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焚神葫
    “血滴子還有伊邊兩個陰勾世界的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雖然尚未踏足七成真實境界卻已經生存了數十萬年,這樣的存在當真稱得上是人老成精,這樣的兩個家伙數十萬年的修為積累,加上數十萬年的經驗,就算比不上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也已經是不容輕辱的存在。”

    胡姬直接請求方蕩退走!

    胡姬身后的兩名侍女外加其他十余位曾經的陰血三少的奴仆們此時面色都變得極差,他們原本以為還需要再等一段時間,陰勾世界的復仇者才會到來,沒想到他們來得這么快,并且來得還是伊邊和血滴子,這兩個家伙雖然只是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但卻也是兇冥赫赫,讓人畏懼!

    “小丫頭,現在想走,不覺得太晚了么?”身形宛若孩童,聲音卻嘶啞恐怖的血滴子桀桀一笑望了胡姬一眼。

    胡姬臉色一變,她終究只是陰血三少的一個侍者,甚至就是一個玩物,根本就不知道血滴子究竟有什么樣的神通手段,沒想到血滴子竟然能夠聽到她的傳音。

    “你們這些背主之奴已經準備好承受陰勾世界的震怒了么?”身材消瘦猶如麻桿一樣的伊邊瞪著一雙呆萌的大眼睛注視著胡姬還有她身后的陰血三少的奴仆們。

    胡姬被他這雙大眼睛一瞪,就覺得后背上冰寒一片,似乎自己已經死掉了一樣。

    而胡姬身后的眾位真人們則一個個瑟瑟發抖,不過,他們的顫抖轉瞬間就消失了,因為他們早就有了覺悟,甚至可以說,他們在背叛陰血三少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認定自己必死,不報任何生望!

    “你們兩個似乎完全不將我放在眼中呢!”此時方蕩的聲音響起,方蕩的話語依舊有種虛弱疲憊的感覺,輕飄飄的似乎來自天外一樣。

    血滴子聞言拍手哈哈大笑起來,狀似瘋癲了一般,似乎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話一樣。

    “小子你憑什么能夠被我們放在眼中?若不是你殺了三少那個廢物,你這樣的家伙都不值得我用眼尾掃上一下!”

    麻桿一般的伊邊則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輕蔑的看著方蕩,“其實,我們已經來了有一會了,親眼看到你將那各愚蠢的罪人不滅巨神斬殺,隨后又親眼看著你碾壓這些可憐蟲,按理說,我應該給你鼓掌,畢竟你的表現還算有些可圈可點的地方,但,你若是以為有了這樣的一點點成績就能蔑視所有的存在的話,那么你就大錯特錯了!至少,你在面對我們兩個的時候,應該謙卑得跪伏在我們的腳下將自己的腦袋埋在泥土中。”

    不少真人聞言都是一驚,誰都沒想道這兩位陰勾世界的復仇者竟然已經來了很久了,甚至就眼睜睜的看著不滅巨神被方蕩宰殺掉,在他們言中不滅巨神這樣的存在都是可有可無可以隨便丟棄的垃圾?那可是六成真實巔峰境界的存在啊!

    方蕩對于伊邊還有血滴子表現出來的輕蔑只是呵呵一笑,淡淡的道:“這正是我要跟你們說的話,你們見到了我,就應該拿出你們最卑微的狀態,對我恭敬有加,這樣我或許會留下你們的一條命!”

    方蕩的這句話說完伊邊還有血滴子兩個的眼睛全都微微瞇起,兩人都沒了言語。

    最終,血滴子仰著頭老氣橫秋的道:“你還真是個討人厭的小家伙!嗯,我至少已經有三萬多年沒有見到比你更討厭的家伙了!”

