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132章 【這一仗,我不知道該怎么打了】
    砰!

    李云重重掄出一錘,將一頭犍牛砸倒在地。

    “人呢?”

    “你們的戰士呢?”

    “你們的祭祀呢?”

    “他們都去了哪里?”

    他怒吼出聲,一連四問。

    他臉上全是無奈和失落,感覺一身力氣打在了棉花上,幾個玄甲鐵騎小心翼翼走過來,抬著那頭犍牛到一旁宰殺割肉。

    夜色黃昏,北風呼嘯,卷起無數枯黃的草葉,砸在人臉上火辣辣的疼,草原寒冬來的如此之早,而且比李云想象中更冷一些。

    他雙手拎著大錘,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不是累的,而是氣的。

    在他旁邊還有幾頭犍牛,犍牛后面跪著幾十個突厥人,可惜都是老弱病殘,壓根沒有戰斗力可言,套用后世LOL游戲某個武器大師的口頭禪,那就是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這些人實在太老了,風一吹就打得哆嗦,有些老人懷里還抱著個三四歲大的娃娃,無論老人小孩全都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也許是嚇的。

    但更可能是凍的。

    ……

    “師傅,殺不殺?”

    程處默忽然低聲問了一句,二愣子的語氣有些異樣。

    李云看他一眼,沒好氣反問道:“你下得去手嗎?”

    他語氣很憤怒,程處默忍不住訕笑兩聲,李云又看向另外四個徒弟,繼續質問道:“你們呢?你們下得去手嗎?”

    四個徒弟連忙低頭,小聲小氣道:“師傅,俺們不殺老人,不殺小孩。”

    “我也一樣!”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氣,咬牙道:“雖然彼我不是同族,但是人的良心不能泯滅,這些老弱病殘毫無反抗之力,就算跪在地上讓我殺我也下不去手。但是,他們年輕的時候很可能侵略過中原,他們的手上很可能沾著漢人的血……”

    “不,她們沒有殺過漢人。”

    這時忽聽一個聲音傳來,但見程處雪呼著白氣走過來,少女俏臉帶著嚴肅,很是鄭重道:“我剛剛審問了幾個突厥老嫗,發現她們全部都是赤貧人。”

    “赤貧人?”

    李云微微一怔。

    “對,赤貧人。”

    程處雪點了點頭,然后出聲解釋道:“突厥人分為四個階層,貴族階層,戰士階層,牧民階層,赤貧階層……”

    她說到這里停了一停,緊跟著又道:“突厥貴族階層,大部分都是部落的頭人和祭祀,他們人數雖然不多,但卻掌控著整個草原九成以上的財富。”

    李云看向那些跪地老弱,忽然語帶異樣說了一句,聲音低沉道:“其實我們漢人也一樣,皇帝和世家,國公和勛貴,朱門酒肉,路有凍死。”

    這話有感而發,明顯帶著一點怒氣。

    程處雪對此不好接茬,只能選擇避而不答,繼續解說道:“突厥戰士階層和牧民階層相差不大,但是這里面也有詳細的劃分,突厥人全民皆兵,牧民拿起彎刀就是戰士,但是戰士不能稱為戰士階層,必須在戰場上建立功勛之后,才能得到真正的晉升。戰士階層同樣掌握著大量財富,一般都是通過戰功獲取而來……”

    李云又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道:“明白了,類似西方的騎士制度。”

    “你說什么?”

    程處雪一時沒有聽清,忍不住好奇問了一句。

    李云連忙擺了擺手,含糊其辭道:“沒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看過的某個書中典故。你繼續說,我繼續聽。”

    程處雪深深看他一眼,繼續又道:“突厥人第三個階層是牧民,他們同樣擁有著自己的財富,不過財富很少,基本上一個牧民家庭只能擁有兩三匹馬,十來頭牛,外加幾十只羊,他們的身份地位大體等同于我們大唐有徒弟的平民……”

    “這怎么可能?這還是平民?”

    旁邊五個徒弟忍不住插話,嘰嘰喳喳道:“咱們大唐的平民可沒有這么富,一個牧民家庭有兩三匹馬,十多頭牛,還有幾十只羊,這哪里還是平民,這在大唐得是中富之家。程家姐姐,你可不要張口胡說。”

    程處雪狠狠剜了幾人一眼,呵斥道:“閉上嘴,突厥人和漢人不一樣。”

    五個呆子很是不服,嘰嘰歪歪還想說話。

    反倒是李云若有所思點了點頭,沉吟道:“突厥人沒有土地,他們的財產只有牛羊和馬匹,馬匹不能宰殺,需要用之放牧,所以他們的糧食只剩牛和羊,十多頭牛幾十只羊,嚴格說起來確實不算多,應該屬于窮人階層。”

    說到這里停了一停,看著五個徒弟又道:“你們最近的進步很大,但是還要繼續學會動腦思考,這世上的任何事情都要辯證去看,要根據不同的情況加以具體分析,你們剛才站在漢人的角度說話,自然會感覺突厥牧民很富裕,但是你們沒有站在突厥人的角度分析,所以得出的結論會有天壤之別。”

    五個徒弟面面相覷,程處默抓了抓腦門,訕訕道:“師傅教誨的對,我們確實突兀了,大家只想著一匹戰馬在大唐價格高昂,但是卻忘了突厥人壓根不缺這個。還有牛和羊,這些牲畜在大唐都是寶貝,但是在草原它們只是糧食。”

    李云很欣慰的點了點頭,忽然目光轉向程處雪,微笑道:“最后一個赤貧階層,我想我已經明白了,所謂赤貧之人,就是沒有任何財產,這是突厥的最底層,但是他們的人數肯定是最多的,對不對?”

