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981 審訊與遺愿
    所有編制軍團匯合,形成一支規模無比龐大的艦隊,押送著昆德族的所有飛船,朝燈塔星方向前進。

    密密麻麻的戰艦拖著躍遷流光,陣型密集,尾焰互相映襯,仿佛形成了一片移動的光海,在漆黑的宇宙中掀起璀璨的波濤。

    帝國戰艦主要分布在外圍,而在包圍之中,則是數以千萬計的昆德族飛船,上面搭載著昆德族的全部人口。

    艦載武器已經全部卸載,能源核心的功率被限制在保證飛船運行的最低水準,稀薄的護盾一捅就破,船上失去了一切武裝力量,完全被帝國士兵接管——這些昆德族的飛船已經被改造成了監獄艦。

    昆德族主艦被改造的最徹底,船艙被改造成了牢房,各種設施被拆得一干二凈,從重工業的機械風格垮到了極簡風格,基本上就剩承重墻了。

    指揮大廳已經被帝國士兵接管,兩道遠程投影驟然出現在大廳之中,正是韓蕭與塔爾羅科夫。

    “參見總司令。”

    兩人剛一上線,四周就響起了帝國士兵整齊的行禮聲。

    韓蕭是趕巧了,老塔正好今天定了巡視俘虜的計劃,早就發了通報,船上的士兵專門等著迎接。

    統領各個編制軍團的帝國高級軍官也在場,全都帶著副官,使用遠程投影齊聚一堂。

    “各位辛苦了。”塔爾羅科夫面帶微笑,頷首點頭,態度友善。

    這堆年輕的精銳軍官都是帝國軍方的明日之星,未來將是他們這些老將的接棒者,見帝國人才濟濟,塔爾羅科夫頗為欣慰。

    韓蕭看了一眼在場的軍官,忍不住抖了一下戲超多的眉毛。

    嚯,全都是大牌!

    一群未來的名將與軍方大佬齊刷刷站在面前等待檢閱,感覺就像是一群被掛在帝國功勛展覽館的人從墻上的畫像走了下來。

    因為清楚這群人未來的身份,韓蕭覺得眼前這一幕頗有紀念意義,忍不住想來張合影。

    “黑星閣下,你也來了。”

    泰尼也在其中,開口打了聲招呼,嘴角含笑,顯然心情不錯。

    “又見面了。”韓蕭點頭致意,見眾軍官都看了過來,索性朗聲道:“恭喜各位打贏了這場戰爭,能擁有各位能力出眾的軍事人才,這是帝國的榮幸。”

    范圍式的PY攻擊,效果不一般!

    黑星的身份擺在這里,雖然身為盟友,但光論地位,現在卻超過這群還沒到達巔峰的年輕精銳將官。

    沒人不喜歡好話,聽到大佬的稱贊,眾人臉上都露出了被py的笑容。

    “哪里哪里,黑星閣下提供的情報才是勝利的基石,論功勞,你才是最大的。”

    “我們干的都是苦力活,黑星閣下的貢獻,才是我們輕松贏下這場戰爭的主要原因。”

    來而不往非禮也,有人立馬商業互吹了起來,當然也有性格冷淡寡言的軍官沒有開口,只是頷首同意。

    韓蕭笑著應對,忽然微微一頓,目光鎖定一位帝國將官身邊的副官,正是面帶微妙笑容的高德。

    “咦,你是……”

    他瞇了瞇眼,稍稍打量了此人一眼,發現沒有印象。

    見狀,高德淡淡一笑,主動開口,“久仰大名了,黑星閣下。”

    “認識一下,這位是高德,帝國重點培養的超能者之一,聽說他在原始幽能自爆中活了下來,非常出色。”塔爾羅科夫笑呵呵為韓蕭介紹。

    “你好,高德。”

