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至高神明
        
        方蕩將封印了的身軀自生的神魂投入到了火熾果的身軀之中,正準備和洪靖好好說一說這十年來的事情,那火熾果所化的身軀忽然猛地一顫,嗖的一下飛了起來。
        
        這事情來得實在是太突然,方蕩都是一愣,也就是這么一愣神的功夫,方蕩頭頂上動開了一個沖動,火熾果嗖的一下鉆入蟲洞之中,方蕩隱約看到了其他四個身影也鉆進了蟲洞中,蟲洞忽就閉合起來,消失無蹤。
        
        洪靖驚訝的道:“怎么回事?”
        
        方蕩皺眉望向頭頂,喃喃自語道:“是她?她竟然跑到洪洞世界來找神思寶盒!”
        
        “什么是神思寶盒?”洪靖望著火熾果消失的地方,神情微微一黯,她知道現在已經無法將方蕩的那個身軀還有方蕩身軀之中滋生出來的神魂找回來了。
        
        方蕩說道:“說來話長,當初我剛剛擁有了火熾果的身軀后不久,被一個叫做余缺公主的女子抓住,她將我當成寵物帶在身邊……”
        
        方蕩詳細述說了一遍自己在異種世界的遭遇,同時也說了神思寶盒的事情,“如果能夠找到神思寶盒,就能夠遁出這一界,徹底擺脫古神鄭的約束……”方蕩并沒有說自己對于古神鄭早晚會將他們當成食物吃掉的推測,這樣的事情說出來解決不了什么問題,還會叫其他的洪洞世界的真人們感到恐慌。
        
        方蕩看到余缺公主的一剎那就知道,余缺公主為什么要搶走火熾果所化的身軀,很顯然,余缺公主以為他的神魂還在火熾果的身軀之中。
        
        方蕩才是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感到慶幸,因為若不是他的神魂遁出火熾果回歸本體,現在被抓走的基石她方蕩了而不是火熾果中的方蕩肉身自行滋生出來的家伙。
        
        叫方蕩感到隱隱不安的還是那個和他同根生的神魂。
        
        一個身軀兩個神魂,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是一件很好事。
        
        此時那鞭打的聲音明顯響亮了一些,方蕩扭頭望去,就見張易已經收手,方尋父接過了鞭子。
        
        宿命女皇被抽了數千鞭渾身上下已經沒有半點好地方,皮開肉綻的就像是掛在鉤子上的鮮肉一樣,血呼啦的叫人見了就生出不忍。
        
        宿命女皇有方蕩的生命之力源源供給,只能品嘗痛苦,卻不會因為痛苦而死。此時的她趴伏在滿地的鮮血中,痛苦的呻吟著。
        
        方尋父手中的鞭子猛的高高揮起,方蕩此時收回目光望向洪靖道:“這十年你們是怎么過來的?”
        
        洪靖莞爾一笑,似乎曾經的十年痛苦不過是桌面上的灰塵,輕輕一抹就消失的剛干凈凈。
        
        方蕩聽著洪靖從方蕩離開,整個洪洞世界徹底變成月后世界的奴仆開始講起,將她們所經歷的那些事情,洪靖雖然忽略了很多的叫他們痛苦的細節,但方蕩還是能夠從洪靖的只言片語之中感受到這十年來洪靖他們的狼狽和辛苦。
        
        方蕩聽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隨即笑道:“好在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既然我回來了,那些痛苦就絕對不會再上演!”
        
        “你想要怎么處置她?”洪靖看了一眼被抽得已經沒了氣息的宿命女皇。
        
        方蕩顯然早就已經有了打算,身形一動飛到了宿命女皇旁邊,此時的宿命女皇已經完全沒有了人形,看上去就像是一灘血色的爛泥。
        
        宿命女皇挨了不下上萬鞭子了。
        
        方尋父已經收手了,洪洞世界上下的真人們沒有再出手,雖然他們憎惡仇恨宿命女皇,但看到宿命女皇這個樣子,他們也就沒了繼續再鞭撻幾下的念頭,畢竟不是誰都有施虐的愛好!
        
