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門
?

    身后大門咚的一聲關閉,四周一片漆黑。

    方蕩被困在了祖龍廟中。

    本來方蕩恨不得祖龍廟的大門一輩子都不要開啟,但等了一會之后,大門處一點動靜都沒有,方蕩揣測大皇子或許已經走了,畢竟大皇子也說過,必須在炫龍皇帝續命成功之前回去,很顯然,大皇子沒有多少時間能夠浪費在他的身上。

    人生就是那么有趣,剛才方蕩還害怕大門關不嚴,但是現在,方蕩就想著怎么將大門打開。

    此時大殿中那一豆豆火焰已經熄滅,漆黑一片,不過方蕩的視力不錯,用五賊觀法完全可以做到暗中視物。

    整個大殿之中死氣沉沉,能夠散發出五賊光芒的存在屈指可數,只有那座華貴龍塌上有淡淡的微弱光芒一閃一閃如同呼吸般的明滅著,就像是一個沉睡中的人的悠長呼吸一樣。

    那應該就是沉睡中的夏國祖龍御照皇帝。

    方蕩可不想吵醒這夏國祖龍。

    按照方蕩聽到的關于御照皇帝的傳說可以知道,御照皇帝是個極為殘暴,同時修為不低的存在。

    據說他曾經火墳十三族,上萬人口,直接滅掉了有涯氏,鳩氏和休氏三姓。

    一個開國皇帝,在光環之下,當然有太多的不能為外人道的陰暗面。就如火炬,越明亮,陰影越黑暗。

    可以這么說,沒有那層層黑暗,如何襯托出那火焰的雄偉壯魄?

    方蕩伸手觸摸大門,咬牙用力去推,大門嚴絲合縫,方蕩甚至完全沒有推到了大門上的感覺,似乎方蕩在推的是一座大山,一座紋絲不動的大山。

    方蕩繼續用力,口中奇毒內丹嗡嗡顫動,力量源源不斷匯入方蕩雙掌之中,但不論他多么用力,那兩扇門就是完全不動。

    直到方蕩臉紅脖子粗,再也無法為繼后,方蕩松開雙手喘了幾口氣,腰間的千葉盲草劍一竄而出,朝著石門狠狠地斬擊下去。

    叮的一聲巨響,火花四濺,千葉盲草劍哀鳴著飛回,整個大殿上回蕩著那錚鳴之聲,久久不散。

    “這石門材料非凡,比我的劍身還要堅硬。”器靈娃娃顯然很痛,說話的時候,直抽冷氣。

    方蕩看著卷刃的千葉盲草劍,不由得搖了搖頭,難不成他要被困死在這祖龍廟中?

    就在此時,方蕩身后傳來一聲嘆息,那聲音悠悠而來,嚇得方蕩嗖的一下,鉆出一身冷汗。

    方蕩扭頭看去,就見龍塌上的錦被中鼓起一個包來,鼓起來的錦被包裹著一個黑漆漆的東西。

    在方蕩眼中,這家伙渾身上下都是淡藍色光芒,這光芒一點都不熾烈,相反相當柔和,看上去就好似方蕩之前見到的那些膽小的陰鬼一樣,只不過,這個身影身上的淡藍色光芒要比他們純粹太多。

    方蕩連忙將二皇子和句夫人的神魂喚到身前。

    “你是誰?是我的幾世子孫?”高高在上的身影開口說話,聲音沙啞,似乎歷經了無數磨難才存活下來的存在,方蕩能夠感受到他的那種疲憊,甚至可以稱之為狼狽。

    很顯然,御照皇帝的這種狀態,和方蕩心中想象的完全不同。

    完全沒有一點威風霸氣,相反如同一個茍延殘喘的糟老頭子。

    這叫方蕩想起了不久之前,他看到炫龍皇帝的時候的情形。這些人活得都相當的艱難。

    方蕩疑惑的看著御照皇帝,五賊觀法之中,御照皇帝雙目之處是連個黑窟窿,方蕩愣了下就明白了,御照皇帝看不見,之前聽說御照皇帝受了傷,神魂經常處于休眠狀態,看來御照皇帝受傷著實不輕。

