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帶著微信購物坐江山 > 第247章兩軍交戰不斬來使(1)
    次日。

    熊大膽他們都回來了。

    不過,讓秦浩有所失望。

    完美的伏擊,居然有的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兵馬。

    這可已經不是伏擊或者偷襲,那已經是到了正面剛的程度了。

    秦浩就算不滿意,也不能說什么。

    畢竟人家可是打了勝戰。

    軍帳里頭,年有余見秦浩一臉悶悶不樂的表情問道:“這不是完成軍令回來了嗎?”

    “他們讓我很是失望!”

    秦浩指著年有余說道:“或者說你的人讓我很是失望,伏擊戰,夜襲戰,偷襲戰,能打成這樣,不知道你這個大將軍該不該臉紅?”

    年有余頓時啞口無言。

    秦浩攻城,也就傷了幾個人。

    可他的人伏擊和偷襲,居然也有損失三分之一的兵馬,顏面確實有點掛不住。

    篝火,美酒,美味佳肴。

    這些還是有的。

    畢竟誰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場戰能不能活著。

    慶賀的時候,秦浩自然要說幾句好聽的話,可臉色卻是板著,弄得在場的氣氛緊繃緊繃的。

    帥帳。

    早有美酒各色好菜候著。

    年有余跟他的部下小飲一杯后,端著酒杯走進帥帳“難得一次的慶功宴,你就別老板著臉了。”

    “你不急嗎?”

    “我當然急了!”

    年有余回道:“可現在就是不能夠急功近利,太急的話,肯定會壞事的。”

    這一點不可否認。

    年有余將杯中的剩酒一飲而盡問道:“那你接下來如何打算?”

    “那只有打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有把韓國打怕了,他們才會急著跟大秦帝國議和,否則的話,這戰還是得繼續打下去。

    “那就休養兩天,繼續出征。”

    秦浩的原本打算,也是休養兩天再出征。

    這倒是不謀而合。

    隔天,秦浩正在睡覺。

    這天還蒙蒙亮的時候,他就被年有余給叫醒了。

    “老年,現在不睡覺,跑來我軍帳干嘛?”秦浩疑惑問道。

    “韓國來使者了。”

    “來使了。”

    秦浩的睡意頓時蕩然無存“那就去看看他要說的是什么?”

    秦浩很快就看到一個長得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這長相倒是很一般,可秦浩就是想給他一個下馬威“韓國看來是沒人了?怎么派來一個瘦得跟猴子一樣的人?”

    “北王您就錯怪金某了。”金有道笑呵呵回道:“您別看我瘦,我骨頭里都長肌肉。”

    “你的骨頭里真能長肌肉,要不敲開悄悄?”秦浩笑呵呵說道:“要是真長肌肉,本王立即班師回朝,而且還無條件把你們的太子給放了?”

    “比喻,就是比喻。”

    金有道急了。

    他早就聽說,秦浩根本就不按照常理出牌。

    還真是遠見不如聞名。

    “要不先看看你們的太子?”秦浩不懷好意笑道。

    “成成成……”

    金有道此次前來就是議和,同時也有救韓寶趙的目的,秦浩一提讓他見這韓寶趙,他自然高興不已。

    小木屋里頭,韓寶趙已經是面目全非了。

    披頭散發,兩眼無勝,一臉的胡茬,看上去有點瘋瘋癲癲的樣子。

    “太子……太子。”

    金有道轉身,將目光落在秦浩的身上。

    “別殺我!”

    “別殺我!”

    晃過來的韓寶趙,帶著一臉麻木的表情,喊著他先前一直在喊的話。

    秦浩擺了擺手說道:“韓使您可別誤會,我們可都是一直好吃好喝招待貴國太子,只不過他接受不了現實,老實自己嚇自己,畢竟一個活的韓國太子,比一個死了的韓國太子有價值。”

    金有道被秦浩的三言兩語就把嘴給堵住。

    “太子,您別怕,他們不會殺你。”

    韓寶趙這才晃過來“言忠快救我,這鬼地方我再不想呆了。”

    “鬼地方?”

    秦浩臉色一變,扣了扣耳朵,直接就差點把韓寶趙給嚇破膽。

    看這被嚇暈過去的韓寶趙,金有道也無可奈何。

    “北王,年將軍,我們還是談談正事吧?”

    “那成!”

    秦浩他們直接攻打韓國的國土,目的就是為了逼他們投降,主動議和。

    現在韓使金有道要談,他們不介意跟他談。

    談判桌上。

    秦浩倒是做出一個請的動作說道:“韓使還是您先開口?”

    “我皇的意思,雙方停戰,我們占了你們的地,你們也占了我們的地,我們就此畫上句號?”

    “韓皇的算盤打得可真好,可本王已經得知情報,大秦帝國內的韓蠻已經被剿滅干凈了。”

    秦浩此話一出,年有余是暗暗介意。

    如此懸殊的兵力下,居然能夠把對方給殲滅了。

    “大秦帝國的土地是不容許分割的!”秦浩很是肯定說道。

    “金某可是聽說,楚國可是占據了秦國的六座郡?”金有道這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區區楚蠻,怎么可能撼動得了我大秦帝國。”秦浩話語間盡顯王者風范“韓國若是想要求和,那么就拿龍野郡作為賠償,否則的話,大秦帝國的鐵蹄會將整個韓國踏得尸骨無存!!”

    “好大的口氣!”

    金有道一臉的不屑說道:“我看眼下的大秦帝國未必就好得過我們大韓帝國?若是北王和將軍執意要戰的話,那我們就繼續開戰好了?”

    “您的自信,不就是伏兵會將我們包圍,斷我們后援,切了我們的退路。”秦浩很不客氣說道:“可惜,他們都已經死了,還真是忠魂亡骨他鄉,為你們的無知做陪葬。”

    “你說什么?”

    金有道頓時咬牙切齒,可他很快就保持回一個使者該有的氣度“北王,大可把占領的土地還給你們,你們搶奪我們的,我們大可不要了。”

    秦浩笑了,而且笑得有點令人膽寒。

    秦浩繃著臉,瞪著眼,惱怒喝道:“作為挑起戰爭的你們,現在你們還覺得我們大秦帝國占了你們的便宜是嗎?”

    秦浩這話,直接就把金有道的嘴給堵死了。

    年有余的內心也有些急了。

    年有余不是秦浩,他要的是兩國停止交戰,越快越好“韓使,還是說說你們能夠開出來的條件吧?”

    年有余這話是給金有道下坡。

    形勢永遠比人強,金有道就算不服,那都不行。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控 手游棋牌排行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陕西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组选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查询 3d今天6码复式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悠洋棋牌游戏平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