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何至如此?
        以方蕩的經驗來看,即便是真人,一旦陷入他的毒霧之中也必然會發出慘叫,就算沒有發出慘叫也應該有處于一片慌亂之中,但眼前的情形似乎有些古怪。
        
        毒霧之中安靜得可怕!
        
        與此同時,血火世界被方蕩破開的門戶竟然被另外一層門戶給重新封住。
        
        “哈哈哈,方蕩,我們等你許久了!”
        
        就見燃眉真君閉關之處空間門戶大開,眉毛胡須長發盡皆在燃燒的燃眉真君從中冷笑連連的走了出來!
        
        與他一起走出來的還有鬼書世界的病夫長老和冷空世界的空空長老。
        
        方蕩的心猛地一沉。
        
        而毒霧之中真人們滾滾而出,就見他們似乎完全沒有被毒霧影響,而天英真人已經被幾名真人徹底控制住,一動都不能動!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方界主,你倒是說說看,我應該拿什么東西來好好招待你一下?”燃眉真君眼神收窄成一條細線,窄線之中全是冷辣和嗜血!
        
        血火世界六百真人外加冷空世界還有鬼書世界的五十多個真人將方蕩團團圍住,上下左右密不透風,這一刻方蕩當真陷入絕境之中。
        
        不過方蕩是經歷了無數大場面的存在,臨危不亂,一笑道:“來壇好酒,這六百真人恰好可以做一盤下酒菜!”
        
        “狂妄!”病夫長老冷哼一聲道。
        
        “方蕩你或許以為你的九獄妖電依舊無敵吧?不如你講九獄妖電放出來!”空空長老冷聲言道,顯然對付九獄妖電已經胸有成竹。
        
        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生相克的,沒有任何存在能夠真正無敵。
        
        方蕩疑惑的放出十道九獄妖電,九獄妖電一出來,就立即按照方蕩的指點朝著燃眉真君沖去。
        
        燃眉真君呵呵一笑道:“好個九獄妖電,為了對付你們我可是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燃眉真君說著取出一顆珠子來,這珠子一出現就放出滾滾的真實之力,這真實之力的強大無比純粹無比,方蕩看到都是一愣,而在九獄妖電眼中這顆珠子簡直就是一顆太陽,綻放出無窮的光芒。
        
        九獄妖電當即直奔這顆圓珠猛沖過去。
        
        方蕩立即嘗試改變這些九獄妖電的感知,不過方蕩嘗試一下就知道做什么都沒用,那顆光珠對于九獄妖電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大得任何東西都動搖不了他們,說到底九獄妖電只是靠著本能行動的存在。
        在一眾血火世界的真人眼中,方蕩最大的依仗也不過就是這九獄妖電,現在九獄妖電徹底被廢掉了,而方蕩也已經被圍困在血火世界之中,徹底陷入絕境,在這種情況下,方蕩已經窮途末路了。
        
        關門打狗就是他們現在在做的事情!
        
        整個血火世界的真人們都笑了起來,他們在等著看方蕩絕望的眼神!如果能夠聽到方蕩絕望的哀嚎求饒,那應該是更美的事情了!
        然而,他們卻沒有看到方蕩的絕望!
        
        相反的,方蕩只是嘿嘿一笑,隨即身形猛的一沉,陡然間沉入漫無邊際的滾滾巖漿之中。
        
        血火世界被真人們改造成了一座巨大的巖漿池,整個世界里面到處都是滾沸的巖漿,與巖漿相伴是血火世界的真人們修行《火煉真經》的一種重要方式。
        
        只不過血火世界的真人們沒有那么好的運氣,如極魔世界一般直接就誕生在一片巖漿世界中,這血火世界中的海量巖漿都是血火世界的真人們從這一界的地火巖漿中一勺一勺的挖回來的。
        
        這些巖漿配合上化血煉金大陣,可以說是天底下最強大的陣法,就算是八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陷入其中都有身死道消的危險。
        
