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263 陌生的臉
    飄散的塵沙若黃霧,絲絲縷縷,宛若為天地蒙上一層紗巾,待塵土降落地面,視線才清楚起來。

    狂風中,一個人影艱難爬起,半跪于地。

    滴答,滴答……

    血珠自嘴角淌落,首領捂著臉,緩緩站起。

    這一刻,空氣仿佛凝結,戰場上詭異靜了一瞬,無論敵我,目光不由自主看了過去。

    萌芽組織的首領,永遠戴著一張黑色金屬面具,身份無比神秘,幾乎無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能統領這么龐大的勢力,應該是一個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各國的情報機構對他的身份有多種揣測,萌芽在舊時代戰爭中建立,最可能的猜測,首領是舊時代某個強者改頭換面。

    韓蕭也不由屏息望過去,前世直到萌芽消失在歷史長河,玩家也沒挖掘出首領的身份,所以他也不清楚首領的真實來歷。

    首領放下手掌,展露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張傷疤縱橫交錯的丑惡臉龐,就像皮膚下爬滿了蜈蚣,這些傷疤形狀不規則,像是被猛獸撕咬抓爛一樣。

    這是一張全然陌生的面孔。

    長相雖然慘不忍睹,輪廓勉強還能辨認,韓蕭擔保自己在暗網積壓的卷宗情報中,從沒見到過這張臉,他看向六國強者們與本尼特等人,都是一臉茫然。

    沒人認識首領。

    本尼特眉頭緊皺,他是從舊時代走過來的傳奇,當年有數的強者他都有印象,哪怕是戰死的或老死的他都還記得,但是他對首領的臉沒有任何印象,這只有三種可能。

    一是首領當年也戴著面具活動,二是他整容了,為了隱瞞身份,第三,則是他不是舊時代活躍的強者,一直低調隱藏著。

    真面目暴露,首領面無表情,似乎并不在意。

    “沒人認識他?那他戴面具難道是怕這幅尊容影響士氣?”韓蕭眉頭一皺,首領這長相能把人給丑哭,如果不戴面具,怕是自帶“友軍士氣-20”的DEBUFF光環。

    戰斗還未結束,把疑惑拋到腦后,離蝰蛇·改咽氣的時間還有三十秒,韓蕭不耽擱,拖著戰錘狂奔,借著慣性,動力戰錘橫甩而出。

    砰砰砰!!

    纏繞黑紫色氣焰的拳頭與戰錘瘋狂交擊,如同打鐵般悶響不斷。

    首領眼光毒辣,判斷出韓蕭的機甲在崩潰邊緣,不可能長久堅持,沒了機甲、裝備的機械師,就是沒了牙齒和利爪的老虎。

    拖。

    他轉為守勢,任由韓蕭戰錘舞得虎虎生風,狂風驟雨的敲打下,他如礁石般硬朗。

    千錘百煉的體魄與堅硬的金屬戰錘不斷碰撞,勁風吹起塵沙如浪!

    噼里啪啦!

    三十秒過后,蝰蛇·改發出一聽就不妙的聲音,一塊塊零件模塊如同凋零的花瓣,接二連三掉了一地。

    整件機甲崩潰了。

    韓蕭露出了真身。

    “喝!!”首領暴喝一聲,于瞬息間從防守變成狂攻,積蓄的力量爆發出來,全力一擊,一掌拍在韓蕭肚腹,已然用上破甲的技能,勁力可直透內臟。

    砰!轟——

    這一擊造成了兩個聲音,手掌擊中韓蕭的身體,發出第一聲悶響,然后勁力透過韓蕭的身軀,在他的背后迸出沖擊波,聲如炮彈爆炸,震得人耳膜嗡嗡作響,分貝比第一聲大了十幾倍,韓蕭身后的沙地被余波犁出了倒三角的擴散型大坑,由深至淺。

    聲勢浩大,然而韓蕭僅僅身子一晃,半步也沒退,竟然頂住了。

    “你怎么!!”首領一驚,大感意外。

    一個機械師怎么可能用肉身扛住他的拳頭。

    陰影臨頭,戰錘再度砸落,首領抬臂格擋,臂骨一痛,整個人下沉,雙腿陷進沙子,直到膝蓋,被打樁般釘進了地里。

    他的瞳孔倒映出一個渾身噴發著濃郁氣力的身影,渾厚程度,甚至超過他這個武道家!