    “太祖,我是炫龍皇帝的二兒子。”方蕩瞪著那雙純凈無辜的雙眼當面扯謊。

    “為什么你只剩下了一道魂魄?”御照皇帝開口詢問。

    方蕩此時明白過來,御照皇帝雖然眼睛不好用,但他的感覺還非常靈,御照皇帝問的不是他方蕩,而是化為葷鬼的二皇子。

    方蕩靈機一動,邁步朝著二皇子的神魂撞去,如同海綿吸水一般,方蕩的身軀立時容納了二皇子的神魂,因為二皇子的神魂內中空空如也,只有一道本能,所以這樣的神魂即便進入了方蕩的身軀,依舊不會對方蕩自己對身軀的主導權生出威脅。

    “是我大哥將我封死在這祖龍廟中,他殺了我的身軀,我現在只能靠手下方蕩的身軀來暫居。”方蕩在濁世之中打轉太久,撒謊的話說起來竟然也嚴絲合縫,配上他的那雙清澈的眼睛,天底下應該沒有人能識破方蕩的謊言。

    “又是這些齷齪事,他既然將你關在這里了,那么正好,我剛剛被你吵醒,你正好給我講講我沉睡這百年,外面的世界都發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還有,最重要的關于夏國的事情。”

    方蕩聞言,口中如同含了一塊黃蓮,他才走出爛毒灘地多久?怎么能回答得了御照皇帝的問題?

    方蕩若想繼續用皇族的身份和御照皇帝虛與委蛇下去,就必須對皇家的事情能說出個子丑寅卯來,說不出來的話,估計他立馬就要露餡。

    要是那幫老家伙們在的話,他怎么也能對付上幾句,現在方蕩忽然覺得,那幫老家伙也不完全是一無是處。

    御照皇帝似乎有些不耐煩起來,聲音有些冰冷道:“怎么?有什么問題?”

    方蕩硬著頭皮道:“重要的事情有很多,但還是眼前的幾件事最重要,我父皇為了續命所以動用鎮國柱石中的兩塊來汲取國運,現在應該已經快要成功了,而我的大哥,則剛剛從這里取走了陰兵虎符,帶著十萬陰兵去爭奪皇位了。”

    “另外,外面現在開始出現大規模的暴雪,干旱,蟲災,還有,妖族蠻族也已經開始入侵夏國,旁邊的玄天帝國還有百象帝國也準備隨時在夏國的土地上踏上一腳。當今的夏國正處于水深”

    御照皇帝一直聽著方蕩將話說完,方蕩原本以為御照皇帝會暴跳如雷,但御照皇帝聽完之后,竟然哈哈笑了起來。

    “哎呀呀,老子敗家產,兒子殺老子,妖蠻合力,外族入侵,簡直就是水深火熱么,數百年沒有聽過這么有趣的事情了,可惜,可惜,朕現在無法離開這祖龍廟,不然一定要出去湊湊熱鬧。”御照皇帝嘆息不已,卻半點都沒有著急生氣的樣子。

    方蕩好奇的道:“太祖,夏國將亡,難道您就不著急么?”

    御照皇帝聞言哈哈大笑道:“人有壽,國有崩,自古如此,夏國千年,已經夠久了,若是現在亡了,也沒什么值得可惜的了。”

    方蕩還真沒想到御照皇帝竟然是這樣的想法,其實對于方蕩來說,夏國亡不亡對他來說完全沒有半點感覺,他并不是夏國人,正如方蕩爺爺所說,夏國沒有養育過方蕩,養育方蕩的是那片爛毒灘地,所以,對于夏國,方蕩并沒有多少歸屬感。

    原本方蕩想要激御照皇帝出去,這樣他就能跟著離開這里了,但聽御照皇帝之言,他也無法離開,方蕩便開口道:“太祖,您能否送我離開?夏國危在旦夕,小子也想為夏國盡一份力。”

    御照皇帝看向方蕩,呵呵一笑道:“別想走了,朕正覺得無趣,你留下來給朕解悶吧。”

    御照皇帝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供桌,“對了,你哥哥那混賬東西將朕的陰兵帶走了?那你就更不能走了,陰兵一去,不遠處的那個老娘們兒必定前來騷擾朕,你得保護朕才行。”

    方蕩眼角抽了抽,和御照皇帝一個級別的敵人?方蕩現在自身難保,那里有本事保護御照皇帝?

