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征戰帝國(44)
    就算是皇太子巴不得七皇子被欺凌,但也不會樂意手下膽敢如此膽大妄為,尊卑不分!
  
      這絕對是挑撥離間!自己一定要找出這些‘混’蛋,一定要他生死不如!
  
      就在一班人等著趙虎喊”免禮”,一班人等著看趙虎出糗的時候,趙虎翻身下馬,向七皇子單膝跪下,左手貼‘胸’的說道:”下官參見殿下。.:。”
  
      這種禮節本是軍中最高禮節,一般只有雙方差了三級軍銜以上,和大典時候面對皇族成員時才使用的,只是這年月別想軍閥向人使用這個禮節。
  
      現在趙虎這招一出,幾乎所有人都愣住了,七皇子也被嚇傻了,趙虎怎么來這么一出?難道他準備效忠于自己?自己不會這樣好命吧?
  
      而一些腦筋比較復雜的則暗自點了點頭,只是一個禮節就讓不分尊卑的惡名離開趙虎了。
  
      七皇子雖然不敢相信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但還是條件反‘射’的立刻滿臉笑容地說:”啊,快快請起,本殿下如何能……”
  
      還沒說完,就發現趙虎已經起身,然后趙虎當沒看到七皇子的身影一樣,沒事人般的對其他人拱拱手說道:”免禮,都起來吧。”
  
      更過分的是趙虎一說完就一甩披風,踏步走進了大帥府。
  
      這次大家可都全傻了眼,七皇子的臉‘色’也忍不住地變了變,這算什么?不但不回應自己的話,還完全當自己不存在!既然這樣子為什么要行這樣的大禮?這不是前恭后倨!
  
      還是腦筋復雜的人明白,趙虎這招是在表示自己在尊敬皇族的同時,又不把七皇子看在眼里,是做給皇太子看的啊。
  
      沒想到小小的一個禮節問題就有這么多的計較,看來這個督軍大人不是個好相與的角‘色’啊,沒兵沒權的自己在這個‘亂’世還是夾著尾巴做人為妙。
  
      周文狠狠地瞪了七皇子一眼,然后緊隨趙虎身后進入了大帥府,然后數個等級較高的內衛更是殺氣騰騰的憋了七皇子好幾眼。
  
      七皇子也不是普通貨‘色’,很快就明白其中的因由,立刻讓自己臉上浮現擔驚害怕的神‘色’,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小心往里走。
  
      七皇子可是明白有人在調戲趙虎,只是這種調戲,任何人都會以為是自己這個皇子不忿才搞出來的!這實在是天大的冤枉!自己會這么白癡嗎?誰知道這個督軍大人羞惱成怒時會不會直接拔刀砍了自己,那可是冤都沒地方申的啊!我詛咒這陷害之人的祖宗十八代!
  
      在權貴們依序走進大帥府的時候,人群中最后的一個男子不經意的沖著那人群中趙虎的背影,‘露’出一個咬牙切齒憤憤不平的神態。
  
      只是他沒有料到,自己才剛下意識的‘露’出符合自己心情的表情后,就會突然腦袋一疼,然后就什么知覺也沒有了。
  
      前面走著的權貴下意識的扭頭看了一下,有點疑‘惑’的眨眨眼,剛才自己身后不是還有一個人嗎,怎么不見了?反而讓自己成為最后一個?難道自己眼‘花’了?
  
      權貴‘迷’‘惑’的搖搖頭,這時節還想這些有的沒的干什么,所以很快把自己的疑‘惑’扔到一邊去了。
  
      趙虎的內衛當然看到了兩個突然出現的密衛打昏人群最后那個權貴,并迅速帶著這權貴消失掉了。
  
      他們除了暗自猜測這個權貴犯了什么事外,臉上的神情是絕對當沒看到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進入大帥府大堂后,趙虎很是禮貌的請七皇子坐首位,七皇子才不是笨蛋,當然知道這是客套問題,剛才一個禮節問題就讓趙虎軍敵視自己,現在再來一個坐首位的試探,恐怕都要有人暗殺自己了。
  
      一想到這個,七皇子速忙在下首第一位坐下,只要自己已經坐下來,趙虎還能把自己拖到首位去?看到七皇子如此模樣,趙虎也只能作罷,那些權貴們則更為乖巧的依照地位高低坐在下面。
  
      雖然坐下后,有些人發現好像少了人,但這時候都是自掃‘門’前雪就行了,沒誰會愚蠢到叫出來的,誰知道失蹤的家伙是什么貨‘色’?
  
