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229 萬事開頭難
    幾天前,韓蕭派出去的護衛與幾十里外的游蕩者聚居地接觸,表明了避難所的宗旨,邀請游蕩者前去居住或工作。

    用食物和微笑服務開道,一些生活不太如意的游蕩者答應搬家。

    隔著老遠,數百游蕩者就看到了正在建設中的幾十米高城墻,用紅色油漆寫了“黑幽靈第三避難所”,紛紛感到不可思議。

    “不是說幾天前才在灰鐵廢墟落腳嗎,這一點也不像剛開始建設的樣子……”一名中年人猶豫著發問,他問的也是眾人的疑惑。

    原本以為避難所剛剛草創,條件應該會很艱苦,在游蕩者的想象里,畫風應該還不如他們的聚居地小破屋,都做好了受苦的心理準備,現實卻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意外。

    “他們不會把時間全都用來建墻了吧。”有人將信將疑。

    順著大路進入避難所,這個疑惑立馬煙消云散,游蕩者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目不暇接。

    看著高聳的城墻、整齊的建筑、鋪好的路面,所有人不敢相信這是不到十天的建設進度。

    他們堆一間破木屋都要好幾天啊!

    護衛引著暈暈乎乎的游蕩者來到住所,不是帳篷或木屋,而是嶄新的地堡,里面有眾多房間,而且供應水電,廚房有食材,可以自己烹飪。

    莫大的驚喜宛如沖鋒的公牛,狠狠頂在眾人心頭。

    這里還叫什么避難所啊,不如改名叫度假村好了!

    ……

    “閣下,我們帶回了427名游蕩者,幾十里外有十五個聚居地,總人數大概在三千五百人左右,其他隊伍正在交涉,目前大概有三百人明確拒絕我們,其他人還沒表態。”劉朝第一時間找上韓蕭匯報情況。

    才四百多人,有點少啊。

    避難所的宗旨是庇護人類,接納游蕩者是最大的目標,建好了城卻沒人住,那就成了個笑話。

    茍斯特荒原游蕩者稀少,再往更遠的游蕩者未必愿意長途遷徙,想讓人過來住,韓蕭覺得需要本尼特的宏觀調控,就是將其他地區有意愿定居避難所的流民,批量遷移過來,不過這應該是計劃成熟以后的手段,現在還是初期建設。

    擺擺手讓劉朝退下,韓蕭一邊走回車間,一邊沉思情況,他的【第三避難所】主線任務有一個要求是居民數量達到四萬(不算玩家),這是獎勵最豐富的要求之一,對提高任務總評價有顯著好處。

    走在街上,看到玩家活動的熱鬧場景,韓蕭清楚要達成“玩家主城”計劃,就必須要有NPC居住,最好是重要人物定居,這都是任務資源,才能吸引玩家聚攏。

    正好居民也是避難所的要求,與他的計劃環環相扣。

    “這是個長期的活。”韓蕭心想。

    偶爾有玩家來搭訕,想買裝備,韓蕭自無不可,處理掉一些積壓的無用裝備,賺上一筆新錢。

    ……

    回到車間,提煉機還在工作,韓蕭狀態很好,他不想讓好狀態白費,拿出零件開始制造復合式磁鏈分裂刃,沖擊紫裝品質,這次比以前每一次都要得心應手。

    這次感覺有了!

    提煉機的噪音回蕩車間,韓蕭不被外物干擾,沉浸在制造當中。當提煉機停下的時候,他也同時完成了工作。

    [你制造出復合式磁鏈分裂刃(紫)]

    [轉職要求:完成能級60以上的五件紫裝,進度1/5]

    呼出一口氣,韓蕭感到心頭松快了許多。

    萬事開頭難,這玩意和原諒一樣,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第三次,遲早會熟練的。

    “這個月內應該能完成轉職。”韓蕭暗暗估計。

    不用看面板,韓蕭也對紫裝的屬性了然于心,從藍裝開始,品質帶來的裝備差距逐步拉大,紫裝的基本屬性比藍裝高20%~30%!紫裝磁鏈分裂刃的傷害比藍裝高了一截,再往上的品質,屬性差距更大。

    用紫裝替換了身上的藍裝,韓蕭隨后去查看提煉機的工作成果。

    兩噸的晶體原礦變成了一小堆純凈無暇的淡藍色菱形水晶,一塊大約半個巴掌大,一手就能握住,原礦充斥著冰裂與霧狀紋路,而提純后的水晶清澈透明,光線毫無阻礙透過水晶,在內部產生折射,光芒發散,就像水晶里面懸浮著一個微型太陽。

    [初級能量水晶:蘊含無屬性純凈能量,可轉化提取]

    能量水晶最常用于魔法文明與水晶文明,還有一些生物體以能量塊為食。

    韓蕭暗暗點頭,能量水晶在他這里的用途,除了儲備能源,他暫時還沒想好其他使用方法,術業有專攻,魔法系利用能量水晶的辦法更多一點。

    “先存起來好了,倉庫里有暗影獵食蝰的獸卵,可以試著培育,人工喂養廢料,應該會多出一條獲得能量塊的渠道。”韓蕭心念一動,培育獸卵需要專門的人才,正好一葉青能勝任。

    ……

    深夜,漫天星斗。

    星龍邊境。

    旋翼卷起狂風,漆黑的重型直升機緩緩降落,雜草被吹得東倒西歪,抖動不止。

    數名嚴肅的星龍特種兵架著一個人走下飛機,這個人戴著金屬眼罩,穿著束縛衣,身材消瘦,一頭褐色長發干枯雜亂,許久沒有打理過,嘴唇蒼白干裂,露出的下半張臉輪廓柔和,是一個女性。

