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殺雞一般
    陰陽歲月盤乃是長河落日的最終極法寶,憑著這件操縱時間的法寶,長河落日不知道斬殺了多少真人,從而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然而,今天,他的陰陽歲月盤尚未完全發揮威力,竟然就被方蕩以不知名的黑洞給吞了下去。

    這種情況長河落日也并非沒有經歷過,但過去捧上這種狀況,他往往都能憑著他和歲月盤之間的親密關系將其破解,那怕歲月盤被放入其他的空間中,他也有秘法穿越空間,重新建立彼此之間的聯系。

    但是今天,他忽然發現,他和歲月盤之間建立的那種牢不可破的關系忽然之間消失不見了!

    他完全不知道歲月盤究竟去了哪里!

    “方蕩,還我寶貝!”這一驚非同小可,長河落日一聲暴喝,手中虛空一抓,抓出一張光網來,朝著方蕩就丟了過來!

    歲月盤是古神鄭創世之寶,方蕩的紫金葫蘆也是創世之寶,兩者都是受到了劇烈的損傷,境界跌落不知道多少倍,按理說兩者應該是旗鼓相當,但方蕩的紫金葫蘆之中多了一個叫做吞噬之主的家伙,這家伙無物不吞,吃下去了,除非是方蕩,誰都別想叫他吐出來。

    也只有同樣是創世之寶的存在才能吞下歲月盤這樣的寶貝,若只是吞噬之主的話,陰陽歲月盤只要在他肚中一震,歲月神通就能將吞噬之主吃個干凈,畢竟吞噬之主就算再怎么強大,也有壽元限制,而此時陰陽歲月盤無論怎么施展神通,包裹著他的紫金葫蘆都毫無變化,歲月這種東西,古神鄭的世界中,完全無法對古神鄭的創世之寶產生任何作用。

    面對光網,方蕩絲毫不懼,手中的凌光劍猛然祭起,電光從中噴射而出,一下就將那光網攪成碎片。

    在方蕩身左身右,青龍紅鳳被紫金色的藤蔓纏繞,越來越無力,最初還爆吼連連,此時已經變得奄奄一息,他們身上的七件法寶掙扎著想要從紫金色的藤蔓之中沖出,結果剛剛飛起,就被一根根的紫金色的藤蔓給追上,牢牢纏住,甚至有點藤蔓直接刺入這七件法寶之中。

    九頭鳥號稱九頭,就是因為他擁有這九件法寶,此時青龍紅鳳外加七件法寶被牢牢纏住,甚至被刺入一道道的紫金色的藤蔓,源源不斷的真實之力被吸血般的抽走。

    九頭鳥目呲欲裂,一時間竟然有些無計可施,他一向仰仗的就是這九件法寶,這九件法寶彼此配合能夠源源不斷地生出種種自然之力,風漲雨勢,雨漲水勢,水漲風勢種種自然之力形成種種循環,大大小小足足有三千多種變化,他的最強橫的殺招還沒有施展出來,此時九件法寶被廢掉,他立時有些懵了,不是他完全沒有別的手段,而是他這九種法寶被廢掉的速度太快了,他準備好的種種變化,一瞬間無處安放。

    就如同他費盡心思憋了一個大招,準備一舉滅掉,誰知道他的大招還沒有發出來,就被方蕩一腳踏滅,這種從內心生出生出的挫敗感,和憋悶,將九頭鳥給生生的凝固住了。

    不光九頭鳥凝固住了,四周觀戰的真人們也一瞬間猶如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紛紛定住,什么情況,方蕩一個人一出手就將兩位六成真實巔峰境界的真人給制住了?

    這兩位真人一個是以法寶數量眾多,變化繁復聞名,一個則是以一件隱約觸摸到了時間法則的威力無窮的法寶稱雄,這兩位真人都是這一片虛空之中最強大的存在,就算是不滅巨神,也就是和他們不相上下而已,不滅巨神若是沒有斬神斧的話,還未必能夠戰勝他們兩個。

    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時候,天空中忽然傳來一聲聲的驚呼慘叫!

