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武俠仙俠 > 仙師無敵 > 地一千零五十三章 無仙困局(二十九)
    徐曦凌聽到彷小南如此說自己,還有許曉蕾和周裘三個人,倒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不過任何一個女生都不會反對別人叫稱呼自己有美女,肯定是聽了心里高興的很。

    笑著回道:“好吧,既然小南你都這么說了,那行咯,我們也就勉強接受好了,不過我們還是先出發再說吧,畢竟在這里也已經休息了近一個時辰,后面的那群高階魔獸,肯定是離我們更近了吧。”

    彷小南見徐曦凌提起,就趕緊用左手握著胸前的陰陽靈犀,注入一絲靈力后,散發著白色的光芒,然后彷小南的一絲靈識,也隨著陰陽靈犀的幫助下,沖著后面的方向而去。

    速度之快,無與倫比,好像是感應到了彷小南的想法,有目的一樣,只是一瞬間,隨出現在了那群由六頭高階魔獸,所組成的隊伍上空,再下一瞬間,彷小南的這道靈識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似根本沒有發生一樣,就算是這群高階魔獸當中,那頭半圣巔峰境的暗金魔熊,都求曾有任何的發現,根本不知道,一直在追殺的前面那支隊伍當中,有一個才二十歲的年輕人。

    卻有著半圣巔峰境的修為,剛剛更是通過陰陽靈犀的幫助,一絲靈識悄然而至,完全了解了這群高階魔獸的大概情況,更是知道了兩支隊伍之間的距離。

    彷小南眼中露出寒光,沒有想到,這群高階魔獸的速度,竟然還一直增加當中,現在離這里,大概不到五十里地的距離,相信這么短的距離,不會像之前那樣。

    在這墜魂淵濃濃的黑霧上面,尋找殘留著彷小南和許曉蕾等人的氣息,要在這上面花費大量的時間,要不然憑著這群高階魔獸的實力,完全就不需要消耗這么久的時候,才追到目前的這個位置。

    如果是在墜魂淵外面的話,彷小南和許曉蕾等人,憑著只有神通境的速度,早就已經被后面那群高階魔獸,有著半圣高階境的速度,根本就不需要這么長的時候。

    彷小南和許曉蕾等人,更是根本就沒有近一個時辰的時候來休息,還不只是休息一次,這完完全全就是不可能花生的,所以說,不管是什么情況,都會有著兩面性,不是絕對的好,或者壞。

    在這墜魂淵濃濃的黑霧里面,彷小南和許曉蕾等人的這支隊伍,必須受到了這濃濃黑霧,對人類修士的靈識,有著嚴重的壓制做用,靈力的消耗更是比墜魂淵外面要大的多。

    更是對凌云派的這群神通境弟子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威脅,畢竟神通境的話,在這濃濃的黑霧里面,根本就沒有辦法從外界汲取到靈力,來補充消耗的靈力,完全只能靠補充靈力的丹藥。

    不管是靈力,還是靈識,都同樣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如果不是有著凌云派的徐莫昌長老,還有破天盟的彷小南,等半圣一直在旁邊保護著的話,憑著神通境的修為,根本沒有辦法在這墜魂淵里面生存。

    就算是有著近十名神通境巔峰境,其中還有著二三名半步半圣境,在這墜魂淵里面,卻也完全不夠看,先不說能不能生存,想要在這濃濃黑霧里面,找到出口,都是一件猶如“大海撈針”一樣。

