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銀光世界
        
        
        大!
        
        荷官將二百個籌碼推到梵須面前。
        
        梵須呵呵一笑,也不停留收了籌碼直接去下一桌。
        
        以梵須能夠讀懂人心的神通在這賭場之中簡直就是見神殺神,梵須也不需要出老千,不管對手是誰,都穩賺不輸,不過他每個賭臺也不多留,只賭一把,一圈轉下來,原本的一百個籌碼變成了一千個,梵須立即收手,直接上樓去找笑蟲。
        
        梵須不是賭徒,所以腦子很清醒,見好就收是最起碼的,賭場是一個只允許進不允許出的地方,偶然間叫你嘗嘗幸福的滋味沒問題,但你若是不知分寸,吃定了賭場的話,賭場絕對會教會你如何守規矩。
        
        梵須贏了一筆,立馬收手,這使得已經注意他的幾個鎮守賭場的神明們收回了他們的目光。
        
        笑蟲此時已經叫了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正在挨個品嘗,見到梵須上來了,笑蟲連忙伸處肥大的手掌,朝著梵須打招呼。
        
        “你怎么才上來,我還以為你輸光了自己跑掉了!”笑蟲抓起一個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焦黃酥脆的鳥腿,啃了一口后道。
        
        梵須伸手抓了筷子,看著滿桌子的酒肉,坐在笑蟲對面,挑挑練練的尋找可以入眼的食物。
        
        梵須和笑蟲不同,笑蟲對于食物不算特別挑剔,能下口的自然就多,往往真正的胖子們都稱不上是真正的老饕,因為身材肥胖本身就說明對于食物不算挑剔,而那些真正的老饕們往往身材中等,甚至精瘦,對于食物看不上的那是一點都不碰,寧可餓著也不會虧待自己的味蕾。
        
        梵須稱不上是老饕,但至少他有自己的對食物的追求,叫他葷素不忌的全都塞進嘴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對面的笑蟲吃得很香,而梵須選來選去也就一盤青菜勉強入口,他直接端在面前,一根根的夾著放入嘴中,權當是消遣了。
        
        “可惜,沒有人見到過方蕩,這里的小二還有掌柜的對于方蕩都沒有任何印象。”笑蟲有些惋惜的說道。
        
        梵須則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道:“當然,方蕩那家伙奸猾似鬼,肯定不會以真面目出現在這家客棧之中。”
        
        
        
