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秦家(4)
    想到這,南宮敦看了身旁的費爾一眼,看到費爾皺著眉頭,顯然他也有了這個認知。

    至于凱海和莫德?凱海不知道裝傻還是裝憨,反正整天一副樂呵呵的樣子。而莫德則完全是個白癡,懶得理會。

    猶安不知道眾人的心思,他仔細聆聽著,當聽到奧克德他們,也就是第二序列的這些人全被封為沒有領地的部將時,心頭松口氣。

    他想,照這規矩的話,自己將被封為糧食年俸一百石、月俸二十貫的侍將。這雖然比自己預期的部將少一級,不過想到自己還沒有達到奧克德這一階層,得到侍將級別算是符合心愿了。

    果然,如猶安猜想的一樣,他這一序列的人都被封為侍將,后面一序列則是旗長。

    冊封完畢,眾人立刻參拜大禮:“謝主公提拔,臣誓死效忠秦家!”

    在內衛的引導下,部將以下的家臣紛紛告退,而部將以上的家臣就跟著趙虎上了二樓。

    其實大家都知道,真正的軍政會議是在二樓召開的,而且現時只有部將以上的家臣才有資格參加。因此很多新提升的部將都是一臉激動的爬上二樓,他們知道,自己已經進入秦家權力層了。

    在一個可以容納數百人,已經擺了上百個置有坐墊茶水座位的房間后,趙虎等人分主次坐下。

    趙虎坐在面向門口的主位,周文坐在其身后側邊。

    南宮敦、莫德等大將級別的重臣則呈半月形面對趙虎而坐,他們的后面就是部將了。

    趙虎喝了一口周文端來的茶水后,道:“諸位隨意。”由于趙虎以前就是如此商討軍政,所以大家也不客氣,各自動手倒水解渴。

    “這次我想將直屬部隊改制一下。”趙虎的開場白讓大家一震。

    莫德這個有狗腿傾向的家臣立刻道:“主公英明,早就應該改制了。不然像以前出外作戰,要帶多少人就去兵營多少人。

    “單人執行軍務還沒什么,一旦兩人以上需要同時調兵就非常麻煩了,甚至還會因同時中同一兵丁而惹來混亂。所以臣以為,干脆學奧古斯帝國的軍制吧?”

    南宮敦心中想道:“莫德這家伙在揣摩上意這方面還真不是白癡,知道主公是帝**出身,所以立刻提議把現時軍制改向帝**制。”

    不過由于南宮敦也意識到學習帝國制度是最好的,所以并沒有因為莫德同意就唱反調,反而認同的頭道:“莫德大人的是,臣深感認同。”

    看到家臣紛紛頭,趙虎擺擺手笑道:“其實也不是完全遵照帝**制,起碼相同的軍銜,現時是不可在軍中實行的。”

    家臣聞言都頭不已,現在東南半島實行的是軍政合一的家臣封領制度。

    一旦遵照帝**銜,恐怕沒幾個人能夠適應呢,一定要強行實施的話,肯定會引起混亂。

    趙虎道:“而且除了軍銜外,帝**的編制也過于龐大,一個師團就有八萬來人,就是一個旅團都有一萬六千余人。恐怕我們的軍官還不能適應如此巨大的編制呢。”

    眾家臣再次頭。

    東南半島以前的作戰習慣是,家臣帶著私兵跟著家主出戰,最多也就三四千人,最少的甚至只有十來人。就是全軍首腦的家主也是把任務交給家臣執行而已,可以誰也沒有直接統領過萬人軍隊的經驗。

    雖然現在東南半島的大部分勢力因家主收權,所以家主的直屬部隊過萬的比比皆是,但能把萬人如臂使指的幾乎沒有一個。

    每次數十萬人的大會戰都搞得一團糟,戰死的沒有幾個,逃跑的卻是一大批。

    不然還真以為秦家天下無敵,憑藉幾萬人就能把數十萬的聯軍打退?

    還不是因為對方指揮不靈活,而己方以股編制靈活作戰,再加上嚴格訓練和豐厚獎勵使得軍隊萬眾齊心,這才打敗數十萬人的聯軍。

    洛克、洛飛等五個已經確定是步兵長官的家臣,把頭得厲害。

    看到大家深有同感,趙虎笑道:“所以,我準備以營當作戰術單位。五人為伍,五伍為隊,五隊為哨,五哨為部,五部為營;滿編營為三千來個戰兵,配備兩個滿編的輔兵營。也就是萬人左右為一個戰略單位。”

