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我的老千之路 > 第173章 下馬威
 離開了酒店,下樓直接上了車。

剛一上車,阿華說道:“老板剛剛打電話,說是你有個朋友也來了,這個朋友會幫你……”“什么?

哪個朋友?”

我一聽阿華這話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如果是徐燕寅的話還情有可原,但徐燕寅阿華不會這么說……可如果是我其他的朋友或者同伴的話,怎么會知道我和封小樂的事情?

阿華搖了搖頭:“不清楚,老板只是讓我原話轉達……”“好,我知道了……”阿華的話讓我突然有了強烈的好奇心。

我的朋友?

來幫我?

到底是誰?

半個小時后,來到了市中心大潤發的那個地下停車場。

走了幾步就看到了“爽天娛樂城”的牌子。

不由得加快腳步,迫不及待想知道,封小樂到底把什么人找來了?

走進了那道小門,我就看到門口守著兩個黑衣男人。

這兩個人的氣質一看就跟之前不同,感覺就是封小樂的人。

果不其然,我一進門,他們就開始跟我打招呼:“老板……”不得不說,這還是我第一次當老板啊。

這種心情有些奇妙,以前做事那都是偽裝的老板,可這一次……至少也算是半個真的吧?

我點了點頭,快步朝著里面走進去。

不多時阿華也跟了上來。

穿過了電玩廳和賭場大廳,直奔里面的辦公室。

上一次賀寧帶我來過這里,第二次就是輕車熟路。

還在走廊上,我就看到辦公室的門口站著一堆人。

看起來這些人都是在等我的樣子,回頭看了看阿華,阿華道:“現在賭場的負責人都在這里等著你,等你過來交接!”

我嗯了一聲,來到辦公室門口,一眼就看到辦公室里面還坐著幾個人。

徐燕寅和李哥我自然是認識的,李哥坐在沙發上,抽著香煙,玩兒著手機。

徐燕寅坐在辦公桌邊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玩兒著電腦,非常愜意,就好像他才是這兒的老板。

賀寧就站在一旁,見我進來,跟我打招呼。

雖然賀寧表面上依舊是客客氣氣的,可我卻知道這人心里肯定不爽。

第一他喜歡朱爽,第二這原本是他負責掌管的賭場,卻要被我一個外來人接手,他心里不恨,打死我都不信。

不過……這時候我注意到,另一張沙發上,居然還坐著一個男人。

一個穿著粉色外套的,看起來大約三十五歲的男人。

這男人皮膚白皙,非常英俊,給人的氣質就是溫文儒雅的。

見我望著他,男人笑著起身,跟我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是鄭佳玉!封老板的人!”

一聽這話,我心里咯噔一下。

封老板的人?

鄭佳玉?

等一下……鄭佳玉?

仔細在腦海中回想這個名字,那不是蔣獄長要我和徐燕寅出來找的那個人么?

當時據說鄭佳玉到了云里鎮就失去了和監獄的聯系,所以徐燕寅提前一個月就去云里鎮,我隨后也到云里鎮,就是為了找他。

之前聽封小樂說貌似把這個人囚禁起來了,可現在鄭佳玉居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還自稱是封小樂的人?

不過……很快我就明白過來。

這分明是封小樂在對我示好呢。

他把鄭佳玉放出來,而且還讓他在我身邊做事兒,這就是一再表明對我的好,對我的誠意!而鄭佳玉嘴上說是封小樂的人,實際上也是說給賀寧等人聽的。

“你好!”

伸出手,和鄭佳玉握了一下,心里不知道是一種什么滋味。

想來阿華口中所說的朋友,應該指的就是他了。

不過,鄭佳玉這人皮膚看起來好,手背也是白嫩白嫩的,但是一握手,就感覺他的手上都是老繭。

從這個小細節,大概就能知道,鄭佳玉絕對是經常在賭桌上做事兒的,說不定千術也很厲害。

我深吸了一口氣,和鄭佳玉對視了一眼。

此時,鄭佳玉也是微微笑著,臉上沒什么太大的波瀾。

看到鄭佳玉安然無恙,封小樂似乎并沒有虐待他,這是蔣獄長安排我和徐燕寅的任務,見到本人,心里總算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

“老板來了,那我趕緊給老板讓座啊……”徐燕寅輕咳了一聲,下了椅子,點燃一根香煙,笑瞇瞇地走到李哥邊上坐著。

看起來徐燕寅現在和李哥的關系倒還不錯。

我沒多說什么,徑直走到辦公桌面前坐下。

這時候,賀寧上前來,給我遞過來一摞厚厚的文件。

“老板,這是上個月的流水利潤,下面是一些放水的賬單,以及每個欠債人的詳細資料……”我一聽這話,瞬間感覺頭大了。

我沒想到賀寧一上來就給我這么大的一個難題。

我抬頭看了賀寧一眼,賀寧臉上帶著微笑,似乎沒有惡意,可我能感覺出來這人是故意想給我制造麻煩呢?

我接過了一大堆文件,裝模作樣的掃了兩眼。

我心說……我這剛剛“上任”,就想給我上課?

我記得上一次追債……應該是和曾兒一起,到王老虎那里去追債。

那次曾兒是作為袁爺的人,跑到元哥的場子里幫忙的。

通過那一次追債,我也能感受到,賭場對于賭徒來說雖然是個銷金窟,但是賭場這邊放水出去的錢,想要收回來,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

舉個例子,就算你找到了這個賭徒,但若是這個賭徒沒錢,你怎么辦呢?

是搶了他的老婆,還是拐了他的孩子?

無論怎么做,都是喪盡天良的……要么你就收不回來這錢。

所以一般賭場會把放水錢的這個機會留給在社會上有背景的道上的人來做。

接到這厚厚的一摞資料,我能感覺到賀寧的不懷好意。

我特么剛來就想給我一個下馬威?

不好意思……我可不吃這套。

隨便掃了兩眼,我把這些資料扔在一邊。

點燃一根香煙,靠在椅子上,我直勾勾盯著賀寧。

賀寧愣了一下:“老板有什么指示么?”

“賬本上我們有多少錢沒收回來,我給你一個星期時間,全部收回來,要是少了一分,你就給我滾蛋!”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高频彩app下载 江西快3平台投注 宁夏快三走势图49期 风采35选7玩法开奖号码 49492222香港开奖结果 2019最新注册领取体验金 时时一天赚2000技巧 足球竞彩258投注 上海福彩快3开奖直播 时时走势图怎么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