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開蠱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大王子急得連連給方蕩使眼色,但已經晚了,方蕩一口答應下了賭注,用自己的命換子妖妖一天為奴。

    這是一筆看起來兩邊都吃虧的賭博。

    賭注應該是放在天秤上衡量后價值大體相當的。

    周圍的百象帝國的達官貴人們自然認得子妖妖,他們很清楚,子妖妖乃是陰羊圣皇的姐姐的唯一一個女兒,雖然有云聚公主的封號,但最厭惡這個封號,從不允許旁人提及,子妖妖的身份尊貴程度,在整個百象帝國之中都數得上。

    他們自然覺得一個夏國混賬的性命的賭注遠遠比不上云聚公主為奴一天的賭注。

    而大王子又覺得方蕩太草率,太急躁,簡直就是將自己的性命隨便亂丟,要知道這里可是百象帝國的厚土城,方蕩一旦輸了,根本無法抵賴,或許方蕩自持擁有萬靈浮屠和陰兵虎符,所以有持無恐,一旦輸了就殺個尸橫遍野,逃之夭夭,但這樣做實屬不智之舉。

    其余五個蠱修一個個齊刷刷的看著方蕩,他們原本應該是彼此仇視的,但是現在,他們眼中方蕩才是最大的敵人,隨后五個蠱修相視一眼,暗暗點頭,達成一致,各自灌注命令進入自己的蠱蟲之中,他們五只蠱蟲將先殺方蕩的綠袍郎中,然后再互相殘殺決出勝負。

    這五個蠱修一個個都在心中暗叫自己運氣好,原本五個敵人現在只剩下四個,其實看一看方蕩手中的那只綠袍郎中就知道,這小東西根本沒有任何威脅,完全不值一提,這樣的對手簡直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主官一聲唱。

    停止下注,隨后六個蠱修依次將自己的蠱物放入不到一米寬的蠱盅內,沙漏倒轉,蠱盅厚重的蓋子咚的一聲牢牢封住蠱盅。

    斗蠱開始,在所有的人眼中,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斗蠱比賽,甚至連大王子洪熙還有母蛇蝎都覺得方蕩沒有可能取勝。

    理由?這還需要什么理由?方蕩若是勝了才需要理由。

    大王子此時已經揪心的做好隨著方蕩一路殺出厚土城的準備,以后他將成為百象帝國最不受歡迎的客人,想一想就叫人感到心塞。

    此時所有的人全都注視著蠱盅,出乎所有的人的意料之外,蠱盅一直都沒有什么動靜,安安穩穩的坐落在那里。

    以往斗蠱開始,蠱盅便開始傳來爭斗之聲,甚至沉重無比的鑄鐵蠱盅都會晃動搖擺,但是這一次,蠱盅里面靜得嚇人,一絲一毫的動靜都沒有,似乎蠱盅里面什么都沒有一樣。

    子妖妖眉頭微微皺起,她也是蠱術行家,這種蠱盅不動沒有爭斗之聲的情況也是首次遇到,這叫她生出一絲疑慮來,又仔細想了想方蕩的那只綠袍郎中,確實只是一只幼蟲,實在沒什么特殊之處。

    此時子妖妖的一名手下將一個商販拎小雞一般的拽了過來。

    那商販連忙跪在子妖妖面前,子妖妖在百象帝國中有一個外號,叫做惹不起,那是真真正正的惹不起,惹到了子妖妖的,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那只綠袍郎中是你賣給夏國丑鬼的?”子妖妖開口詢問。

    商販連忙抽了自己一個嘴巴道:“公……,不不,是小的有眼無珠,將蠱蟲賣給了那個夏國丑鬼,小的該死,小的現在就剁了自己的手。”商販本來想叫公主,但想起這位云集公主最討厭別人叫她公主,所以也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子妖妖了。

    “那里來的許多廢話?誰叫你剁手了,主人問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需要剁手的時候,叫你剁手再動手不遲!”子妖妖的侍從厲聲喝道。

    那商販嚇得連連點頭。

    “你那蠱蟲有什么特殊之處?”子妖妖開口問道。

    商販平時將自己的蠱蟲吹得天花亂墜,但現在可不敢亂說一個字,連忙老老實實的道:“就是一只尋常的綠袍郎中蠱,是小的在家中繁育出來的,非但沒什么特殊之處,還比一般的蠱蟲少了幾分野性,弱了一線。”

    說白了方蕩手中的就是一只家養貨,這樣的蠱蟲就算再稀有成長的空間也非常有限。

    子妖妖扭頭看向方蕩,就見方蕩此時那張丑臉上完全沒有任何表情,神情泰然,閉目養神,一點都不慌張,似乎穩操勝券。

    子妖妖隨后將目光放在了沙漏上,姓古的丑鬼既然說要在一盞茶的時間分出勝負,蠱盅中看不出什么玄妙,她就看著那沙漏。

    越來越多的賭徒匯聚過來,將只有不到一米寬窄的蠱盅圍得滿滿的水泄不通,他們都在等著看來自夏國的丑鬼輸掉賭局,輸掉性命。

    斗蠱場中此時只有沙漏里沙子簌簌落下的聲音,除此之外,什么聲音都沒有,靜寂的叫人覺得,這里是一片墳場。

    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沙漏中的沙子也在一粒粒墜入沙海。

    就在所有的人沉浸在這一片寧靜之中的時候那蠱盅忽然發出咚的一聲震響,蠱盅的沉重蓋子一下彈開三四米,巨響嚇得眾人猛的一哆嗦,不少都往后連退了好幾步,人群本就擁擠,不少人踩到后面人的腳,摔成一團。

