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女頻頻道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 番二21:三爺慪火,簡直是流氓行徑(3更)


    云錦首府內,客廳一時靜極了……

    傅沉剛抬手,準備再倒杯水潤燥,他此時那叫一個火大,得壓著。

    此時,傅欽原急忙上前,抬起白瓷茶壺,“爸,我幫您。”

    語氣討好。

    他還指望父親幫自己出謀劃策,畢竟某人是老狐貍,而且這方面經驗豐富。

    傅沉輕哂,淡淡說了句,“走開。”

    他就差讓他滾蛋了!

    他此時恨不能沒生過這兒子,哪兒有女兒省心。

    自己徑直倒了杯水,喝了大半杯,他不開口,但幾人也都知道他此時心情是雷暴天,誰敢開口,這道雷絕對會劈過來!

    傅沉忽然想起許多年前,段林白半開玩笑撮合傅欽原和京星遙,當時自己還想,反正自己不做這倒霉親家,當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段林白這天殺的東西!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烏鴉嘴。

    方才在梨園,他心底不是沒想過這種可能,只是兩人這些年的確沒聯系,京星遙回京時間也很短,兩人見面次數屈指可數,就算去京家,在京寒川眼皮底下,想暗度陳倉也很難。

    想法竄出來,就被他否了。

    此時想來:

    他小瞧了自己兒子,膽子太大。

    *

    傅沉抿了口水,看向千江,“這就是你知道的全部?還有隱瞞?”

    “沒有,對您,我知無不言。”

    傅沉輕哂,這時候表什么衷心,“你如果真的向著我,就應該把這件事爛在肚子里,別讓我知道,或者當時就該在我和寒川面前,直接把事情說了,而是選擇這時候告訴我。”

    現在就算他和京寒川坦白,說自己剛得知這件事,就怕他也不會信,肯定覺得自己暗戳戳想了什么壞點子。

    他們兩個,都是心“臟”的人,還是很了解對方的。

    千江仍舊是神情寡淡,直接說:“我原本也打算將這件事爛在肚子里,是您逼我說的。”

    傅欽原努力憋著笑,真不愧是他的千江叔叔,難怪他母親以前經常吐槽他的耿直。

    傅沉臉都黑透了,“我逼你?”

    “這件事我猶豫了很久,當時我雖然知道小三爺就在衣架后面,但我沒有當場戳穿,如果我打死不說,這件事也能瞞一段時間。”

    “只是您剛才一直說讓人去查,我心底有愧,您信任我,才讓我去找小三爺,我卻隱瞞了這么重要的事。”

    “所以我還是決定站出來。”

    千江說話可不是十方那種,十方是對人下菜,而他的語氣永遠都是正氣凜然,擲地有聲,一副鐵骨錚錚的做派。

    而且他知錯就改,那語氣……

    聽在傅沉耳里,就四個字:理直氣壯!

    真的,當年那么多機靈的人,他怎么會選擇千江?

    可能覺得憨厚老實,這也太老實了!

    傅沉扶了扶眉骨,壓根不想看他,轉而把矛頭對準另一個當事人。

    “欽原,對他說的話,哪里不對,給你機會替自己辯解。”

    傅欽原抿嘴,“爸,都這時候了,您怎么還存在僥幸心理?”

    傅沉的確想聽他說,這一切都是千江臆測,可是傅欽原這小子偏……

    “行,那你補充一下,今天的事,除卻他說的這些,我還有什么不知道的,你的那杯茶是泡給星遙的,這件事我了解了。”傅沉已經把事情快速把所有事情串聯起來,“你小子膽子是真大,拿你六叔當槍使?”

    “你今天那番話,說相親找對象,是故意刺激他的?”

