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733 釣魚執法
    “老弟,你到了沒?”

    “快了快了。”

    土灰色的荒蕪大地上停著一艘小型飛船,夏夜繁花一行人待在飛船旁邊,或坐或站,等著代購到來。

    很快,又是一艘飛船降落在旁邊,代購者走下飛船,掃了一眼,向夏夜繁花打了個招呼。

    “貨呢?”夏夜繁花迎上來。

    “錢呢?”代購者一臉警惕。

    “我不是早就轉賬了嗎。”夏夜繁花一臉無奈。

    “哈,我只是渲染下黑幫交易的氣氛,你不覺得很帶感嗎?”

    代購者笑了兩聲,見夏夜繁花面無表情,只好訕訕收了笑容,帶著他走進船艙看貨。

    “喏,這都是你要的東西,你清點一下,可別說我坑你。”

    夏夜繁花掃了一眼,心算出結果無誤,這才說道:“不用查,我信你。”

    這時,代購者搓了搓手,臉上有點不好意思,道:“你說,咱們也認識好幾年了,關系很熟了對吧。”

    夏夜繁花有點疑惑,“你要說什么?”

    “我就問你,咱們是不是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干啥?”

    “既然是朋友,那你能不能犧牲一下自己,讓我殺幾次,賺點懸賞……”代購者語氣小心翼翼,“反正你們拿不到軍團的通緝任務,賞金我可以和你們三七分,與其便宜別人,不如讓兄弟我開開葷,就當幫我解決一下需求唄。”

    “滾蛋。”夏夜繁花一腦門黑線。

    還三七分,你那點懸賞獎勵能抵得上死一次掉的經驗嗎。

    還有,什么叫讓你開開葷,你當我們失足婦女呢?!

    “別廢話了,東西沒問題,我帶走了。”夏夜繁花說著就想拿起裝備。

    這時,代購者突然按住了他的手,嘿嘿一笑,“不,我覺得暫時讓我保管比較好?”

    “什么意思,想賴賬嗎?”夏夜繁花登時怒了,他身邊的同伴臉色不善,圍了上來,大有一言不合殺人越貨的意思。

    代購者一點也不慌,慢條斯理道:“我可是為你們好,你們拿著新裝備,等會說不定就被劫了。”

    夏夜繁花突然有不妙的預感。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飛船降落的氣流聲,一艘接一艘小型飛船落在地表,一大波玩家興沖沖涌了出來。

    夏夜繁花等人臉色大變,他用屁股想都知道這群人是沖著懸賞來的,轉頭怒視代購者,一臉不敢置信,“你竟然出賣我?!”

    “你自己看吧。”代購者撇嘴,拿出通訊器,上面赫然是軍團通緝者的定位,標出了夏夜繁花這群人的位置,他們的坐標始終被監視著,這場接頭交易,在附近玩家的眼里毫無秘密可言。

    “我怎么不知道?!”夏夜繁花目瞪口呆,這才突然想起來自己的軍團內部程序自動卸載了,心里那個蛋疼啊。

    這群玩家的菲利普子程序轉為后臺監視,一直掌控著他們的坐標,并隨時發送給附近的黑星軍團成員,就像是不斷提醒軍團成員“叛徒就在這里趕快去找他玩耍呀”,夏夜繁花等人像是在狼群中招搖過市的綿羊般引人注目,但他們對此一無所知。

    只有附近的玩家才會得到坐標,夏夜繁花等人不久前才來到W-58據點,只有027號封鎖線的玩家得知坐標,以為這是任務提醒,習以為常,沒人在論壇上發帖討論,導致夏夜繁花等人蒙在鼓里。

    突然間,夏夜繁花意識到了什么,一臉震驚,“等等,你早就知道我們的坐標暴露了,竟然不告訴我,而且還不取消交易?!”

    “……對不起,我是警察。”

    “說人話!”

    代購者靦腆一笑,“唉,要恰飯的嘛,反正你們來都來了,不殺白不殺,所以我說了,與其便宜別人,不如讓我拿賞金嘛,給你們三七分,童叟無欺。”

    夏夜繁花嘴唇哆嗦,指著他說不出話來,心情就像是剛吞了兩斤熱翔還被噎住了一樣。

    好小子,你一開始就居心不良!

    這特么的還是個陷阱!

    我把你當朋友,你竟然想搞我?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呢?!

    旁邊的克倫特陣營玩家憤怒的目光如果化作刀子,能把夏夜繁花千刀萬剮、

    望著迅速逼近的玩家,夏夜繁花一臉悲憤,猛地揚起手,代購者還以為他惱羞成怒要打架,急忙后跳出去幾米遠,卻看見夏夜繁花站在原地,豎起了四根手指頭。

    “六四分!”