    “是啊,上次那個討厭鬼口氣也大得很,說什么要一口吞掉半個陰勾世界,嘖嘖,當時險些就嚇死了我,結果呢,還不是被我抓住將他的骨頭一根根抽出來,又將他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刮下來,噢!對了,我把他丟盡神魂之火中焚燒,現在應該還沒有徹底燒光,來來來,給你看看!”有著一雙呆萌大眼睛的麻桿伊邊身手在懷中一摸,就摸出一個赤皮葫蘆來。

    這葫蘆一出現一股灼燙的熱力瞬間蕩漾開去,數千米外的真人被這葫蘆之中的熱力一熏就覺得神魂似乎都被燃燒起來,嚇得驚叫著紛紛后退!

    極遠處的萱幽花都覺得自己神魂在肉身之中搖擺不定,一**灼燙之感潮水般襲來。

    萱幽花眼中露出驚懼的神情,低聲驚呼道:“這是什么法寶?怎么可能有這么強大的焚燒精神的力量?那個家伙能夠手持那赤皮葫蘆他的神魂究竟得有多么強大?”

    道奇真人也是一臉驚詫,隨后面色凝重的緩緩道:“這畢竟是七成真實的真人們存在的世界中的寶貝,不是我們這種境界的存在能夠明了的!那赤皮葫蘆說不定連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的神魂都能夠煉化掉!”

    “那豈不是說,方蕩這一次危險了?”萱幽花心中緊張,捏著白狐的手指不由得用大了力氣,白狐吃痛,當即喵喵喵的叫了起來。

    所有的真人紛紛后退,那赤皮葫蘆對于在場的所有的真人來說,都猶如蛇蝎一般可怕,沒有誰膽敢靠近赤皮葫蘆千米之內,就是洪洞世界的真人們有心想要上前幫助方蕩,也在走進赤皮葫蘆千米之內就渾身起火,神魂劇烈燃燒中退走。

    不過是一瞬間,就身受重傷!

    方蕩就在伊邊對面,正面承受著這能夠焚燒神魂的火焰之威。

    伊邊不由得微微皺眉,他這赤皮葫蘆有個名字叫做焚神葫,就算是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陷入其中一樣逃不出來,神魂受到永世煎熬。

    而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只要靠近這焚神葫千米之內,神魂立即就會燃燒起來,若是不能速速逃走的話,神魂就會被燒成灰燼!

    伊邊本以為自己取出這件焚神葫,不用他動手,方蕩就死翹翹了,沒想到方蕩在他的焚神葫中的火力煅燒下,竟然依舊面色如常,當真是奇怪!

    不過,隨即血滴子就開口道:“怪不得你能夠承受斬神斧中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的神魂一擊,想必是身上有什么防御力超強的法寶,來來來,小家伙,把你的寶貝拿出來給爺爺我看看!”

    血滴子說著就徑直一躍,好似頑童一般來到了方蕩面前,伸手就朝著方蕩身上摸去,那樣子完全不講將方蕩當成一回事,似乎方蕩身上的東西全都在他掌握中,予取予求,方蕩沒有任何拒絕的能力和可能!

    血滴子現在是要拿方蕩身上的東西,想必血滴子想要取方蕩的心肝脾胃肺什么的也是這樣隨意伸手。

    方蕩站在原地,似乎乖乖的一動不動的任由血滴子手指在他身上亂翻,血滴子宛若兒童一樣的小手在方蕩的身上一陣亂翻,搜來找去,自然找不到什么東西。

    伊邊在旁邊道:“他一定是藏在皮肉之下了,你得將他的皮剝下來才能看到!”

    伊邊說著,伸手一拍焚神葫,當即就有一顆一團滾滾的水晶珠子滾了出來。

    這水晶珠子一滾出來,就響起了震天價的痛呼,這呼聲是眾人聽不明白的語言,但內中傳遞出來的那種挖心刷肝般的痛楚卻是不用語言都能傳達的。

    方蕩雙目微微一瞇,眼中盯著那顆水晶珠子,這不是什么珠子,而是一位真人的神魂,這真人當初應該是只有如此將神魂蜷縮起來,才能盡量不被焚神火焰給燒死,但久而久之,焚神火焰將他給生生燒結成了這樣一枚珠子,到了這個時候,這位真人就算是想死都死不了,并且,這真人的神魂一定非常強大,按照現在這個樣子,焚神火焰要想將他的神魂凝結的這顆珠子燒化掉,至少還要數萬年,甚至更久的時間,而在這斷實踐中,這真人的神魂將永受焚燒之苦!