        ……
        
        方蕩遁出肉身,直接出現在洪洞世界周圍的一片虛空中。
        
        方蕩要做些沒本錢的買賣,自然是尋找那些方便下手的,而銀月世界,就是最好的選擇。
        
        方蕩不止一次聽東豐等人說起銀月世界,這個世界在方蕩眼中看來,屬于那種早晚要被踏滅的世界。
        
        方蕩來到銀月世界不過是提前完成以后要做的事情罷了。
        
        洪洞世界的真人們此時已經等候在這里,方蕩傳遞了要去找銀月世界的麻煩的消息回到洪洞世界,洪洞世界的神明們立時都興奮起來,紛紛走出洪洞世界,等待方蕩的歸來。
        
      洪洞世界這一次可以說是傾巢而出,除了雪衣真人還有洪靖外加方驀然駐守洪洞世界之外,其余的神明們全都到了這里。
        
        方尋父、張易、九嬰都皇、東豐、廣陵真人、九十斤、扎麥吉吉、梵天舟、赤光也從修行狀態中蘇醒過來,加入戰斗。
        
        這樣一來,洪洞世界這一次觸動了總計十位神明,這樣的神明數量在對于一般的世界來說已經稱得上是非常恐怖了。
        
        但對付銀月世界似乎還只能是勢均力敵,即便稍占優勢,也被洪洞世界主動進攻銀月世界而變得被動不少。
        
        畢竟在人家的世界之中對戰,本身就是一件迎難而上的事情。
        
        不過洪洞世界的所有的神明們都不認為自己此行是去送死,他們每一個都認為這一戰必勝,原因很簡單,因為有方蕩在這里。
        
        洪洞世界的神明們對于方蕩都有著極端的崇拜,完全沒有道理的信心,即便是對方蕩一向看不順眼的方尋父也同樣是這種想法。
        
        方蕩對于銀月世界的情況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
        
        銀月世界有神明八位,數量雖然不多,但他們之中有一位神明,據說實力突然之間變得強悍無比,似乎是掌握了新的頂級的殺伐秩序。
        
        所以銀月世界開始頻繁挑釁洪洞世界,不過都被洪洞世界拒絕了。
        
        對于這八位神明,方蕩也都已經知曉了他們所掌握的秩序之力。畢竟洪洞世界和銀月世界前后大戰十幾次,雖然彼此之間沒有死亡的神明,但彼此之間的了解已經達到了知根知底的地步。
        
        銀月世界的界主名叫水鏡神明,是一位女神明,掌握的秩序之力是云氣,輔助類神通。
        
        除此之外還有掌握水脈的蒼藍神明,掌握縮小秩序的久光神明,掌握分化秩序的伴封神明,掌握速度能力的尋鳥神明,掌握吞噬秩序的巨肚神明,掌握生命秩序的黎筍神明,掌握重生秩序的閆旭神明。
        
        不過,這八位神明之中有一位神明又掌握了一種嶄新的殺伐類秩序之力,這位神明究竟是誰,掌握的究竟是什么樣的秩序之力,到現在洪洞世界的一眾神明們尚不知曉。
        
        而銀月世界之中的真人數量大概有百十個,真人不值一提,所以他們并不算什么。
        
        這樣對比下來,洪洞世界十位神明,其中還有方蕩這樣的存在,并且洪洞世界的其他九位神明都擁有了一件神器,雖然這些神器每一樣的秩序之力都相當垃圾,但有就比沒有強,這使得洪洞世界的一眾神明們在實力上提升了一個檔次。
        
        總體實力上,洪洞世界絕對占優,除了那個所謂的掌握了一種嶄新的秩序之力的家伙外,似乎沒有誰能夠對抗洪洞世界的進攻。
        
        但方蕩并不會因此就大意,一眾神明分工明確后,方蕩才帶著洪洞世界的神明們沖向銀月世界。
        
        此時銀月世界之中。
        
        水晶神明和其他七位神明的分身正聚在一起商議擴張銀月世界的事情。
        
        蒼藍神明有著一張藍色的面孔,藍色的皮膚上閃爍著晶晶點點的光芒,看上去相當的詭異。
        
        “我們最近心占據了十個小世界,但也引得盤踞在西南的吞天世界的極端不滿,估計他們用不了多久就會跑來興師問罪了。畢竟這十個小世界都是屬于吞天世界的!”
        
        久光神明有一顆碩大的光頭,渾身上下估計都沒有一根毛,一張面孔白皙得宛若會發光一樣,這要是女人有了這身白肉,即便長得丑一點,也一定是異性殺手,但偏偏擁有這樣皮膚的是個男子,這就叫人感到相當的不自然。
        
        久光神明聲音比較纖細,雖然不能說是嬌滴滴的聲音,但也著實稱不上男子氣息,“要我說,喚醒他們來,我們早就香香將吞天世界整個都吞下去了,原本他們被排在洪洞世界后面,既然他們想要往前站一站,我們就成全了他們何樂而不為呢?”
        
        說著久光神明用兩根手指夾起一顆葡萄,送入嘴中,動作優雅中透著一種惡心氣。
        
        伴封神明長得濃眉大眼,渾身上下散發著濃烈的陽罡之氣,一張國字臉,一雙大眼睛,用厭惡的眼神盯著久光神明道:“你說話就好好說,吃東西就好好吃,不要一身的娘們氣,你看看你,吃個葡萄都要翹著小手指,你真真惡心死我了!”
        
        久光神明聞言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再次用兩根手指夾了一顆葡萄送入嘴中,挑釁的看了伴封神明一眼,還特意翹起小拇指,指點著伴封神明:“我就喜歡這么吃,就喜歡這么吃,誰叫你看了?惡心到你你活該!”
        
