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833 破碎星環文明議會
    破碎星環文明議會,這是由星域七大星團級文明牽頭成立的文明聯盟,設立的初衷是方便星域的管理,三大宇宙級文明一般不會插手其他星域內部的日常事務,大多數時候,星域內的星團級或超星團級文明才是常務理事。

    而破碎星環的常務理事便是七個星團級文明,負責仲裁調解星域內各個星系級文明會員的沖突,雖然目標是讓大家解決矛盾,不過大部分時候,文明議會就是個大型撕逼現場,什么雞毛蒜皮的事情都能拿出來吵一架,真正解決問題的時候并不多。

    不久前的秘密戰爭,連身為裁判的紫晶和克倫特甚至親自下場抓臉扯頭發,破碎星環這邊的文明議會尿性一看便知。

    畢竟破碎星環是混亂的已探索宇宙邊境之一,大環境在此,行事作風比其他星域彪悍……很早以前開會的方式是各個文明派出使團親自到場,某一次七個星團級文明終于受不了開會斗毆了,后來便改成了遠程投影的方式參與會議。

    大家都是投影,誰也打不著誰,有本事你順著網線過來打我啊……呃,這樣的例子貌似是存在的。

    總之,文明議會一般定期召開,解決積壓的事件,而最近的會議就在幾天后舉行,這是海藍星文明第一次參加會議。

    一般達到星系級的文明才能得到議會入場券,但韓蕭與各大星團級文明做了交易,讓海藍星破格加入議會,是破碎星環唯一一個以地表文明水準出席會議的文明,文明代表人是韓蕭自己。

    ……

    幾天后,議會如期召開,韓蕭接到紫晶文明那邊的通知,從內部頻道連接議會會場,登陸自己的遠程投影賬號。

    嗡嗡——

    一陣電流聲響起,韓蕭眼前猛地光芒一閃,下一刻便分享了遠程投影的視野,議會會場的景象躍入眼簾。

    眼前是一座環形會場,有點像是斗獸場般的構造,每一層的黑色桌椅都是無縫連接的圓環,中心最低,由內向外逐漸升高,一環一環層層疊疊,形成階梯狀,坐在任何位置都沒有視野死角,一覽無余。

    會場的穹頂與四周是一片眾星閃耀的宇宙星空,應該是室內的模擬景象,景象是破碎星環的縮略圖,看上去倒頗為大氣。

    韓蕭低下頭,發現自己的遠程投影已經坐在位置上了,身邊是本尼特的投影,兩人面前的桌上放著“海藍星”的金屬銘牌。兩人的座位處在較高的層數,環視會場,底下一個個文明代表的遠程投影正在接連上線,出現在空的座位上,不同文明代表的座位隔著一段距離,沒有緊挨著坐。

    “這就是破碎星環文明議會的會場……”本尼特嘆為觀止,隨即轉頭望向韓蕭,頷首打了個招呼,“黑星,你終于上線了。”

    “還沒開始,我來早了。”

    韓蕭視線往下,掃了一眼會場中央,七個星團級文明代表的投影已經在線,正在等待所有成員國到齊。

    “你來多久了?”韓蕭收回目光,轉頭問道。

    “我是最早到場的一批人。”本尼特語氣感慨,“第一次參加這種級別的會議,有點緊張,提前過來見識一下。”

    他自然不會因為大場面而緊張,而是想到自己肩負著海藍星文明的責任出席會議,心里沉甸甸的。

    我也是第一次親自見識文明議會的場面……韓蕭一笑。

    一個星域全部有名有姓的文明都齊聚一堂,這種參與條件極高的場面,前世絕大多數玩家都沒有親身經歷過,他也不例外。

    “黑星,謝謝。”本尼特忽然語氣鄭重,“如果不是你,海藍星想要坐在這個位置,不知道要花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時間。”

