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麻将258将玩法|青海麻将app
八戒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科技復興 > 第九十一章 避稅計劃
    李明在國內只能搞搞中文輸入和漢卡,很多東西他現階段想做也沒有條件和環境。

    他當然想馬上就搞CPU架構,清華北大的相關人才雖然比斯坦福大學差了不少,但他們的資質只高不低,如果有一個真正的大佬帶隊,攻克這個時期的CPU架構并不難。

    李唐在MIPS小組里就是一枝獨秀,他一個人就讓這個本來要用四年才能完成開發的任務縮減了至少一半時間,可謂是掌控雷電般的存在。

    李明也能做到這種程度,他完全可以帶領兩所高效的人才,一邊培養一邊完成CPU架構的開發,雖然速度肯定沒有李唐那邊快,但四五年時間也足夠完成開發了,同時還能培養出一堆經驗豐富的年輕人才。

    但問題是這東西光設計出來還不行,所需要的配套產業多得普通人想象不到,包括開發時使用的設備就是個無法解決的問題。

    李唐現在是借助斯坦福大學的人力和物力才能順利的進行開發,但這也只是設計出芯片,如果要真正制造芯片,那還需要一大堆配套的產業鏈。

    就不說光刻機一類的光學設備了,單是各種半導體涂層和材料,美國靠自己國內的企業就無法全部供應,必須從歐洲和霓虹引進一部分核心材料和精密制造設備。

    美國的大學和公司要進口這些東西當然方便,只要拿錢下訂單就完事了,兒子們哪敢卡脖子,還必須給一些優惠才行。

    但要是中國的公司進口這些東西,那就必須經過一大堆檢測,價格也要高得多。

    這還不算完,美國只要在背后稍一示意,那時都不用自己出面當惡人,自然會有無數狗腿子站出來設卡。

    李明先前和任天堂的那筆生意,如果李秦就在背后搞小動作的話,美國使用長臂管轄權也能阻止,最少能拖個一年半載。

    當然了,美國表面上對中國還是很客氣。

    黑山實驗室與美國世嘉、雅達利的生意受阻后,國內部門立刻通過大使館進行了溝通。

    華盛頓方面一邊微笑著示意“不用擔心,這只是正常程序,并非刻意刁難,兩國政府都鼓勵雙方正常的生意往來”。

    但轉過頭還是繼續卡著這筆版權交易不放,美方公司所有參與交易的員工都要配合調查,而且通常是一個部門剛問完,另一個部門又要再問一遍。

    如果中國方面再次進行溝通,美方就會以三權分立,各部門獨立運作,相互制約,哪怕總統也無法干涉正常調查為借口,說不定還要反過來教育兔子一波,科普一下這種世界最先進的制度,最好學習臺灣隔三差五在鏡頭前打一架,那就再自由民主不過了。

    美國這么搞并不是要把交易搞黃,而是打算拖個一兩年。

    這就是華盛頓方面的想法,他們現在想讓中國和平演變,一些好處當然要給出去,但不代表可以讓中國人這么輕易就賺到六千萬美元。

    美國人希望與中國進行的交易是:一車的稀土才能換一臺電腦,一船的衣服玩具才能換一架飛機,數不清的大豆才能換一個通信基站……

    這些才是美國人希望的生意伙伴,中國最好永遠停留在這樣美好的時代。

    但一說到電腦和玩具,就不得不提一下塞伯魯斯集團。

    半個月前的圣誕節,很少人知道塞伯魯斯在數天時間里就賣出了五百萬個悠悠球,三百萬個魔方和指尖陀螺,還有兩百萬個回力標。

    這些東西看起來都是不起眼的玩具,但利潤卻高的有點不像話,上千萬的銷量累積起來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就拿這個圣誕節火爆美國和加拿大的悠悠球、指尖陀螺、魔方來說,它們的造價都不到二十美分,回力標的成本更是連十美分都沒有。

    但這些玩具從亞洲運到美國后,塞伯魯斯的發貨價格高達2美元,最終賣到顧客手上要4-5美元。

    即便去除所有運費,各項人工,每個玩具的稅前利潤都超過1.5美元,稅后利潤接近1美元。

    這個圣誕節,塞伯魯斯在數天時間里就創造了兩千五百萬美金的營收,稅后利潤達到一千萬美金。

    “美國的稅太高了,否則今年的圣誕節我能賺一千五百萬美金!”