    但沒有叫罵聲,所有的人摔倒了就立即爬起來,今天這場蠱局實在是太詭異了,他們在這里看了斗蠱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都沒有見到過這么詭異的事情,他們都想盡快看到結果。

    蠱盅盅蓋彈飛,當得一聲落在地上,在地上嗡嗡轉動,蠱盅也在緩緩轉動著,搖晃著,嗡嗡嗡的緩緩停住。

    蠱盅內卻依舊還是沒有動靜,緩緩的有一股淡淡的黑氣氤氳出來,又消散無蹤。

    所有的賭徒們都不由得微微向前俯身,雖然就算他們身子再怎么向前都不可能看到蠱盅中的情形。

    蠱臺上的其他五個蠱修一個個眼珠瞪得溜圓,死死的盯著蠱盅,盯著蓋口。

    母蛇蝎連連搖頭,丁苦兒丁酸兒緊張的用手攥住自己的衣服,大王子則捂著眼睛,不想看自己的一萬兩打水漂,同時也做好了方蕩輸了后翻臉大開殺戒,然后逃之夭夭的準備。

    子妖妖一雙冷冰冰的眼睛微微瞇著,她不認為方蕩會贏,但又從方蕩身上找不到半點會輸的感覺,方蕩表現出來的狀態實在是太穩操勝券了,以至于現在依舊毫無表情,眼神清澈,不帶半點激動。

    這叫子妖妖心中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來。

    這畢竟是最低級的蠱修斗蠱,都是些從未進過蠱盅的蠱蟲在撕斗,這樣的爭斗,發生什么樣的意外似乎都不奇怪,但那只幼蟲能戰勝其他所有的蠱蟲?開玩笑?這不可能!

    就在所有的人全都屏住呼吸盯著蠱盅的時候,一個肥肥胖胖的身子慢吞吞的從蠱盅中爬了出來,此時沙漏停止,正好是一盞茶的時間,不多一分,不少一秒。

    看著這只一身綠毛的綠袍郎中幼蟲,所有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一個個長大了嘴巴,一臉的不可置信。

    恥辱!這對于在場所有的百象帝國的人們來說,都是一種恥辱,夏國乃是彈丸之地,竟然跑到他們的地頭上,用他們最擅長的蠱術贏了他們,這不是恥辱是什么?是奇恥大辱!

    短短的一瞬間,一萬兩變成了一百萬兩白銀!

    角落里已經開始琢磨自己棺材和墓地的劉貨郎茫然的看著那綠色的小蟲子,似乎還沒有意識到一筆巨款已經擺在了他的眼前。

    三百一十三兩白銀,翻十倍,三千一百三十兩,可惜,劉貨郎沒有跟著方蕩押斗蠱時間,不然,還得再乘以十。

    站在蠱臺上的主官手指顫抖著,用手絹擦著怎么都擦不完的額頭上泉涌汗水。

    蠱場也是一筆買賣,賭客們有輸有贏,但蠱場從來都是穩賺不賠,但是現在,這一場賭局,就算吃掉了不少賭方蕩會輸的賭徒的賭注,蠱場依舊至少賠了九十萬兩白銀。

    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這個蠱場三年也就賺這么多,甚至還差點。

    別的蠱蟲從蠱盅中鉆出來戾氣極重,一副見到活物就要撲上去撕咬的模樣,但這只綠袍郎中卻好似完全沒有感覺,一副肉墩墩慢吞吞的模樣。不過,這綠袍郎中也確實生出了變化,和被透入蠱盅時的幼小模樣相比,此時的綠袍郎中漲大了四倍,有一只手掌那么大,背后的綠毛變得很長,從毛根部到毛尖端呈現出六種顏色,如同一道絢麗的彩虹披在身上一樣。

    方蕩袍袖一拂,將綠袍郎中收入其中,隨后扭頭看向子妖妖。

    兩人的眼睛很簡單的對撞在一起!

    此時,所有的人都似乎意識到了些什么,齊刷刷的扭頭看向子妖妖。

    子妖妖要是成了方蕩的奴仆的話,哪怕只是一日,哪怕只是一分鐘,對于他們白象帝國來說都是極大的恥辱。

    奴仆是什么,奴仆就是你想在她身上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東西,是私產,是玩物,殺了也就殺了,誰都不能干涉。

    那夏國的姓古的家伙丑陋無比,身邊帶著的三個女子也一樣貌丑嚇人,一看就是個變態,若子妖妖成了他的奴仆的話,后果簡直不堪想象。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黑龙江时时介绍 上海11选五基本走势 快开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上下分模式的麻将代理 辽宁11选5走势图360 新疆时时2018022252 白小姐开奖结果开 IG赛车计划网 广东时时计划稳定阪 福彩12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