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網游競技 > 超神機械師 > 994 超A級中的公交車
    漫天的紅色能量迅速收回海拉體內,她眸中的紅光漸漸隱藏下去,整個人的氣場已經脫胎換骨。

    在外歷練二十年左右,海拉終于也踏出了這一步,前世,她成為超A級的時間比這還早,本身就具備這樣的潛力。

    蛻變成了超A級物種,海拉的外表更加精致,皮膚潔凈無瑕,基因層面更是大幅度優化。

    雖然成長速度無法和黑星那個變態比,但艾默絲也同樣驚嘆于海拉的天賦。比起動輒百年起步的超A級物種蛻變時間,海拉的特殊S級異能為她大幅度縮短了這個進程。

    “你感覺怎么樣?”

    艾默絲上下打量海拉,眼中充滿欣賞之色,仿佛在看一個藝術品。

    “很奇妙。”海拉感受著變化,若有所思,“原來這就是超A級眼中的世界,一切都不一樣了。”

    “呵呵,慢慢體會吧,我們有的是時間。”艾默絲輕笑。

    海拉呼出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振奮之色。

    現在的我,應該勉強追上黑星的腳步了。

    可以……回家了。

    艾默絲操控著力場,拿出一個通訊器,遞到海拉面前,笑道:“要和他分享這個好消息嗎?”

    海拉接過通訊器,猶豫了幾秒,搖了搖頭。

    “不,等我親自回去,給他一個驚喜吧。”

    ……

    星座回廊,赤環星。

    一艘碟型飛船穿過幽能禁制環帶,緩緩駛向帝國母星,船艙艦橋中,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舷窗前,默默望著越來越近的赤環星。

    此人通體亮銀色,皮膚猶如流動的液態金屬,臉上只有一對金屬質地的眼睛,別的地方光滑如鏡,倒映著窗外的星河,他沒有穿衣服,身上沒有任何性征。

    他是五年前誕生的新生超A級,曾是星靈之海的一名超A級種子,在一百年前,他用特殊方法將自己關進一顆垂死恒星的星核,進行九死一生的試煉,百年后猶如破繭而出,完成物種蛻變,從星核中誕生的,已經是一個新的生命。

    他舍棄了自己的名字,自稱“銀影”,在星靈之海組建了屬于自身的超A級勢力,這幾年鋒芒畢露,做出了不少事跡,發展也十分迅猛,很快在星靈之海有了一席之地。

    如今,銀影答應了赤色帝國的招攬,加盟帝國,今天便是來赤環星面見元首,順便與帝國的超A級圈子見面。

    這時,一名干部來到他身后,小聲道:“銀影閣下,我們很快就要降落了。”

    “嗯。”銀影的聲音帶著金屬震動般的嗡嗡回響,語氣冰冷猶如沒有感情的電子音。

    這名干部猶豫了一下,問道:“銀影閣下,我們為什么要加盟帝國?”

    “你懷疑我的決策?”銀影頭也不回。

    “不敢不敢。”

    這名干部急忙否認,他加入銀影麾下沒多久,可不敢得罪,此時不由語氣躊躇,“我只是覺得,光輝聯邦和虛靈教派開出的條件更加豐厚。”

    銀影不置可否,“恰逢閃耀世界大開發,帝國的吸引力占據上風,導致光輝與虛靈不得不開出更高的價碼,并不是因為他們重視我。但是,星靈之海的勢力接近飽和,只有閃耀世界能給我足夠的發展空間,選擇帝國更適合我……不過,這些并不是我加盟的最主要原因。”

    “那您是為了什么?”

    “進化方塊……以及黑星。”銀影語氣一頓,“要不是掌握著進化方塊的黑星在帝國,我不一定會加盟。”

    “是了,帝國那邊說召集了一些超A級來見您,不知道黑星來不來,如果他也在的話,您正好可以向他提出要求。”干部說道。

    “呵,據我所知,那些老牌的超A級,很少會出現在這種迎新的儀式上,最有可能見到的是烏蘭瑞爾的護衛暗帝克洛蒂,黑星來不來,我不知道……”銀影淡淡道:“不過要是他來了,正好可以找他切磋一下。”

    “你要找黑星切磋?”干部嚇了一跳,“他在十幾年前就是巔峰超A級了,位列機械神明之一,雖然這些年沒什么動作,但……但……”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說了,三大文明的超A級圈子,向來有刁難新人的習慣,想要得到話語權,必須用實力說話,既然注定要打,還不如找個厲害的。”

