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通關基地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崛起(6)
看著集合完畢的士兵,趙虎大聲的說道:“兄弟們,我們即將面臨一個嚴峻的抉擇,該死的哈薩克佬知道是我們獵鷹家族伏擊了他們的軍隊,現在宣稱要把我們獵鷹領地的所有人全部趕盡殺絕,你們的老人,孩子會被哈薩克人釘在路邊的木樁上,你們的美麗溫柔的妻子會被哈薩克人像牲畜一樣驅趕到他們的地盤,你們的頭顱將會被堆成標榜勇武的骷髏山,根據最新的消息,復仇的哈薩克人將會在明天清晨從中部鐵塔地區進入薩特多郡,現在我們還有一天的時間可以做出抉擇。?燃?文小?說? ?? ???.?r?a n?en`”

下面的士兵發現自己領主那嘶啞悲憤的聲音越來越高,而后又低沉下去,如同在自言自語,可是每一句都很清晰的傳到每一個士兵的耳朵了,最后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后爆發出震雷般的怒吼,如同一聲炸雷在所有人的耳邊響起:“一是我們的妻兒會被哈薩克人屠殺,二是現在就立即返回獵鷹領地,帶領自己的家人像南下難民般被其他領主像狗一般驅趕。”

領主的這個突然頒布的消息,在整個軍隊里炸開,迷茫,彷徨,這些表情寫滿了所有士兵的臉,只有旁邊看熱鬧的蒙達看著趙虎的表演,徹底傻了,自己的主君這到底在演的哪一出啊,這支農兵為主組成的軍隊大部分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那經的起這么嚇唬,沒準還真的一下就嚇散了。

“三是我會帶領你們中最勇敢的戰士,去迎戰這些要屠殺我們妻兒老小的哈薩克人,我會帶領他們給這些傲慢的哈薩克人迎頭痛擊,我會要讓他們知道,我們獵鷹領地沒有懦夫,有的只有迎接敵人的劍和血,所有參加的人會提前發放一枚金幣的安家費,這次的戰斗如果我們能夠活著回來,所有的人都將得到一塊屬于他的土地。”

趙虎掃視下面一臉憤慨的士兵,從他們的臉上,趙虎可以看見與敵人不惜生死一搏的決心,特別是聽見土地的時候,那一雙雙渴望發光的眼睛,剛才懸著的心不由放下,看來這次的長途奔襲有希望。

趙虎指著旁邊臉色古怪,強忍著偷笑的蒙達正色道:“我們會在兩息后出發,所有愿意去的人可以去找蒙達隊長!記住,這次我這里只有三百匹戰馬,所以只有你們中最勇敢的戰士才有資格跟我去。”

“大人,你不能、、、、、”蒙達沒想到自己會突然被推到風口浪尖上,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已經被蜂擁而上的士兵包圍的水泄不通。

三百名精壯的士兵很快就選了出來,除了蒙達麾下最驍勇的五十名山地獵手外,甚至有六十八個士兵聲稱自己以前是北方領地的護衛騎士。

“這些人都是騎士?”

趙虎眼睛詫異的在這六十八名明顯在氣勢上與普通士兵不同的騎士身上打了個轉,那種職業軍人特有的壓迫和冷傲讓這群人與附近那些農兵顯得迥然不同。

就像把狼放在羊群里,當狼低下頭是可能和羊沒什么兩樣,可是當狼昂起頭露出自己嗜血的獠牙,哪怕身邊有再多的羊也無法掩蓋那種天生的威脅和野性。

“是的,根據他們身上攜帶的徽章,大多都是一些北方遭受哈薩克人侵襲的地區領主的屬下,因為領地遭到洗劫而被迫流亡,里邊還有一個是這個!”

負責挑選士兵的蒙達語音一頓,突然一臉神秘的在趙虎眼前攤開自己的手掌,一枚銀白色的五芒星紋章赫然在蒙達的手心。

“銀輝騎士”

趙虎的眼睛刺激性的收縮了一下,蒙達手掌心的這枚五芒星,是帝國騎士公會為高級騎士頒發的身份證明。

這枚銀光閃閃的五芒徽章,表明它的主人是一名高階銀輝騎士,這樣的人物不要說在貧瘠的南方,就是在富饒的北方也是了不起的人物。

趙虎沒想到自己這次突然選兵,竟然會出現一名銀輝騎士會混在這些新召的士兵里邊。

“你叫什么名字,這是你的東西?”