        方蕩現在竟然不選擇逃走,而是直接遁入血火世界的巖漿之中,這種愚蠢的行為在一眾真人眼中看來簡直和找死沒什么區別。
        
        “方蕩,在血火世界之外,我或許那你沒什么辦法,但在這血火世界中,我就是造物主,我執掌一切,你錯就錯在不應該來我的血火世界撒野!”燃眉真君哈哈大笑。
        
        “叫你見識見識真正的化血煉金大陣!”燃眉真君一聲大喝,整個血火世界的巖漿陡然間躁動起來,洶涌起來,澎湃起來。
        
        整個血火世界中的巖漿升騰起來,在空中構成了一個巨大的巖漿球,宛若一顆巖漿星辰。
        
        方蕩就被封印在這個巖漿球中。
        
        “方蕩,就叫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
        
        燃眉真君雙手放在胸前,掌心之中滾滾的真實之力化為一道道的火焰符號如鳥飛出,紛紛投入那巖漿星辰中,燃眉真君的眉毛胡須還有頭發上火焰翻滾,劇烈的燃燒起來。
        
        整顆巖漿星球開始一點點的收縮,與此同時,這顆巖漿星辰開始綻放出明亮的光芒。
        
        隨著燃眉真君不斷的將真實之力化為一只只的符文小鳥飛入那顆巖漿星辰中,那顆巖漿星辰開始不斷的收縮,同時綻放出來的光芒越演越烈,最終宛若太陽一般。
        
        “現在方蕩在巖漿星辰之中應該承受巨大的壓力,同時還有不斷增長的熱力侵襲,一般的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有數個時辰的時間就會被徹底煉化,就算他方蕩神通驚人,最多也就維持一天時間,一天之后,天底下再無方蕩這個神話存在!”燃眉真君冷笑著言道,言語之中充滿自信。
        
        空空長老在一旁道:“到時候巨樹世界將有另外一個神話誕生,那就是燃眉真君!”
        
        病夫長老干咳數聲喘息片刻后道:“依我看咱們現在應該調動人手準備進攻洪洞世界了,別叫別的世界搶先將洪洞世界之中的巨量真實水晶還有法寶搶走。”
        
        空空長老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燃眉真君笑道:“不錯,這一次兩位和我血火世界共渡難關,燃眉感激不盡!”
        
        空空長老還有病夫長老都是一笑:“咳咳……我們兩個老東西咳咳……也沒幫上什么忙,也就是咳咳……就是搖旗吶喊幾聲而已,談不上咳咳……共渡難關!”
        
        “感激不盡就是休提,我們三個世界乃是盟友,何為盟友?若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的話,盟友兩字又有何價值?”
        
        燃眉真君一笑也不再多說什么,說多了反而矯情了。
        
        燃眉真君隨后收斂精神開始專注施展化血煉金大陣。
        
        一顆顆的火焰符號飛出,不斷的匯入那巖漿星辰之中。
        
        巖漿星辰不住的收縮,變得越來越沉重,同時巖漿內部的火力也越來越強盛,隨著巖漿星辰的不斷收縮,四周開始有一顆顆的巨石被巖漿星辰吸起,小一點的直接被吸入巖漿星辰中燒化成為滾滾巖漿,而大的一些則開始圍繞著這顆巖漿星辰,如月亮圍繞大地一樣轉動起來。
        
        這場面著實壯觀,好似燃眉真君真的打造出一顆太陽來,吸引了一顆顆的星辰圍繞著太陽旋轉。
        
        見到這個場面,空空長老還有病夫長老兩個相視一眼,兩人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恐懼,這種神通就算是八成真實境界的真人陷入其中恐怕也出不來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轉眼間就是一整天的時間,燃眉真君的狀態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疲累虛弱,好在是在血火世界之中,各種各樣的丹丸還有諸多真人的真實之力不斷的匯入燃眉真君的身軀之中,這才使得燃眉真君能夠維持這么久。
        
        相對于肉身和修為上的疲累,燃眉真君精神上的疲累才是更致命的!
        