    銀影轉過身來,冷冷道:

    “暗帝、龍王、幻神,赤色帝國三大老牌超A級地位最高,而排在他們之后的,就是二三十年前才成為超A級的黑星,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幾率接任前三者的地位,未來是帝國的頂梁柱,掌握最大的話語權,我都得聽他的。短短二十多年,黑星就成長到這樣的地步,我對他很感興趣,想要騎在我的上面,我得驗一驗他是不是像傳聞中那么厲害。”

    很快,飛船緩緩降落在赤環星的政治核心區域泰倫哈米爾宮,銀影帶著干部走下飛船,跟著接待人員,走進大門。

    轟!

    就在這一瞬間,一股股強烈的超A級氣勢從遠方轟然爆發,朝著他狠狠壓了過來,顯然是個慣例的下馬威。

    銀影毫不示弱,獨屬于超A級的氣場升騰而起,強硬地頂了回去。

    嘭嘭嘭——

    半空中仿佛迸開一圈圈無形的沖擊波。

    察覺到他的態度,這一道道超A級氣勢如潮水般退去。

    “先去見元首。”銀影冷冷望了一眼氣勢爆發的方向,跟著似笑非笑的接待人員前往另一個方向。

    與此同時,遠處某個房間,不少帝國超A級盟友待在此處。

    “現在的新人真是囂張啊,沒一個肯服軟的。”貝奧尼感慨。

    “是啊,想當初我……咳咳。”維魯不好意思咳嗽了兩聲,悄悄瞥了一眼坐在上首位置的韓蕭的主宰分身。

    韓蕭嘿嘿一笑,調侃道:“當初你可是連我這個新人也沒打贏。”

    “那不一樣,你是打破歷史記錄的特殊存在,現在都是巔峰超A級了,輸給當時的你……應該也不丟人吧。”維魯干笑了兩聲,掩飾尷尬。

    “不,很丟人。”劍者·芙冷冷補刀。

    在座眾人哈哈笑了起來,房間里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這些年過去,韓蕭已經與大多數帝國超A級盟友建立起了更深的交情,由于實力與傳說度的因素,他在這個圈子里掌握了更大的話語權,地位僅次于暗帝、龍王與幻神,已經從一名新人躋身為老資格。

    如今,在帝國超A級盟友里,只剩下倔強的小霸霸不買他的賬,其他人都對他敬畏有加。

    今天到場的超A級有九個,老龍和康德都沒來,比韓蕭上次來的人還多。

    上一位經歷這種陣仗的新人就是韓蕭自己,看見銀影,他仿佛就看到當年的自己,同樣鋒芒畢露。

    他沒興趣和這群超A級一起欺負新人,所以剛才爆發氣勢的人之中不包括他,他選擇來見銀影,主要是想到前世的經歷,對此人有些興趣。

    如果沒記錯的話,銀影是一個特殊存在的超A級,他在物種蛻變過程中產生了變異,把自己煉成了類似宇宙寶物的存在,但此時,這個隱藏屬性應該還沒有覺醒。

    在前世的后期版本,銀影在玩家群體中有一個響亮的外號——“超A公交車”!

    據不完全統計,在世界樹戰爭中,用過銀影的超A級就不下二十個。

    而使用次數最多的,正是那個大器晚成的卡羅特,有著“公車私用·卡羅特”的雅號。

    韓蕭雖然想把公交車變成私家車,不過這個想法有點不切實際,所以他主要還是想先接觸一下對方看看。

    這時,拉文勞德環視一圈,問道:“等會說不定要切磋一下,你們誰想上?”

    “我沒興趣。”劍者·芙冷淡拒絕。

    “別找我。”貝奧尼擺手,“你們知道我不擅長單挑。”

    “我……”維魯猶豫了一下,因為韓蕭給他的教訓,他現在對這種事情也不熱衷,搖搖頭,“我也不上。”

    “黑星,你有興趣嗎?”馬克西羅爾看過來。

    “我不打沒必要的戰斗。”韓蕭擺擺手,他可不想欺負一個值得交好的新人。

    而且赤環星是帝國首府,他在這里沒有多少機械部隊,打壞了還得修。

    “你們都不上,那我來吧。”一旁的小透明柯勒無奈開口。

    眾人頓時側目,一臉懷疑。

    不吹不黑,柯勒是公認最菜的,甚至還不如貝奧尼呢。

    “我好歹是個擅長單挑的武道家,你們那是什么眼神?”柯勒惱羞成怒。

    “怕你丟人。”劍者·芙言簡意賅。

    趁著眾人調侃柯勒,韓蕭挪到貝奧尼身邊,小聲問道:“你最近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貝奧尼沒好氣道:“都是拜你所賜,摩多文明天天打壓我的族群,上次還對我的火核之地發射了一輪遠程星際導彈,給我犁了一遍,你賠嗎?”