    這墜魂淵濃濃的黑霧,確實對彷小南和許曉蕾所在的這支隊伍造成了哪些嚴重的影響,可正是因為有著這濃濃的黑霧,不僅是對靈識有著壓制,更是對任何的氣息,有著吞噬的作用。

    雖然這群高階魔獸的靈識,還有消耗的魔氣,畢竟魔獸可不是靠著靈氣,況且都是土生土長在這里面,自然都可以不受這濃濃黑霧的影響,這濃濃黑霧有著吞噬任何氣息的功能,一開始,可能是想保護好這里面生存著的魔獸,雖然這有可能是天然形成的,或者是那種真圣境級別的魔獸造出來的,現在都沒有辦法確認,但這吞氣息的作用,可不管是對魔獸,還是對人類修士,都有著同樣的效果,這樣一來,這墜魂淵里面的魔獸,想要快速辨別出人類修士的氣息,也需要具有特定的一些魔獸才具備這樣的特長,而普通魔獸是和人類修士一樣,在這濃濃黑霧里面,沒有任何的方法,準確的辨別出任何的氣息,正因為如此,才讓彷小南和許曉蕾身后的這群高階魔獸,雖然有著兩頭可以在這濃濃黑霧里面,還有找到一絲人類修士殘留下來氣息的兩頭黑暗狂狼,可畢竟兩支隊伍的跨度,還是非常的大,一開始可是有著一百多里的距離,這兩頭高階境的黑暗狂狼,想要從這濃濃的黑霧里面,分辨出彷小南和許曉蕾所在的這支隊伍的準確方向,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才會讓凌云派的那群神通境弟子,要體內的丹毒,還有傷勢發做這前,可以停留下來,調息的定個時辰,還不僅僅是一次,而是二次的休息的機會,雖然讓彷小南和許曉蕾所在的這支隊伍,跟那由六頭魔獸組成的追殺隊伍,距離被接近到了不足五十里地,可這也算是對凌云派的群神通境弟子,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要不然在靈修界外面的話,一個時辰,可能就早就被追上,也說不定。

    彷小南沖著徐曦凌笑著回道:“曦凌你說的對,我們不能在浪費時間了,身后的那群高階魔獸,距離我們,已經是不足五十里地,而他們的速度,也一直在增加,相信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追上我們。

    待會隊形還是不能變,更之前那樣,怕中間出現意外,我會跟瓦鐵華說一聲,等會你就跟瓦鐵華調換一下位置,其他的人就還是保持之前所在的位置,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彷小南跟徐曦凌說完后,沖著一旁的徐莫昌長老,接著說道:“徐莫昌長老,剛剛我也跟曦凌說過了,我們得馬上出發,我們跟那群高階魔獸的距離已經是不到五十里地。

    雖然我們距離墜魂淵森林的距離,可能在二十多里地,但是這們的速度卻完全是比不上那群高魔獸的速度,畢竟我們這里有著十名神通境,速度根本沒有辦法提升上來。

    我們還是保持之前的隊伍,保持不變,至于曦凌,等會會跟瓦鐵華找一下位置,我倒是想聽聽徐曦凌和許曉蕾,還有周裘三個人,在這一個時辰里面,會有怎么樣的想法。”

    徐莫昌看到徐曦凌,在見到彷小南的境界提升到了半圣巔峰境,還能夠跟彷小南平心而論,還是跟自己一樣,就是跟好朋友一起,談天說地,沒有任何在境界差距上的那種距離感,勝是欣慰。

    不僅是覺的彷小南這個人,如此年輕,境界就能夠在短時間內,突破到了半圣巔峰境,這已經是屬于一個奇跡般的存在,更是在面對暴漲的境界,心態并沒有任何的變化,好像很正常一樣。

    不管是對徐莫昌長老自己,只有著半圣上階境的修為,或者是對于只有半圣中階境的許曉蕾和徐曦凌,甚至是對凌云派的這十名神通境弟子,都是和在修為暴漲以前一模一樣,所以顯得異常的難能可貴。

    還有自然就是對徐曦凌的表現,還有許曉蕾的表現,兩個人跟彷小南之前的關系,依然是那么的好,并沒有因為一些外界的東西,來影響到之間的那種友誼,也同樣是非常的難得。

    所以徐莫昌長老,也是樂于看到這樣的場景,畢竟彷小南身為破天盟盟主,可以跟凌云派的圣女許曉蕾,還有當代最為優秀的徐曦凌,可以著如此的感情,不管是對于凌云派和破天盟的結盟。

    還是對于兩派之間的信任,還有融合,都是能夠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徐莫昌笑著回道:“彷盟主過獎了,曦凌也就是性格真爽些,那能想到一些比彷盟主更好的想法。