    聞言,韓蕭隨口打了聲招呼,暗中進入量子網絡視野,打開帝國內部界面,登陸自己的賬號,查詢高德登記在帝國軍方的資料。

    見面就查一個人的底細,對他來說已經是習慣了。

    以他的權限,查詢一些帝國成員的基本資料是沒問題的。

    下一秒,腦域中的畫面彈出高德的資料,韓蕭瀏覽了一遍,只見上面記載著高德清白的服役履歷,看上去沒什么問題。

    他往下一劃,正想看看詳細一點的資料,界面頓時彈出了權限不足的警告。

    “看不了?看來他挺受重視的。”

    韓蕭倒不會閑得沒事破解帝國的網絡引起高層的不滿,他關掉了界面,思索起來。

    老塔說高德登上了重點培養的超能者名單?以帝國的體量,重點培養的目標,基本都是奔著超A級種子甚至超A級去的,培養的超能者有兩種,一是能力特殊,二是潛力出眾,這家伙頂多是天災級,能在原始幽能中活下來,那么八成是前一種了,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力……韓蕭暗暗沉吟。

    前世,韓大技師的主陣營便是赤色帝國,他對帝國的各路大人物十分熟悉,如果高德真是被帝國重點培養的超能者,應該有印象才對。

    但他可以確定,自己從來沒有聽到過這個名字,腦海里完全沒有關于高德的任何記憶,前世的赤色帝國,沒有這么一號人物。

    “劇情又變化了嗎……”韓蕭心里嘀咕,“不知道又從哪里蹦出了個新人。”

    他雖然疑惑,但不太詫異。

    自己做了這么多事,早就引起了蝴蝶效應,突然出現一些前世沒有名氣的人物也不奇怪。

    別的不說,正在經營萌芽財團的英特派斯,就是自己從犄角旮旯挖出來的一株好韭菜。

    盯著韓蕭英俊的臉龐,高德嘴角微微勾起:

    “黑星閣下,我們未來說不定會變成同僚。”

    “現在不是嗎?”韓蕭收起思緒,回過神來。

    “呵呵,你明白我的意思。”高德笑容淡然。

    “……有志氣,那我就等著了。”韓蕭挑眉。

    他的意思是覺得自己一定能成為超A級?這家伙還挺有自信的……

    暗暗記住高德這個人,韓蕭移開了目光。

    與眾人聊了幾句,他最后祭出了“以后有機會請你吃飯”這個萬能結束語,眾位軍官這才紛紛下線。

    剩下韓蕭與塔爾羅科夫,兩人在船上士兵的帶領下巡視整艘飛船。

    船上的昆德族平民集中關押,而高層全都分開囚禁,韓蕭跟著老塔先巡視了一遍平民的關押區域。

    逼仄、擁擠,就像難民集中營一樣。

    無數昆德族平民擠成一團,包含著恐懼、不安、迷茫等等情緒的目光,時不時掃過四周站崗的帝國士兵。

    在戰爭開始之前,許多平民其實不愿意離開,連敵人的影子都沒看到,很多人認為所謂的入侵者是虛構的。

    而現在,昆德族平民心里只剩下恐慌,就像是不知道屠刀何時會落下的待宰獵物,惴惴不安、瑟瑟發抖。

    曾經在這片星團稱王稱霸自詡高級的種族,淪為更高級文明的階下囚,每個昆德族平民的心里,都有著巨大的落差。

    巡視了一遍平民,兩人這才來到單獨關押高層的區域,站在昆德族領袖的審訊室之外,透過單面窗觀察對方。

    雖然淪為階下囚,但昆德族領袖正襟危坐,依舊保持著氣度,一個人待在審訊室里,閉目養神。

    “等會你問話的時候,我進去旁聽就行了。”看了一眼昆德族領袖,韓蕭轉頭對老塔說道。

    主持審訊的是老塔,他只是來參觀的,而且昆德族領袖八成也不認識他。

    塔爾羅科夫點頭,表示沒意見,朝著身邊的士兵努了努嘴。

    “開門。”

    ……

    審訊室里,昆德族領袖端坐在座位上,盡力坐直。

    他并不像表面上平靜,但必須故作鎮定,在他眼里,自己代表著昆德族最后的體面。

    “刷——”

