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至尊歸元 > 1427 藍溪淺,結果與身份!
“溪淺,你這……”

    在藍溪淺美眸的注視下,李卓霖有些不自在,撓了撓頭問道。

    “李大哥,你和我悅姐到底是什么關系?”

    藍溪淺問道。

    并且,在問話的同時,她的眸子依舊緊緊鎖定在李卓霖身上。

    然而,這話一出,卻令得李卓霖頓時面露復雜之色,眼神也充滿著回憶與無奈……

    “溪淺,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然而下一刻,李卓霖卻轉移了話題。

    “我可以留下來么?”

    藍溪淺眼神深處閃過一抹無奈,明白李卓霖不想多說,她也就乖巧的沒有多問。

    “當然可以,只是……”

    李卓霖松了口氣,旋即道,“只是你畢竟實力太低,而且現在僅是外門弟子的身份,我也沒辦法!所以,你如果想要留下來的話,恐怕只能以……”

    “以侍女的身份,對嗎?”藍溪淺接口道。

    “這……是的!”

    李卓霖點頭,而后急忙又道,“不過你放心,在執法堂的一畝三分地,絕沒有人真的敢將你看成侍女的!”

    “李大哥……”

    “嗯?”

    “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沒,沒有!”

    “是因為我悅姐嗎?你喜歡她?”

    “不,不是!”

    “真的?”

    “夠了!”

    連番的快問,讓李卓霖仿佛有些受到刺激,忽然間一聲怒吼,原本和善的眼神在此刻竟是浮現出了幾分冰冷,而后猛然坐在身后的椅子上,整個人都好似有些無力的靠著椅背,表情在此時變得無比復雜……

    “李大哥,對不起啊!”

    藍溪淺見狀,蓮步輕移的去到李卓霖身旁,紅唇微張但除了道歉之外,卻不知該說些其他什么。

    但她卻能看出來,李卓霖和她表姐藍悅之間,肯定有一段難以割舍的情感,可是據她所知,自己的悅姐在五年前便已經結婚了,并且現在都有了一個四歲多的可愛女兒,這又是怎么回事呢?

    “結婚?咦,不對啊!”

    驟然間,藍溪淺猛然想起來,雖然知道悅姐結婚,但卻從沒見過自己的姐夫,而且當初他們結婚也并沒有舉行婚禮,甚至都沒有邀請任何一個親朋好友。

    本來,大家都以為,藍悅是因為奉子成婚而覺得不好意思,所以這才沒有舉辦婚禮。

    可現在回憶起來,這其中可能是有些問題的。

    畢竟就算不舉行婚禮,但不至于到現在為止,都沒見過她的那個姐夫吧?

    “對不住了,溪淺……”

    過了一會兒,李卓霖逐漸平靜下來,歉聲道。

    “沒關系!”藍溪淺抿了抿唇。

    “溪淺,走吧!”

    李卓霖起身朝外走去,“我去給你安排一下,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執法堂內可以任你走動!”

    “……謝謝李大哥!”

    藍溪淺將滿腔的話語重新壓了下去,乖巧的跟在李卓霖身邊。

    接下來,在李卓霖的安排下,藍溪淺正式成為了執法堂的侍女,也算是李卓霖的。

    當然,眾多中執法堂弟子也都明白藍溪淺與眾不同的地位,正如李卓霖之前所說,接下來的日子中,并沒有人敢真正將她當成是侍女看待,也讓藍溪淺有了較之在外門內更加平穩的生活。

    …………

    “兄弟,我來了!”

    第二天傍晚時分,李卓霖主動來到了楚軒所居住的地方。

    推門而入,便是毫不客氣的將桌上茶水端起來一飲而盡,讓楚軒看得瞠目結舌,這李哥是缺水了嗎?

    “兄弟,孫程那廝完了!”

    放下茶杯坐在椅子傷,李卓霖說道。

    “完了?這是什么意思?”

    楚軒怔了怔,問道。

    “那家伙已經被我爺爺命人帶去,恐怕這輩子都完了!”

    李卓霖撇撇嘴,而后繼續道,“兄弟你可不知道,孫程那廝的膽子太大了!不知道從哪兒打聽到了一些咱們親傳弟子的消息,然后故意在外門中渲染,還逞能的說與咱們關系非常好,每年都會有選擇的離開一段時間,說是與咱們一同外出歷練!”

    “好家伙,這廝的膽子真大!”

    “還十分隱秘的去接觸不少外門,甚至內門弟子,說是能幫助他們進階!”

    “每次,都會收受不同數量的仙石!”

    “也不知道他是運氣好還是咋的,在一兩年來,還真有不少外門弟子成功加入內門!在這幾人的渲染下,那廝在外門弟子中的名氣非常大,許多人甚至都將其看成了救星!”

    “你可不知道,那廝竟然有三百多塊中品仙石,上千塊的下品仙石!嘖嘖……”

    說到這里,李卓霖不禁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另外,在內門弟子中,他還仿冒我們不少親傳弟子的筆跡寫了一些親筆信,然后騙取內門弟子的修煉資源,甚至法寶那些,真是將騙術運轉到了極致啊!”

    “就算如此,可真有那么多人上當?”

    楚軒微微皺眉,什么將騙術運轉到極致?這明顯就是騙子嘛!