        伴封神明嘭的一聲拍碎了身前的桌子,就要站起來,被一旁的身材消瘦臉若雷公的尋鳥神明一把按住肩膀壓在座位上,一旁正在將整串葡萄連著葡萄梗直接丟入口中大嚼的胖子巨肚神明連忙將自己桌子上的整盆的葡萄抱起,背過身去繼續大嚼,對于這邊的爭斗完全不感興趣,他只對自己懷中的葡萄感興趣。
        
        此時老得似乎已經變成了一把灰的延續神明開口道:“都消停點,聽界主的!”
        
        閆旭神明開口,其他神明們一個個盡皆安靜下來,正在彼此吵架隨時都要動手的久光神明還有伴封神明也閉上了嘴巴,雖然兩人都氣得臉頰通紅,但此時也只是呼哧呼哧的喘氣,顯然閆旭神明在這一眾神明之中威望很高。
        
        坐在一眾神明之間的水鏡神明一直都閉著眼睛,此時緩緩張開一線,就好似有兩輪圓月在水鏡神明的眼中顯現出來一樣。
        
        整個宮殿之中瞬間被染上了一層月色。
        
        兩位原本氣鼓鼓的神明此時臉上的憤怒之色慢慢消去,情緒變得穩定下來。
        在神明世界之中,相對于神明數量很少的女子神明,卻經常容易成為一界之主,一方面是因為女子天生擁有緩和男人之間的情緒的力量外,同時也是因為數量稀少的女子成為一界之主,并不容易早到男神明的嫉妒,同時,一位女子能夠成為神明,她所付出的,所受到的磨礪必定要比男神明要多得多,所以女神明往往比男神明更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緒。
        
        
        水鏡神明的面容稱不上好看,但也絕對不難看,乍一看就會發現這個女子的面容之中似乎缺了些什么,是情緒,水鏡神明的面容之上沒有任何情緒,無悲無喜,似乎對一切都不感興趣。
        
        不得不說,這樣的女人絕對是無趣的,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叫人感到不自在的氣息。
        
        水鏡神明開口道:“吞天世界的事情暫且放下,我們不要輕易改變自己的計劃,如果任何一件事都能夠叫我們改變初始的目標的話,我們的人生將永遠處于不斷的變故之中,因為根本沒有一件事是我們自己做主的,所以,既然我們的第一個目標是洪洞世界,那么我們就要最先將洪洞世界變成我們銀月世界之下的一個附屬小世界!”
        
        水鏡神明開口之后,其他八位神明盡皆點頭。
        “可是,我們先后四次約戰洪洞世界,他們卻似乎打定主意要當縮頭烏龜,就是不應戰,我們怎么辦?難道直接殺進洪洞世界之中去?”
        
        水鏡神明沉吟了一下開口道:“如果他們當定了縮頭烏龜,我們就從他的附屬小世界開始蠶食,一口一口吃掉他的全部家當,我倒要看看,他能堅持多久不露頭!”
        
        一眾神明聞言盡皆點頭,這確實是當下他們能夠拿出來的最好的辦法了。
        
        在元始胎界的庇護之下,他們根本不可能直接沖進洪洞世界之中,洪洞世界只要不露頭,他們就徹底拿洪洞世界沒有辦法,如洪洞世界那樣一位神明直接沖入一個世界,然后將一個世界占據這樣的事情,畢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就算能夠做到,也沒有那位神明愿意去做這樣危險的嘗試。
        
        水鏡界主望向掌握生命秩序的黎筍神明,開口問道:“你掌握的新的秩序怎么樣了?控制得如何了?”
        
        黎筍神明一直都沒有開口,也沒有發出任何動靜,坐在角落之中就像是一團空氣一樣,似乎完全不存在。
        
        此時水鏡界主詢問他,似乎他才一下出現在這個宮殿之中。
        
        黎筍神明是一個有著一張娃娃臉的家伙,這家伙看上去也就是十一二歲的模樣,畏畏縮縮的樣子,左手大拇指永遠放在嘴里,神情似乎有些懦弱,坐在那里總是弓著身子,一雙內中有驚懼之光閃爍不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一個方位,眨了眨眼后,這雙眼睛又會望向另外一個方位。
        這樣直勾勾的充滿驚懼的眼神很容易叫人聯想到見鬼。
        所以,黎筍神明這家伙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給別人帶來不安。
        