    “把他推出去給你處理情敵?你倒是聰明。”

    “其實不是我聰明,是您聰明。”傅欽原一個馬后炮,又把傅沉給懟了出去,“當時是您先說那些人過來居心不良。”

    “我畢竟年紀小,涉世不深,道行淺,還真以為那些人是來看戲的。”

    “多虧您提點,我只是順著您的話說而已。”

    傅沉當時就是順嘴調侃京寒川一句,他們幾個朋友之間,這般打趣再正常不過,哪里會想到,簡單一句話,又被傅欽原挖了個坑。

    “敢情你把你六叔當槍使,還是我的錯?”

    “沒有,只是您太聰明。”

    傅沉冷哼,他心底很清楚,左右這小子就是要把他給推出去的。

    “除卻千江叔叔說的那些,其實我和她在衣架后面,還做了些別的,基本上您能想到的,我們都做了。”

    十方已經有些腿軟了。

    Wuli小三爺……您這么刺激你爹真的好嘛?

    *

    傅沉喝了口茶,平復數秒。

    事已至此,只能先了解情況再做打算。

    不過他心底想好了,最壞就是把這小子綁過去,煎炸烹煮,紅燒亦或是清蒸,就算就地活埋了,那就由著京寒川了,反正你動人閨女,岳父這關是一定要過的。

    要不然,他就和京寒川兩個男子雙打也可以。

    反正他對這小子積怨已久,趁機揍一頓,挺好。

    “你們兩個,進展到什么程度了?到最后一步沒?”傅沉還是要了解情況。

    “我們沒上床。”傅欽原挑眉。

    他爸這些老人家說話……

    真是委婉。

    這種事有什么不能說的,還最后一步?

    傅沉松了口氣,他最擔心兩人把能做的都做了,這要是把人閨女肚子搞大了,試圖那孩子逼宮京許兩家,就京寒川的脾氣,絕對會說一句:

    “女兒孩子我留了,你給我滾蛋!”

    絕對是留子去父。

    “還有呢,你們交往多久了?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他了解情況,才能對癥下藥,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

    可是傅欽原此時說的話,氣得他差點心肌梗塞:

    【我們沒在交往!】

    十方都急得險些昏厥過去。

    你們沒交往,又親又抱,這算怎么回事?六爺的脾氣,你身上有幾層皮都得給你扒了。

    傅欽原這句話,算是把傅沉的一條后路給斷掉了,他原想著帶著傅欽原去京家“負荊請罪”,把事情挑明坦白了,現在告訴他,還沒交往?

    只怕到時候京寒川會被他們父子倆一起轟出去!

    他深吸一口氣,“傅欽原,你知道你這種行為是什么嗎?”

    沒交往,對人家動手動腳,這話能聽嗎?

    傅欽原直言,“我在耍流氓。”

    “你知道就好!”傅沉擱了茶杯,猛地扣在桌上,“說吧,你怎么想的?且不說我們兩家的關系,就是別人的姑娘,也不能讓你這么欺負。”

    “你是準備耍耍流氓,占完便宜,拍拍屁股就想跑?”

    “我們家可從沒出過不負責任的渣男,簡直是流氓行徑!”

    傅沉此時心底說不出什么滋味兒,要是談戀愛就罷了,這兩人都不是正兒八經的男女朋友,那還搞什么?

    他就是想幫他,都搞不起來!

    讓他怎么和京寒川開口,告訴他:

    我兒子對你閨女耍流氓,把她給欺負了?

    傅欽原挑眉,“我們家的男人并非都是好的,二堂哥當初毀了和母親的婚約,也算渣男!”

    傅聿修真是莫名其妙躺著中槍。

    “你別給我打馬虎眼犟嘴,你和人家都沒確定關系,你對人家上下其手做什么?”

    “您當年和母親也是沒三媒六聘的時候,不就……而且母親年紀還那么小,您也真是下得去手。”

    傅沉怒瞪著他,這小子當真是膽子大,居然調侃他?

    “行啊,那這件事情你自己去解決,寒川可不是你外公,沒那么好忽悠。”

    “爸,您現在是想抽身?”