    御照皇帝似乎看出了方蕩的為難,笑道:“放心,朕不會白白用你,自然有你的好處。”

    好處什么的方蕩當真是半點都不在意,他現在就想著趕緊離開,畢竟十世大夫玉被大皇子收走,還不知道一眾祖宗現在下場如何,還有弟弟妹妹也在大皇子手中,大皇子現在已經用不到他方蕩了,接下來會如何對待方氣方回兒?

    方蕩道:“太祖,我回去要是去救命,回去晚了,親人的命就沒了,不如太祖先放我出去,等我將親人救出來后,就回來……”

    “切,你若走了,卻不會來,朕又走不出著祖龍廟,豈不是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件事沒得商量,朕困乏了。”御照皇帝說完,緩緩躺倒,不一會就徹底沒了聲息,在方蕩眼中,御照皇帝再次恢復那種平靜的狀態,整個身軀的顏色都暗淡下去。

    方蕩掉頭重新看向那座將他困死的大門,方蕩知道這門他無論如何都打不開了,開始放眼看向四周,在這座大殿之中尋找其他的出處。

    方蕩圍著大殿轉了一圈,但這一圈轉下來,結果叫方蕩絕望,整個大殿就只有這么一扇門,連一扇窗戶都沒有。

    方蕩開始在四周的墻壁上敲敲打打,尋找生機。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方蕩不得不收手,因為他開始感到冷,是那種侵入骨髓般的寒冷,鬼冥之地也被稱為陰間,是天底下至陰至冷的地方,方蕩最初還能抵抗,時間一久,情況就大不相同。

    方蕩不得不蜷縮起身子來,但那種冷如鋼針刺入神魂深處,就算方蕩此時身邊有一團火拼命燃燒,也不會給方蕩帶來半點溫暖,這是從靈魂深處鉆出來的寒冷。

    方蕩要是繼續呆在鬼冥之地,他的肉身將會一步步的壞死,最終肉身變成肉傀,而方蕩的神魂將化為陰鬼。

    方蕩口中的奇毒內丹開始顫動起來,而一直藏在方蕩后腦勺上的千葉盲草劍的器靈娃娃此時也開始又受不了了,鉆進方蕩口中,緊緊抱著奇毒內丹取暖。

    此時方蕩身上所有的擁有神魂的東西都受到了影響,

    俯身在方蕩身上的二皇子開始掙扎起來,似乎受到什么力量的補充,不知不覺間,開始變得壯大起來。

    現在當然沒有問題,但二皇子的神魂若是繼續這樣壯大下去的話,方蕩用不了多久就將無法控制葷鬼二皇子,到時候二皇子將反噬方蕩。

    靠方蕩本身的修為,根本無法抵抗玄冥世界侵蝕神魂的陰寒之氣,好在有奇毒內丹能夠產生源源不斷的力量保護方蕩的神魂,但這種力量終究不可能永不停息,在這里耽誤的時間越久,方蕩越危險。

    方蕩不得不收縮自己一切的力量,甚至將自己呼吸放緩,使得自己如同一只寒冬來臨前準備冬眠的野獸一樣,盡量減少一切不必要的消耗。

    不知多久,或許幾個小時,或許一兩天,或許更久,祖龍廟猛的顫動一下,方蕩被這顫動驚醒。

    御照皇帝同樣睡不踏實,嘆息一聲道:“那婆娘來了,小家伙,也不知道你是我的第幾代玄孫,現在是時候,給你的祖宗出點力了,給我出去罵跑了那婆娘,你不是想要離開這里么,做成這件事后,朕送你回濁世。”

    方蕩感受到整個祖龍廟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不,用顫抖來形容顯然更加貼切一點,御照皇帝口中的那個婆娘顯然不是一般的存在,方蕩覺得自己一旦出去,恐怕連給對方塞牙縫都不夠。

    就在此時方蕩一直想要打開的祖龍廟的大門猛然開啟。

    人生有些時候就是充滿了矛盾呢,方蕩當初恨不得這扇門關得死死地,將大皇子擋在外面,隨后方蕩又希望這扇門能夠打開,他好從這扇門中走出去,但是現在,這扇門真的打開了,方蕩卻又不想走了。

    御照皇帝淡淡的道:“去!”