    “長官,人帶到了。”特種兵向等在一邊的軍官敬禮。

    “確認她的體態特征,別讓她醒過來。”馮軍說道,他是這次交接的負責人,這個穿著束縛衣的女人便是一葉青,連夜從喪鐘島提出來的重大囚犯。

    隨隊醫生道:“放心,我給她打了大劑量的鎮定安眠劑,她現在睡得很熟。”

    “再檢查一遍。”

    馮軍低頭看了看表,交接時間差不多到了,他心情有些緊張,這次他肩負的任務,還有打探韓蕭如今的消息。

    也不知道來交接的人是誰,會不會賣他一個面子,馮軍雖然認識韓蕭,但想到韓大技師的性格,他心里很沒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眾人安靜等待,夜風輕吹,拂過地上小草,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偶爾有蟲子發出振翅的嗡嗡聲,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聲音,氛圍也隨著眾人的心態變得很緊繃。

    呼呼——

    旋翼斬開空氣的聲音從空中響起,馮軍精神一振,抬頭望去。

    夜幕的天際,一架直升機駛來,打亮了指示燈,閃了閃打出暗號,馮軍趕忙讓人回應,對上燈光暗號后,這架直升機降落,馮軍迅速觀察了一遍,發現直升機沒有任何標識,不知道是什么勢力。

    不過即便不知道對方來頭,馮軍也看出韓蕭果然加入了其他的勢力,心頭有些沉重。

    “人呢?”一個蒙面人走下飛機。

    馮軍招招手,身后的部隊交接了一葉青,蒙面人打開電腦對照了一下,確認身份無誤后,便把一葉青搬上了飛機。直升機立即起飛,全程才停了一分多鐘,絲毫不拖泥帶水。馮軍沒機會交流,只能無奈看著直升機遠走。

    拿出電話,馮軍打給古輝,匯報了一遍。

    “他果然加入了別的勢力,找不到他,應該就是這個勢力把他隱藏了起來。”古輝沉吟。

    究竟是什么組織?

    ……

    直升機上,蒙面人解開了一葉青的金屬眼罩與束縛衣。

    忽然間,本應熟睡的一葉青睜開眼,盯著蒙面人,兩人誰也沒說話,就這么你瞅我我瞅你半分鐘。一葉青低下頭,用指甲劃開小臂的血肉,挑出一枚血淋淋的芯片竊聽器,隨手捏成碎片。

    她其實根本沒睡,一直都是裝的,作為藥劑師,她怎么可能沒鍛煉過自己的抗藥性,安眠劑對他沒有任何作用,被囚禁在喪鐘島幾年,全部都是偽裝。

    “他們拿我交換了什么?”一葉青語氣平靜,一點也沒有身處危險的感覺,仿佛就像老朋友聊天,然而她和蒙面人完全不認識。

    “一些情報。”蒙面人饒有興趣打量著一葉青。

    “廉價。”一葉青蹙眉,臉色不滿,道:“你是看上我制作藥劑的能力了吧。”

    “何以見得?”蒙面人語氣玩味。

    “除了這個,你估計看不上我其他的能力。”一葉青淡淡道,“畢竟你太強了。”

    前幾天喪鐘島衛兵給她注射安眠劑的時候,把她帶上飛機離開的時候,一葉青就知道自己成了交易的籌碼,終于見到了逃脫的曙光。

    一邊維持著熟睡的偽裝,一邊傾聽護送隊伍的交談,于是得知會進行一次交接,一葉青便準備在交接之后,用自身的能力逃脫,從此恢復自由之身,不再受到擺布。

    一葉青的能力是一定范圍內控制植物,所以感知十分敏銳,蒙面人給她的感覺,就像一個藏在人皮下的野獸,仿佛隨時會暴起獵食,甚至比星龍護送時特種兵時刻拿槍指著她腦袋的感覺還要危險。一葉青登時知道逃脫無望,于是放棄了抵抗的想法。

    “我本來想逃跑,不過看起來是找死。”一葉青誠實道。

    韓蕭扯下面巾,微微一笑,“你很理智。”

    為了這次交接,韓蕭特地做了偽裝,親自乘坐飛機到來,他深知一葉青不簡單,派其他人可能會出幺蛾子,親自出馬最放心。

    果不其然,一葉青留了后手,要是他沒親自來,很可能會被她給跑了。一葉青氣質很鎮定,面對突發事件一點也不意外,頗有種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淡定,一看就像是搞科研的料,永遠不怕實驗出意外。

    “你需要我做什么?”一葉青問道。

    “到地方再告訴你。”韓蕭隨手拿出儀器,掃描一葉青身上有沒有其他的竊聽設備,同時心里也在盤算,要怎么才能讓一葉青自愿留在避難所工作,他雖然暫時震懾了一葉青,但未來若是機會,他覺得一葉青不會放棄逃走,自己沒空一直盯著她。

    直升機在夜空下遠去。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內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 彩票平台绑卡送彩金18 甘肃快3助手下 福建11选5复式 广东快乐十分20190419开奖查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足彩4场进球对阵 494949今晚最快开奖1 一定牛买彩票被骗 贵州体彩十一选最大遗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