    而這個真人竟然給方蕩一種熟悉的感覺,方蕩當然不可能見過數萬年前的存在,之所以會有這種熟悉的感覺,完全是因為,方蕩從這顆珠子上看到了冰軒的影子,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的影子。

    也就是說,這竟然是一個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的神魂。方蕩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閃。

    “啊啊啊啊,我求求你們殺了我吧!”凄厲的吼聲響起,方蕩發現自己竟然能夠聽懂他的言語了。

    “嗯?這個不是那個討厭鬼!誰叫你滾出來的?”伊邊面色一沉,將那顆珠子抓起,隨即塞回了紅皮葫蘆里!

    然后伊邊又是一倒,這一次從中滾出十幾顆水晶般的珠子來,這些柱子彼此撞擊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但伴隨著的卻是凄厲的慘嚎!

    伊邊笑瞇瞇的說道:“等我集齊了四十六顆的時候,就能夠穿成一串,哦,在這呢!”

    說著伊邊身手從一堆珠子之中取出了其中一顆,這顆珠子比其他所有的珠子都要小一些,此時正發出最大聲的凄厲慘叫,“伊邊你這狗才不要落在我的手中,不然我要你不得好死!”

    伊邊聞言笑瞇瞇的道:“呦呵,幾萬年都過去了,還這么有精神,再燒你幾萬年看你是不是還能這么精神!”

    伊邊說著將那顆珠子拿起來放在方蕩眼前晃了晃,呆萌的大眼睛中閃過一絲笑意:“小家伙,你覺得你能堅持幾萬年才對我求饒?”

    方蕩看著那些水晶珠子,其中至少大部分都是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的神魂。

    方蕩很難想象,一個六成真實巔峰境界的真人竟然殺了這么多的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

    洪洞世界見到這些水晶珠子的真人們一個個面色變得極差,而那些被方蕩趕盡殺絕的諸多世界的真人們則一個個越發興高采烈起來。

    他們似乎已經看到方蕩痛哭流涕的哀求,看到方蕩承受無邊的痛苦折磨,不少真人此時都不禁的笑了起來。

    方蕩很自然的伸手道:“能給我一顆觀瞧一下么?”

    對于方蕩的這個要求,伊邊顯得相當意外,不過,伊邊大眼睛微微一瞇,笑道:“好,就給你看看,不過,你覺得你能拿得住這珠子么?”

    伊邊當即就將那顆正破口大罵的水晶珠子都給方蕩。

    方蕩伸手去抓,伊邊看到這個場面,嘴角不由得高高揚起,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

    血滴子則直接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似乎已經看到了方蕩的手掌被燒穿的狼狽模樣。

    誰知道,方蕩伸手一抓,竟然將那顆珠子牢牢抓在手中,隨后方蕩就那樣用兩根手指捏著那顆珠子,放在眼前觀瞧,一邊上下掃量這顆珠子,一邊開口問道:“如果我將對面這兩個老不死的殺掉,你如何報答與我?”

    方蕩的話語使得咯咯怪笑的血滴子還有嘴角撇到了耳根處的伊邊兩個面色齊齊一邊,兩人眼中第一次閃爍起殺機的光芒。

    他們兩個看上去一直笑呵呵的,但實際上他們兩個可絕對不是什么好說話的存在,現在,方蕩先后數次挑釁他們,輕蔑他們,他們本就不多的耐心徹底耗光,現在,他們準備殺了方蕩了!

    那破口大罵的珠子聞言,內中鉆出一團稀薄的霧氣來,這霧氣凝聚成一個虛虛的人影,傳來刺耳難聽的聲音:“嘿嘿,你以為我是傻子么?現在不是你想殺那兩個老鬼,而是他們要殺你,難不成我不報答你,你就不殺他們兩個了?”

