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踏天爭仙 > 第二千零六十八章 離開阿巴斯
    方蕩沒有義務拯救這些銅骨星人,銅骨星人和方蕩也沒有什么親密關系,但方蕩也不想親自動手將這些銅骨星人丟進光幕之中變成蟲子們的食物。
        這些銅骨星人或許可憐,但如果阿巴斯人落在銅骨星人手中,下場也不會比這些銅骨星人更好。要知道在數千年之前,正是銅骨星人和其他文明一起毀滅了整個阿巴斯星,不知道殺死了多少阿巴斯人。
        所以,銅骨星人也好,阿巴斯人也罷,都不值得同情,文明之間的碾壓沒有對錯,只有生死,絕對沒有同情存活的余地。
        眼見司機就要開啟飛行器,方蕩開口道:“ 等等,我先看看這幫銅骨星人,上次戰斗的時候雖然也殺了幾個,但還真就沒來的及這么近距離的觀瞧。
        方蕩走到這些銅骨星人身前,伸手挨個摸了摸,這些銅骨星人要么憎惡,要么恐懼,要么對著方蕩踢打怒罵。
        方蕩也沒有在乎這些,將這幾十個銅骨星人挨個摸了一遍,那些被方蕩摸過一遍的銅骨星人就沉默下來,似乎沒了脾氣。
        方蕩隨后一笑道:“走吧,那些蟲子們已經迫不及待了!”
        司機雖然覺得方蕩的行為有些怪異,但卻也并不深究,當即開動飛行器,升上天空。
        隨后方蕩將那些銅骨星人一個個的丟進了光幕之中,蟲子轟的一下就圍繞上去,當蟲子們散開的時候,就什么都沒有了。
        今天常笑在光幕之下的深坑之中不斷的鏟著漆黑的一坨坨的顆粒,數十億只昆蟲每天都要排泄大量的糞便,這些糞便要有專人收集,隨后送到植物基地漚肥,變成養分。
        常笑用手捂著鼻子罵道:“這鬼地方我一天都不能再呆了,那群大蟲子今天究竟吃了什么?這屎怎么這么臭?”
        下班的時候,常笑靜靜地站在路邊,看著工人們逐漸散去。
        直到常笑走出來。
        方蕩用手扇了扇,“你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今天怎么格外的臭?”
        常笑冷哼一聲,實在是不愿意繼續這個話題,開口道:“咱們今天就走,你是不知道啊,我家里面那個叨叨叨的娘們昨天差點把我強奸了,害得我在外面吹了一夜的冷風,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獲,我昨天看了看,維修基地每天都有大量的剛修好的飛行器升空,離開母艦,做實驗,咱們正好趁這個機會搞到一架艦艇!”
        方蕩深深地看了常笑一眼,常笑和他還真是同命相連啊!
        說起要走,兩人是一拍而合。
        兩人當即來到了維修基地,這里依舊是一副熱火朝天的樣子。
        方蕩和常笑在這里都沒有什么牽掛,自然說走就走。
        兩人昨天晚上都已經做了觀察,所以輕車熟路,呆在了維修戰艦的測試員行動的必經之路上。
        很快,方蕩和常笑兩個就已經搖身一變,變成了阿巴斯的測試員,大搖大擺的走進維修基地。
        常笑和方蕩兩個按照昨天觀瞧到的流程走進了維修基地中的一棟房子,這里都是測試員在等待著新的任務。
        整個維修基地都很忙碌,測試員則屬于更加忙碌的哪一種,他們要不停的駕駛維修好的艦艇測試艦艇的各項功能是否完好。
        這個工作很危險,畢竟沒有人能夠保證每一臺維修后的艦船都已經被完全修復了,尤其是在有無數的艦船需要維修的情況下。
        所以每一個測試員的壓力都很大,大部分測試員的脾氣都不怎么好。
        方蕩和常笑兩個很快就被分配到了任務,兩人相視一笑,隨即走出這間待命房,前往維修好的一艘戰艦。
        戰艦旁站著一個一臉疲憊的家伙,應該是負責這艘戰艦維修的技術人員,他指著戰艦道:“這艘戰艦推進器被光束轟中,損毀嚴重,現在維修之后,恢復了原本動力的九成左右,你們要時刻注意戰艦尾部的擋板,如果發生松動或者出現異響就馬上回來。
        方蕩和常笑當即點頭,隨后兩人背后翅膀一拍便飛上了戰艦。
        關閉了戰艦的艙門,常笑和方蕩兩個當即啟動了戰艦。
        這艘戰艦規模并不太大,但在太空之中飛行,卻沒什么問題,就算無法飛得太遠,方蕩和常笑也不在意,以他們的修為自然可以在太空之中飛行。
        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離開阿巴斯母艦。
        一切都非常順利,方蕩和常笑駕駛著這艘戰艦飛出了母艦隨后兩人自然是一去不回。
        常笑對于這艘戰艦的理解比方蕩要強上不少,上手很快,戰艦之中也已經預設好了紫火星域之中所有星辰的位置,常笑擺弄了兩下之后,就已經設定好了目標——白矮星!