        黎筍神明咬斷一節拇指指甲發出清脆的咯嗒聲。
        
        咕咚一聲,黎筍的喉結滾動一下,也不知道他究竟將什么東西咽了下去。
        
        “黎筍,界主問你話呢!”蒼藍神明提醒黎筍道。
        
        黎筍似乎才反應過來,眼神躲閃著不敢妄想水鏡界主,咬著手指聲音很低,近乎于囁嚅一般的低聲道:“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周圍的神明們對于黎筍神明似乎格外有耐心,一向脾氣不怎么好的伴封神明語氣平和的問道:“沒關系,你只要說一說你對你的新的秩序之力掌握得怎么樣了,這么說吧,如果我們七個神明一起出手對付你的話,你有沒有把握將我們七個全都殺死?”
        
        黎筍眨了眨眼眼睛,四周的神明們全都瞪大了眼睛注視著他,等待他的回答,這些目光使得黎筍神明變得格外緊張,他將腦袋壓得低低的,雙目望著自己的腳尖,半晌之后才終于點了點頭。
        
        七位神明見到黎筍的這個動作后因緊張而繃緊的面容一瞬間松弛下來,露出一張張笑臉,他們相信黎筍,因為黎筍神明是一個從不說謊的存在,如果黎筍神明認為自己無法殺死七位神明聯手的話,哪怕只有那么萬分之一的可能,他都絕對不會點頭,此時他既然點頭,那就說明,黎筍神明已經擁有了同時面對他們七位神明,還能輕松戰勝他們將他們殺死的力量。
        
        就連水鏡神明的一張冷漠面容上都透出一股不經意的喜悅。
        
        就在此時,轟的一聲巨響,緊接著又是一聲巨響,接著大地的顫動傳導過來,如同波浪一般,一潮接著一潮的涌了過來。
        
        整個宮殿都在這潮涌之中晃動著,灰渣從頭頂上簌簌落下。
        
        巨肚神明連忙將那盆葡萄擋在自己肥大的身子下面,貓著腰伸出肥胖的短手,抓了一把葡萄繼續往嘴里塞,似乎那爆炸聲還有這被震得簌簌落灰的潮涌對于巨肚神明來說,完全不重要,他的眼中就只有那一盆快要吃完了的葡萄
        
        水鏡神明一張冷漠的面容望向銀月世界的門戶處,隨后平淡的開口道:“有人找上門來送死了!這幫叫我不得不改變原有的計劃的家伙實在是叫人感到不開心”
        
        久光神明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來:“難道是吞天世界那幫蠢貨?”
        
        “管他是誰,既然來找死,我們就成全他們!”伴封神明此時也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濃眉大眼之中透露出一絲嗜血之念。
        
        在這里的都是分身,所以他們并沒什么行動,依舊在大殿之中,但此時在銀月世界之中的諸多星辰上開始有一道道身影竄出,直奔銀月世界額門戶處。
        
        炸開銀月世界的門戶的自然是方蕩一行。
        
        銀月世界的門戶相當堅硬,比方蕩想象之中的要更加強大,所以方蕩轟擊了兩下才將銀月世界的門戶炸開。
        
        方蕩一行并不著急進入銀月世界,而是攜著一眾神明一字排開堵在銀月世界的門口。
        
        果然,沒有多久,方蕩要等的人就趕到了。
        
        銀月世界上下八位神明全部出動,在銀月世界門口內一字排開,但在氣勢上終究還是遜色了洪洞世界一籌。
        
        畢竟好洪洞世界有神明足足十位,而銀月世界就只有八位神明!
        
        不過,明明氣勢上不占優,但一眾銀月世界的神明們卻一個個臉露冷笑,似乎洪洞世界的一眾神明們已經成了他們的盤中餐!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快乐赛app哪个好玩 APP自助领取彩金38 山东时时号码 陕西省快乐十分派彩电子走势图 电子游艺3229典c0m 白小姐论坛免费网站 四川时时官方网 今天福利彩票3d的试机号多少 江苏 2019时时彩都改时间开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