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六子陰珠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云濤皺眉道:“我記得當初門主已經將那石頭以索命釘打散了,他竟然重新拼合在一起了?”

    “就算拼合在一起,索命釘也不會被取出,估計他現在雖然恢復了一些力量,但不能劇烈戰斗,一旦苦戰,索命釘就會將他再次撕碎,所以我需要兩位來幫我拖住那大石頭,我施展全力一擊,這筆功勞就手到擒來了。”

    云濤看向云珠,云珠微微點頭,嬌笑道:“這聽起來確實是一樁擺在手邊的買賣,隨手殺了方蕩,想必不會浪費太多的時間,也花不了幾分力氣,事成之后咱們再準備前往八荒。”

    云珠說完云濤便點了點頭,不過云珠看向云鶴笑道:“鶴師弟,拖住那塊看門石的任務還是交給你吧,我和你師哥兩個以雷霆一擊將方蕩還有那個小丫頭殺掉,這樣才萬無一失,你說是也不是?”

    云鶴臉色微微一僵,誰不知道拖住那塊曾經和洪鐘門主放對并活下來的看門石風險最大?云濤和云珠兩個狗男女竟然將所有的危險全都叫他一人承擔,自己卻跑去殺方蕩占據最大的功勞,這實在是有些太過無恥了。

    云鶴猶豫著道:“師兄師姐,這個,我自己恐怕……”

    云珠不等云鶴說完便冷笑一聲道:“云鶴師弟,你以為我們是在占你的便宜,搶你的功勞?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何不將火毒仙宮中多出一個人的事情上報門中?我來問你,你守在火毒仙宮之外,肩負洞察仙宮外圍的責任,為何會有女子偷偷溜進仙宮你卻不知情?玩忽職守,云鶴師弟,你覺得在門中該當何罪啊?”

    云珠的話語說得云鶴額頭微微冒汗,但云鶴還不甘心,還想在說什么。

    云珠換了一張面孔溫言道:“云鶴師弟,咱們姐弟之間也是數百年緣分了,我和你師兄不幫你誰來幫你?你以為拖住那石頭是最危險的?你錯了,危險確實危險,但這是最保靠的辦法,我和你師兄一起出手雷霆一擊,包準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收割掉那個叫做方蕩的垃圾金丹丹士,我們殺掉方蕩的速度越快,你就越安全,說不定我們殺掉了方蕩還有那個叫陳娥的丫頭只在一剎那,難道你覺得自己連一剎那都抵抗不住那塊被切成不知道多少碎片的破石頭?”

    云鶴眉頭皺起老高,似乎也被云珠說動,終于,云鶴點了點頭,表面上云鶴算是服軟,但在心中已經起了殺機,恨不得殺了這一對狗男女。但形勢比人強,他既不想叫門中知道自己的失職,就必須咽下這枚苦果。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一對狗男女早晚有落入他手中的一天。

    云鶴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隨后云鶴還有云濤、云珠三人匯聚在一起,商議一番之后,定下了計策,就等下一次鳳鳴八荒。

    一夜無話。

    方蕩躺在床上看著從頭頂窟窿中傾瀉下來的光亮,緩緩坐起身來。

    方蕩取出一顆從仙宮秘藏中席卷的丹藥丟入口中,方蕩以米粒金丹來將其緩緩消化掉。不得不說,米粒金丹先天不足,想要將其壯大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方蕩最近一直都在嘗試喂米粒金丹各種仙宮秘藏的寶物,但一直都沒有太大的成效。米粒金丹至今為止依舊還是米粒金丹,雖然方蕩能夠感受到米粒金丹正在逐漸成長,但這種成長似乎也太慢了一點。

    而奇毒內丹在吞噬了那么多的火毒花花葉的毒性,短暫的沉睡期之后,現在開始鼓脹無比,奇毒內丹似乎又到了一個更近一層的邊緣,還差那么一點點,就那么一點點,說不定一步邁出,奇毒內丹就能進入四品藍丹丙級境界了。