        按照最初的預估,方蕩在巖漿星辰之中最多最多,盡全力的高估方蕩,他也就只能在巖漿星辰之中維持一天的時間不死,但現在方蕩在巖漿之中已經整整一整天的時間了,卻依舊還活著。
        
        那顆巖漿星辰已經縮小了一半,重量卻變得更重了,因為隨著這顆巖漿星辰的不斷縮小,吸力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強,不斷有巨石被吸起,最終這些巨石都墜入巖漿星辰中,化為巖漿星辰的一份子。
        
        這顆太陽越來越小,綻放出來的熱力也越來越強大,以至于甜甜生活在一片巖漿之中的血火世界的真人們都開始有些承受不住了,不少真人被曬得皮肉焦糊,而空空谷長老還有病夫長老兩個干脆直接躲出了血火世界,雖然他們兩個乃是七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也能熬得住這火焰炙烤,但那種被光熱燒灼的感覺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也有真人趁著這個機會開始汲取熱量修行,這些基本上都是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低于這個層次,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熱力。
        
        “這個方蕩實在是太頑強了,竟然還沒有被煉死!”
        
        空空長老臉上顯出一絲憂色。
        
        病夫長老干咳兩聲后道:“放心,你也看到了,那么,強大的熱力還有收縮之力,方蕩就算是八成真實境界的真人也會被煉化,我猜他能維持到現在或許是有什么特殊的保護身軀的法寶,亦或是用九成真實的竹簡搭造了一座房屋藏身其中。不過這些都是無用之舉,最多也就是延長他一點壽元罷了!只要他無法從化血煉金大陣之中沖出來,早晚都會被煉化個無影無蹤!”
        “那就再等等吧,反正咱們有的是時間,而方蕩估計現在也不過是在苦苦支撐罷了!”
        
        兩位長老站在血火世界之外,朝著血火世界之內望去,此刻,血火世界的門戶洞開,現在從中綻放出滾滾的熱力和光芒,即便是這兩位七成真實的長老都不得不瞇著眼睛放出護身光氣來遮擋那刺目的光線和熱力。
        血火世界修為較低的真人們則守在血火世界門口之外汲取熱力修行,羨慕那些現在依舊能夠在血火世界之中修行的真人們。
        到現在,血火世界的真人們包括空空長老還有病夫長老依舊篤定,方蕩被火焰煉死也就只是時間問題,而時間對于他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就是這根本不是問題的時間在一點一滴的不斷流逝著,一天半,也就是十八個時辰,空空長老還有病夫長老兩個臉上都開始顯出一絲焦灼之色。
        “原本以為這是一場單方面的殺戮,現在看來這是一場拉鋸式的持久戰!這個方蕩究竟是做了什么,竟然這么久還沒有被煉死?”空空長老神情凝重。
        
        “咳咳咳……若方蕩還不被煉死的話,那么咳咳……恐怕就是血火世界要倒霉了!”    
            
        “是啊,咱們都要一起倒霉了!”
        
        兩位長老的心境在這十八個時辰之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最初兩位長老覺得一切盡在掌握,穩操勝券,十二個時辰之后,兩位長老覺得勝利依舊還在他們的手中,只是時間尚未到罷了,十八個時辰后的的現在,兩位長老的信心終于開始動搖,開始生出一種不妙的預感來。
        
      而血火世界的真人們則就真的開始焦慮起來,修為低的真人只能在血火世界之外等候,只有五成真實境界以上的真人才能進入此時的血火世界中,不斷的將自己的真實之力貫注給燃眉真君。
        
        此時的燃眉真君一張臉不自然的潮紅,雙目之中遍布血絲,整個人再劇烈的陽光燒灼下開始變紅,紅得發燙紅得發亮,并且這顆太陽已經再次縮小了一倍,他的吸力已經越來越大,大得燃眉真君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來和這吸力對抗,燃眉真君的胡須頭發還有胡子此時全都化為滾滾的燃燒不盡的火焰,使得燃眉真君看上去就像是一位火焰天神。
        
