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女頻頻道 > 掌歡 > 第116章 再來一份
    男子很年輕,一襲緋衣襯得他肌膚如玉,把大堂的明亮都壓暗了幾分。

    女掌柜小心肝一跳。

    今日來來去去只好奇不吃酒的客人不少,這是第一個比店里小二還俊的。

    石焱顛顛就過去了,小聲道:“主子——”

    衛晗擰眉:“你怎么在這里?”

    石焱下意識縮縮肩,訕笑道:“今日駱姑娘酒肆開張,卑職來幫忙。”

    被主子這么一問,為什么有了不務正業的感覺?

    不,他要堅定信念,當店小二比養鵝正經多了!

    “既然是幫忙,就做好你的本分。”衛晗淡淡道。

    石焱忙改了口:“客官里邊請,客官想吃些什么?”

    他養鵝也是很認真的,每日都會送信回王府,告訴主子在駱府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兒。

    果然今日駱姑娘酒肆開市,主子就來捧場了。

    “三火,這位客官是你的熟人?”女掌柜察言觀色,覺得進來這位沒準能留住吃一碗陽春面,殷勤湊上來。

    “啊——”石焱一時沒想好怎么介紹。

    女掌柜笑如春風:“既然是三火的熟人,那就給客官算便宜點兒。”

    “多謝,不必。”衛晗淡淡道。

    女掌柜不由看向石焱。

    石焱也道:“真不用。”

    女掌柜看向石焱的眼神頓時變了。

    沒想到這位還有當奸商的天賦,專門殺熟。

    “客官要吃什么?”石焱學著盛三郎的樣子問道。

    “有什么?”衛晗眼風從不遠處懶洋洋坐著的少女身上一掃而過,隨口問道。

    “呃,燒豬頭。一盤燒豬頭十五兩銀子,一整只燒豬頭只要一百兩。”

    女掌柜抬眼望天。

    得了,她還想推薦一下五兩銀子一碗的陽春面,這下好了,好不容易坐下來的客人要被燒豬頭嚇跑了。

    衛晗面色平靜捏著茶杯,實則內心正在一盤燒豬頭與一只燒豬頭之間掙扎。

    一整只倒不是吃不下,就是顯得有點多。

    不過吃起來應該不多。

    衛晗不是在意旁人看法的人,何況大堂里這些人大半見識過他的飯量。

    “一只燒豬頭。”

    “好嘞。”石焱應一聲,扭頭扯著嗓子喊,“一只燒豬頭——”

    女掌柜呆了呆,懷疑男子聽岔了,確認道:“客官,您是要一整只燒豬頭?”

    衛晗想了想,道:“若是不夠再說。”

    女掌柜:“……”

    很快一道響亮的聲音傳來:“燒豬頭來嘍——”

    就見肩搭汗巾的盛三郎端著一個托盤快步走來,到了近前把托盤往桌上一放,掀開長條銅罩,一股奇香立時在大堂飄開。

    木質長板上鋪著一層細白油紙,一只紅亮油汪掛著醬汁的豬頭擺放其上。

    旁邊是兩個瓷碟。

    長條瓷碟分了數格,依次放著翠綠的瓜條,細細的蔥絲,色澤漂亮的甜醬。

    圓碟中疊著一摞薄如紙的小春餅。

    女掌柜見燒豬頭已上桌就不擔心了,熱情介紹道:“客官若是喝酒,就直接用小刀隨割隨吃,一口豬頭肉一口酒,給個神仙都不換。客官若是不吃酒,小二會替您把燒豬頭切成薄片,裹在春餅里配上瓜條、蔥絲與甜醬,照樣是給個神仙都不換……”

    流著口水的盛三郎掃女掌柜一眼。

    他懷疑女掌柜背著他吃過了!

    “一壺酒。”衛晗看著占滿半張桌子的長板,再想想這些只要一百兩銀子,竟覺得不大真實。

    女掌柜忙道:“一壺酒三十兩銀子,若是吃一小碗,十兩就夠了……”

    說清楚,省得結賬打起來。

    衛晗聽明白了。

    一壺酒只有三小碗。

    “那來兩壺吧。”

    女掌柜凌亂了一瞬,決定不多話了。

    原來這位與東家一樣,是不差錢的主兒。

    說起來,這位客人是什么來頭?