        宿命女皇氣息奄奄,雙目有氣無力的睜著,靜靜地看著出現在她眼前的方蕩。
        
        “我……們月后世界的神明們已經朝著這里進發了,用不了多久你們就將死無葬身之地。”宿命女皇的聲音不是從口中發出來的,而是用神念說出,此時的宿命女皇肉身只能維持活著而已,其余的一切功能都已經喪失掉了。
        
        方蕩緩緩蹲下身來,看著宿命女皇道:“你覺得我會在乎么?”
        
        “我月后世界有神明三十七位,此刻至少有十位朝著洪洞世界進發,你為何不怕?”
        
        “因為她們根本找不到我!”
        
        “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你是不是覺得你洪洞世界有意見能夠將洪洞世界的門戶隱藏起來的寶貝,你天真的以為用這件在巨樹世界之中還算好用的寶貝到了神明世界也會好用吧?”
        
        宿命女皇可惜臉上的皮肉已經變成肉泥,無法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來嘲諷方蕩的無知。
        
        方蕩卻也笑了,他沒有回答宿命女皇的問題,而是伸手一攝,將宿命女皇的神魂從肉身之中攝出。
        
        “你說過不殺我的!”宿命女皇的神魂在方蕩手中掙扎了幾下,不過她太虛弱了,掙扎兩下就沒了力氣。
        
        “你說過不殺我的!”宿命女皇此時已經認命了,但卻依舊不愿意放過最后一個活下來的機會。
        
        方蕩一笑點頭,緊接著方蕩腦后立時出現一尊巨佛,巨佛雙目緩緩張開,緊接著宿命女皇就感到有什么東西開始侵入她的神魂之中。
        
        片刻之后,方蕩放開了宿命女皇的神魂,而宿命女皇變得格外的恭敬。
        
        不錯,宿命女皇已經被方蕩徹底度化,從現在開始宿命女皇就成為方蕩的信徒了。
        
        其實方蕩鞭撻宿命女皇一方面是為了報仇,更重要的就是要將宿命女皇的心神肉體折磨到極限,只有這樣方蕩才能輕松地度化宿命女皇的神魂,不然想要度化一位神明對于現在的方蕩來說,著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方蕩對于神明世界其實所知甚少,現在找到了一個向導方蕩自然要好好詢問一番,好對神明世界多一些了解。
        
        不過,在此之前方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詢問一下。
        
        “月后世界的神明們現在到哪里了?”
        
        宿命女皇默默沉吟片刻,溝通自己在月后世界之中的分身,隨后回答道:“他們距這里還有半天的路程。”
        
        方蕩聞言微微點頭,隨后繼續道:“你能勸他們回去么?”
        
        宿命女皇開口道:“我可以嘗試一下,畢竟如果我沒有事情的話,他們實在是沒有必要非得跑到這里來!”
        
        宿命女皇說完再次閉上眼睛,宿命女皇的分身此時月后世界中急速奔走。
        
        月后世界雖說只是二流世界,但這是相對于那些頂尖的世界來說,而那樣的頂尖的世界數量并不太多。
        
        宿命女皇急速來到月后大殿中,此時月后世界的神明們的分身大多數都在這里,他們正在緊張的準備著,因為月后世界的神明已經出動,準備毀滅洪洞世界,雖然洪洞世界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世界,但那個從異種世界歸來的家伙竟然先后斬殺了洞虛世界的三位神明,這就非常不一般了,基本是她們月后世界也必須將方蕩當成是一個極端危險的對手。
        
        一眾神明們也正在商議接下來應該怎么做。
        
        這個時候宿命女皇主動走進來,開口道:“諸位,洪洞世界已經被我收攏,方蕩也被囚禁起來了,叫諸位虛驚一場,實在是我的過錯。”
        
        宿命女皇的分身誠懇恩的說道。
        
        一眾神明們齊齊望向宿命女皇……
        
        他們退走了!
        