    方蕩聞言看了這珠子中氤氳出來的人形一眼,這家伙被焚神火燒灼了數萬年,竟然沒有燒糊涂,可見這家伙原本的修為究竟得有多么可怕。

    方蕩眉頭微微一挑道:“如果我將那兩個家伙送到你的面前,到時候你就能夠親手殺了他們兩個了,怎么樣,這筆交易你覺得如何?”

    果然,那人影不由得劇烈的晃動數下顯然是非常感興趣,“只要你能叫我親手殺了這兩個家伙,我愿與你為奴為仆!”

    方蕩點了點頭道:“一言為定,立下契約!”

    珠子上漂浮的人影此時用力的看了一下方蕩,隨后忽然搖頭道:“就憑你?根本不可能的,你才不過是區區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別說你殺不了他們,你就算是在他們手中能夠活命下來,都已經算是邀天之幸了!”

    方蕩則好整以暇的道:“他們在我眼中已經死了,現在所差的,也就是看你想不想手刃仇敵了!”

    珠子之中的人影當即拍板道:“好,我就與你簽訂神魂契約!反正你死了我們之間的契約也就自動廢止!”

    方蕩一笑,指尖飛出一道血紅色的符篆,隨即就打入了珠子之中。

    珠子之中的人影一聲大吼,隨即縮回了珠子中,沒了聲息。

    方蕩則繼續把玩著這顆珠子。

    “看來你是不打算將我的珠子還給我了!”伊邊面色變得冰冷無比,還沒有人敢如此囂張的從他的手中奪走他的東西,如果對方是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的話,他還覺得正常,但現在,方蕩不過是個六成真實中等境界的存在,這樣的家伙,不但藐視他們,還耍弄他們,現在更是直接占有了他的東西。

    “你的東西?這顆珠子明明就是我的好不好,不信,你試試看你叫他他會答應你么?”

    伊邊輕輕搖頭:“你是我見過的最無恥的家伙了!我方才還琢磨著將你收入焚神葫中,叫你好好承受一下無止境的神魂燒灼之苦,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因為如你這么討人厭的家伙,光囚禁在焚神葫蘆之中未免有些太屈才了,我要將你丟入陰勾世界的陰巢中,用你的血肉身軀喂養陰巢之中的陰蟲,他們會一邊給你療傷一邊吃你的肉,你放心他們沒次吃飯都相當節制,絕對不會將你的血肉吃光,從而使得你太早解脫,他們會慢慢的吃了你的血你的肉,沒當你瀕死的時候,他們就會停下腳步,卻不會叫你死,一直吃你吃上幾萬年!你每天都要承受一次千蟲啄咬幾乎致死的場面!我倒要看看你到了那里能堅持嘴硬幾天的時間!”伊邊桀桀怪笑著說道。

    方蕩手中把玩著那顆珠子,隨后將那顆珠子抓在手中,腦袋微微抬起,目光中瞬間充斥了凜冽的殺念!

    “廢話到此為止,就叫我來見識見識,看看陰勾世界的復仇者究竟是幾斤幾兩!”方蕩斷喝一聲,一直浮在身邊的凌光劍猛的顫動起來。

    在道奇真人等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們眼中,他們能夠看到方蕩的凌光劍,在一剎那間,震顫了數十次,每一次震顫,凌光劍都朝著伊邊還有血滴子斬去。

    血滴子顯然對于方蕩的攻擊早就心中有數,他和伊邊在一旁觀戰了許久,自認為他們已經將方蕩的一切都看得相當通透。他們一出手就能將其殺死。

    面對方蕩快得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的劍,血滴子還有伊邊都沒有選擇硬抗,而是紛紛后退!

    方蕩一劍落空,隨即方蕩將身側的凌光劍一指,凌光劍如游魚回歸大海一般,嗖的一下噴射而出,而劍鋒所指也正是瘦若麻桿一般的伊邊!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甘肃11选5前三走势图 斯诺克最新排名 捕鱼达人老k版游戏大厅手机版 4676开奖快报四肖l风险 单机版麻将连连看原版 时时彩计划软件@吕新i资料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历史上今天开奖号码 云南福彩在哪里兑奖 青海快3走势和单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