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大巫有道 > 124.金系?!發、財、啦!
    在那只礁石龜現身時,范無疆就知道會有這一記猛擊。

    因為自從金大胖結繭等著異變開始,他每天都會翻閱巫典,琢磨著親兒子最好異變成哪種巫獸合適。

    最喜歡八臂猿,礁石龜也不錯,雖然笨拙了一點,還長得巨丑,但勝在有攻有防。相應等級內水火不懼,連雷電都能擋上一擋。

    正因為他了解礁石龜的特性,所以他知道離人和小棠兩個人基本上拿這巨龜沒辦法。

    夏柯也是土系,可范無疆完全沒指望他能擋得住流星錘的一擊。

    撲過去推開大家?別開玩笑了,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能趕上,已是萬幸!

    當然,更可能是,不幸。

    鍛體入門級并不能提高多少速度,但此時拼了命的范無疆在提速鞋的幫助下,及時趕到。

    他完全沒把握,是的,完全沒有。

    可是,就算是被砸死,他也不能讓離人和小棠撲在自己眼前啊!

    他想不了那么多,也計算不出那只巨龜是什么等級,試試就知道了。

    命硬!不慫。

    巨龜那鋼鏈般墜著流星錘的尾巴彎起、砸落的同時,對方8人中兩個女生驚叫起來。

    吳旦旦更是嚇得別過了頭,喊道:“天吶!會死人的!”

    ‘鏘’的一聲悶響,所有人都驚愕地瞪大了雙眼。

    司離人也驚呆了,預想中的猛擊并沒將她重傷。一道黑影疾快掠來擋在了她身前,當她聽到那個悶聲時,才看清原來是范無疆。

    然后,更令她不可置信的是,她清清楚楚看到了范無疆握拳高抬、護住頭部的雙臂上,具現出一塊盾牌模樣的東西。

    實際上,這塊突然出現的盾牌,只是扣在了范無疆舉得更高的左臂上。

    范無疆原本想的是,那只鋨金護腕好歹有金剛不壞之稱。

    希望老裴沒吹牛逼吧,就算不能完全擋住50多厘米直徑的流星錘,應該也不至于把他打死。打斷一只胳膊的可能性很大,但他現在也顧不上考慮后果了。

    但是連他自己都沒想到的是,居然會出現一塊盾牌,強而有力地擋住了巨錘。

    這盾牌居然還有卸力或緩沖一類的作用!

    按這樣的猛擊,就算不去半條命,接力的那條手臂骨頭準得給震斷了。

    可范無疆只是感受到了震蕩。雖說這震感不輕將手臂都給震麻了,但總比直接廢了一條胳膊強啊。

    臥槽!這鋨金護腕會變形的??老裴…

    就在范無疆以為是護腕有異變一類的攻效之時,便見自己握拳狀的右手骨節中,居然長出了一柄尖刺狀的物體。

    來不及想這些,礁石龜的尾巴再次高高舉起。

    “快跑!”范無疆一聲大吼,司離人和沐小棠趕緊往右邊飛奔。

    礁石龜雖然笨掘,但體形龐大,轉個身就追了上來,同時那流星錘變換方向橫掃過來。

    夏柯也沒命地跑著呢,扭頭一看,怕是跑不贏了。他一咬牙跳到范無疆身邊,迅速撐起一塊[大地之盾]。

    當流星錘橫向擊來的時候,范無疆強忍著發麻的不適感、努力抬起左臂,沒成想夏柯卻先一步扛著土盾迎了上去。

    ‘咚’夏柯的[大地之盾]被砸了個粉碎,人也被震飛出去好幾米。

    于同一時間,范無疆錯身避開一塊飛濺開來的土塊,靈活動用[托肩]式里的步伐,曲身騰挪,抬起右臂沖那流星錘后頭的長尾猛地一刺。

    這段時間的拳法也不是白練的,就算傷不了這巨龜,也定能讓它吃個疼。然后趁它不備,趕緊把夏柯扛起來跑路。

    這是范無疆原本的計劃,但是計劃沒有變化快。

    想都不可能想到,他這一刺,居然直接就捅、進、去、了!!!

