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殺一
?    隨著風墻的逐步進逼,呂程的分身開始不斷的被卷入風墻之中,被攪碎為一團團黑色的毒氣,這些毒氣最終氤氳在一面面的風墻之中,使得為首的幾面風墻開始變成漆黑之色。

    趙光忽然有些驚訝起來,他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另外一條御風之法。

    他在風云齋中成名,乃是因為他將嗜血絲融入了借風訣中,使得他的借風訣殺傷力暴增,若是能夠將毒氣融入借風訣中的話,那么他的借風訣的殺傷力豈不是還要成倍增長,若是將毒和嗜血絲同時融入借風訣中的話,那么,他將成為風云齋開派祖師之外的第一人!

    趙光想到這里,整個人都開始變得火熱起來。

    他得好好感謝呂程,作為回報,他決定給呂程一個痛快,就不折磨這個家伙了!

    趙光念頭一動,所有的風墻開始加速朝著呂程壓迫過去,轉眼間,十余個呂程就只剩下最后一個,被囚禁在狹、逼仄的空間內。

    趙光嘿嘿干笑,打了一個響指,這個響指就是吞噬呂程的命令,在趙光看來,一秒鐘之后,這個世界上就將再沒有呂程這么一個人了!

    ⑦¢⑦¢⑦¢⑦¢,m.♀.co+m    眼瞅著那一道道漆黑的風墻已經將呂程給圍住,繼而猛的向前一撲,一切就無聲無息的完結。

    因為那一道道的風墻已經被毒氣浸染得漆黑無比,丹士們言不見風墻后面的情況,但所有的丹士都微微搖頭,在他們看來呂程已死!

    不少知道賭饕的新的賭斗的丹士們紛紛望向那個已經輸了的女子,都替她感到傷心,她輕而易舉的得到了賭饕的全部身家,竟然這么不珍惜,還要繼續和賭饕繼續賭下去,剛才還自己知道見好就收,轉眼間就傾家蕩產,化為一場空。

    不過,他們隨后有些猶疑,因為賭饕臉上既沒有興奮之色,那個女子也沒有半頹喪,他們依舊在關注著祭壇上的戰場,似乎戰爭還沒有結束,那個叫做呂程的家伙還沒有死。

    這叫四周的丹士們有些納悶,他們便重新將目光投注在祭壇中。

    趙光伸手一晃,那幾座漆黑的風墻立時一晃,開始崩解,這些風墻的作用已經被用完了,留著他們也就無用了。

    然而趙光忽然微微皺眉,因為那幾面漆黑的風墻崩解的速度明顯很慢,比其余的風墻要慢很多。

    趙光正在心中琢磨緣由的時候,三面漆黑的風墻陡然動了,竟然朝著他碾壓過來。

    趙光大驚失色,他根本想不通呂程怎么可能能夠駕馭他的風墻,這等于是將他的風墻給生生搶多過去了。上幽界雖然有這種神通,但那都是高層境界的丹士奪取低等境界的丹士的神通,甚至有些需要橫跨兩個境界來奪取,也就是,四品藍丹丹士奪取六品金丹丹士的神通,從未聽過一個六金丹丹士竟然可以奪去一個堂堂的三品綠丹丹士的神通。

    不光是他看不透,在場的大多數丹士都看不透,不知道呂程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能夠將雀占鳩巢。

    這一下連奧目都有些看不明白了,他和呂程之間差了好幾個境界,在門派中他也基本上沒有和呂程打過交道,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過,現在他左思右想,倒也想明白了化土門的一種手段,能夠做到這一,那就是養蠱御敵之法,這種手段,是豢養了蠱蟲,將蠱蟲養出靈性來,并且和毒霧融為一體,其實那毒霧不是毒霧,而是活生生的蠱靈,只有這樣毒霧充斥占據了那三扇風墻,也就等于是蠱靈占據了這三座風墻,自然可以隨意駕馭,不過這種手段,修煉起來耗費時間不,因為是要先練蠱靈,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這種神通化土門中只有兩三個丹士才有,這個家伙難道是在凡間就練就了這樣的蠱靈?