    代購者眼前一亮,像是磨刀霍霍向小豬的屠夫,好心提醒道:“復活的時候記得選陣營復活點啊,不然還得被殺一次。”

    “我真他媽的謝謝你了!”夏夜繁花咬牙切齒的聲音仿佛用鋼矬磨金屬,悲憤中飽含無奈,無奈中飽含痛心,痛心中飽含妥協,充滿了對這個社會的控訴。

    咻咻咻——

    一陣熟悉的白光閃過。

    夏夜繁花眼前一花,已經回到了W-58據點,臉色凄苦,心里更苦,欲哭無淚。

    好心累啊,早知道不來克倫特了……

    夏夜繁花生出這個念頭,又急忙打消了這個想法,深呼吸幾口氣平復心情,說服自己堅信自己的推測。

    雖然道路是曲折,但他依然相信克倫特陣營的未來是光明的。

    “現在承受的損失,以后肯定能賺回來。”夏夜繁花暗暗給自己打氣,隨后遠離復活點,他還不想變成被黑熊拿去擦屁股的小白兔,被其他復活的同伴拿去泄憤。

    這時,面板突然彈出一條好友信息,代購者發來消息。

    “你們的貨暫時寄存在我這里,另外找個時間接頭,下次再約。”

    夏夜繁花鼻子都差點氣歪了。

    約你猴子,這是釣魚執法!你還想再坑我一次?!

    “滾!退錢!!”

    ……

    這場玩家的小風波,韓蕭也在論壇上看到了,一個玩家發帖炫耀首殺了叛徒,他覺得值得褒獎,用陣營面板撥了不少經驗和伊納爾過去。

    夏夜繁花發的分析貼又被頂了上來,不少人在下面調戲嘲笑,夏夜繁花梗著脖子辯解,說自己被殺不算什么,只是正常的陣營斗爭,以后的劇情才會證明他是對的,這尿性非常孔乙己。

    看論壇調劑打發時間,一天后,雷克森集結了部隊,浩浩蕩蕩進攻W-58據點。

    以韓蕭如今的閱歷,這種單一據點的小型星際戰役,已經司空見慣了,雙方艦隊試探、互射、接觸、廝殺,他不需要觀察戰局都知道是這一套工作流程。

    艦隊慘烈交戰,韓蕭一直在旗艦里觀察,沒有插手,也沒讓身邊海拉和弗丁兩個天災級參戰,見雙方傷亡無數,這才看向身邊的海拉。

    “試試看在戰場吸收亡魂的效果。”

    海拉點頭,眼眸微闔,閃過一溜紅芒,接著濃郁的黑紅色能量遍布全身,仿佛身材憑空拔高了二十厘米,氣場更是像幾百米高,森然、浩大、莊嚴,猶如一尊遠古的神明。

    遼闊的星際戰場,無數個飄浮在太空的飛船殘骸中,浮現灰蒙蒙的氣息,組成無數條灰色長蛇,橫跨數千公里,匯聚到海拉手里,如同鯨吞長虹。

    整個戰場陣亡的所有戰士,殘余的精神力量被她吸收一空。

    海拉吐出一口如箭般的氣息,神采奕奕,握了握拳,“異能強度與范圍都有所增長,至少抵得上我半年的能力開發。”

    “管用就好。”韓蕭心里一喜,這是個好消息,海拉成型越快,就能盡早幫自己鎮場子,一些不重要的敵人,都可以讓海拉幫自己打發了。

    海拉專屬的速成方法,他決定稱其為撿灰魂,性質就像北冥神功,榨干別人,積蓄內力,也是個掛B。

    就在這時,戰場中間突然爆發出異常能量,W-58據點的艦隊中,飛出三名天災級,高級戰力的介入,頓時打破了戰力的平衡,成了雷克森部隊無法處理的點,本來只是小有劣勢,此時被打得節節敗退。

    “怎么有三個天災級!情報上明明只有馬努多一人!”旗艦中,副官一臉驚駭。

    然而雷克森非但不慌,甚至還笑了出來。

    “三個也沒用,有黑星在,別說三個天災級,就算三十個……”雷克森頓了頓,雖然他對韓蕭信心很足,但還是不敢舔得太過分,咳嗽一聲,改口道:“就算十三個,黑星閣下也是照殺不誤,來了也只能幫我們擴大戰績。”

    就在這時,旗艦的觀景窗放大了視野,聚焦在馬努多身上。

    只見馬努多對著旗艦,做出了一個挑釁的手勢,接著旗艦收到了馬努多的視頻消息,屏幕上浮現他蒼白的表情,滿是冷汗的額頭,以及看上去十分別扭的囂張表情。

    “黑星!我知道你在里面,別躲著不出聲,我可不怕你,我們三個A級超能者,在這里同時向你挑戰,你敢接受嗎,哈,哈,哈!”