    “不用客氣,只是各取所需。”韓蕭也不矯情,擺明自己是為了利益,下意識想拍拍本尼特的肩膀,手掌卻從對方身體穿了過去,一時間倒是差點忘了兩人目前是投影。

    本尼特點頭,沒有說話,不會因為韓蕭說法而減少對他的感激,他的經歷很豐富,早就明白一個道理,一個人動機不重要,實際做了什么才重要。

    兩人正在聊天時,不少其他文明的代表也發現了韓蕭,紛紛投來心情復雜的目光。

    在會場之中,海藍星文明是不折不扣的異類,韓蕭與在座許多文明有合作關系,在座所有文明都知道韓蕭幫助海藍星入會的事情,心里忍不住羨慕海藍星得天獨厚的優勢。

    既有黑星這位超A級守護者,現在又成了龍坦的大本營,這小破星球的運氣咋就這么好呢,難道當真是人杰地靈?

    妒忌歸妒忌,羨慕歸羨慕,既然坐在了這里,就是人家的本事,在座的文明代表不會對海藍星抱有任何輕蔑。

    誰讓別人家出了個超A級呢,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不服氣也不行啊。

    沒過多久,所有人終于到齊了,聊天的聲音逐漸小了下來,直至消失,全場安靜無聲。

    這時候,一名星團級理事才站起身,緩緩開口,聲音通過納米級擴音設備傳遍全場:

    “很高興又見到諸位熟悉的朋友,嗯,和上次開會相比,這次人數沒有減少,看來破碎星環的治安得到了改善……”

    所有人一臉冷漠,暗暗腹誹,槽點太多,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也許大家都注意到了,我們有了新的成員。”這名理事望向韓蕭等人的方向,簡單介紹道:“海藍星文明,政權海藍聯邦,文明代表人……黑星閣下。”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投了過來,紛紛頷首致意。

    韓蕭擺擺手,環視一圈,目光一定,看向了對面底下星瞳神族位置的西斯科,心里暗笑,抬手打了個招呼。

    西斯科面無表情,動也不動,視若無睹。

    “黑星閣下是大家的熟人了,就不多介紹了。”理事頓了頓,道:“人到齊了,那么按照章程,會議開始,第一個議題……”

    接下來,各個文明代表輪番開始了表演,提出一個個早已準備好的提案,大部分是貿易沖突、邊境沖突、星球歸屬、外交譴責之類存在已久的老問題。

    在座的文明代表都是特地選出來的嘴炮高手,小嘴甜如蜜,每一項議題都要吵個半天,最后大部分只能給出暫時擱置爭議的結果。

    過程繁瑣冗長,本尼特倒是正襟危坐,認真觀察著每一個環節,吸取經驗。

    而韓蕭早就神游天外發起了呆,進入思考宇宙真諦和晚上吃啥的狀態了。

    熬了大半天,前面排隊的人說完了,終于輪到他們了。

    “編號CL7984D66號提案,提交者,海藍星文明,請代表進行簡單陳述……”紫晶文明的理事微微一笑,出言提醒。

    本尼特緩緩站起,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材料,讀了起來,將那群阿維坦亡魂極端分子的行為簡單解釋了一遍,聲音在場中回蕩。

    接著,他望向西斯科,語氣沉重。

    “我們在這群極端分子的飛船中發現了高級幽能炸彈,其威力可以毀滅整顆海藍星,這種高級軍用武器竟然出現在一群極端分子手里,我們有理由認為這些武器出自星瞳神族,他們的行動是由星瞳神族暗中授意,我方認為你們想要違背《泛宇宙文明接觸條約(第七次修訂版)》,消滅一個受到條約保護的文明……”

    阿維坦亡魂的資助者是星瞳神族的對手,一個名為塔洛斯的星團級文明,然而本尼特一口咬定武器是星瞳神族資助的,目的就是要西斯科背鍋。

    在場眾人臉色都古怪了起來,他們見多識廣,心知西斯科不可能這么做。

    一個破格入會的地表文明,第一次參加會議就敢給另一名超A級潑臟水?膽子也太肥了,家里有超A級坐鎮就是好,簡直為所欲為。

    七位星團級理事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有六人隱晦地掃了一眼第七人——這第七人正是塔洛斯文明的理事。

    塔洛斯文明理事望向西斯科,似笑非笑,“星瞳神族的代表,你有什么話說?”

