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明末江山如畫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去遼東
    撇了一眼張逸軒,周延儒冷哼一聲道:“張逸軒!行刺之人是你的管家吧!你可有話語想要對在場的各位言明?”

    張逸軒沒想到這時候周延儒會與他撇清關系,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了起來。

    “本官不認識他……,啊!不!本官認識,這混蛋是本官撿來的!

    對!就是撿來的,用著順手就讓他做了管家!

    你們要相信本官,本官說的句句屬實,絕沒有半句虛言!

    ……”

    張逸軒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他的內心是崩潰的。他真的沒有說謊,邢老大真的是他撿來的。

    但這樣的話語得有人信才行,別說李家軍們不信,就連周延儒也露出鄙夷的表情。

    “錚!”的一聲利刃出鞘的聲音傳來,嚇得張逸軒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著周圍靠近的李家軍,張逸軒緊張的縮成一團。

    “求求你們別殺我!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刺客啊!

    求求你們了!不要殺我!我有銀子,我家地窖里有數不清的銀子,都給你們!

    不要殺我啊!”

    張逸軒哪里還有往日趾高氣昂的模樣,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縮成一團哭訴。

    周延儒與王承恩一同把頭轉了過去,這位一向以清流自稱的官員,竟然怕成了這副模樣,真是丟盡了大明的臉面。

    可以想到就算是李達仁放過張逸軒,崇禎皇帝也不會放過他。崇禎皇帝殺起這樣的人來毫不手軟,張逸軒已經死定了!

    就在李家軍靠近張逸軒時,李達仁的聲音響了起來:“住手!咱們還是大明的臣民,相信皇上會為本伯主持公道!”

    李達仁的聲音聽在張逸軒聽來如同天籟,至少他暫時不用死了。

    求生欲望一下子占據了張逸軒的腦海,這一刻他的大腦飛快的轉動,想著如何才能從刺殺中解脫。

    突然他的眼前一亮,大聲叫道:“忠勇伯!伯爺!下官與您作對也是迫不得已啊!

    都是那群該死的晉商,是他們走通關系到處找您的麻煩!

    不過您也不用太過于擔心了,晉商出關的商隊經常遭到一股自稱紅蓮圣女的勢力搶劫。

    他們現在自顧不暇,根本不會有分心來對付您了!

    您放心,下官回京就會上奏,那些拿了晉商好處的官員一個都跑不了!

    ……”

    張逸軒已經豁出去了,為了能得到李達仁的原諒,將自己知道的說了個一清二楚。

    李達仁也是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的目光看著張逸軒,有時候李達仁不得不承認,聰明人往往會干出一些傻事來。

    若是張逸軒死鴨子嘴硬抵死不承認,最多他也就是個罷官去值罷了。

    李達仁想要對付他還要費一番周章,但他現在將晉商捅了出來,不亞于在大明官場掀起一場大地震。

    朝堂中有多少人拿了晉商的好處?又有多少人拿了鹽商的銀子?

    這里面牽扯出來的人可就太多了,張逸軒這么做如同與所有的官員為敵,他的下場可想而知。

    一旁的周延儒實在聽不下去了,連忙用咳嗽掩飾自己的尷尬。

    “咳咳!張大人!休要胡言亂語,是非曲直回京面圣自然會一清二楚!”

    周延儒心里也在發虛,身為首輔的他拿的比誰都多,再讓張逸軒胡言亂語下去,大明官場就要被徹底揭開了。

    李達仁的心思卻不在周延儒和張逸軒身上,他從張逸軒的話語里聽到“紅蓮圣女”這個名字。

    不知道為什么,李達仁想起了那個紅衣飄飄的身影。

    蕭如夢!會是你嗎?也許只有你才配得上這個名字了吧!

    周延儒不敢再多耽擱,帶著欽差隊伍急匆匆的返回京師。

    隊伍剛剛進京張逸軒就被軟禁在家中,周延儒和王承恩回宮復命。

    崇禎皇帝聽說李達仁接了圣旨,明顯的松了一口氣。但聽到李達仁竟然讓個武夫來接圣旨時,一張臉被氣的通紅。

    當聽到張逸軒的管家行刺時,崇禎皇帝還有些希望李達仁被殺掉。

    聽說李達仁僅僅是重傷,并不致命時不由得顯得有些失望。

    在這件事上很明顯張逸軒時難辭其咎,但如何處理張逸軒是卻讓崇禎皇帝為難了。

    從本心上講崇禎不想明面上直接殺掉張逸軒,若是這樣做了就代表朝廷懼怕李家軍,懼怕忠勇伯李達仁。

    他更傾向于罷黜張逸軒的官職,但滿朝文武大臣們好像事先商量好了一般,彈劾張逸軒莫奏折一天的時間就淹沒了崇禎的御書房。

    張逸軒從為人正直的清流名臣,一下子變成人人喊打的敗類。仿佛不參奏一本張逸軒,就不好意思見人一般,所有人的矛頭都對準了他。

    崇禎皇帝正在猶豫之際,忽然聽聞城東的李家軍動了,向著京師而來。

    這下子京師上下慌了,新任忠勇伯要干什么?他難道要……。

    崇禎皇帝立即下令封閉京師城門,京師街道戒嚴,任何人沒有手令走在街上都要以叛逆論處。

    一時間京師中人人自危,仿佛到了當面皇太極打到城下之時。

    勤王的各路兵馬也被調集到了京師城下,隨時做好了與李家軍決死一戰的準備。

    ……

    “達仁!聽老夫一言,咱們還是退回去吧!皇上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咱們只需要等待就好!

    何必進兵逼迫京師呢?李家軍如此做,天下人會如何看?

    ……”

    孫元化坐在馬車中,苦口婆心的勸說著。此時孫元化是真心為李家軍著想,自古得人心者的天下。

    李家軍要想有一番成就,就不得落人口實。大明人心尚在,此時威逼京師難免會引起一些人的煩感。

    李達仁輕嘆了一口氣,將一封書信遞給了孫元化。

    孫元化不明就里,打開信件后一張嘴張的老大,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李達仁對孫元化的表情并不意外,緩緩開口道:“伯父!旅順失陷了,黃龍自刎,李維鸞戰死。

    女真人下了一手妙棋,西征蒙古順手劫掠大明。同時讓孔有德偷襲旅順,雙管齊下讓大明顧此失彼!

    不能再拖下去了,是時候去遼東了。去遼東之前,絕不能讓人拖咱們的后腿。”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567900奇人透码特 诺基亚手机游戏 湖北快三走势图基本 内蒙古了快三500期 彩票开奖查询河北快三 体彩北京11选五 百胜9b彩票app 赛车pk10信誉群 欢乐升级下载安卓版本 2013双色球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