    “呃,主公,這樣確實簡單明了,只是這戰兵就是指專門作戰的,那輔兵是不是就是專門侍候戰兵的農兵?”莫德眨著眼睛問道。

    “戰兵專職戰斗,而做飯、扎營、洗衣、修整兵器、打掃戰場這些工作則完全交由輔兵負責。而且嚴禁戰兵收割首級和搶奪戰旗,因為這是輔兵的工作。

    “戰兵唯一的目標就是殺敵,戰果由輔兵統一收割統一計算。事后再按照排頭第一功的計算方法把功勛分配下去,軍官功勛按照士兵功勛多寡來計算。麾下十分之一的士兵立一級功,主官也立一級功。”趙虎道。

    知道趙虎在晉文城就是使用這個方法的周文等人立刻頭贊同,莫德等人則愣了好一會兒才滿臉震驚。

    他們也不是笨蛋,立刻能夠想到一股不做任何勞務也不收割首級,專門作戰的職業士兵會有多大的戰斗力。想明白后,誰都沒有意見了。

    “主公,那么家臣等級該怎么對應軍官職務?”南宮敦問道。

    趙虎笑答道:“這很簡單。戰兵營以旗丁、旗兵為基層士兵,旗正為伍長,旗頭為隊副,旗隊為隊官,旗長為哨副,侍將為哨官或部副,部將為部官或營副,大將為營官。

    “輔兵營則以旗兵為伍長,以此類推,沒有副手。戰兵營的兵員耗損從同個戰略單位編制的輔兵營補充。”

    “主公,是不是輔兵營的士兵都得是旗丁這一級的武士?如果是的話,怎么區別戰兵營的待遇比輔兵營還高?”費爾皺眉問道。

    趙虎道:“也不強求都是旗丁以上,可以招募新兵加入輔兵營。至于區別待遇嘛,功勛和繳獲四成上繳,四成歸戰兵營,二成歸輔兵營。這種區別待遇相信會讓所有人都渴望進入戰兵營吧?

    “而且一個季度舉行一次同個戰略單位的內部比武,只選排名前三千余人進入戰兵營,這樣戰兵營的人不會待在功勞簿上吃老本,而輔兵營的人也會拼命訓練以期進入戰兵營。”

    家臣都被趙虎的大方嚇了一跳,上繳四成戰利品?士兵得六成?按照慣例士兵能有一成戰利品就該偷笑了。眾家臣雖不吭聲,但以財富多寡來決定自己晉級降級的費爾立刻勸阻。

    聽到費爾的勸阻,趙虎頭道:“既然有不同意見,那等下再做決定吧。”這話讓家臣們偷偷瞪著費爾。

    知道底下家臣們轉著什么心思的趙虎笑道:“還有,為了提高所有部隊的競爭**,部隊分為甲乙丙丁四級,甲級最高,丁級最低,以金銀銅鐵的徽章做標志。

    “不論軍職級位,家老以下的家臣,也就是大將這一級別開始,只要等級低的見到等級高的,都得向對方鞠躬行禮。

    “也就是,你是大將,而且還是營官,可你掛著鐵制徽章,對方一個旗丁卻掛著金制徽章,那么你就得鞠躬行禮并且讓路。”

    “啊,這完全有違上下之別啊!”

    本土家臣立刻蹦跳起來,不過被趙虎一瞪,喝了句:“難道你們就這么沒用?一定認為自己只能掛著最低級的徽章嗎?”就立刻讓家臣們閉嘴了。

    南宮敦遲疑了一下,看到莫德這狗腿沒有吭聲,只好當出頭鳥問道:“主公,這個部隊的四等級怎么評定?”

    “軍隊還能用什么來評定高低?當然是戰功!也只有戰功才能評定他們的等級!”趙虎瞪眼道:“以敵軍首級來計算,積累到等同整個戰略單位人數的戰功就可提升一級,以后再往上升則需要翻倍功勛才能提升。

    “現在新組建的部隊全是最低的丁級,也就是,他們要獲得近萬人的戰功才能成為丙級部隊,而下次則需要兩萬人的戰功才能成為乙級,最后,要成為甲級則需要四萬人的戰功!”

    費爾很是緊張的問道:“主公,這個制度非常美妙,部隊的戰斗力一定能提上一個臺階,可是怎么確定部隊不會殺良冒功?

    “武士的首級一看就能分辨出來,就是常備兵也不難分辨,但農兵和普通民眾一樣,根本無法區分啊。”

    農兵就是剛拿起武器的農民,砍殺農民首級上報請賞的事情幾乎等于慣例,不這么做反而會被手下埋怨,并被同僚嘲笑是個傻蛋。

    “農兵不算功勛,我的士兵都是武士,奪取農兵的首級有什么用?反而浪費人力資源!”趙虎輕飄飄的一句話就讓日后敵對勢力的武士和常備兵倒了楣。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二人麻将游戏大全 后一6码倍投计划表 恒峰娱乐 江西时时今天开奖号 pk10微信人工计划软件 飞五游戏通比牛牛 时时彩ab对打套利办法 体彩打印机 雪缘园即时比分 pk10看走势图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