    “什么叫抽身,你對人家閨女耍流氓,和我有什么關系?”傅沉輕哂,“反正我還有你妹妹,就算你被沉塘了,我也有人養老送終。”

    沒確定關系,傅沉是真的想幫都沒辦法,他也壓根沒法和京寒川開口。

    “其實目前為止,是我在追她,只是目前進展不明顯,我相信很快就會確定關系。”傅欽原知道自己父親在想什么。

    “那到時候在說,反正我只知道,你現在就是個沒名沒分的野男人。”傅沉語氣不屑,“你真沒用!”

    傅欽原恍惚覺得這話聽著好耳熟……

    ……

    宋風晚與嚴遲通完電話,休息了一下,昨天熬夜,犯困,靠在床邊睡了會兒。

    聽到樓下有爭執聲,才披了外套下來,“你們都聚在客廳干嘛?”

    “媽,我們……”

    傅欽原剛要開口,就被傅沉打斷了,“我們在說今天去看戲的事情。”

    “好看嗎?”

    “還不錯。”

    “星星真的很能干,也不知道以后要便宜誰家小子了……”宋風晚笑著說道,轉身就彎腰,給自己倒了杯水。

    傅欽原看了眼自己父親,父子倆眼神交匯。

    傅欽原:為什么不讓我媽知道?

    傅沉:你想讓她知道,他兒子在外面耍流氓,欺負小姑娘?你還要不要臉?

    眼神交流后,傅欽原摸了摸鼻子,看樣子真的要加把勁兒了。

    ……

    他眼底精光一閃,“媽,您這么喜歡她,要不改天請她來家里吃頓飯吧,前幾天你不是還說,好幾天沒見到她了。”

    京星遙忙著梨園的事,的確有段時間沒見了。

    “可以啊。”宋風晚覺得沒所謂,大家都這么熟了,其實和自家人沒兩樣。

    傅沉深吸一口氣,這小子居然用他妻子名義約人,這人帶到家,這不就是在他地盤上,想干嘛都行了……

    這算盤打得挺好。

    “爸,今天人家請你看戲了,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傅欽原直接把皮球踢給傅沉。

    是啊,人家都請你看戲了,請回家吃頓飯無可厚非。

    話到這份上,傅沉還能說些什么,“隨你。”

    宋風晚喝著茶,看向傅沉,“你心情不好?今天唱的這么戲,怎么還看來火了?要不要給你沖杯去火的茶,這立秋了,天干的確有些燥。”

    “我沒事,你別忙活。”

    他素來淡定,這么多年,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可是沒想過某一天會在自己兒子這里落難。

    在一條小陰溝里翻船!

    沒想到這小子動作這么快,剛被他知曉自己的事,不夾著尾巴做人,立馬就要把人約回家。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傅欽原也是篤定,自己此刻拿他沒法子,若不然也不會如此囂張跋扈。

    素來都是傅沉把控全局,hold全場,沒想到有一天會陷入如此被動的境地,對方若是段林白,他是半點都不擔心,偏是京寒川。

    再想起許家那邊……

    傅三爺說沒胃口,氣得晚飯都沒吃。

    傅欽原倒是沒所謂,晚上繼續“騷擾”一下京星遙,就安心學習,好似什么事都沒發生。

    宋風晚心底狐疑,不過她思量著,老太太以前愛去梨園,可能是觸景生情,想起故人,心情不好,也沒多問。

    她哪里知道,自家三哥那是活活被兒子氣的。

    ------題外話------

    三更結束……

    當三爺知道,兩人都沒交往,就是自家兒子耍流氓的時候,真的差點心肌梗塞。

    是不是很刺激。

    三爺:呵——

    小三爺:^_^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六肖中特期期大公开 体彩31选7走势图 平特一肖开奖直播 云南时时购方式 电子游艺跳槽金活动 河南快3中奖规则和奖金 快乐十分单式中奖结果 9193澳门永利 老时时360票 什么网站可以看幸运飞艇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