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歷史軍事 > 帶著倉庫到大宋 > 第164章 開閘
    東京汴梁因汴河而建,因汴河而興,也正是因為汴河水利之便,才能養活這滿城一百多萬的百姓軍民,讓它成為繼前唐長安城后第二座歷史上的超級大都會。
    但是,凡事皆有其利弊,汴河水能養育萬民,同樣也會給滿城百姓帶來災禍,當大雨不歇,河水暴漲時,自然也會影響到這座都城的安全。尤其是城中還引入河水以為灌溉、飲用、洗滌種種之用,橫穿整座汴京,就更讓這一隱患變得極其可怕。
    好在地處中原腹地的汴京城一向雨水不豐,幾十年也遇不到一場足以帶來水患的大雨,再加上城中各種排水渠道早在大宋建立前就已安排妥當,所以近百年來倒也太平無事。
    可今年的情況卻很有些不同了,自八月中秋之后,連綿的秋雨就沒有停歇過,或大或小的雨水不斷灑落下來,已讓汴河水比往年高了數尺之多,眼看著都快要從城內河堤頂部給漫出來了,這讓朝中相關官員極其緊張,早早就派了不少官吏守在河旁以防不測,甚至下游處的一些村鎮都被清空,一旦汴京城內水滿為患,便會放水向下,保住都城。
    工部、開封府、街道司等三處衙門也早早就派了官吏人等日夜守在幾個河道要緊處,以防出現決口之類的事情來。雖然汴河河堤是由朝廷耗費大量銀錢,征發數萬民夫辛苦修建,比之東京城墻都要牢靠些,但大家依然不敢有絲毫懈怠,照樣得時刻盯著。
    街道司的趙司丞就以八品官人的身份守在河道上游堤壩處足有半月時間了,每日看著逐寸抬高的水面,他都會有些心驚膽戰,晚上去邊上征調的民居里睡覺時都要醒來幾次呢。因為他深知一旦真出了什么岔子,別說河水淹了東京城,只要漫過河堤讓附近的民居浸泡到了水里,自己就是大罪一條。
    好在這些日子在他的嚴格要求下,河堤上的兵丁民夫不敢有絲毫懈怠,總算是平平安安的。可今日又是一場雨下來,眼看河水都快與堤壩頂部齊平了,這讓他又是一陣驚慌,可又不知該怎么辦才好,只能讓人把裝滿了沙石的麻袋準備好,一有不妙就先作阻攔。
    正當他扯著嘶啞的喉嚨指揮手底下的兵丁辦事時,一行十來人突然徑直就朝他這邊走了過來,看他們的裝束應該是開封府的人。這讓趙司丞心下一緊,只道是下游那里出了什么岔子了呢,便趕忙緊走幾步,迎了上去,沒看清來人模樣就問道:“可是下游有什么囑咐嗎?”
    面前的年輕人卻恭敬地沖他施了一禮:“下官孫途見過趙司丞,我此來是有要事與你相商。”
    “嗯?你就是孫途?”趙司丞看著孫途,對此人他自然是有所耳聞的,便又有些不解地道:“就本官所知防護河堤并不在你職責之內啊,你來此卻為何事?”
    “下官雖未接下如此重擔,但身為朝中官員,保我汴京城百萬生靈之安危也是責無旁貸的。”孫途先說了句好聽的,這才轉頭看了眼側方水流湍急的汴河河水:“這兩日雨勢不止,河堤上的壓力一定不小吧?”
    “那是自然。其實本官已經向朝廷稟奏過,希望能盡快同意打開下游缺口把河水放出以減城中負擔了。奈何……”說著,他便是無奈一嘆。
    本來照道理來說,都城都已快成水患了,下游處自當被放棄泄洪才是。可就因為那里的不少莊園乃是皇家及一些權貴所有,導致這一方案遲遲無法被準許,如此壓力便完全落到了他們這些守在河堤上的官員頭上。只是這話他自然不好直接就跟孫途言明。
    孫途也沒有在此事上多作糾纏,而是笑了下道:“趙司丞和各位軍將確實辛苦,但下官以為你們本不用如此憂慮的,這河水還是有辦法引往別處,不對我東京造成威脅。”
    “此話怎講?”趙司丞立馬就來了興趣,現在除了放棄下游大片莊園良田,難道還有更好的對策嗎?
