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玄幻奇幻 > 帶著手辦軍團在火影 > 第一百一十章 標本
?    “看來你是選擇了第二種選擇…我明白了…”

    伴隨著庫洛洛的話音落下,他深邃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寒芒。

    只見他緩緩抬起握著盜賊秘籍的左手,輕輕一探,一把造型奇特,看起來仿佛鏤空一般的鋒利刀刃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一把名為卞氏刀的武器,即便是在獵人世界,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

    不僅僅是因為打磨刀刃的材質非常堅固,更重要的是獨特的手感使得它成為深受殺手們喜愛的殺人利器。

    而且,在庫洛洛手中的這把上面還涂抹著僅僅0.1毫克就足以麻倒一頭鯨魚的毒液。

    不過,在庫洛洛還沒來得及使用的時候,只見位于他正前方,黑蛭的身體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

    “這是?”

    庫洛洛停下腳步,臉色微微一變,目光深沉的看著前方。

    只見在黑蛭的身體上,那道漆黑的怨念此時已經擴大到了非常大的地步!

    它就像是一抹巨大的十字刃,只是猩紅的金屬表面卻滿是張開的大嘴,每一張嘴里都有著鋒利的牙齒!

    此時正在不斷的蠶食著黑蛭身體內的某種能量,使得它的身體越來越小,仿佛癟了氣的氣球一般。

    怨念這種東西,往往是給對方施加了制約與誓約的人死亡才有可能產生的結果。

    畢竟如果將施加能力的人殺死的話。

    他在臨死前,那份遺留著的執念會無比劇烈的加深制約與誓約的能力效果。

    這也是當時庫洛洛的旅團同伴不去殺死酷拉皮卡為他解除限制的原因。

    只因為他死去的話,庫洛洛也會陪葬。

    “我…我…選…第一種!快幫我!快幫我!”

    “再…不解決這個東西的話…我的仙…仙力…會被它吸干的!”

    這時候,因為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黑蛭連忙劇烈的吼叫道。

    此時的它黝黑龐大的體魄此時卻是連翻身都無法做到。

    位于它巨大的軀體外表,一抹還在緩慢生長著的鎖鏈此時正緊緊的把它纏錮在一起。

    鎖鏈的一端連接著巨大的怪異金屬十字刃,另一個端則是迅速的生長著,散發著淡淡的熒芒。

    在此之前,黑蛭并沒有想過去替人類吸收一個詛咒竟然會變成這種結果,此時的它也真的害怕了。

    可惜,有時候很多事情就如同入骨之毒,一旦踏錯一步,萬劫不復。

    這點不僅對人類非常適用,對通靈獸而言也是同樣的。

    “啪嗒!”

    在看到黑蛭身上鎖鏈與十字刃的增長速度之后,庫洛洛沉默了片刻,隨后輕輕向后抽身一躍,平穩落在遠處。

    “雖然很想從你這里了解更多關于這個世界的事情……”

    “但是非常可惜…已經結束了”

    只見庫洛洛眼神微微垂斂著,看起來仿佛在為黑蛭悼念一般,臉色平靜的如同一座雕像。

    遠處,黑蛭還在努力掙扎著。

    它做夢都不會想到,一直以來依靠吸食他人血液來提升自己力量的它有一天會被另一種東西給吸食了力量!

    “可…可惡啊!”

    “我…我怎么可能被你這種區區人類…可惡…可惡!”

    鎖鏈在憑空的自己動著,不斷在黑蛭的身體上勒緊!

    十字刃上的無數丑陋大嘴不停的在蠕動著,仿佛在咀嚼看不見的能量。

    過了不知多久的時候,在遠處庫洛洛平靜的注視下,最終,黑蛭的身體終于倒在水泊之中,沒有了反抗的動靜。

    不得不說,制約與誓約的恐怖反噬還是十分恐怖的。

    “庫洛洛大人!?它…它…死了嗎這是?”

    一臉驚恐看著眼前自己未知景象的朽根野不由臉色蒼白的問道。

    自從接觸了凜以及庫洛洛之后,這段時間以來,他所經歷的離奇事情加起來比他這輩子都要多。

    畢竟無論是之前阿木木的爆發也好,還是眼前一看就實力非常可怕的黑蛭也好,都不是一般忍者可以見到的東西。

    庫洛洛輕輕點了點頭,在朽根野的不解目光中,他緩緩走向半個身體倒塌在水泊里的黑蛭。

    因為黑蛭生機的逝去,怨念也一同消失了。

    此時它的身上沒有了之前的鎖鏈與十字刃,庫洛洛站在它身前,眼神中不知在想些什么,沉默的站了半晌,才輕聲嘆口氣道。

    “真的很可惜……這算是來到這個世界遇到的第一個珍品吧……”

    “不過總算不是沒有絲毫的收獲……”

    一邊輕聲呢喃著,一邊在朽根野疑惑的注視下,輕輕伸出右手。

    “嗡——”

    只見憑空的,一抹褐紅色的斗篷一般的布料出現在了他修長的手掌之中。

    名為不可思議便利披風的一件念能力道具,也是曾經被庫洛洛盜取來的能力。

    “這是!?”

    下一刻,只見朽根野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嘴巴張的大大的,仿佛能塞下一顆鵝蛋一般!

    只見不遠處的庫洛洛只是一揮手中的披風。

    在攬上黑蛭尸體的那一刻,它的尸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縮小著!

    不一會的功夫,已經化作了一個小小的黑色水蛭,被裝進了呈包裹狀的不可思議披風之中。

    輕輕將披風系起來,然后隨著庫洛洛手中盜賊秘籍的消失,披風也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可憐的黑蛭,盡管實力非常強大。

    但是在被通靈到這個世界不到半天的時間,先是提庫洛洛抵擋了誓約與制約的反噬不說!

    如今就連尸體也得不到任何好下場,被庫洛洛收走,還不知道今后會受到什么樣的對待。

    “庫洛洛大人……那個家伙!?”

    朽根野小心的靠近,此時就連他也有些害怕,生怕實力提升的庫洛洛會給他與黑蛭同樣的待遇。

    不過所幸的是,庫洛洛還是非常好的,并沒有就此拋棄他,而是瞥了他一眼,十分平靜的回答道。

    “沒什么,雖然這個家伙死了,但是它的尸體還是挺讓人驚訝的,畢竟這種程度的珍獸…不…應該說是通靈獸即便在這個世界也非常的稀有吧…”

    “我對于這種東西還是蠻感興趣的……”

    說到這的時候,只見庫洛洛輕輕伸展了一下身體,回頭瞥了一眼此處的狼藉之地,輕聲道。

    “要是可以的話……希望收集一些制成標本,也是不錯的選擇…就是不知道凜能不能接受……”

    說到這,他微微低頭思索著。

    而朽根野則是嘴唇微微顫抖,欲言又止,最后還是什么也沒敢說。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啊 23号青海快3走势 博远棋牌官方网站 双色球复式2017137期 竞猜篮彩预测推荐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诈骗怎样报警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球赛半全场什么意思 街机捕鱼1000炮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