    “應該算是廣撒網,多斂魚吧!”

    李卓霖也是有些無奈,“主要是那廝的方法不錯,很隱蔽,而且絕不會接觸多次!這樣一來,他在諸多外門弟子心中也就越發神秘!而且,說起來他的資質也的確不錯,不然不可能達到真仙后期巔峰的境界!”

    “咦,說起來……”

    話音至此,李卓霖的目光卻是古怪的落在了楚軒身上,上下打量著楚軒,表情越發怪異,“話說兄弟,哎,算了,我也叫你軒子吧!”

    得到楚軒的微笑點頭,李卓霖繼續道,“似乎這才半個月吧?軒子你就從真仙前期到了真仙后期巔峰,你修煉起來是用飛的嗎?”

    “可別亂說……”

    楚軒咧咧嘴,擺手道,“我之前可是真仙前期巔峰!”

    “有什么差別?”

    李卓霖眼睛一鼓,“人家都是千難萬難,而你提升突破卻像喝水吃飯,這還有天理嘛這?”

    看李卓霖那瞪著眼,好像要吃人的樣子,楚軒訕訕一笑,趕緊轉移話題,“對了,孫程的事情交到你爺爺手中也算結束,那其他幾人呢?”

    “為虎作倀,同樣不免受到懲罰,不過比孫程會稍微輕一些罷了!”

    李卓霖擺擺手。

    對于孫程等人的這種涉及數百人的巨大騙局,其實也是給大家,給整個紫寰宮都敲了一個警鐘。

    此事,也只能內部消化,絕不可外傳,否則必定會成為仙界當中一個天大的笑話!

    當然此事,也讓李邴這位執法長老大怒非常,待得孫程之事徹底解決,他必定會有所動作,至于會是如何驚人,現在卻不得而知。

    “軒子,你是不是什么地方招惹到了姜師姐?”

    頓了頓后,李卓霖忽然想起什么,又問道。

    “招惹她?”

    楚軒一聽,頓時沒好氣的道,“你覺得我有那種膽子嗎?”

    “可是,她為何在閉關之前,忽然給我傳信,說等她將冰靈焰心成功煉化吸收之后,會出關找你麻煩?好像她說的意思是,你在什么地方騙了她!”李卓霖如是回道。

    “我騙她?”

    楚軒又是一怔,本想搖頭說什么,可隨即卻驀地閉上了嘴,心中暗道,“莫非,姜師姐知道了我擁有紫金靈元佩的事情?”

    “軒子,軒子……你在想什么?”

    見著楚軒微怔,李卓霖在旁邊喊道。

    “啊?”

    楚軒回神,李卓霖卻是忽然怪笑道,“在想什么呢?莫非,你是欺騙了姜師姐的感情?嘖嘖……”

    “胡說什么呢?”

    聽到這話,楚軒頓時滿頭黑線。

    隨即楚軒心中一動,故作好奇的問道,“對了,李哥,我之前無意間聽人提過一種東西,好像叫做什么紫金靈元佩的,這是什么啊?”

    “是姜師姐或者蕭師兄提的吧??”

    李卓霖哈哈一笑,道,“軒子你才來紫寰宮不久,想來也不甚清楚!這紫金靈元佩啊,其實是宮主一脈弟子的身份玉佩統稱!”

    “其實,就和你我所擁有的玉佩一樣,是身份的標識!”

    “不過,在紫寰宮內,只有宮主一脈的弟子,才能擁有紫金靈元佩!另外宮主收的一些記名弟子的話,則是紫青靈風佩!”

    ……李卓霖如是說著,楚軒驀地心神一蕩,腦海中浮現出了一道特殊的身影,趕緊又道,“那咱們宮主的名諱是什么?我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呢!”

    “咱們宮主的名諱,乃是上姜下邑,被稱之為封天仙尊,乃仙界三大仙尊之一!”

    說到這個,李卓霖不由得昂了昂首,顯然為此感到無比的自豪。

    “上姜下邑……”

    “封天仙尊……”

    然而此時聽到李卓霖的話后,楚軒卻猛然身體一顫,臉上復雜的同時,心內更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該死,我怎么那么笨?”

    下一瞬,楚軒猛然敲了一下自己的額頭,苦笑著暗道,“姜邑、姜云,這那么明顯的事情,我竟然一直沒想到!”

    或許,他是沒往那方面去想。

    “軒子,你這是在做什么?”

    看著楚軒有些‘自殘’般的舉動,李卓霖愕然不已。

    “沒事……”

    楚軒嘆了口氣,輕輕搖頭。

    “算了,我也不問你了!”

    李卓霖撇撇嘴,隨之又道,“這次我過來找你,除了和你說一下關于孫程的事情之外,還有個消息要通知你一下!”

    “消息?什么消息?”楚軒愕然。

    “是關于每十年一次的青云榜之事……”

    李卓霖說道,“這次青云榜,軒子你必須要去爭奪榜首,這樣才能順理成章的成為親傳弟子……”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金沙彩票首页 体彩浙江6十1玩法 福彩中奖率 欢乐生肖是时时彩吗 足球比分188天宏达 海南排列五私彩包码 四川金7乐组六实战技巧 吉林快三合值走势图 新疆11选5推荐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