    方蕩嘗試溝通奇毒內丹,可惜,依舊無果,奇毒內丹就像是一扇緊緊關閉的大門,拒方蕩于門外,任由方蕩任何叩擊,都不開啟大門。

    方蕩不得不退回。

    方蕩將那一顆顆從極荒古域中帶回來的血毒花花粉取出,這些花粉汲取了大量的毒性,身上散逸出極強的‘香氣’,鼓脹的奇毒內丹立時表現出躍躍欲試的狀態來,恨不得立刻就將這顆拇指肚大小的花粉給吃下去,這種感覺相當迫切,就像是一個好吃成性的孩子遇到了美食一樣。

    方蕩覺得,或許奇毒內丹距離四品藍丹只有這么一顆花粉的距離。

    方蕩現在即將面對的是巨大而艱難的挑戰,這個時候,方蕩需要強大的力量來支撐自己,并且眼前的挑戰還只是一個開始,是艱難跋涉之前的第一步而已,畢竟方蕩真正要面對的是雄主門這樣的龐然大物,是洪鐘這樣的一品赤丹甲級丹士。

    敵人高聳入云,而我渺小如同螻蟻,這種感覺,方蕩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了,在凡間的最后那段時間,高聳入云這四個字一直都是別人用來形容他的。

    這種面對強敵無力可施的感覺對于方蕩來說,并不代表著恐懼,相反,方蕩興奮莫名,對那高山仰止的對手充滿戰斗的欲望,在爛毒灘地中長大的方蕩沒有過過一天舒坦日子,每分每秒都在生死間徘徊,那是一片任何存在都比他強大的土地,每分每秒都必須緊繃精神,隨時準備面對死亡,對于方蕩而言,眼前的強大對手叫方蕩有種熟悉的感覺,甚至整個上幽界也同樣給方蕩一種熟悉的感覺,方蕩覺得這里就是一個放大了的爛毒灘地!

    方蕩興奮地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在顫抖,畏懼這種情緒,方蕩早在看到剛剛降生的弟弟妹妹,被娘拉著手說你是他們的哥哥的時候就已經被方蕩遺棄掉了。

    方蕩將一顆吸收了毒性的花粉丟入口中,奇毒內丹立時沖上來將其一下吞噬下去,隨即奇毒內丹猛的顫動一下,一連吞掉了三顆花粉,奇毒內丹顫動三次,隨后就徹底不動了。

    奇毒內丹再次進入溫養消化狀態,方蕩隱隱感到奇毒內丹就要破殼而出了。

    至于奇毒內丹破殼而出后會進入什么狀態方蕩就不知道了。

    方蕩隨后又將那六子陰珠取出,這寶貝如同液體水銀一樣,在空中一邊浮動,一邊變換著各種模樣,似乎是一個胚胎,胚胎之內是一個模樣古怪的嬰兒,那鼓起的部分就是嬰兒的腦袋和四肢。

    方蕩對于這六子陰珠一直都沒有時間仔細琢磨,現在是時候搞清楚這東西的用途了。

    用六名丹士的金丹煉成的寶物,想必不會是太差的東西。

    既然是寶貝,那么就應該被祭煉,也只有祭煉之后,才能知道這件寶貝真正的用途是什么,可以說,祭煉就是叫寶貝臣服的過程。

    按理說,方蕩如果用其毒內丹來祭煉這六子陰珠的話,應該非常簡單,但方蕩并不像叫奇毒內丹參與進來,畢竟方蕩對于奇毒內丹的疑慮依舊沒有化解,況且奇毒內丹現在進入溫養沉睡期,這個時候是不宜將其強行喚醒的。

    而且,方蕩也打算要好好培養米粒金丹。

    方蕩以自己的米粒金丹作為根底,釋放出滾滾的丹力嘗試煉化六子陰珠。

    不過,那六子陰珠是由一顆玄丹五顆甲級金丹練就,方蕩的米粒金丹在這樣的班底之下,顯得格外微不足道。方蕩明明傾盡了米粒金丹的全部丹力,但這些丹力撞擊在六子陰珠上就如同撞擊在一塊鐵板上,一下就被彈飛回來了。

