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九百九十五章 最后一顆
    方蕩看向萱幽花道:“你們血繭世界既然如此了得,足以碾壓周圍所有的世界,不妨每年直接拿走一百顆紅桃,想必這些世界也不會有什么怨言,完全沒有必要非要在場上折騰一番。”

    萱幽花此時臉上已經有了頗為舒暢滿足的笑容,掃了方蕩一眼笑道:“你以為我們不想么?但那棵樹不同意,我們也只能上去用個人的武力來爭奪。”

    “你可不要小看這顆紅桃巨樹,他在這里的時間比我們誰都要長久,等我們灰飛煙滅了,他也依舊還會在這里,這巨樹是有智慧有生命的,他不愿意跟你計較的話,怎么樣都成,一旦你惹到了他,使得他感到不快的話,就算我們血繭世界的真人全部到來也不夠他殺著玩的!”

    方蕩倒還真沒有相當這株一動不動的巨樹還有這么強大的力量,但方蕩轉念一想,也就明了,這巨樹其實也可以被當成是一顆星辰來看,星辰之中有星辰之主,而這巨樹就是這顆星辰的星辰之主,這巨樹遠比一顆生機旺盛的星辰更強大,他一年中汲取的真實之力數量龐大,光結出的果子就有三百多顆并且各個都相當于四成真實的真人,這可比一般的世界要可怕太多了。方蕩所知的最強大的門派也不可能再一年內就憑空生出三百多個四成真實的真人來,若真有這樣的世界,那得多么恐怖?

    方蕩此時生出一種疑惑來,那就是這紅桃巨樹既然有自己的神念和智慧,那么他為何要結出這么多的果子還邀請周圍的真人們來角逐,并且還要專門送與更遙遠的世界的真人?

    方蕩心中忽然一亮,恍然明白了,方蕩嘗試打造各種生命,自然也包括樹木和各種植物,要想打造出這些生命,方蕩就得對他們了解得非常透徹,在自然界中,樹木開花結果,為的是什么?傳播后代,這紅桃巨樹雖然已經如此強大,但開花結果的目的恐怕也是如此。

    有些植物將自己的果實生長的帶滿刺勾,只要是從這樹木周圍經過的動物就會被果實上的刺勾勾住,然后被動物帶向遠方。

    也有些植物的果實生的甜美無比,吸引各種動物來吃,吃了果實的動物同樣會將果實的種子帶向遠方,而現在這株紅桃樹在做的事情,顯然和一般的植物沒什么區別。

    這株紅桃巨樹在傳播自己的生命!并且紅桃巨樹不僅僅是傳播生命,他還在選擇那些強大的存在來傳遞生命,所以就有了這樣的一場爭奪紅桃的比試!

    方蕩此時再看這紅桃巨樹,就有了完全不一樣的觀感,他甚至能夠感受到這紅桃巨樹正在不斷的呼喚吶喊,掙扎著將自己的生命送出去。不錯,方蕩現在能夠感受到紅桃巨樹的那種焦躁迫切的心情。

    方蕩原本還想著嘗試創造一顆紅桃巨樹出來,但現在,方蕩改變主意了,或許根本用不著他去創造,只要嘗試著培養那顆紅桃巨樹的種子就可以了。

    方蕩沉吟了下問道:“你們有沒有嘗試栽種這紅桃巨樹的果實?”

    萱幽花看了方蕩一眼,自從有了之前對于方蕩的懷疑后,萱幽花眼中的嫵媚之色就去了七八分,不過萱幽花也并未再提起那件事,開口道:“你也看出來餓了?這紅桃巨樹在散播自己的種子,不知道多少世界想要嘗試著栽種這些種子,可惜,到頭來全都是兩手空空從未有紅桃巨樹的種子成活的先例。”

    “并且,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將種子栽種在那里,如果栽種在自己的世界中,這紅桃巨樹每天吞吐的真實之力都相當驚人,恐怕用不了多少年世界中的真實之力就被紅桃巨樹抽空了。”

    “若將他栽種在巨樹世界的龐大虛空中,雖然解決了紅桃巨樹吞吐真實之力的問題,但卻使得紅桃巨樹變成了天下共有之物,對于那個栽種的門派來說并沒有什么好處,所以現在各個世界得到了紅桃后都是第一時間將其吃下去,已經沒有人再去栽種了。”