    “不賠,這個你得找帝國,是帝國讓我這么做的。”韓蕭干咳一聲。

    這些年,羅泰爾在摩多文明興風作浪,刺殺了一個又一個目標,不知道激怒了摩多文明多少遍。

    摩多把怒火都發泄在同在舊日星河的帝國盟友貝奧尼身上,這些年被打壓得灰頭土臉,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羅泰爾做事雖然謹慎靠譜,但也不是沒有遇到危險,在一次次險象環生中飛速成長,雖然也有運氣成分,但不像弗丁、尼洛辣么夸張,更多靠自己的本事化險為夷。

    他的刺客互助會也發展得不錯,培訓了一批星際殺手出來,名義上是一個黑市賞金殺手組織,暗中是直屬于韓蕭的“影行者”。

    聊了一會,銀影的氣勢忽然由遠及近,慢慢靠近,眾人心知銀影已經和元首聊完了,正在過來,隨即收斂了笑意,繃緊了臉色。

    刷。

    大門打開,兩道人影走了進來,一個是面無表情的克洛蒂,徑直走到韓蕭旁邊坐下。

    另一個便是銀影,他在房間中央站定,環視一圈,觀察在座的超A級,最后目光鎖定在韓蕭的主宰分身上。

    “你就是星靈之海的銀影?”維魯率先開口,裝模作樣冷哼:“你好像不太尊重我們。”

    銀影淡淡道:“憑什么要尊重你?”

    “挺囂張,可惜,這里是赤色帝國,帝國不允許有這么牛逼的人物存在。”一旁的柯勒冷笑道。

    話音剛落,韓蕭頓時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這話的格式聽起來怎么這么耳熟……

    銀影看向柯勒,沉默了半晌,問道:“帝國有你這號人物嗎,沒聽說過。”

    柯勒目光一冷,本來只是裝模作樣,此時被揭了短,寶寶真有點不開心了。

    “在超A級的圈子里,地位與話語權都是靠實力掙來的,想必你也明白這個規矩。”柯勒手臂搭著膝蓋,上身前傾,“你加盟帝國,過了元首那一關,可還沒有過我們這一關呢,怎么樣,敢和我切磋一下嗎?”

    “你?算了吧,你不是我的對手。”

    銀影語氣平靜,仿佛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不等柯勒繼續說話,他轉頭看向韓蕭,緩緩道:“要切磋,就要選厲害的,黑星,你有膽量和我交手嗎?”

    韓蕭一愣。

    怎么突然扯上我了?

    我只是來打醬油的而已啊。

    眾人眼神一亮,頓時來了興趣,一臉玩味。

    一踏入超A級,就覺得自己強到沒邊,直接向處于頂峰的人發起挑戰,這種類型的新生超A級偶爾會出現一兩個,所以眾人也沒覺得銀影的表現奇怪。

    初生牛犢嘛,有銳氣很正常,敢于向更強者挑戰,也是一個不錯的素質。

    韓蕭正要回絕,忽然發現面板產生動靜,立即把到了嗓子眼的話吞了回去。

    瞅了一眼提示,他心里忍不住嚯了一聲。

    銀影主動邀戰,直接觸發了超A級挑戰任務,就像赫伯爾、麥尼遜的任務一樣,經驗獎勵豐富,還能額外抽取對方的一項能力。

    經過這些年的研究,韓蕭對這種任務的觸發機制已經頗為了解了,假如是超A級主動向自己公開約戰,那么出現任務的幾率賊高。此時的觀眾雖然只有在座幾個人,但都是宇宙里的大人物,影響力因子是足夠的。

    這位新人也太慷慨了,上來就送我一個能力……韓蕭忍不住搖頭。

    “好吧,不用激將,我答應你就是了。”

    銀影點點頭,忽然道:“光切磋沒勁,我們賭點什么吧?”

    韓蕭好奇,“你想賭什么?”