    說到最后,馬努多僵硬地大笑了三聲,臉上的冷汗滾滾而落,仔細瞧還能看見臉皮在不斷抽動,似乎快要哭出來一樣,好像很勉強才能維持兇狠的表情。

    旗艦指揮室的眾人看得一臉古怪。

    雖然敵人在放狠話,可怎么感覺沒什么底氣呢……

    韓蕭扶額,用這么拙劣的演技激將,你是認真的?

    雷克森轉頭望向韓蕭,恭敬道:“黑星閣下,我們無法對付天災級強者,請您幫忙。”

    在他看來,韓蕭出手,擊殺區區三個正常的天災級超能者,還不是手到擒來。

    韓蕭卻搖了搖頭,拍了拍海拉纖細的腰肢,“這三個人交給你了。”

    一人面對三個同級對手,海拉卻沒有流露出任何為難之色,扭頭就準備出戰,她可不是畏難之人,她喜歡迎難而上,既然韓蕭能對付復數級的同級對手,海拉便將其當作了自己的目標,對自己高要求嚴標準。

    而且,她也想在足夠的壓力下與強敵生死搏殺,測試自己的實際戰斗力在天災級之中處于什么水平。

    馬努多三人一邊攻擊戰艦,一邊等著韓蕭出戰,對于馬努多來說,每一秒都是煎熬,仿佛自己業已踏上刑場,就等鍘刀落下,要不是喬德的命令,他現在扭頭就跑。

    喬德也正在通過遠程視頻觀察戰局,目不轉睛,等待韓蕭出手。

    這時,一抹暗紅色流星出現在幾人視野中,速度飛快,二話不說撞了過來,馬努多身邊一位A級槍炮師隊友遠距離開火,一發發高能粒子束轟擊在暗紅色流星上,慢慢減弱了對方的速度。

    然而就在下一刻,這團暗紅色流星猛然爆發,釋放成千上萬道紅色能量束,仿佛鋪滿了小半個戰場,能量水平極其厚實濃郁,宛如千頭巨蟒,撞入戰爭領域艦隊,仿佛吃了搖頭丸一樣狂甩著上千個頭顱,像是鞭撻一般,實行AOE打擊。

    馬努多三人也被幾十道幾乎凝為實質的紅色能量束掃中,海拉的能量束除了攜帶灼熱、爆炸等常規能量攻擊形式以外,還讓三人的精神也受到了沖擊與震蕩,感到一陣心悸,急忙退開,驚疑不定。

    “這種能量好古怪。”

    “剛才一瞬間,這個能量束就像是帶吸盤的出手,想要把我的精神體吸走。”

    猶如海嘯般的紅色能量釋放結束,顯露出海拉的身形,她身上的黑紅色護甲以輕便、增幅能量釋放為主,沒有頭盔,而是以透明的能量膜覆蓋了頭部,提供內部維生系統,且視野廣闊。

    馬努多一臉詫異,他還以為是黑星出手,這個女人是誰?

    “黑星軍團有這一號人物嗎?”

    “情報上沒顯示,莫非是最近才加入的新干部?”

    “實力很強,我從她身上感到了威脅。”

    三人在通訊頻道里交談,皆是感到了壓力。

    遠程觀戰的喬德也是一頭霧水,仔細打量著海拉,以前沒見過這人,黑星竟然派她一人迎戰三名天災,這是相信她的實力?

    “黑星軍團真是人才濟濟。”

    喬德咬了咬牙,見黑星不動手,他也沒有線索,只好示意馬努多等人與海拉交手,探探對方的底。

    與此同時,戰場中的其他人,也紛紛注意到高級戰力的對峙。

    參戰的黑星軍團玩家看清楚海拉的模樣,心里便是一驚。

    “欸,這美女有點眼熟啊。”

    “我記起來了,這不是1.0和2.0都出現過的海拉嗎,熟人吶。”

    “對,是她,我還以為她在3.0已經死了,原來還活著,好像還變得很強了。”

    “她在2.0版本中后期就消失了,什么時候加入了咱們的軍團?”

    “沒記錯的話,1.0版本黑星深入萌芽組織,就是為了救她出來?她好像是軍團長的老情人?”

    “哦~”

    不少玩家恍然大悟,發出了意味深長的聲音,悄無聲息打開了錄像功能。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球探下载ios12 香港王中王宝典com 云南时时材 陕西体彩爱彩乐 急速赛记录 快乐12技巧前10期技巧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玩法 炸金花游戏 49心水资料论坛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