    方蕩摸了摸額頭,有些郁悶,這米粒金丹實在是太不堪重用了。

    不過越是如此,方蕩越是要繼續嘗試。

    這一次方蕩將仙宮秘藏中的一顆叫做十倍丹的丹藥取出,催動米粒金丹將其吞下。

    火毒仙宮給丹藥起名字務求以字面意思就能知道丹藥的作用,這十倍丹的功效就是可以將金丹的丹力壯大十倍,但這種壯大肯定會帶來相當嚴重的副作用,不過方蕩對于這種副作用并不懼怕,因為方蕩擁有奇毒內丹,若米粒金丹真的應付不了,方蕩立刻就會以奇毒內丹來應付,保證萬無一失,這也是擁有兩顆金丹的好處之一,永遠不必害怕金丹出現修煉上的問題,除非兩顆金丹都同時出現問題,否則兩顆金丹可以互為備份。

    米粒金丹吞了那顆十倍丹,隨即猛的就能膨脹起來了,不過米粒金丹膨脹十倍,也達不到甲級金丹水準,因為米粒金丹的底子實在太差了,即便膨脹了十倍現在也不過是金丹丙級的大小。

    方蕩看著自己的這顆膨脹了十倍才如同土豆般大小的金丹不由得嘆息一聲,不過方蕩隨即開始再次嘗試。

    這一次方蕩的丹力膨脹十倍,直接撞擊在六子陰珠上,六子陰珠說到底還只是一件法寶,并且還是尚未生出靈性來的法寶,只要方蕩的丹力不是太差,她都能接受并臣服,此時方蕩的壯大十倍的金丹雖然阿力量還不算太強,但至少能夠征服六子陰珠。

    六子陰珠臣服之后,方蕩一招手,將其收入掌心,現在是時候和這枚六子陰珠仔細溝通一下了。

    方蕩當即潛入六子陰珠中,這六子陰珠里面有六張面孔,盡皆緊閉雙目,這六張面孔方蕩還算是相當熟悉,正是當初一起前往極荒古域之中的六個同伴,不久前這些丹士還生龍活虎,轉眼間他們就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就在此時那六張面孔猛的張開雙目,齊齊看向方蕩。

    方蕩不由得一愣,念頭一動,似乎明白了什么,念頭一動,那六張面孔中的一張猛的朝著方蕩靠來,轉瞬間就貼在了方蕩的臉上,方蕩此時的面容立時發生變化,變成了黃元的模樣。

    方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手感似乎有些陌生,并且最重要的是,方蕩竟然在黃元的面容貼在臉上的一瞬間,知道了黃元所知道的一切。

    現在,方蕩大概明白了這六子陰珠的力量大概如何,雖然這件寶貝不是用來防身攻敵的,但在方蕩看來這六子陰珠若是用好了卻有大用,六子陰珠,方蕩等于擁有了六個身份六個見識,隨時可以化身成六個人中的一個,這等變化,和方蕩自己憑空捏造出一個身份來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畢竟方蕩不但面容變化,連模擬的對象的一切他都了若指掌,更重要的是,方蕩還擁有對方的金丹,如此一來,簡直毫無破綻,只要他方蕩不說,誰都無法發覺方蕩的。

    方蕩隨后疑惑不已,不知道丹宮天尊煉制這樣的寶物目的究竟是什么。

    方蕩對于丹宮有著天然的敵意,所以丹宮要做什么,方蕩第一時間就開始琢磨起來。

    不過可惜方蕩得到的資料實在有限,想了許久找不到答案,只能在心中留下一個疑問。

    方蕩隨即開始將六子陰珠之中的六名丹士的人生一個個進行觀摩,這六名丹士每一個都有著波瀾壯闊的人生,每一個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都經歷了數不清的考驗和磨難,方蕩此時就如同在翻六本書,每一本都精彩紛呈。

    毛峰、王川子、童林、市儈、黃元、熏沐六名丹士的人生經歷修行功法,一切見識全都擺在方蕩面前。

    三天之后,方蕩揉著額頭歸攏著從六名丹士身上得到的諸多消息。

    方蕩此時對于上幽界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同時他也終于知道了丹宮究竟是怎樣找到黃元,知道了這一切的方蕩臉上露出怪異的神情。同時方蕩也知道了這六子陰珠的另外一些用法,方蕩喃喃自語道:“原來這寶貝是這么用的,嘖嘖,竟然還能這么用!”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天空盡頭世界盡頭,猛的又有一聲嘹亮的鳴啼響起,世界猛的被撼動,大地開始顫抖,火毒仙宮的護派大陣轟的一下迸碎為齏粉。