    奧目仔細望去,果然在漆黑的風墻中似乎有隱隱的活物在掙扎,不,不是活物,應該就是蠱靈,呃?怎么這蠱靈看上去有些像是人的模樣?不,也不像人,看不真切是什么,倒有些像是一些……字?隱隱約約還能聽到那漆黑的風墻之中有私語之聲傳來,只不過這聲音太,太,就算是綠丹丹士奧目都一樣聽不真切。甚至——聽不到。

    其實別他聽不到,就算是已經晉身一品赤丹境界的賭饕也一樣聽不真切,但賭饕見識何其雄厚,他雖然聽不真切,但他還是一眼就看出了,這是呂程在駕馭某種信念,正是這種信念注入到了毒霧之中,然后又潛伏進了風墻里,然后才將風墻化為了呂程自己的寶物。

    上幽界乃是五濁九世十四個世界的精英薈萃之地,在這個地方出現什么神奇的邪門的功法神通都不足為奇。

    所以賭饕也并未太在意,這種手段在他看來或許也就是對趙飛生出一的威脅罷了,還遠遠影響不了大局。

    眼瞅著漆黑的風墻壓來,趙光連忙呼喝,想要將那三堵漆黑的風墻給攔住,但那三座漆黑的風墻似乎已經跟他趙光完全沒有任何關系了,根本不聽趙光的命令,繼續朝著趙光橫沖直撞的撲來。

    這爭斗的場地本就逼仄狹,此時趙光被三面的漆黑的風墻圈禁起來,正如當初被數面風墻圍困住的呂程一樣,根本連迂回的可能都沒有。

    隨后,那三面漆黑的風墻之中猛的傳來趙光的巨吼,緊接著,那三面墻壁之中傳來一聲凄厲的風吼,一只風鳥一沖而起,瞬間就將三面漆黑的風墻切割得支離破碎。

    內中傳來趙光的冷笑:“就這么的把戲,也想用來對付……唉?啊?啊啊啊啊啊……”

    遠處的賭饕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微微皺眉。

    雖然那三面風墻被趙光破碎掉,但風墻一破碎約束住那些毒氣的束縛也就被打破了,滾滾的流毒四散而出,洶涌澎湃,瞬間就將趙光團團圍住。

    其實這也怪不得趙光,趙光也不是沒有料到這三面風墻被拆解了之后毒氣會四散流出,但在他看來他的風裂鳥一出,足以將這三面風墻中的毒氣沖散,帶走,那里想到,這三面風墻之中的毒氣竟然凝聚有人膠質,雖然風墻被切割破碎,但里面的毒氣卻也只是變成了碎塊,并未被刮飛刮散。

    趙光啊啊啊的慘叫,方蕩的毒何等猛烈?又是方蕩以奇毒內丹催發,毒性更是彌辣,趙光被裹在毒霧之中慘叫不絕,皮膚潰爛的速度遠比再生的速度要快上許多,眨眼之間趙光的表皮就被腐蝕成爛泥,趙光雙目都從眼眶之中爛得流出來了。

    “你不選,我幫你選,你就潰爛成泥吧!”呂程此時好整以暇的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對面的那團漆黑的毒氣,傾聽著那慘絕人寰的悲鳴。

    “我是風云齋最年輕的天才,我是未來最具潛力的英才,我怎么可能死在這里?我才不可能死在……”

    趙光嘶聲大喊著,但舌頭的突然滑出,使得趙光的聲音戛然而止。

    趙光啊啊啊的叫著,卻不出一個完整的字。

    忽然毒氣之中風起云涌,滾滾的風浪如大海澎湃一般洶涌起來,無數的風刀以趙光為中心開始猛烈地綻放。

    這一下柳市都微微一呆,這是風云齋的鼓浪訣,自古以來能夠將鼓浪訣修行出個模樣來的丹士數量相當的少,沒想到這個家伙竟然偷偷的將這神通練至如此!

    雖然柳市不愿意承認,但這個趙光還真就是千年一見的天才!

    “在我掌心還想竄一竄?你就是條龍也得給我趴著!趴下!”呂程雙目光芒一閃,那霧氣般的流毒開始凝聚成塊,原本猶如爆裂般的風刀子啊這凝聚的毒塊的力量下開始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響,一塊塊的毒塊被千刀萬剮,但這些毒塊轉眼間便重新凝聚成型,在這個過程中,那些風刀上也粘上了斑斑的毒,這些都每一塊中都有一道聲音響起,當然這聲音旁人根本聽不到,如同一個人在心中默念,匯聚起來都在頌揚一個名字——誅妖大仙!