趙虎用手掂量下手中的銀色徽章,確實沉重的嚇人,不過才半個巴掌大小,卻能感覺到冷銀那種沉甸甸的壓手感,不像是用普通白銀制造的假貨,不由好奇的打量站在隊列第一位的中年人。

中年人手中握著一柄簡易長矛,臉上有著一道可怖的疤痕,從耳朵一直徹到嘴邊,雖然只是身上穿著破爛麻布衣,一個人平靜的站在那里,卻如同一座群山中高聳的孤峰,全身上下有一種難言的威壓向四周輻射。

從這個滿臉刀疤的中年人拿出這枚銀輝五芒紋章開始,其他聲稱自己也是護衛騎士的士兵,就沒人敢跟這個中年人站并排,而是很默契的牽著戰馬集體往后退了一步,這是一種低級騎士向高級指揮官表達敬意的方式。

“我叫鐵龍,是一名獵鷹家族的長矛手,我不知道大人說的是什么東西,那只是我以前從一名路邊的騎士尸體上撿來的。”

趙虎騎在馬上聽見中年人的名字,眉毛緊蹙的皺了一下,在帝國的豪族里沒有鐵龍這個名字,看來這名銀輝騎士并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長矛手鐵龍,我不管這東西是你撿的還是你自己的,我只想知道你會騎馬嗎?”

現在帝國北方被哈薩克人搞的一片混亂,一名銀輝高級騎士跑到自己的地盤來避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對于這名銀輝騎士的意圖,趙虎現在也沒有心情知道,正色對著中年人道。

“會!”

長矛手鐵龍回答的很干脆,一個利落的翻身就騎上了身邊早已經準備好的戰馬,那駕輕就熟的架勢和下意識流露出來的人馬合一的狀態,一看就是一個老騎手。

“好,很好,我不管你們這些騎士加入我的軍隊是什么原因,我只知道我的敵人是哈薩克人,我會帶領你們把燒毀你們領地和殺害你們親人的哈薩克人趕出去,讓你們手中的刀劍有機會洗涮你們受到的恥辱!”

趙虎一勒胯下的戰馬,從身邊的掌旗官手中接過印有獵鷹家族標記的獵鷹戰旗道:“出發,今天落日之前,我們將橫穿整個薩特多郡趕到中部的鐵塔地區,我們要用手中的劍,好好教訓一下那些傲慢的哈薩克人,讓他們看看什么是我們羅馬帝國戰士的勇武。”

穿過索達萊丘陵難行的盤曲山道,前面的丘陵景象突然一變,山道兩邊茂密的的墨綠植被干燥褐色的黃土坡所取代,南部潮濕的感覺一下變得燥熱起來。

漫天的黃土在干燥的風塵中打著轉,來自北方海洋的干燥氣流,如同侵襲的哈薩克人一樣,把干燥的黃沙從哈薩克草原西部沙漠的黃土,一直刮到了帝國中部的索達萊丘陵,伴隨黃沙而來的哈薩克人,聲稱這是大地之母給予哈薩克勇士的恩賜。

撲面而來的黃色沙塵顆粒,只往趙虎衣服的縫隙灌進來,嗆的趙虎直咳嗽,一張胖臉刮的淚流滿面,一張胖嘴直往外吐沙子,灰頭土臉的狼狽不堪,如果不是學著前面那些自稱騎士的北方騎兵那樣,用身上的麻布衣服把頭包裹的只剩下兩只眼睛,胖子早就從馬上被跌下來了。

“呼呼,快憋死我了!”

趙虎滿臉痛苦的彎趴在馬背上大口的呼著氣,嘴里偶爾像小魚吐泡般從里往外吐沙子,剛才一路的疾奔,讓只在自己城堡外遛馬水平的趙虎差點沒背過氣去,從衣服縫隙灌進來的大量黃沙,足足讓趙虎本來就胖的身體顯得更腫了。

“怎么回事?前面怎么停了,他們不知道現在趕時間嘛!”

幸好這次的塵沙地段不大,奔跑了一個多小時總算看見了前面黃綠間雜的地面,趙虎還沒完,發現前面疾馳的馬隊突然停滯下來。

“大人,前面有當地領主的哨卡。”

旁邊的蒙達大口的喘著氣,手指指著前面商道入口回應道,臉色煞白的像張白紙,山地獵人出身的蒙達的馬術也不比胖子好多少,如果不是靠著敏捷的身手,蒙達差點沒被胯下的疾奔的戰馬震下來。

“大人,這應該是薩特多郡地方領主們設在商道上的稅卡,我們需要繳付稅款才能通過。”

趙虎好奇的伸頭一看,兩道大腿般粗壯的柏木,杠橫在前面必經之路的商道上,一排用破木板搭建的簡易柵欄,把前進的道路擋的嚴嚴實實,柵欄后面正有十幾個身上穿著破爛皮甲,農兵模樣的人在哪里探頭探腦的打量這隊突然從漫天黃沙里奔馳而出的騎兵。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怎么玩大发单双大小技巧 百苑国际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号码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041366理财婆四肖提供 白沙娱乐场网投怎么注册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两面盘打法技巧 北京塞车pk10直播开奖记录 pt游戏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