    方蕩激靈一下站起身來,方蕩眼神晃動,隨即臉上凝出一絲冷笑來。

    方蕩從房間之中走出,他對這座曾經的火毒宮主居住過的房間相當喜愛,方蕩怕一場大戰將這座房間一下就毀掉,所以走出這座房間。

    隨后方蕩抬頭望天。

    在這沒有防御大陣的火毒仙宮之中,方蕩是沒有辦法躲避的,因為一切都一目了然,根據上次的鳳鳴經驗,一次鳳鳴可以將火毒仙宮的護派大陣毀掉兩分鐘左右的時間,這段時間看起來很短,但在丹士眼中卻很長,畢竟兩分鐘的時間足夠丹士做很多的事情了。

    方蕩和石頭右衛還有陳娥之間早有約定,本來他們就只等這一聲鳳啼,所以石頭右衛還有陳娥第一時間就出現在方蕩身邊。

    就在此時頭頂上的天空中傳來一聲嬌柔冷笑,“火毒仙宮宮主,真沒想到有一天我云珠竟然也能殺了一位宮主。”

    隨之而來的是如同流星墜地般落下的三道身影。

    一道直奔石頭右衛,另外兩道身影則直奔方蕩。

    來的正是雄主門云字輩的丹士,云珠、云鶴、云濤。

    雙方都是有備而來,自然都有準備,方蕩如同一只受驚的老鼠,丟溜溜的一轉,藏在了石頭右衛身后。

    石頭右衛愣了下道:“宮主你怎么回事?”

    顯然方蕩此時的表現和之前對石頭右衛說的計劃有些出入,不然石頭右衛不會如此驚訝。

    原本是兩個目標,沒想到這兩個目標竟然一下就合體了。

    本來分工明確的云珠、云鶴還有云濤此時便被打亂了節奏,不過這對于三位玄丹丹士來說,也沒什么了不起,畢竟戰陣之上瞬息萬變,發生任何變故都有可能,他們早就經歷過這些了。

    甚至可以說,方蕩和石頭右衛合并在一起對于他們三個來說還算是一件好事。

    就見云珠驕哼一聲,云濤和云鶴一起出手,三位玄丹丹士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寶,朝著石頭右衛和方蕩就砸了下去。

    云珠的法寶是一件原形的龜殼,這龜殼綠黝黝的,名叫綠金重甲,被祭出就猛地放大數十倍,看起來沉重無比,猛的砸下來就像是一座牢房,一旦被砸在其中,估計很難能從龜甲之中逃走。

    云鶴的法寶是一件金光八角棍,只有手臂長短,丟出去后就漲大,八角棍周圍蹦起一道道的火花,轉眼間竟然自己燒得通紅如血,四周的空氣都被燒灼的扭曲起來。這寶貝若是砸在身上,恐怕比刀刃還要快,一下就能將人的肉身撕成兩半。

    云濤的法寶是一顆被稱之為精魂珠的圓珠,這圓珠巴掌大小,飛起來后五色氤氳,看上去煞是好看,但這精魂珠專門針對神魂,一旦被砸中,肉身沒事,但神魂將會收到重擊,這種專門攻擊神魂的法寶是相當稀少的,每一件都價值連城。

    此時三名丹士,分別以綠金重甲、金光八角棍還有精魂珠朝著石頭右衛還有方蕩猛的砸了下來。

    石頭右衛眉頭皺起,方蕩此時還趴在他的后背上,猶如賴皮膏藥一般,現在看來竟然是打定主意死也不放開自己的后背。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pk10走势图软件 内蒙古福彩快3一定牛 免安装麻将机遥控器 快乐十分32期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讨论电子游戏的利弊 重庆快乐十分开到几点 三张牌真人游戏炸金花 11选5胆拖计算表 2014北京赛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