        宿命女皇略有疲憊的開口說道。
        
        方蕩聞言也是松了一口氣,如果月后世界的神明真的攻打洪洞世界的話,方蕩就不得不求助白玉犀牛,請白玉犀牛洞開蟲洞,將洪洞世界的真人們全都帶到異種世界之中去。
        
        方蕩此時想起這件事就不由得搖頭,不久前他和白玉犀牛來到神明世界,就是因為被那個一身黑皮的暗夜刺客追殺,不得不走上逃亡之旅,沒想到剛剛回到洪洞世界又差點被月后世界的神明趕回異種世界。
        
        好在這一關暫時已經度過去了,但方蕩知道,他還有更強大的敵人等待面對,而當那個敵人找上門來的時候,洪洞世界或許會片瓦無存。
        
        洞虛世界!
        
        方蕩不是第一次聽說洞虛世界這個名字,當初在異種世界之中的時候方蕩就聽說過洞虛世界的大名,而這個洞虛世界的洞虛神明乃是和異種世界的五帝魔君相媲美的存在,并且方蕩記得,當初余缺公主曾經說過,洞虛神明的脾氣似乎不大好,并且似乎能夠關注神明世界中的任何事情,只要他想也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余缺公主她們對其很是畏懼,可見這位洞虛神明真要出手對付他們的話,他們洪洞世界轉眼之間就被徹底毀滅了。
        
        而到現在,洞虛神明還沒有將他們毀滅掉,應該就是他們還不配洞虛神明親自出手,另外,這畢竟是神明與神明之間的戰爭,洞虛神明未必會為這樣的事情親自出手。如洞虛神明這樣的一界之主不可能有個風吹草動就親自赤膊上陣。
        方蕩正在心中琢磨這些,白玉犀牛此時出現在方蕩身前,開口道:“我要離開這里!”
        
        方蕩詫異的望向白玉犀牛,隨即他就從白玉犀牛那種懷疑不信任的眼神之中讀懂了白玉犀牛的想法。
        
        白玉犀牛一直都將方蕩當成是同類,卻沒想到方蕩竟然是披著火熾果皮膚的人族,而白玉犀牛顯然對于人族充滿了不信任,甚至是仇恨。
        
        方蕩開口道:“你留在這里絕對安全,不會有任何人會傷害到你,當你修為恢復過來的時候,你愿意留下來就留下來,你若不愿意留下來,隨時可以離開回返異種世界,如果你現在選擇離開的話,在這神明世界中,你連立錐之地都沒有,很容易身死道消。”
        
        白玉犀牛搖頭道:“我不會和人族呆在一起!”
        
        白玉犀牛堅持要走,方蕩想要挽留也沒有辦法,最終方蕩將大量的生命之力灌入一顆空間寶珠中,丟給了白玉犀牛。
        
        “有了這些生命之力,至少可以將你的身軀恢復三次,如果你碰到了麻煩,還可以通過這顆空間寶珠聯系我,你我是戰友,超越種族之間的隔閡!”
        
        白玉犀牛看了方蕩一眼,微微點頭,隨即走出了洪洞世界。
        
        送走了白玉犀牛,方蕩重新喚了宿命女皇過來。
        
        “給我講講神明世界。”
        
        宿命女皇在神明世界之中生存了不知道多久,對于這個世界自然相當了解。
        
        但叫她說一說整個世界,宿命女皇反倒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沉吟起來。
        
        方蕩也不急,靜靜的等著宿命女皇。
        
        方驀然此時已經沏了一壺茶過來,其余的洪洞世界的真人們也圍攏在周圍,他們在神明世界的活動范圍不過周圍數萬里,雖然在這里經營了十年,但他們對于神明世界的了解并不多。
        
        宿命女皇終于找到了一個由頭,便開始說道。
        
        “神明世界乃是古神鄭創造出來的世界和古神鄭所在的世界的夾縫處,這一方世界可以說無限廣大,沒有誰見到過神明世界的盡頭,我們這些神明所在的世界,不過是舍命世界中的一個點罷了。”
        
        “在這里有著神明世界出現之初就存在的五位至高神明,他們雖然比五帝魔君出現的要晚一些,但卻也算是整個神明世界世界之中最強大的人,與異種五帝魔君相抗衡,這種格局自這方世界剛剛被創造出來的時候就從未改變過,直到現在。”
        
        “五位至高神明是不會出手對付人族的,所以我們不用擔心洞虛神明會親自前來攻打我們洪洞世界。”
        