    此時眾人才陡然想起來,還有一個化身千萬的求子妖神。

    眾人心中猛的生出一絲不安,因為這慘叫聲,正是求子妖神那陰惻惻的聲音。

    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上千個求子妖神此時正如同磨盤碾碎的豆渣一樣從空中紛紛落下。

    這些求子妖神身上每一個都中了數劍甚至數十劍,那一道道的劍光一攪,將他們切成幾大塊,遠遠看去,天空中宛若下起了一場斷肢暴雨。

    什么?

    究竟發生了什么?

    所有的真人全都驚詫住了,他們剛才光顧了觀瞧九頭鳥還有長河落日對方蕩的狙擊,所以一時間忘記了方蕩還曾斬了求子妖神一劍。

    此時他們只看到了一個結尾,完全不知道方蕩那一劍究竟發生了什么,怎么會一瞬間將上千個求子妖神全被斬殺!

    不過,也有幾個極少數的真人看到了那一幕,此時的他們比沒有看到那一幕的真人們更是一臉懵逼!

    相對來說,他們覺得沒有看到那一幕的真人都是幸福的,因為他們對自己的信心不會受到最猛烈地最致命的打擊。

    其中就有道奇真人。

    道奇真人因為對于方蕩的劍極為關注,他總是覺得以方蕩的心思不至于會相信求子妖神的站在原地不動等著方蕩來斬殺的話語。

    所以他很好奇方蕩究竟要做些什么。

    所以他幾乎從頭到尾都目睹了事情發生的經過!

    方蕩的那一劍,宛若天河一般,威勢龐大,但速度卻終究太慢了,用這種劍斬殺四成真實甚至是五成真實境界的真人自然沒有問題,但用來斬殺六成真實巔峰境界的求子妖神,就顯得太慢了,所以求子妖神當即毀約,直接讓出了道路,按照正常的情況來說,方蕩的那威力龐大的一劍連求子妖神的邊都碰不到,但也正是這相對來說慢吞吞的一劍,在行進到上千個一臉戲謔,將方蕩當成天下第一大蠢蛋的求子妖神正中央的位置的時候,猛的爆了!

    那宛若天河一般的電光巨劍竟然被炸個粉碎,每一片碎片就是一把劍,那一瞬間,道奇真人的瞳孔之中倒影出來的是一朵絢爛綻放的花朵。

    宛若爆開了一個巨大的煙花,漫天都是飛劍,一剎那之間求子妖神所在的地方宛若變成了一個飛劍的世界。

    道奇真人覺得自己看到的不僅僅是一把飛劍,而是一個宇宙的生滅一個世界的生滅。

    道奇真人從未覺得血繭一拳會有對手存在,血繭一拳戰勝不了的,并非是血繭一拳本身有問題,而是兩者之間的修為差距太大,但現在,道奇真人在心中甚至不得不承認,血繭一拳或許趕不上方蕩的這一劍!

    畢竟,血繭一拳再強也比不上方蕩這一劍綻放出來的光輝!

    這一劍的技巧談不上多么了不起,但勝在太雄渾了,他不知道方蕩究竟用了什么辦法,竟然擁有這么龐大的力量儲備,這一劍之威,就算是抽光了一個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也達不到。

    這一劍的爆炸,更是擁有毀滅一切的力量,上千個求子妖神無一幸免,盡皆被亂劍刺穿,絞成粉碎。

    方蕩這一劍,宛若一個龐大的劍陣,所有進入大陣之中的存在全都將被斬殺。不管他是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還是其他境界的真人沒有一個能活下來!

    就算是他道奇真人陷入其中,也一樣必死無疑,甚至……他們的界主……在不踏入七成真實境界的前,也一樣要死!

    如果方蕩這一劍是在他們血繭世界的真人之間綻放出來的,一瞬間,對就是一瞬間,方蕩就能將他們血繭世界上上下下收割一光!

    而此時的方蕩,只是區區的六成真實中等境界而已,若是方蕩踏足巔峰境界的話,該是多么強大,如果方蕩能夠活著晉升七成真實境界,又該多么強大?