      “嗯,這次光復海泉行省的義舉,多得諸位的鼎力相助,也因為有諸位的支持,所以我二十軍團的戰士才能如此輕易的恢復海泉行省的榮光……”
  
      早做了準備的趙虎開始夸大這些權貴的作用了。
  
      站在趙虎背后的周文,仔細觀察堂下眾人的表情。
  
      周文發現這些權貴有點沾沾自喜,有的則誠惶誠恐,只有那么個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看到這,周文不由得立刻把注意力放在這幾個權貴身上。
  
      負責指揮密衛系統的周文很是清楚這幾人是誰,一個是海泉省商會聯盟的會長,一個是當地駐軍的旅團長,就是舍棄七皇子投靠自家主上的那個旅團長,還有一個就是下面郡府的郡長官。
  
      這三個人只是腦筋比較靈活,他們身處的地位還不值得周文太過注意,所以只是記住他們的面容后,就把這事放到一邊。
  
      在趙虎話語結束后,這些權貴們爭先恐后地說著不敢當,不過趙虎接下來的話語卻讓他們都豎起了耳朵:”既然大家支持本軍團光復海泉省,那么接下來的事情也希望諸位繼續支持。”
  
      聽到這話,絕大部分人的臉‘色’都有點難看,在他們想來,所謂的支持就是報效錢財了,哪個新官上任不光明正大的勒索一番啊?現在就期望這個督軍大人不要獅子大開口了。
  
      “現在海泉省才剛剛光復,需要大量的人手,諸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家中教育肯定也做得很好,所以本督軍要求你們把家中優秀的子侄推薦一兩個上來,幫助本督軍管理海泉省,不知諸位愿不愿意幫這個忙呢?”趙虎語氣輕飄飄的說道。
  
      本來已經準備心疼得捂住‘胸’口的權貴們,聞言立刻雙眼發亮,自己還正愁沒機會進入督軍大人的系統呢,現在居然掉下這么一個大好機會過來?這不但能夠免除以前和凱特師團長關系,還能讓自己的家族騰達起來啊。
  
      第一時間,所有人都歡喜的表態愿意立刻推薦幾個后輩為督軍大人效勞,雖然誰都知道這等于是人質,但這也是讓雙方都放心的方法不是?
  
      不過,不知道趙虎軍內部制度的正在思考把家族中哪些沒用的子侄扔給趙虎,而知道趙虎軍內部底細的,則在思考挑選哪個優秀后輩推薦給趙虎。
  
      截然不同的兩種思維讓大堂突然出現一種怪異的氣氛,見多識廣的趙虎一見眾人的神‘色’就知道怎么回事,微微笑了一下說道:”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么就回去準備一下,第二天中午前就把名單匯報上來吧。”
  
      大家都是機靈人,一聽這話就知道表示送客了,忙不迭的起身行禮告退,七皇子也想跟著離去,卻被趙虎留下,這動作一出,那些權貴像是恨不得拔‘腿’就跑,居然一下子就消失了。
  
      望著眼前這個一臉忐忑不安神‘色’,容貌稚嫩的七皇子,趙虎在心中嘆口氣,用很隨意的口氣說道:”殿下,您就暫時在元帥府居住吧。”
  
      “媽的,趙虎這家伙還沒決定怎么處置本殿下嗎?看來又要膽顫心驚一段時間了。”七皇子心中雖然這樣想,但臉上卻是一副安心下來的神‘色’,很是感‘激’地向趙虎道謝,然后跟著衛兵下去安頓了。
  
      看到大堂沒有外人了,周文出聲問道:”主上,七皇子隱藏在暗處的那些人手怎么處理?”
  
      趙虎考慮了一下說道:”嗯,暫時監視起來吧,如果沒有危害到我們就不用太過理會。”
  
      “那七皇子呢?不如把他解送到帝都‘交’給皇太子吧?不然萬一在我們手中出了事,那可是天大的麻煩。”周文提議道。
  
      趙虎沉思了一下:”暫時軟禁在這里吧,畢竟只是個少年。”
  
      周文聽到這里遲疑了一下。
  
      他知道自家主上是可憐那個七皇子,白癡也知道把他這樣的皇子送到帝都,絕對會很快音訊全無生死不知,只是這樣‘私’下關押皇子對主上的名聲有損啊,而且還會惹來皇太子的猜忌。
  
      不過周文立刻自嘲起來,自己還真把第二十軍團當成皇太子的嫡系了?居然要考慮皇太子的臉‘色’行事?嘿,只要自家主上樂意,軟禁皇子又怎么樣?有猜忌又能把自家主上如何?
  
      想到這里,周文立刻恭敬地說:”是,不過臣有點疑‘惑’,為什么要讓海泉省的那些權貴進入我們的系統?單憑我們自己培養的人才就足以填補海泉省所需人手啊。”對此周文很是不解。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北京pk10免费计划网站 北京pk10走势下载 缅甸龙虎投注有什么技巧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非凡炸金花提现版1.1.1 最准三碼中特三中三 足球即时比 最新pt游戏平台 时时彩个位单双判断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