    韓立心情不錯,最近幾次與李秦見面都是他請客,看得出錢包鼓了起來。

    今天與李秦見面談了幾句后,他的話題便轉到繳稅上,盡管這個圣誕節已經賺得盆滿缽滿了,但與所有資本家一樣,他對于美國的稅負非常不滿。

    “你要交多少稅?”

    李秦隨口問道,他當然知道塞伯魯斯的繳稅情況。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塞伯魯斯的總體稅負達到43%,我賺的錢差不多一半都要交稅。”

    “我也差不多,光圈科技的稅負也達到40%,這還是拿到了一些免稅政策!”

    兩人對這么高的稅負都很有情緒,韓立更是直接問道:“大哥,有什么辦法嗎?”

    李秦今天沒帶大長腿和兇南瓜,FBI和CIA也不至于無時無刻對他進行監視,這次就沒人監聽他們的談話。

    所以他也不避忌這個話題,因為避稅的事情是該提上日程了。

    他去年是不想在發展起來前就做這種讓FBI和CIA心生反感的事情,但只要公司規模做大了,尤其是海外收入開時增加,那就沒人會老老實實按照美國的稅收規定交稅,肯定要通過合法途徑避稅。

    但避稅可不是去某個避稅天堂注冊個公司就行了,那也太不把美國的稅務局放在眼里了。

    真正的合法避稅是個技術活,小公司根本玩不轉,首先必須有一個強力的法務部,否則就等著天價罰款吧。

    還有,公司規模也得達到一定程度才能進行避稅,不然那點稅還不夠避稅過程里的支出呢。

    李秦的避稅計劃并不激進,現階段他只打算將稅負降到35%左右,這比大多數美國公司克制多了。

    光圈科技的戰略伙伴“摩托羅拉”就在這方面激進許多,但人家是白人創立的美國公司,光圈科技卻是華裔創建的美國公司,所以他和韓立都要克制一點,不能被人當出頭鳥。

    李秦的避稅方法主要是針對海外收入,美國國內的收入他還不敢做手腳。

    這種避稅主要是利用離岸架構來轉移利潤,從而規避巨額的稅負。

    大概的方法是光圈科技和塞伯魯斯在歐洲和亞洲某個稅收不高的國家分別成立總部,并且負責各自地區的銷售,然后再利用該公司支付商標使用費給在百慕大或開曼群島的公司,這樣做目的就是將離岸利潤留存在百慕大或開曼群島。

    這個流程說起來容易,實際操作起來當然沒這么簡單。

    但以光圈科技日益壯大的法務部,還有在歐洲和亞洲日裔增加的業務往來,現在已經能完成這個任務了。

    他們只要經過一系列復雜的操作之后,就可以讓離岸利潤不再分回美國,那時自然就不用向美國繳納稅收,這樣整體稅負便能下降不少了。

    李秦將來還會做得更狠,比如當“光圈實驗室”在全球遍地開花后,光圈科技和塞伯魯斯,包括李唐的聯合集團和蕭炎的萬神殿,他們都可以通過覆蓋全球的光圈實驗室直接銷售產品給終端客戶,以及銷售給旗下的全球獨立的批發商和零售商。

    這樣一來美國外的所有銷售收入都會留在亞洲、歐洲、南美洲的總部,那時再把總部挪到荷蘭、澳門、愛爾蘭、烏拉圭這樣的國家,至少能將整體稅負率降到25%以下,甚至降到20%以下。

    這還沒完呢,他們還能再將離岸截留的巨額美元用作發放貸款給自己的子公司,或者戰略伙伴們的全球其它公司,要知道全球公司支付出的貸款利息可抵扣稅,而利息收入在大多數避稅天堂都是不征稅的,那時簡直爽歪歪吖!
青海麻将258将玩法 贵州福彩双色球走势图 棒球服品牌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分析软件 赌场风云2 今日马后炮解太湖字谜 新时时彩网上投注 幸运飞艇34567计划 三地基本走势图专业版 广东快乐十分前组35期