    ‘嗷’的一聲,礁石龜發出一聲低嗚。

    巨龜主人狂男一對眼珠子差點掉出來。厲鋒等人也全都徹底驚呆,一個個傻愣著竟是忘了去追司離人和小棠。

    范無疆自己心里也很震驚。

    礁石龜的龜殼堅不可摧且先不說,它的皮膚也厚實得跟陸地坦克——科莫多獸,有得一拼。

    來不及去思考右臂上長出來的那根尖刺,到底是什么玩意。范無疆迅速抽回手臂,便聽到‘滋拉’一聲。

    尾巴上血流如注,礁石龜吃了痛,本能地將尾巴縮了回去。

    夏柯全身跟散了架似地趴在地上動也動不了,范無疆抽回手臂就朝他沖了過去。

    然而,問題來了。

    他發現自己兩條胳膊上的盾與矛,反正也不知道那是啥玩意,順口先這么叫著。這兩個玩意就跟長在他身上似的,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卸下來。

    “夏柯,能起來嗎?”

    夏柯掙扎了一下站起身,捂著腰,眼淚直流:“范,我怕不是腰子摔破了,疼死個人咧!”

    這時剛剛跑出去的司離人又沖了回來,范無疆一看就急了,“讓你倆跑呢,快把包帶上,跑!”

    邊說著,邊想把背上的包摘下來,然而他此時一手盾、一手矛……

    這特么什么鬼啊!

    司離人也是驚呆了,不可思議地指著他手上的怪東西說:“你!你不是沒覺醒嗎?怎么會[烏有之術]?”

    “什么?什么烏有術?先別說這些了,快拉夏柯跑。”范無疆語速極快地說著。

    果然,身后追兵已至。

    鄭海在厲鋒的指揮下,全力以赴地施放出一個堅硬指數最高的大型[土牢困],將范無疆三人困在了里頭。

    “金系!居然是金系!”曾小潘嘴里喃喃地念叨著。

    “別特么逼逼了,上。他們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那袋卷軸誰搶到就歸誰。”厲鋒狂喊著,馭風飛到土牢之上。

    施放風墻蓋頂,將里面的人徹底困死。

    其它7人聽隊長這么一說,也都從驚愕中清醒過來。

    范無疆這時才反應過來。

    金系?!這么說,是覺醒出金系元素之力了?!!

    發、財、啦!!!

    要說他腦回路跟別人不一樣,一點也不冤。

    別人覺醒了元素之力,首先想到的是該怎么修習、控制、運用。他想到的卻是,隨便抬手就是一塊金磚,從此再也不用擔心錢不夠花了!199一件的襯衫想買多少買多少,12種顏色買齊了…

    不過這個屌絲暴富的念頭也就一閃而過,他很快明白過來手上的盾與矛,應該就是金系元素之力的某種功能。

    問題在于,他現在完全不知道怎么運用元素之力。

    先逃出去再說。

    范無疆抬起右手揮著他的矛,扎進堅硬無比的土牢墻上,用力一拉、下劃,像切豆腐一樣切出個不太規則的方塊。

    ‘好鋒利!’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手上這矛有多好使。

    范無疆先從這個方塊跳了出去,夏柯痛得直抽氣,只能由司離人扶著。三人剛一出來,撲面就撲來三道流火。

    那8個人雖說都想搶卷軸,可全都被那個群串子,哦不,是那個金系選手的蠻橫給震住了。

    以一己之力扛下5級巫獸礁石龜尾錘的男人,哪里是他們獨自能拿得下的。

    大家猶豫著誰先上怎么配合的當兒,卻沒想到,鄭海掏空自己的元素之力制造的堅實[土牢困],居然被輕松地破開了。

    迎面流火擊來,范無疆抬手一擋,[縛焰沖擊]和[熾熱連擊]全打在了左臂的盾牌上。

    “嗚哇,燙。”范無疆一邊護著司離人和夏柯,一邊被動地承受著不停的攻擊。

    另一名火系選手似乎意識到自己的元素屬性,對金系選手有一定的殺傷力,便朝另一名火系說道:“子妍,別近他身。我倆一起,打不死他也能燙死他。”

    陳子妍點了點頭,兩人迅速追了上去。

    將受了傷的礁石龜收進隨身迷你碎片空間里,御獸師狂男此時駕著那頭剛鬃野豬,緊跟在兩個火系身后追了上去。

    他要報仇,報巫獸斷尾之仇。

    鬼知道那個金系群串子,下了什么毒。

    礁石龜的尾巴被刺穿后,傷口居然流淌出酸性腐蝕液體。不出幾秒鐘的功夫,整根尾巴就被蝕透斷落了。

    這可是他的寶貝礁石龜,最引以為傲的攻擊利器啊。

    特么的,太陰狠了!老子跟你沒完……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广东11选5人5遗漏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时间 网上游戏棋牌怎么赢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河北体彩彩票站微信号 体育彩票61开奖结果 乐彩广东11选5预测 云南11选5开奖彩票控 广东11选5人5遗漏 排列三走势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