那隊伍有奇怪,是什么呢?對,很安靜,這么多人行軍除了腳步聲和武器碰撞的聲音外,根本沒有其他聲音,而且整個隊伍好像籠罩著一股氣勢。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捕鱼达人是哪个公司开发的 时时人工免费计划 网上打三公有什么技巧 好运来大发快三软件 pk10高手全天计划 6码2期倍投计划表 快三大小单双是骗局吗 mg手机游戏娱乐 怎么玩龙虎和赚钱技巧 重庆时时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