    “司丞請看那里!”孫途一指他們的側前方,那里本是一座跨于汴河之上的虹橋,但因水勢過大的緣故,橋身已有半數被漫過。趙司丞看了半晌也沒能看出個什么端倪來:“那橋上有什么不妥嗎?”
    “不是橋上,而是橋下。那里不正好有水渠入口嗎?只因被閘口所阻攔,河水才無法進入。要是打開閘口,河水自然就往底下灌去,則河堤這里的情況就會得到極大的緩解。趙司丞,以為如何?”孫途耐心地作著解釋。
    趙司丞若有所思地一愣,心里已迅速盤算起來。其實作為街道司司丞,再加上這次被調來治理河道,他對城內地下暗渠自然是有過一番了解的。
    卻說東京城地下暗渠四通八達勾連起了整座城池,在尋常百姓眼里那是鬼樊樓,是無憂洞,是那些多行不良的賊人用以逃避藏身的好去處。可其實在當初建此都城時,官府朝廷卻是為了排污排水之用。不然這百萬生靈住在城里早已臟污不堪了。
    不過之后不知是何緣故,朝廷方面就只把這些溝道暗渠當成日常所用,卻把排放河水的這一用處給丟到了一旁。這或許也和東京城幾十年都未曾遇到過水患有所關聯吧,反正誰都沒再提要打開下方溝渠的閘門以減輕上方河道的壓力。
    趙司丞固然是看出了這一點,可他官卑言輕根本說不上話,所以此事就一直拖著。直到今日,孫途在他面前點破這一層,才讓他精神為之一振。可隨后,他又猶豫起來:“管著溝渠閘口的可是工部,除非工部點頭,本官才能下令開閘泄水。”
    “司丞此言差矣,事急當從權。如今河堤這里已岌岌可危,若是再向工部請批,甚至報上政事堂,讓諸位相公商討出個結果來,只怕河水就要把東京城給淹沒了。在我看來,還是趕緊讓上下游同時開閘,放水入渠為好。”
    “你這話雖然有些道理,可是……”趙司丞卻依舊是一臉的為難,可隨即,他又把臉色一變,滿是猜疑地看向了孫途:“不對,你為何會向本官提出此等建議,可是另有他意?我記起來了,之前曾有不少人從那里的閘口跑進溝渠,你想放水淹人!”
    早前粉燕子的人慌不迭地翻下河道進入閘口的異常舉動也在他們的關注下。只是對方并沒有毀壞河堤的意思,而且他們有有其他職責在身,所以便也沒有加以阻攔。此時想到孫途開封府都頭的身份,趙司丞終于轉過了彎來,一臉警惕地盯著對方。
    孫途倒也沒有否認,當即就點頭道:“司丞說的不錯,下官正是有此用意。這些賊人作惡多端,如今卻跑進了地下暗渠中讓人束手無策,只有用水攻之,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而且這么做也能一解河道水患燃眉之急,可謂一舉兩得。”
    “不成。”趙司丞立刻搖頭反對:“先不提工部那里未必肯應允,到時出了事情本官可擔待不起。光是溝渠里那些人命就不是你一句話就能隨意決定的。本官斷不會答應如此事情!”
    看著對方一臉堅決的模樣,孫途的眉毛迅速提了起來:“趙司丞當真不肯為我東京百姓做一次決定嗎?”
    “本官雖然有心為民,奈何無權下此命令。”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大透乐开奖号码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试图 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云南 凤凰四肖中特免费公开 下载重庆时时龙虎图 特马用什么方法算出来 江苏快3计算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结果走势图 福彩3d各省中奖情况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