    就算是一品赤丹丹士賭饕也只看出這些毒霧之中有某種心念在作祟,他卻不知道,在這毒霧之中,充斥了信仰之力,每一道信仰之力,就是一到靈念,這些靈念并沒有自己的意志,但卻可以化成方蕩的無數個分身,這些分身其實沒有多大的力量,甚至連螞蟻都比不上,什么都做不到,不過有了毒這個軀殼之后,情況就不一樣了,正如同人的靈魂沒有任何力量,但有了軀殼之后就能勞作甚至能夠搬山填海一樣。原本聚散隨意的毒霧,有了這些信仰之力后,就被凝聚成一體,甚至不再是霧氣一樣的存在。

    現在這些信仰之力附著在毒上,每一縷毒氣既是一個單獨的個體,又是一個整體中的一份子。

    正是因為有了這些信仰之力的灌注,風裂鳥才只能撕碎了毒氣,卻不能將毒氣吹散。

    此時滴滴的毒氣附著在那些風刀上,慢慢的開始蠶食風刀,劇烈膨脹的鼓浪訣猶如被一直大手死死地攥著,開始不斷的收縮起來。

    趙光顯然沒想到自己會面臨這樣的境地,他已經將壓箱底的本事全都施展出來了,這些手段是他打算一句揚名用的,沒想到沒有用在骷髏長老身上,卻用在了一個區區的金丹丹士身上,最重要的是,他的壓箱底的本事竟然沒用!

    遠處的龍宮的龍攆中傳來數聲冷哼。

    顯然眾龍族對于呂程的那句就算是龍也得給我趴著相當的不滿,他們卻不知道方蕩對于龍族才是真正的不滿,他不久前還剛剛抓了一條真龍,此時正在九級浮屠中鎮壓著度化著。

    用不了多久,方蕩將成為天下第一個駕馭真龍的人族!

    龍攆之中的碧幽雙目立起冷哼道:“這個混賬,竟然敢叫龍趴著,當真該死!”

    冷夜公主則不以為意的道:“你的如意郎君怕是要完蛋了!”

    碧幽那張俏臉上罩上一層寒霜,冷哼一聲道:“無用的鼠輩,連一個金丹丹士都斗不過,死快省得我看著鬧心,嘖嘖,我剛才當真是瞎了眼睛!”

    冷夜宮主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后目光看向那個坐在祭壇中央的叫做呂程的家伙,不知道為什么,她有種感覺,這個叫做呂程的家伙她很有可能見過,但究竟什么時候見過,她又完全想不起來。

    冷夜公主和其他的龍族不同,有太多的龍族喜歡來上幽云海閑逛,身邊這位碧幽宮主更是如此,沒事就來上幽云海尋找心上人,所以冷夜公主見到的丹士數量并不多,如果冷夜公主確實見過呂程的話,不可能想不起來!

    這就實在是太奇怪了。

    冷夜公主眼中流淌著疑惑的光色。

    慘叫聲在整個祭壇上回蕩不休,此時毒氣團已經完全消失了,去而帶著的是一個渾身上下被漆黑的賭團包裹的人影,這個人影來回擺動著手臂,踉蹌的掙扎,在那漆黑的縫隙之中傳來痛苦的呻吟。

    不知道為什么這叫聲特別的大,在整個祭壇上回蕩不休,久久不絕。

    祭壇四周的丹士們一個個眉頭皺起,他們之前還在驚嘆于呂程竟然能夠戰勝一位綠丹丹士,雖化土門最擅長的就是越級殺人,但六品金丹殺掉三品綠丹這種事情在整個上幽界實在是太少見了,不過在大多數丹士看來,呂程獲勝雖然出乎意料之外,但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化土門手段陰邪,最重要的是,趙光剛剛才和化土門長老骷髏死戰一場,消耗了大量丹力,或許實力已經下降到了綠丹境界,甚至是玄丹境界。