        只不過這位火焰天神的狀態非常不妙,就見燃眉真君表情痛苦,雙目之中滿是凝重的神情,他不斷地放出一顆顆火焰符文,同時,不斷的有真人將真實之力貫注進他的身軀中,但這些真實之力越來越稀薄,畢竟血火世界之中熱力越來越強橫,那些五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本身就要分出一半的力量去和這些火焰還有熱力對抗,他們本身經過不斷的給燃眉真君灌注真實之力自身也已經變得非常虛弱,靠著不斷跑出血火世界取出真實水晶汲取真實之力來勉強支撐。
        
        現在血火世界的神殿已經蕩然無存,血火世界之中的一切都被這顆烈烈放光的太陽吞沒,但燃眉真君竟然還能夠從這顆太陽之中感覺到有一個生命存在,這是燃眉真君怎么都不能相信的事情。
        
        但事實擺在眼前,燃眉真君已經是騎虎難下,現在如果停止灌注真實之力進入這顆太陽中,就等于是將方蕩放了出來,那就是徹底的前功盡棄。
        
        燃眉真君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咬牙堅持,他相信,太陽之中的方蕩也一定堅持不了多久了,現在他和方蕩之間就是耐力的對拼!
        
        誰堅持的長久,誰就是勝利者。
        
        燃眉真君堅信這一點,這也是撐著燃眉真君的最終動力,若不是這個信念存在,燃眉真君早就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時間依舊還在緩慢而堅定的前行,一個時辰之后!
        整個血火世界的真人們都陷入一種焦躁的情緒之中,他們此時已經完全無心修行了,紛紛站在血火世界門外,靜靜地焦灼的等待。
        
        那些不斷在血火世界門戶之穿梭的五成真實六成真實境界的真人們現在已經變得非常狼狽,有不少真人頭發都被燒光了,臉上身上也出現了一大塊一大塊的焦黑斑塊,但這些都比不上他們此時臉上眼睛之中的那種疲憊和絕望!
        
        對,就是絕望!
        
        他們往來于血火世界,他們不斷地汲取真實之力然后進入血火世界將這些真實之力供給燃眉真君,這種供給變得越來越艱難!
        
        燃眉真君的狀態也已經越來越差,此刻的燃眉真君已經沒有人有能認出來了,已經變成和太陽一樣的存在,渾身上下綻放著熾烈的光芒和熱力,這使得血火世界的真人們越來越絕望!
        即便這一次將方蕩殺死,他們血火世界也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整個血火世界現在已經被徹底夷為平地,空空蕩蕩再無一物,雖然他們之前就已經將自己的本命星辰保護起來,不至于連本命星辰都被煉化。
        
        另外燃眉真君這一次的修為境界非得跌落一個層次不可,并且這還是最好的預估,未來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復,甚至因為這一件事,燃眉真君恐怕再無踏足八成真實境界的可能了!
        
        別的不說,光是這一樣損失就叫血火世界的真人們感到痛心無比!
        從最開始困住方蕩的喜悅到現在的絕望不過是十幾個時辰而已。
        
        怎么會這樣?方蕩怎么可能在那太陽之中呆這么久?為什么他還不死?
        
        所有的真人們心中都有著這樣的疑問,方蕩現在簡直成了他們最大的夢魘!
        
        到底是為什么?為什么他們血火世界招惹上了這么一個鬼神?
        
        明明他們根本就沒有得罪方蕩!
        
        明明他們的世界距離方蕩的洪洞世界還有很遙遠很遙遠的距離!
        
        明明不該如此的,為何偏偏如此了呢?
        
        如果能夠給他們一個選擇,就算方蕩處心積慮的想要毀掉他們血火世界,他們也選擇避退,有多遠避多遠!
        
        不就是一個血火世界第五的虛名么?讓給方蕩又如何呢?
        
        何必如此?何至如此?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十三水亲友圈 球探网即时比分0168 现场报码现场直播 重庆时时有人控制吗 三张牌炸金花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万能码 内蒙快3第一期几点开始 时时彩免费分析软件 2019年淘宝假货率 快乐十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