    這樣的一個家伙,如果是朋友的話,那不一定是一件好事,但若是成為他的敵人的話,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壞事!

    道奇真人慢慢從震驚和絕望之中走出來,他心中飛速的轉動著,評價著方蕩的價值,權衡和方蕩成為盟友的利弊。

    原本被方蕩一舉奪走了長河落日還有九頭鳥的法寶震驚的真人們此時全都呆滯了,方蕩奪走兩位真人蓋壓一世的法寶就已經叫他們感到不可思議了,而現在方蕩在奪走他們兩個的法寶的同時,還一舉擊殺了求子妖神!

    眼前的情形完全超出了眾人的理解范圍。

    別的不說,光是方蕩究竟擁有多少力量就是一件叫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方蕩怎么能劈出那樣的一劍之后,還能施施然的奪走強橫無比的法寶?

    上千個求子妖神慘叫著跌落,最終化為一片沉寂,臉神魂都被一同斬殺。

    原本站在求子妖神身后的求子妖神的兒子們明顯也沒料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愣怔片刻后,似乎又確認了一邊求子妖神是不是已經死掉了,在他們確定求子妖神確實死掉了之后,求子妖神的兒子們忽然扭頭望向方蕩。

    就在諸多真人以為他們會為求子妖神報仇的時候,這幾名求子妖神的兒子齊齊伸手,斬斷自己一臂,隨后對著方蕩微微躬身,繼而掉頭就走,轉眼間就消失無蹤。

    求子妖神的兒子們不給求子妖神報仇其實也不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畢竟求子妖神將兒子當成是美食的事情人人皆知,估計求子妖神一死,天底下最開心的就是他們了!

    但求子妖神的兒子們竟然各自留下一臂,就實在是叫他們感到出乎意外之外了。

    甚至連方蕩都感到意外,方蕩是將在場的所有的真人全都當成是食物,吃光了為止,這本就是方蕩料定他們不可能直接斬掉一臂,而現在求子妖神的兒子們一個個爽爽快快的斷臂,反倒叫方蕩有些無語。

    此時,忽然又有真人斬斷了自己的一條手臂,然后掉頭就走。

    一時間一個個真人紛紛的斬斷手臂,虛空之中出現了數百條胳膊,這些真人斷臂后就自行離開,但大多數的真人卻并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他們還沒有覺得自己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到了非得斷臂求生的地步。

    作為一個真人,不管修為高低,都是有尊嚴的,雖然方蕩一口氣干掉了求子妖神,并且奪走了長河落日的法寶歲月,還有九頭鳥的九件法寶,但他們并不認為自己會輸,畢竟,方蕩就算是個無底深淵,施展了這么多的手段之后,也應該已經見底了。

    現在正是他們乘機要方蕩的性命的時刻。

    方蕩任由那些斷臂的真人們離開,此時剩下的他是一個都不想放過了。

    方蕩低聲傳音,守在星辰上寸的洪洞世界的真人們齊齊點頭。

    方蕩做出了吩咐后身形猛的一動,攜著無邊銳氣朝著九頭鳥就沖了過去。

    方蕩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數千米的距離剎那即至,遠遠看去,就是一道劍光猛的一閃,然后就出現在九頭鳥面前。

    九頭鳥此時倒也從不知所措的狀態下醒轉過來,面對方蕩這一劍,他渾身上下的汗毛一下就炸開了。他知道這是他生死存亡的時刻,由不得半點猶豫!

    九頭鳥嗷的一聲怪叫,身上猛的綻起一道銀芒,這銀芒宛若金鐵,化為一頭九頭怪鳥,迎著方蕩這一劍急沖而上。

    九頭鳥的這九頭怪鳥乃是他最強橫的手段,但原本需要搭配九頭鳥的九件法寶,可惜,此時九頭鳥的法寶盡皆淪陷在方蕩的紫金色的藤蔓之中,所以此時的九頭怪鳥猶如沒有了眼睛一般,只能算是最低配的版本。

    看著自己最強殺招此時只能以這種形態面世,九頭鳥心中忍不住的悲哀,但他的悲哀沒有持續多久,緊接著,一道劍光就從銀色的九頭怪鳥的尾部鉆出,嗤的一聲輕響,破入他的腦門中。

    “啊?我就這么簡單死了?”