    方蕩聞言點了點頭,別的世界或許有栽種在那里的顧慮,但他方蕩沒有,方蕩現在手中還奴役著一個世界,將果實栽種在九玄世界中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

    兩人說話之間狂真人道奇也走了回來,此時在血繭世界的真人面前擺放著一百零一顆紅桃,正如狂真人當初所說,他們這一次要摘一百顆紅桃。

    “一百顆紅桃,如果這一次有紅桃王的話,那么一定在這其中了!”萱幽花充滿自信的說道。

    血繭世界其實是一個挺倒霉的世界,她們從數千年前到了這片虛空后,就開始摘取紅桃,每次都得到紅桃的大頭,但每次卻一次都沒有得到過那枚果王。

    這件事在整個血繭世界中都成為了一道陰影,數千年數千次機會,竟然一次都沒中過,這周圍不過一百多個世界而已,每個世界在這幾千年中基本上都得到過一兩次的果王了,而他們就是從始至終一次都沒有得到過果王!

    血繭世界的真人們是非常不服輸的,所以,他們為了得到果王,寧肯穩住世界,許多真人都進入入定修行的狀態,從而使得早就已經應該去更靠近巨樹世界樹干的位置的血繭世界依舊停留在當下這個位置上。

    可以說,一顆果王已經成了整個血繭世界的怨念,所以,每一年血繭世界都增加自己奪取的紅桃的數量,為的就是增加得到果王的機會。

    這一次,他們獨得一百枚,除非果王不存在,若有果王的話,那么一定就在他們這一百枚中。

    血繭世界終于下場了,其他的世界也就立即活躍起來了,真人們紛紛上前,比試不休,方蕩收斂心神,將注意力放在了諸多真人的爭斗上。

    方蕩本來這一次來這里就是為了看看這一片世界的整體實力究竟如何,這樣他也好搞清楚自己的世界在這里究竟是個什么水平。

    戰斗持續了一天一夜,終于落下帷幕,紅桃巨樹上的紅桃也越來越少,這個時候,最初那老者捧著三枚紅桃再次站了出來,笑道:“這三枚紅桃是專門給那些并不是代表自己的世界的真人們準備的,有那位真人愿意上來一展身手取走紅桃?”

    基本上紅桃樹周圍一百多個世界該拿到紅桃的也都拿到了,連一顆紅桃都拿不到的,此時自然也沒有說話的權利,更何況每年三顆紅桃送與極遠世界的真人,也是紅桃樹定下的規矩,所以也沒有人對此有任何異議。

    隨著老者的話語,當即就有真人一躍入場。

    這是一個身形頗大的妖族,或者說妖氣龐大的妖族,這妖族渾身上下彌漫著黑色的妖氣,將身形還有面容全部遮掩,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碩大的怪物,在她背后有九條鞭子一樣的粗大的妖氣辮子,章魚爪子般在空中搖擺,這家伙也是六成真實的境界,實力非常不凡。

    此時萱幽花輕咦一聲,然后淡淡的在方蕩耳邊道:“那家伙叫做九爪血章,在我們妖族之中也算是鼎鼎大名的存在,你的修為雖然還算不錯,但在她面前走不過兩招,你若是想要奪取紅桃的話,最好避開她。我倒是沒想到這一次她竟然來也了,她既然來了,你恐怕得明年再來碰碰運氣了。”

    方蕩聞言,所以能夠感受到萱幽花口中的一些輕視之念,但方蕩還是不以為意的點了點頭,他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九爪血章身上,方蕩忽然感到一絲異樣,看了萱幽花一眼,隨后他就在萱幽花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欣賞之色,顯然,萱幽花對于那九爪血章是認識的,并且,應該還有些關系,因為在萱幽花眼中方蕩沒有看到陌生反而有熟稔的神情!