    再加上這個子料敵失誤,有了現在這個下場,并不出奇。

    事實上,看到趙光死掉,在場的丹士們都是喜聞樂見的,若不是趙光的叫聲太過凄慘,他們早就開始叫好喝彩了。

    但當慘叫聲持續了半個時辰的時候,所有的丹士臉色都開始變了,現在他們都知道呂程已經能輕松殺死趙光了,但呂程顯然沒有這個想法,他要慢慢的磨死趙光,叫趙光承受巨大的痛楚然后才慢慢的死去。

    終于,那慘叫聲逐漸變得無力起來,堂堂綠丹丹士的生命力確實相當驚人,換成其他的丹士早就熬不住死掉了,可惜被劇毒糾纏,恐怕趙光只求自己的修為弱,早死早超生,不必遭受這無休止的折磨!

    最終,祭壇上回蕩不休的慘叫聲終于消失無蹤,但在眾丹士耳畔,似乎還有一個遭受著巨大的痛苦不斷哀嚎的鬼魂在嘶吼不斷。

    那一聲聲嘶吼,不光是對趙光的折磨,同時也是對在場的所有的丹士的折磨。

    當趙光最后的呻吟徹底消失的時候,一眾丹士同時松了一口氣,好似他們從地獄中爬了出來一樣。

    黑色的劇毒如同螻蟻般爬走,最終消失在呂程的袖口中。

    就在四周的丹士們齊齊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呂程一振袍袖,將地上的骷髏長老的頭顱撿起,這顆頭顱分量很輕,輕得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方蕩看著這顆頭顱,雙目之中的光澤變得越發冰冷起來,隨后,方蕩伸手一面如涂脂此時卻漆黑一片的風云齋柳市長老!

    這是公然的挑戰,一個六品金丹丹士現在竟然去挑戰一位二品紫丹丹士!

    這種事情在整個上幽界都是曠古未聞的!

    原本還沉浸在那一聲聲痛苦的呻吟中的丹士們精神不由得一震,順著呂程的手指,齊齊望向柳市。

    對于柳市,所有的丹士都是非常不齒的!這個家伙連對付一個金丹丹士都要用下三濫的手段,人品實在是低劣至極!

    不過他們可完全不看好呂程挑戰柳市,這和呂程對戰那個剛剛戰斗了一場的趙光克不一樣,現在呂程斗了一場,修為應該大跌,再加上呂程和柳市之間的實力差距,呂程簡直就像是一只螞蟻要去撼動大象一樣,那頭大象吹一口氣都能將這只螞蟻吹飛然后重重的摔死!

    此時此刻,不知為何,所有的丹士,所有的原本準備看熱鬧的丹士們都開始提呂程捏了一把汗,他們甚至生出一種期待,期待柳市一闊拒絕呂程的挑戰,就像是之前柳市避開呂程的斗酒挑戰一樣。

    他們并不是多么喜歡呂程,而是因為他們實在是太討厭柳市了,對于他們來,柳市簡直就是一個卑污的攔泥巴,還是廁所里面的那種爛泥,人見人厭!

    他們實在是不想看到這個家伙在祭壇上大逞威風!

    柳市此時的心中不出的鬧騰,難受,憋悶,他這一輩子都沒有這么鬧心過,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一步步逼到了這一步田地,他也沒有做過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他講究道義,對門人弟子視若己出一般,在過去的日子里,無論他走到哪里,都收到人們的敬仰,但現在,他能夠從四周的丹士的眼光中,不,不用看,即便什么都看不到,他也能夠感受到四周匯聚過來的那種蔑視甚至是厭惡。

    為什么呢?究竟為什么自己淪落到了這一步?

    是了,是了,自從遇到了這個家伙,自從遇到了這個喪門星,我就像是被霉運附體一般,沒有這個家伙,他怎么可能淪落到今天這一地步?

    對了,對了!就是這個家伙!

    不殺了這個家伙,不定這霉運會跟著我一輩子!

    “我從未想到一個金丹丹士竟然能夠叫我生出這么大的殺心來!”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河南快三一千期走势图 时时彩为什么下大就输 3d彩易字画迷汇总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12选5胆拖复式表 创富高手心论坛 中国福利彩票快3下载 重庆时时骗局龙虎合 一分赛网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