        常笑心念念的還想著要找白矮星的那位云星公主報仇呢。
        方蕩沒有任何異議,常笑不吃虧,他方蕩也不是一個愿意吃虧的人。
        不過這個時候,這架戰艦卻提示生機之力不足以駕馭戰艦前往白矮星那么遙遠的距離。
        常笑站起來,按住戰艦駕駛艙中的一個圓球,生機之力緩緩灌入圓球,戰艦上的代表著燃料的數字就開始跳躍起來。
        常笑注入生機之力的時候,方蕩則恢復了本來面目,從袖口中抖出十幾個銅骨星靈魂來。
        這些靈魂就是方蕩丟進光幕之中喂蟲子的銅骨星人的,當初方蕩伸手挨個摸了他們一下,將他們的靈魂抽走,喂蟲子的僅是他們的肉身。
        這些銅骨星人有些還認出了常笑,對于方蕩他們并不太認識,但常笑畢竟代表了銅骨星出戰,并一舉戰勝了許多的白矮星的戰士,使得銅骨星在銅骨大戰之中扳回一局。
        這些銅骨星人認出了常笑之后,都開心起來,他們還以為是銅骨星派常笑和方蕩來救援他們的。
        常笑懶得理會他們,方蕩也不說破,可惜沒有肉殼給他們所以簡單和他們聊了聊后就將他們重新收起,并且封印了他們的靈魂。
        此時常笑已經將生機之力注入不少進入這艘戰艦之中,常笑雖然修為強大,但卻也不敢送出太多的生機之力,總得多留一點力量自保。
        方蕩沒有急著給這艘戰艦注入生機之力,而是將開始閉目養神起來,常笑也是一般,兩人幾乎同時陷入修行狀態,這艘戰艦則開始的自動駕駛,朝著漫漫無邊的漆黑深處緩緩行進。
        戰艦的通訊臺上不斷傳來來自阿巴斯母艦的呼叫聲,但方蕩和常笑都未理會,這呼叫聲在戰艦離開阿巴斯母艦達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戛然而止。
        漫漫無邊的宇宙就像是深海一樣,靜寂得如同一片死地。
        按照戰艦上顯示的數據來看,從這里到達白矮星至少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以宇宙的規模來講,一個月的行程實在不值一提。
        當方蕩被驚醒的時候,卻不是已經到達了白矮星,而是他們的戰艦被人盯上了。
        常笑也在同一時間張開雙目,操作臺上紅色的燈光不斷閃爍著伴隨著急促的鳴響。
        常笑掃了一眼道:“我們被瞄準了!”
        常笑的話語才剛剛說出口,戰艦上陡然劇烈的一震,繼而操作臺上數十盞紅色的報警故障燈一起閃爍起來。
        整艘戰艦瞬間開始劇烈的搖擺晃動起來。
        方蕩和常笑一聲不吭,身形一縱,撞碎了戰艦的大門直接從戰艦之中沖了出來。
        方蕩朝著轟擊他們戰艦的方向望去,三艘比方蕩他們的戰艦大上三四倍的巨型戰艦出現在方蕩的視野之中。
        方蕩他們駕馭的戰艦只能算是小型戰艦,這種戰艦一般都是用來近距離作戰的,并不適合長途跋涉。
        而這三艘戰艦才是那種在諸多星辰之中游走往返的遠距離戰艦。
        常笑忽然一笑道:“我正愁找不到白矮星的家伙,沒想到他們就送上門來了!”
        常笑因為云星公主的緣故,所以對于白矮星的存在沒有一點好感。
        常笑身形一動就朝著那三艘戰艦飛去。
        方蕩連忙道:“留下一架!”
        常笑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嗖的一下常笑已經沖到了那三艘戰艦之前不遠處。
        而方蕩緊隨其后。
        這三艘戰艦確實屬于白矮星,常笑能夠辨識出這是白矮星的戰艦,卻并不能辨識出駕駛這艘戰艦的白矮星人的身份。
        此時三艘戰艦之中為首的一艘內,一個面容英俊的白矮星男子正微微瞇著雙目盯著常笑和方蕩。
        這個男子正是博古皇子,他是白矮星人心目中的皇位繼承者,但卻并未得到皇察的青睞,甚至通過各種直接的間接的表達著要將皇位傳給云星公主的意思。
        博古王子在得知妹妹已經回到了白矮星,而從小看著他長大的師父看護已經前往銅骨星,現在說不定已經在銅骨星上燃燒了自己化為灰燼了。
        從得到這個消息之后,博古王子就徹底放棄了回到白矮星的想法,從此過上了流浪的生活。
        因為博古王子很清楚,他的那個父親,為了維護妹妹將來的統治地位,很有可能找個理由將他處死,就算父親顧念親情,最好的下場也就是將他囚禁起來,從此以后生活在一個小屋子中,再也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
        博古王子不理解自己的父親為何如此仇視自己,哪怕他根本就沒有和妹妹爭奪皇位的想法,也依舊不打算放過他!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360老时时走势图表 nba中文网站 彩经网走势图新版 上海福彩网3d 福彩3d彩乐网 重庆时时万能码 平特一肖二期必出 2019重庆时时彩全天多少期 欢乐升级下载 秒速时时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