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女頻頻道 > 我男主超甜 > 第138章 把夢夢交給我養(四更)


    時白夢有預感小白王要憋大招,萬萬沒想到他竟然被伊姨逮回家后沒多久,又來了一趟時家。

    他再次到來的一開始,時白夢都不知道,還是被月嫂悄悄敲門打了小報告,才驚愕的跑出來在二樓圍欄往下看。

    一頭柔軟淺亞麻色發絲的精致少年,一臉嚴謹的坐在時父面前。

    一向沉穩冷靜的時父此刻的表情,一言難盡。

    旁邊的時白瑾已經站起來,一副大戰一觸即發的兇暴模樣。

    時白夢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下方的小白王說出來的話,頓時解除了她的疑問。

    “從今以后,夢夢的學費生活費都由我來負責,以后工作銀行卡、房產證、額外收入都會交給夢夢掌管,我會給夢夢最好的生活,將她寵成世界最幸福的小公主。”

    “所以,請你同意把夢夢交給我,讓我們永遠在一起。”

    時白夢:“……”

    這又是打哪里背下來的臺詞?

    時父:“……呃。”

    時白瑾點燃,“我就知道你這臭小子沒安好心!果然賊心暴露了!”

    時父還比較冷靜,“諾諾,你是在玩新游戲嗎?”

    伊諾搖頭,“我查過了,兩個人想在一起,先要互相喜歡,再經過雙方父母的同意,這是對彼此的尊重。”

    時父道:“真難得你說這么一大段話。”

    時白瑾:“……爸!?”

    現在是吐槽這個的時候么。

    “咳。”時父清了清喉嚨,對伊諾微笑。

    伊諾的眼神頓時瑩瑩發亮。

    下一秒,時父毫不猶豫,“抱歉,目前夢夢還不能交給你。”

    “為什么?”伊諾感到晴天霹靂,所有資料都表明了這樣做是對的!

    時父淡定喝了一口茶,“我還沒養夠。”

    伊諾凝眉沉默盯著時父半晌。

    那邊時白瑾笑了。姜還是老的辣,他就說老爹怎么可能真的無動于衷,打擊你都不需要用吼的。

    他還沒笑兩秒,伊諾的話語響起,“爸。”

    “噗——咳咳咳。”時父一口茶噴了。

    時白瑾睜大眼睛。

    伊諾經過多方面考慮后,勉為其難的做下決定,“我過來跟夢夢一起給你養。”

    時白瑾忍不住了,大步過來一手勾住小白王的肩膀,強行把他帶往外面,猙獰的笑著,“小子,你難道不知道,這種事征求父母的同意外,還有其他家人的同意么。來,咱們好好談談。”

    本來僵著身體要掙扎的小白王,聽到時白瑾的話后停下,“怎么談?”

    “當然是男人跟男人之間的談法。”時白瑾扭了扭拳頭。

    二樓看到這里的時白夢回神過來,來不及糾結小白王怎么還在頭腦發熱,把這事越鬧越大,還弄得人盡皆知了。當務之急,是不能她哥真把小白王給揍了。

    時白夢心想著時父肯定是明道理的,該開口阻止時白瑾的行為。

    哪想,時父眼神一橫,慢條斯理的說了句,“下手輕點。”

    時白夢:“……”

    當年是誰告訴我要對小白王溫柔點!!!

    時白夢趕緊往下跑,半途聽到“靠”的一聲慘叫,錯愕的扭頭往下一看。

    時白瑾摔在了沙發上,搭在小白王肩膀的手腕,現在被小白王束縛著。

    誒?

    誒誒誒!?

    “媽的!就知道你小子裝模作樣,這是偷襲不算,咱們出去重新來!”

    時白瑾怒道。

    伊諾縮了下肩膀,緊扭著他的手不放,沒有起伏的語調快速說道:“你答應了。”

    “我答應個屁!”

    伊諾的手用力,那神情看著比忍痛的時白瑾還緊張,額頭都冒汗了,卻抿著嘴唇不肯放松。

    畢竟手底下的這位是他一直以來的童年陰影大魔王。

    這次跟時白瑾動手,已經拿出伊諾很大的勇氣了。

    伊諾再次說:“你答應了。”

    時白瑾眼珠子一轉,“放手,我答應了……”

    伊諾立即松開他。

    啪!

    翻身而起的時白瑾抬手就是一拳,“才怪!”

    小白王捂住臉。

    時白瑾過去就是一頓胖揍,“敢跟你時爺爺玩陰的?看誰玩的過誰。”

    時白夢眼睜睜看著小白王眨眼間被打了幾拳,眼皮都青了,張口就要喊停時。

    小白王突然還擊,撲向時白瑾也是一頓揍。

    她哥是個什么段位,時白夢是知道的,那是自小學的跆拳道,又是各種實戰出來的打架實力。

    小白王一直以來在她的印象里,兒童時期學的跆拳道,完全就是去培訓機構玩玩。

    哪想現場竟然跟時白瑾對打了好幾下。

    時白夢回神,連忙喊道:“別打了。”

    她的聲音一出現,正打架的兩個人齊齊停手,轉頭樓上的她看去。

    時白夢隔著一段距離都能看清,小白王一張俊麗完美的臉龐,此時一片青一片紅,腫成了小豬頭。

    時白瑾就好多了,也就臉上稍微掛了一點小彩。

    這一看,還是她哥贏了。

    想想也對,她哥怎么說都比小白王大一輪。

    時白夢心疼的看著小白王。

    小白王昂著頭,一臉淡漠冷傲的站在原地,猶如常勝將軍般凜然不可侵。

    時白夢看了全程,也不好去怪她哥,只能走下樓對小白王關心道:“……疼不疼?”

    好吧,她問的是廢話,這一看就疼。

    對小白王這張臉下手根本就是暴殄天物啊!

    時白夢到底還是忍不住看了她哥一眼。

    小白王淡定道:“不疼。”

    時白夢哭笑不得,還裝!

    忽的,小白王臉色猛地一變,捂住自己的鼻子。

    時白夢就看見他手縫里流出紅色液體。

    緊張的剛上前。

    小白王已經比她還震驚的睜大眼睛,望著時白夢的眼神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羞恥。

    時白夢甚至覺得小白王那一刻眼眶都紅了。

    下一秒,小白王捂著鼻子轉身就跑。

    “諾諾?!”時白夢錯愕。

    根本追不上,小白王就沒影了。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新甘肃吧 北京赛车pk公式 全年开奖规律 单双中特规律公式 刮刮乐整本刮能赔钱吗 天津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中超电缆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100 贵州快三预测推荐 江西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