    一旁的唐鈺靈也道:“萬兄弟,你可千萬不要一時沖動,那九爪血章可是真的不好對付,她的九爪如蛇,妖氣彌漫之下能移轉天地,就算是我上場,想要一拳將她擊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唐鈺靈雖然是好心勸說,但卻將方蕩放到了一個很低的位置上,起碼有看不起方蕩的嫌疑。

    唐鈺靈心中沒有這個意思,他只是對自己極其自信,并未想過要用一句話來打壓方蕩,事實上他也懶得這么做,方蕩在他眼中同樣不是一合之將,他連打壓方蕩的興趣都生不出來。

    方蕩聽在耳中,依舊只是點了點頭并未說些什么,他現在既然已經生出了想要奪取一顆紅桃的心思,自然就不會輕易放過,但若這九爪血章臉萱幽花都說很厲害的話,那么他確實應該避其鋒芒,至少也應該觀望一下再說,紅苕妙仙的教訓可還歷歷在目。

    九爪血章的世界雖然距離這里很遠,但九爪血章的名頭卻在這邊依舊響亮,這本身就說明了這位九爪血章的實力強大。

    在道鏡界,沒有浪得虛名這個說法,只要是人人傳頌的,定然都是實力不凡的。

    果然,這九爪血章上場之后一些本打算躍躍欲試商場爭奪紅桃的極遠世界的真人們都偃旗息鼓了,就算不知道這九爪血章的厲害的真人們,此時也從氣氛上看出了一些不同,多少也能知道這九爪血章或許不好對付,與其現在上前,還不如觀望一下再說。

    眾人都是一樣的想法,方蕩也不例外,他也想看看情況再說,其實他們此時的選擇和之前血繭一拳的真人站在場中沒有人敢上前挑戰一樣,大家都太聰明了,所以沒有人愿意去做傻瓜!但聰明有些時候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一堆聰明人湊在一起的時候。

    現在,九爪血章身后已經擺放了一顆紅桃,如果再過一盞茶的時間,依舊沒有人上前挑戰的話,九爪血章將再次得到一枚紅桃。

    這個時候,終于有一個真人走入場中。

    這位真人顯然在這里并不出名,至少方蕩周圍都沒有人知道這個真人的底細。

    就見這位真人看上去行將就木的樣子,拄著一根銀色的龍頭拐杖,佝僂著身子,似乎枯萎得骨頭都爛了,只剩下外面包著的一層皮。

    這真人緩步走入場中,也不答話,伸手就將龍頭拐杖朝著九爪血章丟了過去,這拐杖在空中猛的一抖,赫然化為一頭銀龍,張牙舞爪朝著九爪血章撲了過去。

    方蕩看到那龍頭拐杖所化的銀龍都不由得瞳孔微微一縮,他算是龍族的女婿,同時也算是人龍一族的祖宗,所以他對龍族有著很深的了解,這根拐杖是剝了龍皮抽了龍筋剃了龍骨后鞣制而成的,并且內中還有一頭真龍的精氣神,可以說,這根拐杖就是一頭真龍,并且,還不是一般的真龍,這是一頭至少擁有四五成真實之力的真龍,龍族和人族妖族蠻族都不同,龍族天生就是世界的最強者,他們哪怕只擁有四五成真實的力量,也一樣能夠越級殺掉敵人,所以這真龍雖然境界不夠,但光憑實力和殺傷力來說,也已經相當于以為六成真實的真人了。并且,這條銀龍因為已經被祭煉過,所以不畏生死,不止疼痛,那老者念頭一動,刀山火海也沖上去絕不萎縮,這樣的一頭真龍任何真人碰到了都要頭疼!

    龍族是天之驕子,但能夠進入道鏡界的真龍卻并不多,因為龍族天生圓滿,壽元悠長,所以他們追求大道的心思很淡,再加上他們貪婪成性,戀棧太多,無法舍棄自己所得,所以,龍族雖然比人族還要適合修行,但真正能夠走到道鏡界的龍族數量卻相當稀少。