    有也是許曉蕾,還有周裘道友兩個人想出來的,只是徐曦凌性格好,幫著傳個話罷了,不過既然能在這種時候,還可以想著這些,也算是不錯了。

    反正是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我就不參與了,不管是什么,我都雙手贊成,我到時候就負責最后面的安全,這樣你們就可以安心的討論,到時候有結果,只要來告訴我一聲就行了。”

    一旁的徐曦凌,聽到徐莫昌長老,在彷小南前面,竟然這么說自己,可就有點不能接受了,平時在其他長輩的前面還好,可不知怎么的,在彷小南的前面,就覺的不能接受,感覺很不好。

    徐曦凌沖著徐莫昌長老,嘟著嘴,輕輕的哼~了一聲,以表示自己的不滿,但又不要當著彷小南的面,佛了徐莫昌長老的面子,只要做罷,可憑著徐曦凌真爽的性格。

    不管是彷小南,還是徐莫昌,自然都看出了徐曦凌的想法,徐莫昌倒是還好,這徐曦凌平時就這個樣子,早就習慣了,可彷小南還是頭一回看到徐曦凌這樣的表現,倒時一時知怎么回才好。

    只好站在那里,傻傻的笑著,徐曦凌倒是沒有想到之前一直都是表現的非常的沉穩,就算是遇到尷尬的時候,也只是在那里干笑,倒是沒有想到,彷小南竟然還有這樣,不知所措的一面。

    徐莫昌這種老江湖,自然是看到了彷小南的樣子,心中暗嘆了一下,彷小南,雖然是有著半圣巔峰境的修為,經歷的事情也是非常的豐富,或者說是異常曲折,帶著傳奇般的色彩。

    可再怎么說,彷小南都還只是一個二十歲出差的年輕人,更是踏入修煉界只有短短的二三年,心智也好,心性也罷,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變的,此時的彷小南就是如此,不過越是這樣,越是難得。

    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還能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也才會得到真圣境宗金,金光門的親傳弟子,周裘的青睞,還有不管是許曉蕾,還是徐曦凌,都會一直保持著非常好的感情。

    更是在短短的時間里面,獲得了徐莫昌長老自己,還有徐林燕長老,還有凌云派這十名神通境弟子的信任,不得不說,彷小南確實是非常的逆天,怕是整個靈修界都難得找出幾個出來。

    也知道彷小南這個時候,不知道如何好,徐莫昌長老便接著說道:“曦凌,事態緊急,那你趕緊去跟曉蕾,還有你的那群師姐師姝們,做好準備,馬上出發,希望能夠提前下,趕到墜魂淵森林。”

    徐曦凌見徐莫昌長長老吩咐自己,也不好再說什么,也知道目前大家的情況確實比較的危險,知道事情的輕重,不自然的看了一眼彷小南,看到對方正看著其他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便沖著徐莫昌回道:“好的,莫昌長老,我這就去通知大家,隨時準備出發。”徐曦凌說完后,也不再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轉身朝著那群凌云派的神通境弟子走去。

    而彷小南,則是沖著徐莫昌拱了拱手,笑著說道:“徐莫昌長老,那我和瓦鐵華兩個,還是走在隊伍的最前面,那我們就不在這里再做耽擱了,這就去跟瓦大哥說一聲,就直接出發。

    關于隊伍的最后面,也是最重要的位置之一,就擺脫徐莫昌長老您了,相信只要我們能夠保持最快的速度,不遇到其他的意外的話,應該是能夠趕在那群高階魔獸的前面,提前一步,到達墜魂淵森林。”

    凌云派的徐莫昌長老,經過彷小南的那番話后,觀念確實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也知道自己的肩膀上面,是承擔的很大的責任,但是對與彷小南來說,這一宗一派的責任,卻是沒法跟整個下修界相比的。

    更何況這樣的一個重擔,卻壓在一個還只有二十歲出頭的年青人身上,更何況,這還是這個年青人主動承擔起來的,根本沒有想著先享受一段時間,以后再慢慢來。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香港六合彩报码室 3d开奖结果走势图带线 广东快乐十分338 广东快乐十分app 双色球99℅中六红 透码精英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规则 内蒙古时时奖金对照表 快乐十分任选4玩法 四川金7乐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