    可惜以前管的是脂粉鋪,她見的男客不多。

    紅豆端了兩只碧玉壺上來,笑吟吟道:“客官,今天咱們酒肆還有陽春面呢,等您吃了燒豬頭喝了酒,可以再來一碗陽春面,只要五兩銀子一碗。”

    衛晗不由看向駱笙。

    駱笙微笑:“客官是不是覺得物美價廉?”

    女掌柜撫額。

    就算這位客官不差錢,也不能睜眼說瞎話啊。

    衛晗回以微笑:“確實物美價廉。”

    一百兩銀子一碗的臊子面,五兩銀子一碗的陽春面。

    這種差別對待,他記下了。

    女掌柜默默走回柜臺,開始發呆。

    她可能真的不適合當這個掌柜……

    衛晗拿起放在燒豬頭旁邊的小刀,割下一片豬頭肉放入口中,眉目舒展開來。

    香而不膩,五味俱全。

    “好吃么?”盛三郎立在桌邊,咽著口水問。

    衛晗矜持點頭,再割下一塊豬頭肉吃下,體會著香糯軟爛的美妙滋味。

    盛三郎險些看哭了。

    到底怎么個好吃,您可具體說一下啊。

    “盛三,你還不去后廚看看。”女掌柜又情不自禁履行起掌柜的責任。

    一個店小二,站在客人身邊流口水像什么樣子!

    盛三郎哪里顧得上搭理掌柜的,滿眼羨慕道:“您可是第一個吃上表妹做的燒豬頭的食客呢。”

    衛晗手里沒有停過的小刀難得頓了頓,看向駱笙。

    他是第一個吃到駱姑娘做的燒豬頭的人?

    悠閑坐在柜臺不遠處的少女微笑:“之前進來的食客都嫌貴。”

    衛晗:“……”

    面無表情垂眸,繼續吃燒豬頭。

    盛三郎與石焱就這么立在桌旁,眼巴巴看著。

    以至于趙尚書聞著香味帶林騰走進門,第一反應是:這酒肆夠周到的,一個食客有兩個店小二伺候著。

    再然后,趙尚書才認出埋頭吃豬頭的是誰。

    “王爺?”趙尚書一臉意外,抬腳走過去。

    嘖嘖,駱大都督連開陽王都請來當托兒了?

    趙尚書已經從傳信的錦麟衛那里得知這家酒肆就是駱姑娘開的。

    說白了,駱大都督就是請他來給愛女捧個場。

    然而林騰不知道。

    趙尚書走出數步,發現林騰沒有跟上,納悶回頭。

    “林騰,杵在那里干什么,見到王爺也不過來打聲招呼?”

    林騰眼里只有不遠處那個眉眼沉靜的素衣少女,心中驚駭至極。

    駱姑娘原來不是說說的,她真的開了一家酒肆!

    那他豈不是自投羅網,等會兒駱姑娘要是開口讓他以后帶堂弟過來怎么辦?

    衛晗順著林騰視線看了一眼,微微擰眉:“趙尚書也來吃酒?”

    趙尚書笑道:“忙到這時候還沒吃飯,順著香味就過來了,沒想到巧遇了王爺。王爺賞臉一起喝一杯,下官請客。”

    反正是駱大都督出錢,借花獻佛也不錯。

    衛晗深深看林騰一眼,點頭:“好。”

    他雖然不差吃這頓飯的錢,但有人請客也不錯。

    趙尚書招呼林騰一起坐下。

    盛三郎與石焱還在咽口水,是派不上用場了。

    紅豆與蔻兒立在駱笙身后嗑瓜子,也不中用。

    可憐女掌柜還暈乎著,都不忘給新來的兩位食客奉上碗筷。

    王爺?尚書?

    蒼天呀,新東家開的是一間什么酒肆呀。

    趙尚書一看就知道桌上擺著的燒豬頭適合他的牙口,舉箸便夾。

    “這份我已經吃過了,趙尚書不如另要一份。”

    趙尚書覺得他這把年紀一份燒豬頭吃不下,想著有林騰分吃,就道:“小二,照著王爺的再上一份。”

    燒豬頭端上來后吃了兩口,趙尚書一指埋頭猛吃的林騰:“給他再上一份。”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中彩网江苏老快3 北京pk直播 辽宁快乐12第36期开奖结果 四川快乐12爱彩乐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第九期开奖 印尼足球指数 平特独平一肖 重庆时时计划下载 河北时时11选五结果 山西快乐二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