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035 韓蕭
    兩個小時后,戰斗結束,這是星龍針對萌芽組織最成功的一次行動,搗毀基地,收集到了大量的資料,多虧了韓蕭的情報,十三局高層非常滿意。

    不過最關心的兩個資料,【黯星】的通訊記錄,還有韓蕭的代號“零號”在萌芽組織中的意義,林鷂都沒有查到。

    前者子虛烏有,當然不存在,后者事關萌芽組織的試驗體計劃,被特級加密,不可能泄露。

    秘勤三人組馬不停蹄回到總部,李雅琳依依不舍歸還了機械臂,她的上級問道:“輕裝動力臂好用嗎?”

    原來這東西叫輕裝動力臂,這么暴力的東西,非常對李雅琳的胃口,她點頭說道:“這次任務能成功,多虧了這件裝備,誰制造的?”

    “這個不能告訴你。”

    “部里以后還會供應輕裝動力臂嗎?”李雅琳一臉期待。

    “這個要看上頭的決定。”

    李雅琳不死心,眼珠靈動一轉,不再糾纏上級,來到后勤部,來找最可能是制造者的羅懸。

    她胸口的徽記是秘密行動部的標志,一路暢通無阻,引起后勤部咸魚們的圍觀,精致漂亮的容貌,讓這群常年與機油、臭汗作伴的后勤人員垂涎三尺。

    雖然十三個部門名義上是平級的,但職權各不相同,在眾人心中地位有高有低,秘密行動部強者如云(美女如云)、精英薈萃(待遇極佳),一直被人向往。

    李雅琳環視一圈,大聲問道:“我來找羅懸。”

    諸人齊齊望向羅懸,一臉羨慕。

    可以啊,不愧是后勤部王牌,不聲不響就勾搭上了秘勤部的美女,人家還專程來找你,說不定未來能加入秘密行動部,平步青云。

    不少人尋思著待會要不要提前恭喜羅懸,好好巴結一下。

    羅懸不認識李雅琳,一頭霧水,難道秘密行動部準備招攬我了?

    他心里一跳,越想越覺得可能,按捺住心里的興奮,故作淡然道:“我就是羅懸,不知道怎么稱呼?”

    “李雅琳。”

    “我有什么能幫到你的?”羅懸自覺儀態非常紳士。

    “就是你發明了那個機械動力臂?”

    機械臂?羅懸立馬想到讓他在部長面前丟了面子的輕裝動力臂,還以為是出了什么故障來興師問罪,暗暗幸災樂禍,故作正經問道:“出了什么問題嗎?”

    “沒有啊,我覺得非常好用,我想私人訂購。”

    這就很尷尬了,后勤人員們一臉古怪,他們記得羅懸對機械臂的鄙夷看法,紛紛盯著羅懸,那眼神讓羅懸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羅懸臉色難看,他評價為垃圾的機械,竟然得到秘勤特工的追捧,使用者還特意過來訂購,這個誤會讓他像吃了只蒼蠅般難受,而且還不好發作,只能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那東西不是我發明的。”

    李雅琳覺得莫名其妙,不爽道:“那你早說啊,浪費我時間。”

    羅懸臉色一黑,見同事們憋著壞笑走開,心里那個郁悶。

    馮軍走了過來,公事公辦道:“制造者的身份是機密,請不要議論或者猜測。”

    李雅琳一臉驚訝,機密?

    羅懸卻浮起一絲危機感,覺得局里對這個神秘機械師有點過于重視,他擔心會威脅到自己的地位,同行之間存在競爭。

    “如果他加入后勤部,一定要打壓他。”

    羅懸暗暗做了決定。

    ……

    萌芽組織某處基地。

    “首領,四十五號分基地被毀。”

    “誰干的?”

    “星龍人。”

    “他們從哪得到的情報?”

    “不清楚。”

    首領覺得莫名其妙,萌芽組織的分基地遍布全球,一些秘密基地隱藏在六國國境之內,作為以后大舉開戰的底牌,一直處于“冷凍休眠”狀態,不進行任何活動,根本沒有暴露的可能性,怎么會被發現了?!

    難道是內部人員泄露了情報,組織里有奸細?

    秘密基地的位置只有高層清楚,如果有高層叛變,那對組織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他暗暗做出決定,要把組織內部清洗一遍。

    首領根本沒懷疑到韓蕭頭上去,一個地位卑微的試驗體,從未接觸過組織機密,怎么可能是他嘛,第一個就可以排除掉嫌疑。

    一想起零號,首領就感到惱火,暗網懸賞了這么久,一點動靜都沒有。

    “小臭蟲跑得倒是夠快,敢大言不慚宣戰,遲早碾死你,憑你一個人的力量,做夢都別想撬動組織的一磚一瓦!”

    首領冷傲一笑。

    ……

    “韓蕭失蹤了三天,他到底去哪了?”

    呂倩焦急地踱步,自責不已,喃喃道:“難道他迷路了?都怪我,沒有給他買手機,現在聯系不上他,你說他一個外地人,在西都人生地不熟的,該怎么辦啊?”

    呂老頭安慰道:“樂觀一點,沒準他只是死了呢?”

    “……”

    呂倩無語,“爺爺,你干嘛對他有那么大偏見?”

    呂老頭挖了挖鼻孔,不予作答。

    呂倩忽然目光一亮,湊到呂老頭面前,道:“爺爺,你請人幫忙找一找他吧。”

    ”想得美。“呂老頭哼哼唧唧。

    “就當幫孫女一個忙吧。”

    “哈,你偷我藏書的時候,怎么沒考慮到我是你爺爺呢?”

    “那些都是小事,就原諒我吧。”

    “你死心吧。”

    “你真不幫忙?”

    “不幫!”

    呂倩面帶微笑,冒出黑化之氣,“你藏在房間地板下的那些美酒,我幫你賣了吧。”

    呂老頭一個激靈,“瞧你說的,你爺爺我怎么會是那種小氣的人呢,不就是找個人嗎,包在我身上。”

    “謝謝爺爺。”呂倩甜甜一笑。

    呂老頭唉聲嘆氣,到一邊撥通了高老頭的電話,道:“老家伙,韓蕭是不是被你們弄走了?”

    “……你猜到了?”

    “他犯了什么事?”

    “沒犯事,只是我們需要與他合作。”

    “沒犯事就行,趕緊把他放回來,不然我孫女會把我珍藏的酒全糟蹋了。”

    “這不符合規定,我很為難。”

    “別扯淡,規定就是你定的,你上次坑了我一次沒還呢,我不管,你趕緊把韓蕭弄回來。”

    高老頭無奈道:“好吧,知道了。”

    掛斷電話,呂老頭一臉不忿,明明盼著韓蕭滾蛋,卻不得不找他回來,哼,果然所有女人的胳膊肘都是往外拐的,尤其是當年那個給他生了個兒子的女人,真是不守婦道,明明是別人的老婆,竟然那么容易被我勾搭上,唉,年輕時的魅力一去不復返嘍。

    呂老頭撫摸禿頂,慨嘆不已。

    (本章副標題:活在OP里的主角……)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福建36选7带连线走势图 全国高频彩实体店软件 28杠千术 福建时时数据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历史记录 东方心经生肖中特 山西快乐十分专家预测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大全 亚运会3v3篮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