    “對!”

    程處雪重重點頭,緊跟著又補充解釋一句道:“突厥赤貧人大多數是奴隸,他們沒有自己的財富,因為他們自己就是主人的財富,他們需要每天拼命干活,不斷幫助主人放牧牛羊,如此才能換到一口吃喝,但是每一頓他們都吃不飽。有些赤貧人為了節省一點口糧給家人吃,會在冬天的時候偷偷跑到野地里自己凍死自己……”

    這話讓李云心里一抽。

    他下意識看向那些跪在地上的人。

    程處雪微微嘆息一聲,幽幽又道:“你剛才說他們可能侵過中原殺過漢人,這話純粹是你的憑空推測和想象,這些赤貧人怎么可能去入侵中原,他們自己就是被掠奪而來的奴隸啊……”

    少女說到這里,語氣忽然極其異樣,突然道:“李云你知不知道,她們很多都是漢家的子女。即使不是純血漢人,父母必有一人會是。”

    李云吃了一驚,嘴巴張的大大。

    他雖然是后世寫歷史小說的,也曾在典籍上查過漢奴的記載,但那畢竟是蒼白的文字,現實中很難引起他的注意。

    這時忽然一個赤貧人瑟瑟抬頭,弱弱看著李云祈求道:“貴人,求求您大發慈悲,能不能讓我的孫子烤烤火,他快凍死了。”

    說話竟然字正腔圓,分明是純正的漢語,但是可能因為好久沒說了,所以說起了有些磕磕巴巴,不過強調卻十分純正,聽著很像河北一帶的口音。

    李云心中一動,忽然大踏步走過去,他伸手將這個老嫗拽起來,輕聲問道:“你是漢人?”

    老嫗很是畏縮的低著頭,死死抱著自己懷里的小孩子,弱弱道:“貴人,我是漢人,不過已經被掠來突厥三十年了,我二十歲的時候就成了奴隸。”

    她似乎不怕李云殺她,但是很怕李云會殺她的孫子,急急又道:“貴人,我這孫子也是漢人。”

    李云下意識想去撫摸那小孩的腦袋。

    小孩使勁躲藏自己,忽然嚇得哇哇大哭,道:“不要用鞭子抽我,不要用鞭子抽我,小思漢很懂事,我會努力幫您放牧。”

    李云心里一疼,伸出去的手掌停在半空。

    他慢慢半蹲下去,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變溫柔,輕聲問道:“你說你叫思漢?”

    小孩努力躲藏,使勁把頭埋在奶奶懷里,他枯瘦的身軀瑟瑟發抖,喉嚨里不斷發出驚恐的聲音。

    那老嫗生怕李云生氣,努力在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討好道:“貴人,我的孫子真是漢人,三十年前,老身和兒子一起被抓到草原,我被突厥貴人給占了,兒子打成奴隸去放牧,因為他干活很努力,突厥貴人賞賜了一個玩夠的女奴隸給他,這個孩子是純正的漢人,是我兒子和兒媳結婚第三年才生的,那時突厥貴人早已不碰我的兒子,孫子的的確確是純正的漢人。”

    她這樣懦懦解釋,漢語說的越來越流利,忽然渾濁的眼中顯出呆滯,喃喃道:“我說了好多家鄉話,我差點自己都忘了……”

    李云眼睛一酸,倉惶轉開頭去。

    他陡然沖著遠處大喝一聲,道:“把那些犍牛都殺了,再把搶到的突厥戰馬也殺了,半個時辰之后,我要讓這些老人全吃飽。”

    遠處那些玄甲鐵騎怔了一怔,有人還以為李云是犯了婦人之仁,忍不住遠遠道:“殿下,這都是突厥俘虜……”

    “放你媽的屁!”

    李云暴吼一聲,大怒道:“這是漢人,是漢人,他們是咱們的同胞,是被突厥人掠來的奴隸,半個時辰,我只給你們半個時辰,殺牛,殺馬,讓他們吃。”

    他如此暴怒,誰也不敢再發出聲音,就連五個徒弟都有些膽怯,目光躲閃看了一眼李云的大錘。

    唯有程處雪面色不變,忽然湊到他跟前幽幽一嘆,語帶所指道:“李云,突厥至少有五百萬赤貧人,雖然不全是漢奴,但他們的父母全是漢奴。”

    李云攥了攥拳頭,忽然緩緩仰頭望天,喃喃道:“這一仗,我不知道該怎么打了。”

    這還是他穿越之后首次心生迷茫。

    ……

    ……第1更到,3200字,今天還是老規矩,在線碼字,寫一張爆一張。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麻将玩法 曾道人内幕玄机118 扫码app 四川快乐十二下载app 俱乐部冠军总数排名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香港正牌 开户送38体验金不限id娱乐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陕西省快乐十分基础走势图 六合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