    “這是污蔑。”西斯科一臉平靜,不急不躁,“我不會違背條約,也沒有理由襲擊海藍星,這伙極端分子并不是我的授意。”

    “那你怎么解釋這件事?”

    “按照我的推測,事情是這樣的……不久之前,阿維坦星遭到襲擊,進化方塊因此失竊,最后被黑星搶走……”

    說著,西斯科冷冷瞪了韓蕭一眼,接著道:“由于遭到襲擊,一部分阿維坦的幸存者變成了極端仇恨分子,而在星瞳神族眼里,進化方塊是我們的國寶,黑星奪走我們的國寶,導致極端分子的仇恨轉嫁到他的身上,所以這次事件乃是私人行為,與星瞳神族官方無關,如果海藍星想咬定是我做的,請給出證據。”

    韓蕭嘿嘿笑了起來,終于開口,“死無對證,你想憑幾句話就洗清嫌疑嗎。”

    “呵,彼此彼此,既然死無對證,你也同樣是靠幾句毫無道理的臆測就想污蔑我。”西斯科冷冷道。

    塔洛斯理事呵呵一笑,開口道:“這件事暫時放在一邊,不管是否有星瞳神族授意,這群襲擊者確實是你的族人,對吧西斯科?”

    西斯科深吸一口氣,緩緩點頭,道:“雖然是同族,但……”

    “不用說了,星瞳神族的性質和其他文明不一樣,你們的族人本應高度團結,可在你的統治下卻出現了極端仇恨組織,這是管理不力的結果。”塔洛斯理事打斷了他的話。

    “……這是我們的內部事務,我會著手清洗阿維坦亡魂,盡早瓦解這個極端組織,其他你們無權干涉。”西斯科語氣硬邦邦。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們作為友好鄰邦,也可以派出部隊幫你們剿滅極端組織。”

    “……不需要。”西斯科驚了,誰不知道你是什么企圖,那么多人看著,你竟然當眾說出來,太不要臉了吧。

    塔洛斯理事笑了一聲,也不在意,又回歸正題,“你的補救措施之后再說,現在我們談論的是你的責任,這群極端份子是你的同族,并且在準備行兇的時候,依然擁有星瞳神族的公民身份,按照我的意見,星瞳神族在這件事上是有責任的。”

    實際上,無論同族還是公民身份,在人員流動頻繁的星際中,這些因素全都不重要,可大可小,然而,塔洛斯理事就是故意想為難星瞳神族。

    甚至不止他一個理事這么做。

    “我也這么覺得。”紫晶理事笑瞇瞇開口。

    “附議。”其他幾名星團級理事紛紛點頭。

    紫晶文明看在韓蕭的面子上幫助海藍星說話,而另外幾家星團級文明則是單純想打擊星瞳神族。

    星瞳神族有虛靈教派的資助,發展迅猛,有機會成為破碎星環第八個星團級文明,其他人并不愿意有人來分享他們的利益。

    所以這一刻,他們站在同一戰線上,借題發揮。

    在場其他代表沉默不語,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這是七個理事一起潑臟水,這種情況太少見了,沒人愿意介入。歸根結底,誰叫你星瞳神族的族人想炸了人家星球呢,給別人留下了把柄,當然會被人針對。

    平心而論,換成在座的文明,如果有人要炸了他們的母星,他們同樣會遷怒對方的主人沒把自家的瘋狗拴好。

    一時間,西斯科仿佛成了千夫所指的對象,本尼特被嚇了一跳,他原以為自己頂多和西斯科吵吵架,沒想到這么多人幫著他們說話,不由看向韓蕭。

    韓蕭笑了笑,對此早有預料,他知道曝光這件事,正好給了其他星團級文明借題發揮的機會,而破碎星環區域早就被七個星團級文明瓜分了,肯定不愿意和后來的新人分享,所以就算自己沒有證據,這群理事也會幫著他說話……這些裁判可不是沒有立場的。

