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寶貝葫蘆
    火鳳門的門戶大開,天下十大門派之一的存在,自然有自己的氣度,一頭巨大的火鳳盤旋在火鳳門門戶上空,一雙鳳眼半瞇著,但任何進入火鳳門的人都在她的監視之下。
    ??作為天下十大門派之一的火鳳門,每天都有大量的修士進出,不僅僅是火鳳門的修士,還有許多各門各派的修士。
    ??實際上火鳳門分為外門還有內門兩個區域,外門人人可進,這里更像是一座修仙者構成的繁華城池,內中應有盡有,吃喝玩樂,交易堅定,無所不有。
    ??也只有在火鳳門這樣的十大門派庇護下,修士之間才敢放心交易,換成別的地方,交易往往變成一場廝殺。
    ??毀掉了自己的容顏,毀掉了自己的身材,甚至毀掉了自己的靈魂,希望通過獻祭自己的生命來保護厚土門的色風捧著金九霄的骸骨步入了火鳳門的外門城池之中。
    ??這個時候,天空中慵懶盤旋的那只鳳凰猛的發出一聲鳴啼,引得行走在大街上的眾修士們悚然一驚。
    ??下一刻一團火焰已經降臨下來,一下就將色風包裹住,隨后色風被攝入天空,被火鳳噴向遠方天際。
    ??對于色風來說,一切不過是片刻之間的事情。
    ?  當周圍燒灼得她皮膚發焦的火焰散去,色風發現自己已經被丟入一座囚牢之中。
    ??這是一座遍布密密麻麻囚籠的囚牢,陰暗潮濕,各種各樣的古怪的蚊蟲在囚牢的黑暗之中滋生,一只黑色的宛若蚊子般的蟲子落在色風手臂上,色風巨手正要將其拍死,旁邊的囚籠中立時傳來一聲驚呼:“不要拍!這些孽蟲強大無比,靠汲取修士的血肉為生,任你修為再高,實力再怎么強悍,卻對他們束手無策,拍不死,砸不爛,最重要的是它們平時單獨行動,實際上卻成群結隊,你動了一只,立時引動一群對你發動攻擊。你看看旁邊那個家伙,就知道下場有多慘了!”
    ??色風扭頭望去,就見在她隔壁的牢房之中是一個瘦得皮包骨頭的修士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渾身上下遍布咬痕,就連一雙眼睛上都是咬痕,眼珠子里面的汁液都被吸干了,要不是這家伙修為頗高,勉強吊著一口氣,換成是普通修士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到這一幕,色風舉起來的手不由得頓在空中,那孽蟲咬開色風的手臂,抽了滿滿一肚子鮮血,這才滿意的飛起離去。
    ??“看你像是一個女的?干了啥壞事得罪了火鳳門?”隔壁牢籠之中露出一個蒼老的老婦,瞇著眼睛問道。
    ??色風聞言,不由得微微一嘆,并不愿意說這個話題,搖頭道:“我是自己來請罪的,具體緣由不提也罷,您知道我什么時候能見到火鳳門的修士么?”
    ??老婦聞言哈哈一笑道:“自己來請罪的?你這傻孩子,我被囚禁在這里十三年了,還沒有見到過火鳳門的修士,你說說看,你要多久能夠見到火鳳門的修士?”
    ??色風聞言不由得一愣,隨即驚呼道:“不可以,我若在這里耽擱這么久,我厚土門豈不是早就被火鳳門夷為平地了?”
    ??“果然又是一個自以為是,自己送上門來的蠢蛋,天下十大門派每天都在琢磨著鞏固自己的位置,巴不得別人招惹他,然后他就去一腳踏滅別人的門派,一可以立威,震懾其他修士門派,另外可以吞掉這個門派之中的所有的寶物和生機之力,這幫家伙若是講道理,根本就成不了十大門派。所以,你來也好,不來也罷,只要得罪了火鳳門,你的門派都完蛋了。”
    ??“不可能,火鳳門總得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色風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老婦人的話語。
    ??老婦人哈哈笑道:“我當初和你一樣,誤傷了一位火鳳門的修士,隨后我立即前來請罪,想著只要付出我的性命,就能保住一派安寧,結果呢?我直接被火鳳從人群中抽出,丟入這牢獄之中,隨后就再也不見天日,從始至終都沒有人來問我一個字,你倒是說說看,你能比我幸運多少?”
    ??“這么跟你說吧,在你得罪了火鳳門的那一刻開始,火鳳門已經將你還有你身后的門派視為獵物了,至于你的請罪,火鳳門才不在意,不屑一顧,我之所以活下來,完全就是因為火鳳門將我們當成是豢養孽蟲的食物罷了。”
    ??“說起來也是有趣,這些孽蟲吃我們的血肉,叫我們苦不堪言,但若沒有這些孽蟲,我們早就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也不知道應不應該謝謝這些孽蟲!”