    九頭鳥心中詫異著,這是他腦中最后的想法!

    而方蕩已經調轉劍尖沖向了另外一邊的長河落日,方蕩斬殺九頭鳥宛若蜻蜓點水一般的簡單。

    在周圍眾真人眼中,方蕩化為一道劍光,在九頭鳥頭頂上一閃,隨后就已經轉身攻向長河落日,他們甚至覺得方蕩根本就沒有觸碰到九頭鳥,甚至可以說,方蕩被銀色的九頭怪鳥給生生逼退了!

    只有方蕩掉頭化為一道劍芒斬到長河落日身邊的時候,他們才看到那銀色的九頭怪鳥從中裂開,當方蕩的劍斬在了給自己身前布下了數十道光墻的長河落日的身上的時候,九頭鳥的腦袋才開始破開。

    長河落日給自己身前布下了十道光墻,如果說陰陽歲月盤是他的殺伐利器的話,那么這十道光墻就是他的護身手段。

    這光墻都是他精心煉制,幾乎每日都要投入一定的真實之力,每一道光墻的構造時間都超過了千年,這里的每一道光墻都能硬挨一位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全力一擊,而此時,這光墻在方蕩的劍下,好似牛油碰到了熱刀一樣,一下就被切開。

    “這不可能!”長河落日發出一聲慘叫,臨死的時候雙目還瞪得大大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么簡單的就被方蕩一劍斬殺!

    此時方蕩收了手中劍,取而代之的則是方蕩掌心之中鉆出的紫金色的藤蔓。

    這些藤蔓直接扎入長河落日的身軀中,貪婪的汲取著長河落日數萬年的修行積累!

    方蕩一只手扯著被紫金色的藤蔓宛若根系一般貫穿的長河落日的殘破身軀,朝著此時已經破成兩半的九頭鳥飛去。

    當方蕩到了九頭鳥身前的時候,九頭鳥的雙目已經完全暗淡無光,九頭鳥的身軀此時宛若被斧頭劈開的木柴一樣,朝著兩邊飛去。

    方蕩另外一只手伸出,同樣有數不清的紫金色的藤蔓伸出,刺入九頭鳥的身軀。

    很快,長河落日還有九頭鳥的身軀就被密密麻麻的紫金色的藤蔓包裹住,使得外人看不出此時身軀正在不斷萎縮的兩位真人的死后面目!

    方蕩滅殺了三位最巔峰狀態的真人,幾乎就只用了一瞬間,此時原本留下來的真人們又有開始動搖的,有些甚至開始偷偷摸摸的溜走,這個時候,他們驚詫的發現,原本站在虛空星辰上的洪洞世界的真人們忽然出現在他們身后,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他們這邊最初足足有三四百真人,之前斷臂離開的有上百個真人,此時還站在遠處的就是三百多個,這三百多個真人之中打算溜走的,則只有十幾個而已,這些真人沒有料到洪洞世界的真人竟然連偷偷摸摸逃走的都不允許,一時間直接就被洪洞世界的真人堵住。

    洪洞世界的真人大多數都是六成真實境界,叫他們殺光這里的三百多個真人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叫他們在后面攔住那些逃走的真人,卻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

    殺戮開始,前面的諸多世界的真人們并不理會后面被殺的偷偷溜走的真人,在他們看來,這些真人毫無羞恥心,就應該被殺掉!

    此時,方蕩降臨在三百多個真人對面,一雙冷漠的眼睛使得這些真人們不寒而栗!

    在方蕩的這雙眸子中,殺死他們似乎和殺死一群雞一樣簡單!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3d大盘走势图专业版 重庆十分快3走势图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 香港曾道正版资料免费大全 单机打麻将不要流量 快3怎么玩 广西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上海时时网计划表 免费一波中特 福彩快三怎么玩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