    隨著御照皇帝一聲急令,御照皇帝坐下的那張龍榻上雕刻的蟲豸鳥獸猛的活了過來,朝著方蕩蜂擁而去。

    方蕩就覺得自己身子驟然一輕,被蟲豸鳥獸托著從祖龍廟的大門一沖而出。

    那些蟲豸鳥獸匯聚成一張十余米高的巨型皇座,方蕩端坐其上,如同坐在一個高臺上,四周的一切盡收眼底。

    就見遠處有一道烏云翻滾而來,大地的震顫就是這團黑壓壓的烏云帶來的。

    隨后方蕩眼角微微一抽,這根本就不是什么烏云,而是數不清的陰鬼,這些陰鬼的數量絕對不遜色與御照皇帝的十萬陰兵。

    方蕩連忙扭頭,想要重新回到祖龍廟內,但卻剛好看到祖龍廟的大門咚的一聲關閉,方蕩最后的退路,沒了!

    此時那滾滾烏云轟然到了千米之外,烏云之中傳來一聲陰陽怪氣的冷笑:“老東西,姑奶奶來看你了,快給姑奶奶滾出來舔腳,不然姑奶奶掀翻了你的王八蓋子。”這聲音聽起來尖銳刺耳,似乎不是人的聲音,更像是鸚鵡學舌。

    方蕩嘴角抽了抽,來的這是個什么玩意兒?

    滾滾黑云猛的朝著中間塌縮下去,黑云化為一個個皮膚白皙的美艷宮女,打扇的,托著凈瓶的,手捧玉盤的,等等,不下數萬這樣的宮女簇擁著一個一身華貴衣袍的貴婦,這婦人看上去約莫三十出頭的樣子。

    頭戴鳳釵,身周絲帶飄舞,容顏絕世,實在難以將她和剛才那口處污言的聲音聯系在一起。

    “那老烏龜為何不出來見我?”見到祖龍廟紋絲不動,那女子似乎才發現了方蕩,聲音冰冷依舊陰陽怪氣的問道:“你是何人?”

    被這一身貴氣的婦人雙目一盯,方蕩就有一種被剝掉了一層皮的感覺,更有一種被一盆涼水兜頭澆下,將整個神魂都凍住的感覺。

    方蕩以五賊觀法看去,就見這貴夫人通體冰藍,純凈無比,一點雜質都沒有,也沒有摻雜任何其他的五賊顏色,方蕩很少看到如此純粹的東西,而御照皇帝身上的藍色原本也很純凈,但和貴夫人身上的藍色比較起來,實在是差得太多太多。

    這就說明,這個貴夫人修為絕對不低,至少遠在躺在龍榻上的御照皇帝之上,當然現在的御照皇帝是一個病號,修為力量什么的都已經收起來了,所以,御照皇帝的修為應該不止于此。

    “他,呃,太祖有病在身,不方便見客,你不如幾天之后再來。”方蕩的想法,當然是混過這一天就成,若是御照皇帝說話算話的話,這婦人走了之后,他就能夠離開鬼冥世界了,到時候,貴婦再來無論對御照皇帝做什么,都跟他方蕩沒有關系了。

    對面的貴婦聞言不由得陰惻惻的笑了起來:“裝病?躲起來有什么用?小家伙,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誰!還有,你是御照皇帝的第幾代孫?那老東西在你身上可是下了血門,連他的萬靈浮屠都給你駕馭了。”

    “萬靈浮屠?”

    名字聽起來倒還是挺霸氣,方蕩心中努力記憶這個名字,眼瞅著對面的那貴婦人因為方蕩回答緩慢而雙目微瞇,就要動怒,方蕩連忙道:“我叫好運,我就是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你不必理會我。”

    貴夫人哈哈一笑道:“你果然是那老東西的孫子,抓住了你,就不愁那老東西不鉆出龜殼。”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预测 内蒙古11选5爱彩乐开奖结果 正坂赛马会资料开奖结果 豪华版摆脱怎么卡免费 2011二肖中特 秒秒快三app 2018年8112cc九龙心水新 老时时彩走势图360彩票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 vr赛设备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