    大門滑開,昆德族領袖聽見響動,睜開眼睛,看見兩個身影走了進來。

    一個是見過的敵軍司令塔爾羅科夫,另一個人卻是極為陌生,披著一身繁復華麗的金紋黑色風衣,這衣服的穿法一看就像個大人物,也不知道是什么來頭。

    “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塔爾羅科夫迅速進入狀態,板著一張臉,淡淡道:“我方已履行承諾,并沒有實行屠殺,你現在要把知道的所有事情告訴我,包括你們決策時的想法與邏輯、襲擊我們的理由,將前因后果全部說出來,記住,你的回答將會影響我方處置你們的態度,最好不要有任何欺瞞,不然后悔的不會是我。”

    虛擬技術可以竊取對方的情報,但無從得知人家心里的判斷過程與思想,這是今天審訊的重點。

    昆德族領袖知道遲早會有這一出,不敢有隱瞞的意圖,同時也沒有隱瞞的意義,他懷揣著沉重的心情,把事情一五一十說了遍。

    聽著對方的講述,塔爾羅科夫時不時在報告中輸入內容,韓蕭湊過來看了一眼,看到了幾個諸如“排外主義”、“土著傲慢”、“復仇型文化”、“共存不適性”的詞匯。

    都不是好詞啊……他眨了眨眼。

    這份審訊報告很可能會影響帝國最終對昆德族的處理方案,而這幾個詞匯無疑是危險的。

    過了一會,昆德族領袖終于說到了尾聲:

    “……你們的到來,奪走了我們的發展空間,所以我們寧愿去尋找一片不受打擾的新家園,也不愿意與你們共處,這只會讓我們經歷長期的、被動的競爭,文明的發展前景被限死。”

    聞言,塔爾羅科夫點頭,懶得掩飾,“你說的沒錯,我們永遠也不會允許你們崛起。”

    沒有幾個文明是圣人,赤色帝國開發閃耀世界,當然不是抱著造福眾生的想法而來,根本沒有讓土著崛起的打算,最大限度的善良,只不過是留出一些空間,允許對方繼續生存而已。

    對于大部分落后的土著來說,并不是壞事,三大文明用星際社會同化他們,等于讓他們得到了先進的啟蒙教育,而對于昆德族這種有了一定規模,已經開始星際拓荒的文明來說,則是不折不扣的災難。

    三大文明沒興趣培養更多覬覦他們統治地位的臭弟弟出來,必然會鉗制高等土著文明的發展。

    打從心底里,赤色帝國其實并不討厭昆德族主動開戰的行為,正好用武力征服對方的文明,名正言順。

    “不過……”塔爾羅科夫話鋒一轉,“事到如今,想必你也想明白了,你們得到的墜落飛船,是我們的某些對手提供的,目的就是把你們當槍使,利用你們對付我們。

    在他們的資料里包含著真實的技術,用來增強你們的武力,可技術是真的,關于帝國的資料卻是一堆謊言,他并沒有告訴你們,赤色帝國到底擁有什么級別的實力,故意讓你誤以為有一戰之力。

    那艘墜落的飛船,是一顆下了毒的果實,高級技術的香甜下,隱藏著致命的毒素。

    所以,在你們看來,獲得幽能、躍遷、星門等等技術,等于將雙方實力的差距填平了大半。你們認為得到了和我們一樣的武器,如同一個古代人和一個現代人戰斗,手里都拿著一柄冷兵器,雖然時代不同,可廝殺起來依然勝負未定,然而事實是,我們手里的武器超過你們數個迭代,就像你還在揮舞著刀劍,我們已經一發殲星炮把你連人帶星球一起鏟了。

    結果你看到了,我們原本有和平相處的可能性,你們雖然會失去上升空間,但至少還能保證文明的獨立性,委曲求全有時并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聞言,昆德族領袖卻搖頭,沉聲開口:

    “眼睜睜看著前路被堵死卻無動于衷,那不是我們昆德族的做法,我們寧愿一搏。”

    “說得好,沒有野心的文明,沒有未來,我理解你們,放棄家園確實讓人不甘。”

    塔爾羅科夫沒有反對,反而贊賞地點了點頭,緊接著放緩了語氣,搖頭道:“只是,你們唯一的錯誤,就是選錯了對手。”

    昆德族領袖垂下腦袋。

    他并不后悔自身的抉擇,心里依然充滿了憤恨。

    不過,他此時最恨的不是赤色帝國,而是把昆德族當槍使的幕后黑手!