    這真龍撲出的同時,那老者也是身形一動,一下出現在九爪血章身后,這一下就成了九爪血章被兩位六成真實的真人前后夾擊的局面。

    九爪血章卻只驚不懼,就見她身上的妖氣猛的一騰,九條妖氣辮子瞬間漲大如同九條巨蟒朝著四周撕咬過去。

    不過,這九爪血章攻擊的目標卻并不是前后夾擊她的老者和銀龍,而是一口死咬住九爪血章百米外的虛空。

    就在方蕩感到詫異的時候,就見那九條黑莽蟒身猛的一扯,空中傳來咯嚓九聲巨響,緊接著方蕩看到九爪血章將周圍百米的空間生生撕碎,如同剝皮一樣將周圍的空間撕起了一角。

    緊接著九條巨蟒猛的旋轉起來,拉扯著九個空間圍繞著九爪血章還有老者和銀龍旋轉起來,宛若九張超大的布幔,一下就將老者銀龍還有九爪血章給籠罩住,從外面誰都看不見空間布幔之中的情形了。

    方蕩心中也是驚詫,怪不得唐鈺靈說這九爪血章不好對付,能夠移轉天地,想必這九爪血章將空間布幔包圍的地方變成了一座迷宮,水鉆進去都很難找到九爪血章的本體,這樣一來,唐鈺靈等血繭世界的真人們雖然擁有血繭一拳這樣強橫霸道的神通,但找不到本體,他們的拳頭也就沒了用武之地。

    唐鈺靈所說他也很難一拳擊飛九爪血章這句話應該就是從此而來。

    方蕩心中正在盤算這個對手的時候,那一布幔一般的空間陡然開啟,布幔盤卷重歸原位,而布幔之中的是那老者還有他的那根拐杖,此時原本就要散架一樣的老者頹然坐在地上,被一道章魚觸角一樣的妖氣盤繞,看得出這觸角纏得非常緊,以至于深深地勒入老者的皮膚中,至于老者的拐杖此時已經落在了九爪血章手中,九爪血章依舊被妖氣彌漫全身,看不見真面目。

    “這龍杖不錯,我要了!滾吧!”

    九爪血章說著章魚觸手般的妖氣辮子猛的一甩,那老者直接打著旋的被丟了出去,轉瞬間消失在虛空之中。

    九爪血章捏著那拐杖很是喜愛的仔細觀瞧。

    九爪血章身后又多了一枚紅桃。

    這一戰九爪血章可謂收獲極為豐富,光是那銀龍拐杖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

    就在此時,就見九爪血章并未將那拐杖好好的收起來,而是將那銀龍拐杖放入自己的嘴中,咔嚓一口,生生將銀龍拐杖的腦袋咬了下來,銀龍拐杖發出一聲痛苦的干嚎,緊接著就是咔嚓咔嚓的咀嚼聲,這聲音實在是太大,隨著咀嚼聲大地都跟著一抖一抖的。

    “這個吃貨!”萱幽花發出一聲哀嘆,連連搖頭,一副拿她沒有辦法的樣子。

    方蕩都看得心驚,這得多么好的牙口才能將這件四五成真實的龍拐如吃黃瓜一樣吃得嘎嘣脆?

    原本還想準備上去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得到最后一顆紅桃的真人們此時全都退縮了,反正紅桃年年都有,大不了他們明年再來,實在沒有必要去和九爪血章這么變態的家伙對戰。

    萬一這家伙開始吃人了怎么辦?那咔嚓咔嚓的咀嚼聲實在是太恐怖了。

    眼看著一盞茶的時間就要過去了,九爪血章似乎也覺得勝券在握,開始變得懶散起來,她身上的妖氣也不似最初那樣蓬勃,而是開始變得氤氳莫測,確實,這個時候恐怕不會再有真人上前來挑戰九爪血章了。

    四周的真人們也一個個沒了什么繼續觀戰的興趣,他們已經開始準備離開。

    就在樹中鉆出一個真人的神魂準備敲落一顆紅桃的時候送給九爪血章的時候,一個身影越眾而出,不疾不徐來到了九爪血章的對面。

    “呵?還真有不怕死的哈!”準備走的真人們都是一愣,隨后盡皆幸災樂禍起來。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国际象棋游戏下载 pt闪电牛大奖图 江苏快3彩乐乐 青海快三网上投注 陕西快乐十分计划预测 微信斗牛棋牌app 163开奖网app 重庆时时彩安卓app 大小反倍投绝对赚 重庆时时真的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