    西斯科臉色難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不是不懂這個道理,但底氣卻硬不起來,因為別人是受害者,這件事他確實有點理虧。

    他不禁暗暗惱恨阿維坦亡魂組織,這群小崽子搞事情,絲毫不在乎給文明添麻煩,還連累自己給他們背鍋,真是當初讓一塊叉燒進化,都好過給他們進化。

    “那你們準備怎么解決?”西斯科悶悶道。

    塔洛斯理事慢條斯理道:“我認為,你需要公開向海藍星道歉,然后給予海藍星一定的精神賠償。”

    “賠償和道歉都不可能。”西斯科沉聲道,“頂多捐款。”

    捐款也算是賠償,但名頭不一樣,含義也就不同了。

    作為文明領袖,他就是星瞳神族的形象代表,他需要考慮多方面的影響,絕不可能因為一個極端組織的私人行為而公開道歉,就像歌朵拉同樣不會為了黯星的行為而道歉一樣……而且西斯科還是一個超A級,這么做會損失大量威望,所以他絕不會因為這種事而低頭。

    本尼特回過神來,在韓蕭的示意下,硬著頭皮道:“我方強烈譴責星瞳神族的行為,不接受這種毫無誠意的處理結果。”

    “那就免談了。”

    西斯科眼神冰冷,深深看了韓蕭一眼,突然下線,離開了會場。

    星瞳神族有虛靈教派扶持,地位超然,文明議會對他的約束力有限,不可能強迫他低頭,然而,西斯科也不能為所欲為,并不是沒有損失。

    經過這個事件,以后星瞳神族想要尋求合作,難度就加倍了,他失去進化方塊,虛靈教派的扶持力度也減弱了,所以這個風波對星瞳神族的發展來說很不利。

    更別提塔洛斯文明一定會宣揚這件事,發動輿論,攻擊星瞳神族的口碑,以及削弱他這個超A級的聲望。

    而在西斯科眼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韓蕭,若非這家伙鐵了心嫁禍,自己不會遇到這種局面。

    在這一刻,西斯科對韓蕭的敵意再度提升了一個檔次。

    韓蕭那邊的面板也有了動靜,提示星瞳神族的好感度已經從-800點下降到了-1250點,關系從【敵對】變成了【仇敵】。

    果然西斯科氣得夠嗆……韓蕭搖搖頭,海藍星是他的“母星”,他是不能忍氣吞聲的,反正西斯科和虛靈教派不放棄進化方塊,注定是敵人,仇恨再深一點也無妨。

    假如海藍星真被炸了,西斯科同樣不會道歉賠償,說不定還會幸災樂禍。不過立場之爭無關對錯,韓蕭不覺得西斯科有什么不對,同樣也不會在乎自己用的是什么手段。

    “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么反擊……”韓蕭沉吟。

    海藍星有和平條約保護,西斯科不會對其他人動手,他如果要反擊,只可能是對付自己。

    伊索說虛靈教派會派人對付他,西斯科能定位,肯定會是其中一員。

    韓蕭打定主意,讓大本營的人盯著西斯科的行蹤,等于間接監視虛靈教派的動向了。

    ……

    與此同時,星瞳神族母星,西斯科斷開了議會會場的連接,臉色不好看。

    沉默了一會,西斯科給虛靈教派發過去了一個消息:

    “那件事……我答應了。”

    虛靈教派最近準備交給他一個任務,西斯科原本還在考慮,現在則做出了決定。

    通訊器屏幕倒映出西斯科冷漠的表情。

    “黑星,你該留在閃耀世界,永遠別回來。”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江苏快3单双人工计划 四川时时直播 幸飞艇走势技巧规律与公式 青海快3开奖查询 2019快乐12开奖结果图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原版app 云南快乐十分必出组合 新手百家号没推荐 快乐三张牌手机下载 99购app十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