        方蕩聞言微微點頭,這和他之前所想的差不多。
        
        宿命女皇繼續道:“在神明世界中,除了有五大至高神明坐鎮的世界外,被分為一至五等。我們月后世界算是二等,而我們的洪洞世界在這一片世界之中,估計只能算是四等,畢竟整個神明世界只有一位神明坐鎮,實力確實不太高明,當然這種排名不是根據真人的修為多高低來決定的,更重要的是看看這個世界擁有幾位神明,擁有的神明數量越多,世界就越靠前。”
        
        “在我月后世界之上,是天花板中的天花板,有十大世界,這十大世界就是一等世界了,在一等世界之上則是五大至高世界,很不幸,咱們剛剛得罪了五大至高世界之中的一個,洞虛世界。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所有的得罪了五大至高世界的存在最終都尸骨無存。”
        
        宿命女皇搖頭嘆息一聲道,顯然也覺得前路艱難。
        
        方蕩開口問道:“洞虛世界有多少神明?”
        
        “宿命女皇聞言就搖了搖頭道:“沒有人知道洞虛世界這樣的五大至高世界究竟有多少神明,因為洞虛世界太漫長太悠久了,他的歷史甚至是不可追溯的,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洞虛世界不靠其他世界光是自己繁衍,都有相當數量的人族了,而這些人族的不斷的成長,最終變成神明,也不是什么難事。”
        
        “所以,我們得罪了一個巨無霸?”張易沉思著說道。
        
        宿命女皇則點了點頭道:“何止是巨無霸,我們得罪了整個神明世界!只要洞虛世界一句話,整個神明世界都將沸騰起來,不用洞虛世界出手,其余的世界的真人們就會蜂擁而來,為洞虛世界做馬前卒。”
        
        方蕩聞言不由得微微皺眉,顯然情況比他預料之中的還要更差。
        
        宿命女皇繼續說道:“洞虛世界除了這五大至高,十大一流世界之外……”
        
        宿命女皇的話語尚未說完,方蕩猛的感到胸中有的東西在動,方蕩連忙將那東西取出來,是一片玉葉子。
        
        方蕩一看到這一枚玉葉子就立即加了一聲不好,身形一動沖出洪洞世界。
        
        洪洞世界的真人們一個個面面相覷的時候,洪洞世界門戶處傳來方蕩的聲音:“你們留手洪洞世界,收拾好東西隨時準備離開紅洞世界。”
        這些洪洞世界的真人們早就已經開始腿上
        方蕩沖出洪洞世界,循著玉葉子的指引一路向前。
        
        很快方蕩就看到了前面有一道道的爭斗產生的爆炸。
        
        方蕩立即加快速度。
        
        此時正在爭斗漩渦之中的是白玉犀牛還有怒姹兒。
        
        怒姹兒遁出洪洞世界,卻并沒有離開太遠,將洪洞世界發生的事傳遞給自己在洞虛世界之中的分身后,怒姹兒就開始琢磨怎么樣才能將方蕩殺掉!
        
        怒姹兒每碰到方蕩,就倒霉一次,上一次見到方蕩結果她守候了一百年的火熾果被方蕩連根拔起,當她這次再次見到方蕩的時候,自己的同門被殺,就連她也險些被方蕩活生生的抓住。
        
        這個仇她一定要報!
        
        怒姹兒正在琢磨著怎么樣才能盡快收獲一具身軀,從而將自己最巔峰的狀態恢復過來,如果她能夠恢復自己的巔峰狀態,十個方蕩她也不懼!”
        
        就在怒姹兒心中盤算著的時候,白玉犀牛走出了洪洞世界,結果就被怒姹兒盯上了!
        
        白玉犀牛可是曾經幫助過怒姹兒,怒姹兒決定抓活的,等她詢問了她所知道的關于洪洞世界的所有的事情后,再放了她!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彩客 今天山西前三走势图 0369万能买法 加拿大28骗局新闻 安徽福彩25选5走势图 湖南省动物走势 山西快乐10分走势 捕鱼达人破解版 甘肃11选5开奘结果 云南时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