    在他眼里,那才是坑了他們一族的根源!

    “好了,就到這里吧,感謝你的配合。”

    這時,塔爾羅科夫站了起來,召喚了韓蕭一下,準備離開審訊室。

    “等一等!”

    昆德族領袖突然開口,語氣低沉:

    “你們其實不會滅了我們,而是打算圈養,對吧?”

    “唔,是有這種可能性……不過,我們不會采取你們那種智力閹割的物理性手段,最多只會從文化方面入手。”

    昆德族領袖明白了,深吸一口氣,“所以……我是一定要死的對吧。”

    塔爾羅科夫頓了頓,沒有選擇隱瞞,點頭道:“你是一個讓人發泄怒火的象征物,是一個讓族人唾棄的靶子,是一個留在歷史的教訓,是一個好用的宣傳工具。”

    韓蕭聽得搖了搖頭。

    這些人說話云山霧罩的,還好他聽得懂。

    假如帝國選擇文化改造,那么需要選一個傀儡來領導昆德族,而傀儡的人選,絕不會是這個昆德族領袖。

    這家伙的作用,就是被帝國當作提線木偶,演一場盛大的甩鍋儀式。

    而這場戲將會以他被處決而告終。

    “我明白,錯事需要一個人來背負,我不在乎是否留下罵名。”昆德族領袖早已存了死志,“我可以全力配合你們演這出戲,但我有兩個請求……不用這么看著我,我知道我沒有資格提條件,可我只能對你說,你就把這個當成我的遺愿吧。”

    “……那你說吧。”

    “第一,我們已經投降了,殺了我沒關系,但我希望其他同胞能夠被妥善安置,不要再出人命了,第二……”

    昆德族領袖的語氣突然變得猙獰,“我要幕后利用我們的人付出代價!”

    話音落下,塔爾羅科夫無動于衷,當作沒聽見,轉身便走。

    見狀,昆德族領袖默默低下了頭。

    他心里清楚,對方不會接受他的請求,但今天也許是最后一次說話的機會了,他無從選擇。

    就在這時,他垂下的視野中忽然出現一道黑色的身影。

    昆德族領袖抬頭望去,只見那個進門后一直在旁邊一言不發,不知底細的黑衣男人走到了自己面前,居高臨下俯視著自己。

    還不等他疑惑,接下來聽見的東西,讓他差點驚得跳了起來,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你的請求,我接了。”

    “!!”

    昆德族領袖愣住了。

    塔爾羅科夫腳步停下,豁然回頭,眼中閃過愕然之色。

    韓蕭一臉平靜,繼續道:

    “我會向帝國反映,把你族人安置在我的地盤,盡量照顧,至于讓幕后黑手付出代價,也不是什么難事。”

    他是無利不起早的作風,就在剛才昆德族領袖提出遺愿的時候,面板果真彈出了新任務,被他猜到了。

    在看到要求和獎勵的一瞬看,韓蕭就決定了——這個任務,要接!

    “你是什么人?!”

    聽見這番話,昆德族領袖終于忍不住詢問韓蕭的底細。

    “你可以叫我黑星,至于我是誰……唔,我的頭銜比較長,而且估計你也不理解是什么意思,這樣吧,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就足夠了……”

    韓蕭微微一笑。

    “我一個人,就能干翻你們整個文明。”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中国福彩新快3 贵州快三和值表图 2019年天机诗1一153期 北京快三助赢软件手机版 平码计划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下载 排列三走势图 重庆时时软件下载 欢乐斗地主图标 快乐十分网上怎么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