    ??色風愣怔的看著對面的老婦人,她不怕死,但她怕連累整個門派,她愿意獻祭自己,用自己的一切尋求火鳳門的諒解,卻沒想到原來自己作所的不過是無用功,從金九霄死掉的那一刻開始,她還有厚土門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她的任何努力都不過是無用功而已。
    ??色風第二跌坐在渾濁的地面上,神情崩潰,雙目之中也沒了神采。
    ??她從未得罪過誰,也自認為沒有做錯過什么事情,為何會這樣?
    ??方蕩回到居處,小家伙陳殺果然正抱著一個大盆在吃棗子,方蕩、叫他不許都吃光,這家伙還真是很聽話,把樹上成熟的棗子都摘了下來,青棗子都留下了。
    ??方蕩敲了陳殺的腦袋一下,陳殺一邊嚼著嘎嘣脆的甜棗一邊含糊不清的問道:“師父,剛才亂糟糟的,所有的修士全都慌慌張張的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陳殺忽然一愣,噴著棗渣叫道:“師父,你是不是將他們全都給殺了?”
    ??方蕩敲了一下陳殺的腦袋道:“我的殺心有那么重么?”
    ??方蕩給陳殺交代了幾個修行上的任務,隨后也就不再理會陳殺,陳殺是不是能夠在修行這條路上走得夠遠,并不靠方蕩,全看他自己,有心的話,陳殺自然會努力,若連修行都需要方蕩看著,就說明陳殺不是修行的這塊料。
    ??方蕩回到屋中,將那個寶貝葫蘆取了出來。
    ??這寶貝葫蘆可要比方蕩的一氣殿要更強大一些,已經開始接近于碑主的碑界了。
    ??方蕩念頭一動,身形縮入這寶貝葫蘆之中。
    ??這葫蘆里面赫然是一方世界,場面頗大,高山流水,城池百姓,應用盡有。
    ??總的來說,這葫蘆里面分為五塊,一塊是懲罰池,內中火焰暄騰,無數修士在其中翻滾哀嚎。
    ??一處是萬仞高山,山中鳥啼獸吼,一處是一片湖泊,碧光粼粼,水中不時有大魚浮頭。
    ??一處是數千人口的城池,或許是因為飯點的關系,炊煙裊裊,街上少有行人。
    ??還有一處,則是一個巨大的囚籠,同樣也是監牢,但和那火焰喧騰巖漿翻滾的囚籠大不一樣,因為這里面囚禁的都是修為頗高的存在。
    ??這寶貝葫蘆的原主人,金八方還有銅頭鐵臂的金堅鋼就被囚禁在這里。
    ??除此之外還有十幾個尊者,看樣子有被新關進來的,也有在這里不知道被關了多少年的。
    ??不過,方蕩看他們一目了然,而他們卻完全看不到方蕩,因為他們被困在一個迷霧大陣之中,這大陣不停地扎扎轉動,不斷的扭曲內中的空間,使得這些被困者無論怎么掙扎都無法從中脫身出來,并且,他們也無法看到其他的修士,而這個大陣轉動的力量來源,就是從這些尊者身上抽取出來的,可以說,只要大陣之中的尊者沒有死光,這座大陣就永遠不會停下來。
    ??要想從這個大陣之中走脫出來,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得到寶貝葫蘆的主人方蕩的恩準。另外一個,就是修為更進一步踏入鑄碑境界,砸碎了這迷霧牢籠,砸碎了寶葫蘆,從中走出來。
    ??前者可能性不大,后者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畢竟在這里,生機之力雖然不能說稀薄如同凡間,但也就之后尊者維持消耗罷了,在迷霧大陣不斷抽取之下,修為不倒退就不錯了,想要更進一步,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方蕩目光在被困的尊者身上一一掠過,隨后就看到了厚土門的一位尊者。
    ??方蕩當然不認識厚土門的尊者,因為方蕩只見過色風長老,不過,這并不妨礙方蕩通過他們身上的厚土門的標識認出他們的身份。
    ??方蕩伸手一攝,立時有兩位尊者被從囚籠之中被抓攝出來。
    ??這兩個尊者應該被收入囚牢的時間不算太久,但雙目之中已經沒了光彩,任誰在迷霧之中不停地掙扎,無路如何都走不出去,都會崩潰掉。
    ??被方蕩抓出來的是陳恩尊者還有夜入尊者,他們兩個和色風長老一起,乃是厚土門的創建者。
    ??兩人驟然間從望不到邊際的迷霧之中走了出來,遲鈍了一下后,雙目猛的亮起。
    ??隨后就看到了站在身前的方蕩。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上海快三开奖200期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七星彩中奖规则 重庆时时破解的方法 吉时开奖网的真实性 武汉看篮球比赛的地方 浙江十二选伍基本走势图 3d开奖近20期 电子基盘手机版无积分 王中王二肖中特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