    “我想借用進化方塊,如果我占了上風,甚至贏了,請你履行。我要是輸了,就答應你一個不越過底線的要求。”

    “可以,小事一樁。”韓蕭點了點頭,反正自己橫豎不虧。

    這時,冷眼旁觀的克洛蒂淡淡開口,“去幽能禁制環帶外面打,別在母星附近交手。”

    聞言,韓蕭心情忽然有點古怪。

    好像你上次也是這么說的吧,連臺詞也沒變,你就是專程來當裁判的吧?

    ……

    泰倫哈米爾宮的元首辦公室,烏蘭瑞爾站在窗邊,抬頭看著搭載著一群超A級的飛船升空,消失在天際。

    “元首,黑星他們已經走了?”

    房間里還有幾位高層,都是這些年來一直主張進化方塊上交的官員,其中有強硬派的貝可羅迪,也有曾經間接得到韓蕭幫忙的路德維爾。

    烏蘭瑞爾回過頭,淡淡道:“嗯,克洛蒂說他們去幽能禁制環帶外切磋了。”

    “那……”貝可羅迪沉吟了一會,道:“元首閣下,你覺得這份計劃怎么樣?”

    烏蘭瑞爾眉頭微蹙,“高德的能力,確實是歷史第一例,但是連我們的技術都做不到,你確定他有把握嗎?”

    “現在還沒有。”貝可羅迪搖頭,“他告訴我,只有到了超A級,他的異能才有可能分析出進化能量的原理。你知道的,異能者向來是奇跡的創造者,多少特殊技術都是異能者帶來的。”

    “超A級……”烏蘭瑞爾搖頭,“他覺得他一定能達到這個層次?就算可以,還需要多久?”

    “不清楚,只能等。”

    聞言,烏蘭瑞爾不由沉默。

    見狀,貝可羅迪忍不住繼續勸說:“元首閣下,這可是一個好機會,這些年黑星已經證明了,帝國從他手里換取進化方塊的幾率微乎其微,我們也不可能對他使用強硬手段。但是,如果是我們自行解析了進化能量,將其模擬、復制出來,就算是黑星也沒有什么話好說,這不算得罪他,就算他因此不滿也不占理,沒有規定我們不可以研究進化能量啊,這是技術的進步,他沒資格指手畫腳!”

    “我知道。”烏蘭瑞爾皺眉,“但是,高德提出的要求是,只有讓他接觸進化方塊本體才行,如果發生什么異常情況被黑星發現了,或許會交惡黑星。”

    “這是一點小風險,可我們又不是要搶他的方塊,并沒有那么嚴重。再說了,高德現在是我們帝國直系的重要培養對象,未來給他提供進化名額本來就是黑星的分內事。”

    烏蘭瑞爾有些猶豫,進化方塊是黑星的東西,帝國不可能搶奪,但是自行研究出來就不一樣了。

    從個人角度來講,烏蘭瑞爾對黑星沒有任何意見,心里喜愛有加。

    但是作為元首,她必須站在帝國的立場考慮問題——進化者圖騰的利益太大,而且每過十幾二十年就要充能,讓外人壟斷,終歸是不放心的。

    “這么做不一定是搶奪黑星的利益,而是預防某一天黑星丟失了進化方塊,所以帝國最好研究出進化方塊的奧秘,作為備用。”貝可羅迪趁熱打鐵。

    “他說的有道理。”路德維爾淡淡附和。

    說起來,路德維爾以前欠韓蕭一個人情,不過這些年他主張在破碎星環進行投資,打壓無限財團,還了不少人情。

    今天沒有反對貝可羅迪,甚至一起支持這份計劃,并不是路德維爾對韓蕭有意見,只是在其位謀其職……在他看來,這個方案的可行性確實很高。

    烏蘭瑞爾思索了一會,呼出一口氣,緩緩道:

    “貝可羅迪,黑星過一會回來,你以你的名義邀請他談事情,最后一次向他提出條件,問他愿不愿意用進化方塊換取其他東西。”

    “如果他依舊拒絕了,那就把這項計劃轉正吧……記住,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特別是別告訴黑星,如果他事先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會想方設法阻撓,一切等塵埃落定了再說。”

    聽見這番話,貝可羅迪等人眼中閃過喜色,紛紛點頭。

    “明白。”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陕西快乐十分 赌单双的规律 三肖中特期期准下下彩 四川省金7乐 甘肃11选5彩票官网 快乐十分奖金计算器 新时时彩二星组选和值 牛魔王心水论坛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号码今天 时时为什么改为2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