    “這……為什么……”首領咬牙切齒,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豁然大變:“你突破了那層界限?!”

    每二十級的進階,對沒有面板的NPC來說是巨大的瓶頸,無法通過任務輕而易舉突破界限,只能倚仗刻苦的修行與運氣。

    在海藍星巔峰超能者的圈子里,還沒傳出誰突破了界限的消息,更高的層次仿佛天塹般遙不可及。

    然而他最渴求的突破,就這么突兀出現在最不希望看到的人身上,還偏偏在最不合適的時機。

    難道這是——命運?

    這兩個字,在他的腦海里無法控制地來回滾動播放。

    “吃我亂披風錘法!”韓蕭隨口喊了個招數名,戰錘劈頭蓋臉砸下來。

    蝰蛇·改毀壞,韓蕭沒了機甲的高額屬性增幅,并且狙擊槍彈藥耗盡,他手上只剩借來的動力戰錘,情況貌似不樂觀,然而并非如此,他升到七十級的力敏耐屬性,與首領這種六十級BOSS武道家差堪仿佛,而此時的首領不在全盛狀態,血量被打得只剩37%。

    生命值一旦過低,各種負面狀態便接踵而至,戰斗力也會因傷下滑,兩人差距并沒有因為蝰蛇·改的毀壞而縮減很多,韓蕭照樣能單手懟BOSS,平A救世界,打爆現在的首領。

    首領的戰意重挫,加上狀態很差,已然無力回天,被捶得節節敗退,鮮血狂噴。

    另一邊,六國高手們全都目瞪口呆。

    在他們印象里,如果有人能擊敗首領,那也一定是本尼特,所有人都沒料到這個人竟然是韓蕭。

    本尼特是他們公認的最強戰力,也只能和首領平分秋色,韓蕭卻操翻了首領,而且還不是兩敗俱傷,除了損失一件戰斗服機甲,身上幾乎沒有多少傷。

    韓蕭擊敗首領的過程,他們全部看在眼里,不是偷襲、暗殺,而是堂堂正正硬剛,這代表,韓蕭比本尼特更強,而且強出一個層次。

    而本尼特是誰?他是全球勢力公認的最強者之一。

    韓蕭的表現,能把“之一”給去掉了。

    他才是這邊的最強戰力……不對,他甚至是全球的最強超能者!

    僵持的局面被打破,韓蕭殺崩了全場!

    丹尼娜的脾氣就像爆炎異能一樣直來直去,驚得差點手一歪把火球砸在本尼特身上,不敢置信道:“他、他這么強?那還要我們接應干什么?”

    “這個感覺……不會錯的,他突破了那層界限!”唐棠雙眼發光,驚嘆道。

    震驚、羨慕的情緒全都在眾人臉上浮現。

    見老大被痛毆,萌芽部隊士氣大跌,配合漸漸出現混亂。

    砰!

    又是一錘砸在胸口,首領一口血從齒縫間迸出來,洋洋灑灑,濺了韓蕭一身,他忽然張嘴,露出帶血的牙齒,發出一聲暴喝。

    萎靡的黑紫色氣焰再度堅挺,旺盛如火。

    韓蕭還以為他要放大招了,戰錘一橫,準備格擋接招。

    可下一秒,首領竟然轉身,勉強聚起的氣焰向后噴射,化作助推力,炮彈般逃開,跑出去兩百多米,進入部隊的一個陣地,然后氣焰消散一空,整個人失去了力氣,摔倒在沙漠中,鮮血從口鼻間止不住溢出。

    傷勢嚴重,實在扛不住韓蕭彪悍的亂披風錘法,首領哪怕再憤怒,也只能暫避鋒芒。

    “他逃了,等于認敗了!”

    韓蕭精神一振,急忙查看戰斗信息。

    首領的血量還剩14%,重傷虛弱狀態。

    百分之六十的輸出率足夠了。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极速快乐十分是哪里的 今晚特马17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怎么杀号 广东快乐十分奖金表 皇家赌场下载 现场开码结果开奖 电子游艺2019 查今日湖北快三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直播视频直播 东方心经码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